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莫忘书 > 梦域大梵天笔趣阁 > 第六十二章 诡计多端

第六十二章 诡计多端


  果然,跟长庚的推测一模一样,圣女一行四人全都在里面,圣女见是梦一男,不由分说,一下子冲进梦一男的怀里,像是久别的恋人。
  “大家听我说。”
  过了一会儿,两人才缓缓分开,随即,梦一男将如何获取长庚信任的前后经过向大家详细说了一遍,目的是希望大家不要说漏了嘴,以免引起他的怀疑。
  “都记住了?千万别说漏嘴了,否则,就前功尽弃了。”
  梦一男还是不放心。
  “放心吧!我们都记住了。”月下白说。
  “那好,我们现在就出去。”
  屋外,长庚正站在风中等着几人,见梦一男领着一行四人出来,便迎了上去说道。
  “现在天色已晚,我暂时先安顿几位住下,等明天一早,我就带领几位去见长伯,不知公子意下如何?”
  “你怎么说就怎么办吧?”
  先前由于光线很暗,长庚没有看清三位姑娘的模样,等一行人到了跟前,猛然发现三位姑娘个个长得如花似玉,貌若天仙。
  尤其是圣女,一袭红衣好似待嫁的新娘,腰间挂着一只散发着幽幽绿气的铜铃,鬼魅中饱含着清冷的美。
  一双丹凤眼更是神韵逼人,匆匆朝长庚扫过一眼,就已将他的三魂七魄勾走,一面吞口水,一面用一双山羊眼睛色眯眯地盯着圣女看。
  圣女是何等人物,又怎能忍受得了长庚如此这般的轻薄无礼,正准备发作,梦一男朝她使了一个眼色,于是只好强忍住心头的怒火。
  没过一会儿,长庚领着五人又回到了先前出发的地方,梦一男正纳闷儿,长庚开口说道。
  “暂时先委屈几位在这儿住一晚,这里虽然简陋但清净,公子是体面人,应该不喜欢吵闹,几位有什么吩咐,敲这个钟我就过来。”
  长庚说完,指了指墙角下面的一口破钟。
  “好了,几位早点歇息,我就不打搅各位了。”
  长庚推开门,回过头朝圣女看了一眼,便匆匆走出去了,然而脚步声还未远去,长庚又从门洞里探出半个身子来说道。
  “几位,现在外面危险,岛上来了一个武功极高的人,侍卫正在四处搜索,是敌是友,我们还没有摸清对方的底细,如果没什么要紧的事,晚上各位就不要出门了。”
  “放心吧!就算有什么事情发生,我们也会先通知你,省的自找麻烦。”梦一男说。
  “公子是明事理的人,我也就放心了。”
  说完,长庚转过身,就离开了。
  “一男,他就是长庚?”
  春梦一脸鄙夷。
  “正是。”
  “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刚才,他看圣女的眼神实在让人可恨,真想上去抽他两个嘴巴。”
  阿绿也为圣女愤愤不平。
  “可恨归恨,但也不能立刻跟对方撕破脸,这个长庚,对我们还有一些用处。”月下白说。
  “那就等他没有用处了,我再杀了他。”圣女冷冷地说道。
  “圣女说的对,这种人留在世上,也只会祸害其她的女子,还不如趁早杀了他。”
  阿绿也拍手赞同。
  梦一男心里明白,圣女还在为自己阻止她向长庚出手的事心里不痛快,所以,也不便说什么。
  “奇怪,这个长庚为什么要带我们来这儿?这里就只有一张床,我们五个人,怎么睡?”
  春梦在屋子转了一圈,四处看了看,然后又回到四人跟前。
  “我知道了!嘘!”
  梦一男像是发现了什么,说话的声音很低。
  “看来,他还是不信任我。”
  “怎么了?一男。”
  “敲钟。”
  见梦一男若有所思,月下白从墙角下拾起一块破铁,朝钟上重重地敲了几下。
  没一会儿功夫,屋子外面就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长庚气喘吁吁地敲门进来,身后跟着两个老妈子,各自手上托着几条上好锦被。
  “这屋子里只有一张床,而且没有被褥,在下是来给各位送被子的。”
  长庚一面喘气,一面解释。
  “你这些被褥,还勉强凑合,可没有床,我们怎么睡?难不成让我们睡地上?”
  梦一男走上前,随手翻了一下其中一位老妈子手上的锦被,一脸不悦。
  “这些家什,自然是入不了公子的法眼,可实不相瞒,就这几条被子,已经是在下能够拿得出手的最好的锦被了,而且也是岛上最好的。”
  “岛上最好的?”
  梦一男提高了声音问。
  “公子若不信,可以问这两位老妈子,她们一直伺候在下的起居。”
  “公子,我们家长庚说的句句属实。”两位老妈子小声地说道。
  听见两位老妈子这番讲话,春梦跟阿绿噗嗤一下,忍不住笑出声来,长庚倒是挺会自我解嘲,嬉皮笑脸地说道:
  “我知道,两位姑娘肯定是在笑话在下,可在这岛上只有…”
  长庚一面微笑着说话,一面向身后两位老妈子看了看,回过头接着又说:
  “倘若能得到公子的提携,到时候,肯定也有像几位姑娘一样漂亮的女子陪伴左右,两位姑娘自然也就不会再笑话在下了。”
  “呸!不要脸。”
  阿绿气不打一处来。
  “算了,被子的事,我就不跟你计较了,可这里就一张床,我们怎么睡?”
  梦一男脸露不悦之色。
  “今晚,只能暂时委屈一下公子了,明天我再想想法子,这岛上的木材实在太少,每家每户的床都一样,都是用几块木板简单拼凑起来的,而且每一家只有一张。”
  “公子,不如算了吧!我看他这样子也拿不出鸭绒被蚕丝被,更别提什么架子床拔步床了。”月下白从一旁劝道。。
  “好吧!也只能如此了,先将就一晚,待明天取的家父的宝贝后,我们就离开这里,去找一家上好的酒楼好好庆祝一下。”梦一男说。
  这长庚诡计多端,眼下,埋在心头的疑云总算一扫而空,安心带着两位老妈子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