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莫忘书 > 乱世栋梁笔趣阁 > 第十九章 很高么?

第十九章 很高么?

    东府城四周,梁军士兵正在准备攻城器械,明摆着要同时四面攻城,城头,叛军士兵也开始做相应准备。
  
      数日前梁军强攻东府城,最后只是烧了外围木栅,所以叛军士兵认为,此次梁军攻打城池只有一个结局,那就是伤亡惨重之下,鸣金收兵。
  
      先前,叛军攻打东府城,接连攻了数日都攻不下,后来是守将中有人做内应,最后才得以破城。
  
      如今城里不会有人做内应,所以,梁军攻多少次都是白搭。
  
      城外西南侧,秦淮河边高地上,现场督战的鄱阳世子萧嗣,在众将的注视之下觉得有些尴尬。
  
      旁边,头发花白的宿将、西豫州刺史裴之高,瞥了一眼东府城南正准备攻城的队伍,向萧嗣说:
  
      “君侯,军中无戏言,若今日拿不下东府城,那李笠必须受军法处置。”
  
      事已至此,心里没底的萧嗣只能强装镇定:“裴公勿忧,李监作定能协助我军破城。”
  
      裴之高还想说些什么,但觉得说了也没用,看看已经做好攻城准备的将士,又看看李笠准备的一个个颇为奇怪的攻城器械,只觉希望不大。
  
      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东冶监作李笠,居然说动鄱阳王世子再次发兵攻打东府城,而且是当日拿下,裴之高觉得这不可能。
  
      若真这么容易,己方前几日那次猛攻就攻下了。
  
      裴之高见这位李监作大概二十岁年纪,信心满满的说一日就能破东府城,不由想起自己当年。
  
      当年,他二十岁出头时,就随着父亲征战,立功心切,什么危险都不放在心上,父亲认为难以攻克的营寨,他主动请缨出战。
  
      如今想想,这个李笠,大概也是气血方刚、立功心切,所以妄言今日必克东府城。
  
      然而,攻城的手段数来数去也就那些,哪个不是耗时耗力?你小子还能玩出什么花来?
  
      裴之高如是想,他打了几十年的仗,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其中就包括攻城战,从没见过正面攻城,能在当日破城的。
  
      除非守军窝囊,但据守东府城的逆贼可不窝囊,否则前几日己方就攻下了。
  
      裴之高想着想着,看向城南正在备战的队伍。
  
      李笠招纳了一些人,据说这些人基本上都是东冶工匠、囚徒,以及一些百姓,念及李笠在东冶时对他们不错,现在又包吃住,于是来投。
  
      号为“东冶营”,数量过千。
  
      而李笠就要带着“东冶营”协助官军作战,对此,裴之高认为乌合之众也就只能做苦力,现在即将用于攻城的器械,大概就是这些人所做。
  
      和其他将领一样,裴之高认为今日破城就是个笑话。
  
      无数怀疑的目光,聚集在现场督战的李笠身上,李笠不知道有多少人等着看他笑话,但知道今日要是无法破城,他就颜面尽失,可以收拾收拾,回鄱阳钓鱼了。
  
      不过,李笠可不急,既然敢在鄱阳王世子面前立军令状,那他就一定能做到。
  
      看着眼前正在忙碌的手下,看着即将准备完毕的攻城器械,李笠信心满满。
  
      这个时代的攻城战,防守大于进攻,所以即便是一座小城,只要地形合适加上守方意志坚定且应对得当,攻方要破城,时间以月计,且伤亡不会小。
  
      所幸,眼前这座东府城,是建康城内的一座内城,地势并不险要,四周平坦,守城方可倚仗的只是高墙,城外壕沟也就是个添头。
  
      旁边,同样身着铠甲、戴着兜鍪的张铤,担心李笠过于紧张,导致头脑发蒙、无法指挥作战,想缓和一下紧张气氛,便给李笠讲起东府城的由来。
  
      东府城所在地,在晋时为执政权贵府邸,因为在台城以东,称为“东府”。
  
      晋末,后来的宋武帝刘裕在东府大兴土木,筑府舍、修城垣、练兵,将东府建为东府城,于是府邸变为了小城。
  
      自那以后,东府城常为扬州刺史治所,有时兼作相府。
  
      宋末,萧道成受禅前,就以东府城为齐王宫。
  
      因为东府城在秦淮北、青溪东,位置重要,每当建康有战事,无论是兵变还是内外攻防,东府城都会成为双方争夺的据点。
  
      所以,东府城经过百余年的不断加固,城墙高耸而坚固,只要守军不出内鬼,攻城方要破城,会付出很大的代价,花许多时间。
  
      “你说这城墙高耸?很高么?”李笠看着眼前的东府城城墙,不以为然,张铤不知李笠何来的底气说东府城墙矮,便解释:
  
      “东府城的城墙只比台城外城墙矮些,可不能轻视。”
  
      “台城的城墙,又能高到哪里?”李笠看着张铤,笑起来:“我知道台城城墙用料十足,是包砖夯土城墙。”
  
      然后指着眼前的东府城:“东府城的城墙,是夯土城墙,没有包砖,所以,按照夯土墙的结构特点,既然基座不够宽,那就高不到哪里去。”
  
      “了不起有五丈,也就四层楼的高度,很高么?”
  
      后世各种大楼,那才叫高,李笠按着印象,估算眼前这东府城墙的高度,觉得也就后世寻常四到五层楼的高度。
  
      打这种小小的矮楼还“屡攻不下”?你们的思路有问题!
  
      李笠如是想,对张铤说:“攻城无外乎三种破城,其一,破门;其二、破墙;其三登墙头。”
  
      “东府城的城门,肯定从里面堵死了,破门行不通;破墙的话要挖地道,土方量很大,耗时耗力,不要说一日,就是一个月都办不到。”
  
      “所以我们要登墙头,那么首先得压制城头守军。”
  
      见工头...部下跑来向自己禀报,说已经准备就绪,他便对旁边督战兼协调的李朗说:“李将军,可以开始了。”
  
      李朗代替鄱阳王世子在攻城现场督战,闻言传令:“擂鼓,攻城!”
  
      不一会,鼓声响起,西面围城的梁军开始动作,不过按着战前布置,东、西、北三面都是佯攻,牵制守军、分散其兵力,只有南面才是主攻。
  
      南面就是李笠所在位置,他首先出动的是大弩。
  
      这是竹制大弩,弩臂为两捆竹子左右拼成,尾部捆在一起,全臂长约二丈。
  
      弩身同样是成捆竹子构成,以粗麻绳为弦,有简单的高低调节装置,还装着两个轮子,由士兵、青壮推着前进。
  
      整张弩看起来很简陋,如同粗制滥造的样子货,共有四十多张,在距离城南百五十步位置停下,分两排,前后岔开布设。
  
      一百五十步距离,只有强弓射出的箭才能够到,但没什么杀伤力,身着铠甲的士兵在这个距离上可不怕流矢。
  
      每张弓有十个人伺候,其中八人通过特制的“滑轮组”,拖曳麻绳给大弩上弦。
  
      剩下两人,负责调整大弩的发射角度,因为大弩都是按李笠提供的固定尺寸制作,所以四十张大弩的射角很容易统一。
  
      各弩上弦完毕,第一排中间的大弩试射,将一个陶罐射到百五十步外、东府城头,撞在箭垛下方,“嘭”的一声碎裂。
  
      工匠们...现在已经是“东冶营”士兵的昔日工匠们,高声呼喊起来:“合适了,上弹!”
  
      一个个大小相似的陶罐被士兵放到大弩箭巢上,然后被点燃,随着一声令下,纷纷被发射出去,过半都命中墙头箭垛附近位置。
  
      燃烧的陶罐迸裂,溅射出燃烧的火油,将城头点燃,化作一片火墙。
  
      守城士兵原以为梁军是要用大弩发射石块,做了应对,搭建起战棚防箭矢、石块,却没想到竟然是火攻。
  
      油着火,水灭不了,城头战棚燃烧起来,宛若篝火一般,有人试图用沙子灭火,但火势太猛,守军一下子无法立足,纷纷撤退。
  
      城头无人,于是一个短暂的“空窗期”出现了,李笠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压制城头的投射火力,东冶营才好在现场进行登城器械的搭建工作。
  
      东冶营的士兵,是一些东冶工匠、囚徒和百姓,没有战斗力,当面作战的话就是送人头,不过搞建筑倒是好手。
  
      毕竟之前改建东冶宿舍、搭建水力设施时,锻炼过土木施工技术,有经验,也有一定的组织度。
  
      但需要相对安全的环境进行土木施工作业,所以李笠选择对城头纵火,让守军无法在城头待下去,争取一段安全的施工期。
  
      张铤指着城头火焰,问:“李郎,这是什么火油?烧起来如此猛烈?”
  
      “东冶之前库存的海外猛火油,是南海番邦的贡品,有人用公文调走了些,忘了?”李笠回答,张铤闻言心中有数:原来你早就‘借’出去了。
  
      “这猛火油烧起来时味道臭又有烟雾,所以宫里不乐意用,便运来东冶工场做照明灯油,只不过数量不多,没法直接把东府城给点了。”
  
      李笠说完,笑起来:“所以我总说,东冶是个好地方,有很多好玩意。”
  
      号角声起,第二波进攻开始,李笠要向诸位观战将领们展示一下,何为“快速攻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