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莫忘书 > 调教开元笔趣阁 > 459 节度使不是官

459 节度使不是官

    陈文睿的敌人论,让李隆基听得上头,也给他打开了新的视角,想了想之后呢,又觉得有些憋屈。
  
      以前的思想,都是以天朝上邦自居,跟着混的小兄弟们就算是闹了,秉持上国精神,也得稍稍忍让一下。
  
      可是现在琢磨回来,不是那个味儿啊。
  
      唐朝是天朝上邦、每次打仗还都是以胜利告终,然后呢?地盘就越来越小了。谁占便宜谁吃亏,这不是很清楚么。
  
      他是唐朝的皇帝,唐朝的国土就都是他的私人产业。现在发现自己跟人干仗打赢了,反倒被人家占了便宜,能不气么?
  
      然后他就盯着陈文睿呼呼喘气,他就觉得新罗办事的风格跟陈文睿很像。陈文睿就是这样啊,看着哪次都吃亏,然后每次都是占去了大便宜。
  
      “陛下,咋了啊?”陈文睿好奇的问道。
  
      “想想就很憋气,若是让你过去,该如何做?”李隆基沉声问道。
  
      “就像我说的那样啊,先弄块地,慢慢造船。等人多了,但凡新罗敢闹腾,直接就把他们干翻就完了。”陈文睿无所谓的说道。
  
      “好,朕便封你为平卢节度副使,春闱过后,持节前往,封底一千亩,你自己划地。”李隆基说道。
  
      陈文睿眨了眨眼睛,貌似自己又升官了?还让自己随便划地,老李同志今天咋气成了这样?
  
      “怎么,还不满意?还是没有信心?”李隆基看到他没反应,皱了皱眉。
  
      “陛下,这就是小事一桩。只不过我有些搞不懂,这个节度副使是几品官啊?”陈文睿好奇的问道。
  
      李隆基瞪了他一眼,“整日里就知道吃喝玩乐不学无术,节度使持使节,哪里有品级,你就理解为钦差吧。”
  
      “让你带使持节,等你过去后臧怀亮便能明白朕的心思,任你所为。朕不问过程,只问结果,你可晓得?”
  
      陈文睿点了点头,“明白了,那是不是该研究一下吃啥了?”
  
      “吃烤鸭。”李隆基回答得言简意赅,也是有些无奈。
  
      为啥啊?因为这个事情是陈文睿挑起来的,给他挑得都很上火。可是现在呢?这货竟然满不在乎,好像这就是很稀松平常的事情一样。
  
      可是他也没啥办法,因为陈文睿就是这样的性子啊。要不是因为他想出海玩、想赚钱,恐怕都没心思想新罗那边的事情。
  
      老李同志点了菜,哪怕今天的菜谱没有烤鸭,现在也得逮鸭子杀来烤了吃。
  
      高力士则是在边上笑眯眯的给陈文睿帮忙,实则是心中也是扑腾扑腾的跳个不停。
  
      确实,节度使没有品级,好似一个兼职、钦差。可是你看看那些当了节度使的人啊,不是正二品就是从三品。
  
      现在给了陈文睿一个副节度使,还让他带使持节上任。一个小小的平卢,就有两个带使持节的节度书,这代表了啥?
  
      这就代表了后来的比以前的要好似,别看是副使,也得以陈文睿为主,总理平卢一地军政要务。
  
      倒是也不能说直接就将现在的平卢节度使臧怀亮给架空了,还得看臧怀亮用什么样的心思来面对。就依着陈文睿的性子,你要是蹦蹦跳跳的不听话,估计早晚被他给坑得回家种田去。
  
      更不用说还在平卢一地给陈文睿划私地,这又跟开府仪同三司的封疆大吏有什么区别?无非是没有发圣旨官宣罢了,但是实际的权利就是这样。
  
      因为李隆基说了啊,不问过程,只看结果,由着陈文睿折腾。
  
      按理说这样的事情陈文睿不能想不明白,正常人应该是一蹦八丈高的开心庆祝啊,现在的他就跟没事人一样。
  
      “老高,想啥呢?”陈文睿瞟了神思不属的高力士一眼。
  
      “恭喜小郎君了,虽然应该称节度使,可是咱家还是觉得小郎君这个称呼亲切。”高力士笑着说道。
  
      “那就对了,都这么熟了,说那些虚头八脑的称呼没啥意思,让人觉得离得太远。”陈文睿说道。
  
      “可是为何有了这样的封赏,小郎君还不是很在乎呢?”高力士好奇的问道,顺便往跟小樱桃一起玩大富翁的李隆基那边看了一眼。
  
      “哎,距离远呗,一来一回的就要耽误好多的时间,怕是再回来都要一年以后了。”陈文睿说道。
  
      “原本啊,我合计跟陛下在那边要块地,然后派个人过去造个船、弄个工坊就完事了。也怪我多嘴,逮啥说啥。这下好了,把我自己都给绕里边去了。”
  
      高力士一愣,他是真的没想到陈文睿竟然是因为这个原因。他还能说啥?剩下的只有感慨。
  
      鸭子吹好了气,直接挂在炉子里烤。
  
      陈文睿则是又凑到了李隆基这边,看着他跟樱桃玩大富翁。
  
      在玩游戏这个事情上,小樱桃从来都是很认真的。你是皇帝又咋了?到了咱的旅馆,你该睡几天就得睡几天。
  
      “陛下,放弃吧,樱桃玩大富翁的时候那个运气就是逆天级别的。”看了一会儿后陈文睿说道。
  
      “我们在家的时候也经常玩,十次有九次都是樱桃是最后的大赢家。剩下的那一次,还是因为临时有了事情,提前散了。”
  
      “哎……,还真是这样。即便是换了两个口袋骰子,她还是能心想事成。”李隆基也很是感慨的说道。
  
      “陛下,家人都说樱桃就是家里的福星呢。”柳媚找补了一句。
  
      “他刚从县衙里出来,就住到了小小的家里。那时候就是樱桃跟在他的身边,给他带来了福气。”
  
      “也没少吃我的,喝我的啊,我好不容易坑来俩钱,差不多都给她买零食吃了。”陈文睿说道。
  
      “你咋不说要不是有小小和樱桃,你连睡觉的地方都没有呢。”柳媚白了他一眼。
  
      李隆基乐了,“所以说,成家方能立业。以前浑浑噩噩的活,有了心仪的娘子之后就不一样了。”
  
      “这次派你去那里会很辛苦,等你办成了差事再给你封赏。不过朕还是不知道该赏些什么好,回头先给你个金鱼袋拿着玩吧。”
  
      “也行,其实我真不挑。”陈文睿乐了。
  
      这也是个好玩意啊,正经来讲得三品以上紫袍的官才有机会佩戴。这也是给自己将来出差的一个补偿吧,收藏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