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莫忘书 > 我就知道你也是穿越者笔趣阁 > 第二十章 再搬一山

第二十章 再搬一山


  “看师兄把那山搬来!”
  伴随着大师兄这句话说出口的瞬间,他身上的衣袍向外剧烈鼓动,未被发髻所收拢的发丝也被吹扬起来,难以言表的强大灵压由大师兄为中心向四周扩散。
  他朝着“峰林石海”方向伸出一只手掌,而后猛然攥紧成拳,也就在这时,陈无尤、苏冰洋他们上方的天空中,轰的一声闷响,似乎多出了什么巨大的东西。
  陈无尤眯着眼,直勾勾地盯着大师兄拳头伸出的方向,隐隐约约察觉到一道宛若神剑出鞘般的极致锐利,以及一种说不上来的玄妙牵引感。
  苏冰洋则抿着嘴平静地看着,小圆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对此好似没有多大的兴趣。
  再怎样玄丽的奇景,若是将其看上个千百遍,又如何再能像当时一样憧憬企盼呢?
  大师兄保持着这个动作大概数十息的时间,他的身上渐渐开始蒸腾出一层淡淡的白雾,额头上也开始有汗液顺着面颊流下。
  “起!”
  大师兄大喝。
  他平伸向前的拳头骤然间向上提起!
  与此同时,“峰林石海”中终于传来一阵巨大的震响。
  在陈无尤的视线里,一座孤峰竟真的好似被一双无形的大手所“搬起”,那条适才还宛若水墨画中最淡一笔的山峰,此时却不断清晰具象。
  陈无尤有些惶然,一时间他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有些不明白为何远处“峰林石海”中的那条淡淡的山峰会突然变得清晰起来。
  只是隐隐觉得这可能和之前他在突破感气境时,所感受到的那道灵意有关。
  而苏冰洋却是已然知晓发生了什么。
  她撇了撇嘴,并没有多在意,大师兄若是想凭借这样粗糙的搬山之法来劝自己修炼,那么起码还要再搬个百八十座才行,实力不够,那就以精诚来感化吧。
  谁叫蛮蛮吃软不吃硬呢?
  不过看着这时已经将孤峰放下,面色很是苍白的大师兄,苏冰洋觉得这个要求对于他来说实在有些困难。
  无论是灵意还是灵气,虽然都能贮存在气海气穴之中,但也不是能源源不尽的,总有着耗费殆尽的时刻。
  陈无尤没有苏冰洋这般见多识广,却是不知道其中缘由,此时他还有些沉浸在适才的惊讶惶然之中,他喃喃默念道:“难道,这便是搬山境么?竟如此之强……”
  “若不是御剑带你们来这北境消耗了不少的灵意,我应该能再搬一山…”
  服下丹药的大师兄脸色逐渐红润,他颇为满意地看着小师弟惶然惊讶的神情,看来这次的带小师弟见见世面这一目标确实是圆满完成了。
  于是大师兄满意地笑了起来。
  可当他看到一旁的小师妹时,笑容便凝固在了脸上。
  苏冰洋圆圆的小脸上满是不屑一顾,甚至还有些微鄙夷,好似是觉得大师兄的“再搬一山”有些可笑罢。
  “小师妹觉得师兄的这一搬山何如?”
  大师兄有些不甘心,开口向苏冰洋征询意见。
  就算是看杂耍,也好歹要鼓掌捧场一下的吧?更何况,这搬山之举比那杂耍要复杂上不知凡几,怎么能……不对,二者本就没有可比性!
  但看着苏冰洋薄唇旁噙着的淡淡笑意,给了大师兄一种搬山不如杂耍有趣的错觉。
  “好,今日也让你这小丫头开开眼界!”此时的大师兄存了几分斗狠之意。
  “剑来!”
  大师兄一手擎向天空,大呼道。
  而这一声呼喊却将还在琢磨着搬山之妙的陈无尤惊醒,有些恼怒的陈无尤冲着摆出奇怪姿势的大师兄低声埋怨道:“剑来就剑来,你吼那么大声做什么!”
  苏冰洋仰起螓首,有些期待地望着南方的天空。
  的确,她也想开开眼界,只不过乾新大陆上的很多事物她都早就见识过了,现如今很少有什么能让她开开眼界了的。
  只是在下一瞬,她紧抿着的檀口便已稍稍隙开,好似看到什么令她讶然的事物一般,在那双犹如水晶般晶莹剔透的杏眸中,倒映出远方的天空中一道正在向他们迫近的流光!
  陈无尤张大了嘴,也正看着那道从南方向他们飞来的流光。
  绮丽的流光曳着焰尾,穿过厚厚的云层,割出一条长长的云线,正以肉眼可视的速度向他们席卷而来。
  在一刻,陈无尤居然产生了一种想要立即逃离此地的不安感,但见得大师兄和小师妹都一副安之若素的模样,他也就继续咧着嘴注视着那道流光的不断迫近。
  绮丽的流光并没有落在大师兄的手中,而是向着“峰林石海”中那座他适才“搬起”的孤峰斩去。
  只听得“轰隆”一声雷鸣,一团巨大的烟尘以“峰林石海”为中心,向四周的低地急速充盈扩散而去。
  一阵夹杂着飞沙碎石的狂风也从中四溢而出,向着陈无尤他们呼啸席卷而来,大师兄轻挥衣袖便将狂风散去。
  随即适才那座高耸奇峻的孤峰已然不见,只在那“峰林石海”中余得一大片裸露的嶙峋乱石。
  见到此景,饶是见多识广的苏冰洋也有些震惊了,这是她十三年来第一次见到如此瑰丽壮阔之景,这比那搬山,要更有冲击感,也更符合贴近她的审美。
  陈无尤则是有些遗憾,他都没看清那道斩开孤峰的流光是柄怎样的神兵,就被大师兄趁着刚刚烟尘大起的时候给偷偷收走了。
  “怎样?小师妹,这记剑斩还过得去吧,”大师兄看出了师弟师妹们的震惊,乘胜追击般的问道。
  苏冰洋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大师兄轻轻一笑,劝诫小师妹道:“你若是修炼至搬山境,定能比大师兄我更有出息,就不会和你傻师兄陈无尤一般弱小,连昆仑试剑的‘合道’都不敢参加……”
  “好,我练”,眼眸中亮晶晶的苏冰洋没有多说什么,直接答应了大师兄。
  而一旁的陈无尤则是出神地望着“峰林石海”中的一片狼藉,清俊的脸上有着那么一点淡淡的忧伤。。
  怎么又扯到我?
  小师妹不修炼,这又关我什么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