笔趣阁_莫忘书 > 南珂记笔趣阁 > 第七十一章 战斗的真实

第七十一章 战斗的真实


  “内宗弟子穆璃沫挑战青云榜第一百零五位,高鑫师兄。”穆璃沫抱拳打了个开场白。
  这个叫高鑫的,是个体壮腰圆的胖子,就连脸都圆跟个面饼一样,不过个子不算矮,神态间倒也有几分憨态可掬。
  高鑫见到有人来挑战他,便一拍大腿慢慢站了起来,然后两腿向上一蹦哒,蹦到了战武台上。
  穆璃沫见高鑫这动作有些滑稽,差点没忍住,也不由得仔细上下打量了一番眼前这人,“哇!这个人没有脖子啊!”
  “咳,师妹…师妹有礼了。”高鑫伸手干咳了声,见到穆璃沫之后微微脸红了起来。
  穆璃沫嗯了一声,然后右手一展,很干脆地抽出炽玉剑。
  “那个师妹,你…你打不过我的,你还是认输吧,我…我不想打伤你。”高鑫有些结巴地说道。
  南宫晨饶有兴致地听着,“这小胖子是没见过女人吗?怎么还害羞起来了?”
  穆璃沫谢了一声:“多谢师兄,但我既然敢来挑战那也就未必会输,师兄请赐教吧。”
  “那好吧,师妹当心了!”高鑫取出两柄金色的铁锤,握上之后神情也严肃了起来。只见高鑫左手端着铁锤,右手抡起另一个向穆璃沫跑去。
  看着那贴着地面,擦出层层火花的铁锤重来,穆璃沫提起剑直接迎了上去。
  “轰!”一剑一锤相互重击在一起。
  穆璃沫这边闷哼了一声,只一招就被高鑫震退。高鑫也追了上去,朝着穆璃沫又抡下一锤。
  穆璃沫莲步生风,侧旋闪了过去。不经意间还撇了一眼那被砸凹进去的地面,也不免咽了咽口水,“这要是被砸到一锤子,怕不是要躺上一个月!”
  “呀!流星锤法!”
  高鑫大喝一声,旋转着抡起他的两柄重锤连续地砸向穆璃沫。
  “轰!轰!轰!”
  没一会儿,随着两人一追一赶,这战武台的地面被砸出十几个坑。
  穆璃沫的气息开始变得急促,但她也顾不及休息,而是舞出剑招应对,“灵英剑诀,浮光掠影!”
  随着穆璃沫手里的炽玉剑颤动了几下,几道剑影浮现了出来,并纷纷冲向高鑫。
  可高鑫只是甩起左手,仅一锤就将所有的剑影全部打散。并借着势一步近身,对着穆璃沫又抡了一记右锤。
  穆璃沫没躲开,只得用炽玉剑回防抵挡,却连人带剑被撞了出去。
  这一撞,直接飞了二十来丈的距离,被打到战武台的另一边。与之对应,还有地面上被炽玉剑划过的长痕。
  “咳咳!”穆璃沫捂了捂胸口,刚才那一击,她感觉五脏六腑都被震了一下。要不是靠着炽玉剑,自己怕是要从战武台上直接飞下去吧。
  高鑫握着两把锤子,再次出口劝说道:“师妹你还是认输吧,你打不过我的。我真的不想打伤女人。”
  接二两三地被别人看不起,穆璃沫心里也起了几分不高兴。她低头看了眼手里的炽玉剑,又想起了南宫晨之前和她说的话,还是咬着牙慢慢站了起来。
  高鑫见此,虽然无奈但还是右手举起铁锤摆出架势,嘴里边依旧提醒道:“师妹当心了!”
  穆璃沫立马反握住炽玉剑,左手开始结印,赫然是聚元印的印决。
  两人几乎是同时蓄完力,穆璃沫这边打出去一道光印,而高鑫直接将铁锤哐当一声砸向地面,激出一道深蓝色的冲击波破坏着地面向穆璃沫冲去。
  两道灵术相互冲撞,没意外地又是掀起了滚滚烟尘。
  另一边的穆璃沫刚想趁着烟尘贴近过去,可下一刻高鑫就直接出现在穆璃沫面前一丈距离,然后朝着穆璃沫的头部抽了一锤子。
  本来就什么经验的穆璃沫这下哪能反应得过来,她就本能地想要伸出左手护着自己的脸,但高鑫更快一步,而且这一记力道之大直接将穆璃沫抡飞出去。
  穆璃沫的左脸当场被高鑫的铁锤打得红肿起来,右半边脸也因为撞在了地上,有好几处都被擦破了皮。
  “噗呲!”穆璃沫倒在地上吐出血来。
  “血…血!”穆璃沫惊恐地看着自己的右手,衣服和面前的地面,眼睛都因为充血而红了起来,“我…我,我流血了!”
  看着穆璃沫这幅惊慌失措的样子,高鑫的脸色多了分迟疑,也就没有再继续追打。
  这时,战武台外还有几处关注这里的目光。
  穆通没有丝毫感觉,在他看来在战场上对敌人露出惊恐的姿态是种耻辱,以至于他只看了一眼就转了头。
  穆琦倒是颇为心疼了一番,她也清楚穆璃沫从来就没有经历过真正的战斗,一个邻家小女孩又何时经历过这种切肤之痛。想到这里,她还有些责怪南宫晨的意思了。
  穆璃若则是叹了口气,心里不知道有什么滋味,她自是明白这些都是必须经历的。然后还是移开了目光,她更想看看南宫晨一会儿会怎么做。是不顾身份为自己的女人出头,还是就这么在远处看着不加以干涉。
  另一处,第九十四号石柱上,林霄在看见穆璃沫受伤倒地之后,立马慌神地站了起来。他的右拳紧紧地握了起来,然后又盯住另一边的南宫晨,牙龈狠狠地咬着,“南宫晨你这个懦夫!居然让沫儿替你去打青云榜!你给我等着!”
  还有那边那个胖子,他也记住了!任何敢伤害他的沫儿的人,他林霄都不会放过!
  而南宫晨,这个时候只是双手抱臂,神色也是一如既往的,没有丝毫变化。
  战武台上,高鑫看着穆璃沫这梨花带雨地模样,也是很为难,但他也不能就因为一个都不认识的师妹的哭声就放弃了这次青云榜。
  “诶,师妹你还是认输吧,我...我也是真的不能放水啊!”高鑫皱着他那满脸的肉,也看出了为难之色。
  “好疼...好疼啊!”穆璃沫捂着脸,哭着呻吟着。
  但就在这个时候,她又听见了南宫晨的声音在她的脑海里响起。
  “丫头别哭。”
  “夫君!”穆璃沫在心里面连忙哭诉,“我好痛啊,真得好疼啊!我还流了好多血!我是不是要死了!”
  “我知道,我一直在看。你别哭,先调整好呼吸。”
  “可我…可我现在…现在不光脸疼,胸口…胸口也疼,手也疼!”
  “不要说话,不要哭,先慢慢调整呼吸!”
  “我真的好痛啊…”
  “先调整!”南宫晨还是让穆璃沫调整呼吸,别的什么也没说。
  穆璃沫听着,边啜泣哽咽着边强迫自己调节呼吸的节奏。
  一开始断断续续,不能连续呼吸,“夫…夫…夫君,我…我......”
  “不要着急,先慢慢吸气,再呼出去。”南宫晨细声说道。
  穆璃沫压着自己的哭声,慢慢照着南宫晨说的做。连续呼吸了五六次之后,她也没那么紧张慌神了。
  “好,再慢慢站起来,自己站不起来就扶着炽玉剑慢慢起来。”
  “嗯…嗯!”穆璃沫哽咽了一声,然后右手撑着地面,但第一下没怎么撑住。
  “别着急,慢慢来,你对面那个人现在不会打你的,先慢慢起来。”
  穆璃沫擦了擦鼻子,嗯了一声,又重新慢慢站了起来。
  “丫头做的很好,现在感觉怎么样?”
  穆璃沫听着,然后在心里面回道:“我…我有点…有点晕,眼…眼睛还…有些疼。”
  “没事,继续深呼吸,不要管其他的,什么也不要想,现在就只做深呼吸。”
  “好…好。”穆璃沫吸了吸鼻子,然后闭上眼睛继续做了几个深呼吸。
  “你刚才是眼睛充血了,现在应该没事了,睁开眼睛吧。”
  穆璃沫现在冷静了不少,听着南宫晨的话慢慢睁开了眼前,“好…好多了,但还有…有点恶心。”
  “没事,现在好好看着你面前的人,看着他。”
  “可…可我打不过他,我…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穆璃沫语气又急促几分。
  “感受!”南宫晨直接插话道,“去感受,感受在这一刻里你的身体、你的感官给你呈现的一切。”
  不说还好,南宫晨这么一说,穆璃沫直接又哭了出来,大喊道:“可我只感觉到疼!全身上下哪都疼!”
  对面的高鑫吓了一跳,翘着头幽幽地问了句:“要不师妹…师妹你还是赶快认输吧,然后我送你去医舍。”
  这时,南宫晨却笑了出来,“疼就对了!你看你现在不是疼得把话都说全了?都不像之前那样断断续续的了?”
  “丫头你要知道,在战场上只要还能感觉到疼痛,那这本身就是一件庆幸的事!”
  “我不打了,我要认输,我要回家!”穆璃沫哭红着眼睛在心里叫喊着。
  南宫晨一笑,“行,直接认输吧。”
  “喂!你就不鼓励鼓励我坚持下去?”穆璃沫撅着嘴巴,幽怨地在心里边叫喊着。
  “我是你的夫君,会支持丫头你做的决定。要是丫头不想打了,不想继续了,那我们就回家!”南宫晨说道。
  听见南宫晨这么说,穆璃沫抬起头看着面前那个挠着后脑勺,一脸疑惑样的高鑫。不知怎么的又紧紧握了握手里的炽玉剑,伸手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心里说道:“可我不甘心,这家伙从一开始就要我认输,即便是出于好心我也不甘心,我不要被别人看轻!”
  “那就不要去想别的,就想着怎么去打赢他。”
  “可我真的打不过他!”
  “不要想着打不打得过,只要还能感觉到疼,丫头你就只需想着怎么去赢就行了。”
  听南宫晨这么说,穆璃沫低头看了眼炽玉剑,然后回一句,“拿剑砍他!”。
  “好,那就去砍他,砍到一剑是一剑!”
  穆璃沫闭上眼睛又深深做了次呼吸,然后睁开,眼神中第一次出现了莫大的坚决。接着,她狠狠地咬了下牙,提着炽玉剑就向高鑫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