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莫忘书 > 横扫大陆之星空恶魔笔趣阁 > 第98章下手为强斩河阳

第98章下手为强斩河阳


  他将自己的灵魂力量向四面八方蔓延覆盖,仔细的感知不同寻常的地方。
  “啪嗒,啪嗒,……”青色藤蔓不断的抽打在光圈上,造成一阵阵涟漪。
  踏荒宇的脸上看起来有些惨白,这样持续维持防御对他来说消耗太大了,用不了多久,他的防御就会被攻破。
  “小子,还没有找到吗。”河阳焦急的说道。
  “急什么急,你行,你来找啊。”踏荒宇没好气的说道。
  “你……”河阳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暗暗发誓等渡过眼前难关要他好看。
  十米,二十米……五十米……八十米……,踏荒宇的灵魂感知已经覆盖到半径八十米的地方了依旧没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
  他感觉自己能覆盖的极限范围快到了,可是还没有找到青藤妖灵的主体在哪呢。
  他咬咬牙,继续外放。当他覆盖到半径一百米的范围时,终于感受到了不同寻常的波动。
  那是一株只有人身粗的主干,主干的表面长满了枝条,枝条上长出了青色藤蔓,青色藤蔓又能无限的分出其它藤蔓。
  这狩猎范围真是够广的啊,踏荒宇感叹道。随即一想也就明白了,因为不能移动,只能扩大狩猎的范围才能抓到更多的猎物。(注:不是所有的植物类妖灵都不能移动)
  “快帮帮我!”这时河阳的脚不小心被缠住,接着拿武器的手也顷刻被捆住。
  他的灵气护体最多让他免受伤害,可不像踏荒宇一样可以用灵魂力量撑起一个隔空的全方位的防御。
  踏荒宇巴不得河阳现在就死在这里,省的对他造成威胁。
  可如果河阳被完全缠住丧失行动能力,青藤妖灵就会腾出全部的精力对付自己,他将面临更多的攻击。
  所以他还是出手了,暂时不能让河阳死在这里。
  他侧身一个纵跃来到河阳旁边,快速的斩出多重剑影,把缠住河阳手脚的青色藤蔓给斩断后并说道:“我已经找到了它的主干,大约就在前面一百米,只要灭掉它,我们就能脱困了。”
  “那你的意思是……”河阳一边用灵力震开青藤一边问道。
  “你跟着我一起闯到它的主干前,然后砍断它就行了。”踏荒宇说着就朝着前方移动。
  河阳迟疑了片刻就快速的跟上了,毕竟他们现在是同一根绳上的蚂蚱。
  “嘭,嘭,嘭……”河阳双掌不停的外放灵力攻击将那些藤蔓全部震开。
  而他则一手维持灵魂防御,另一手挥出重重的剑气叠影,所有攻向他的藤蔓不是被挡开就是被斩断了。
  河阳的眼睛余光落在踏荒宇施展的剑法上越看越心惊,他的剑法真是太精湛了,剑就像自己长了眼睛一样,看似在他手里胡乱的挥动,却没有任何一剑击空,每一招一式都浑然天成,而且动作极快,毫无多余的动作。
  难怪如此年龄就领悟了剑气,杀机在河阳眼里一闪而过。
  在两个人一前一后的配合下,他们很快接近到了青藤妖灵的十米处。
  “这就是青藤妖灵?”
  河阳看着前方只比人身粗一点的“小树”满脸质疑。他还以为是植物类妖灵,都是需要好几人才能合抱住的粗细。
  “嗖、嗖、嗖……”
  或许是青藤妖灵感觉到了危险,无数藤蔓突然互相交叉,编制成厚厚网状挡在了前面。
  踏荒宇眉头一皱,如此厚的防御想过去太难了,更别说要攻击到它的本体了。
  “老鬼,别留手了,现在你就施展威力最大的攻击招式,打破它的防御,再由我施展绝技攻击它的本体,你没意见吧。”踏荒宇大声朗道。
  “当然有意见了,为什么不是你先攻击,再由我补刀。”河阳心里挺怕他耍什么鬼花招的。
  “让我一个凝液中期的去打头阵,你还真要脸啊。我一个凝液中期能放出多大威力的攻击?恐怕攻都攻不破它的防御,这不是白白浪费了我出手的机会吗。”踏荒宇鄙夷的说道。
  他说的话的确在理,河阳也找不到什么好反驳的理由,但河阳就是不想被他牵着鼻子走。
  踏荒宇见他还没反应就说道:“你再磨蹭,等我们能量耗完,想施展绝技也没机会了,只有一起死在这里了。”
  “老鬼!你想死,我可还不想死,你拖的越久,能量消耗越大,到时再想施展绝技,威力也会大大折扣,想攻破也不可能了。”踏荒宇催促道。
  河阳脸色阴晴不断,踏荒宇觉得有戏,只要他再努力一下就行了。
  “难道你真想死在这里不成!”
  “好,我先出手。你可别耍花样,要是我死了你也活不了。”河阳终于答应下来。
  “知道了。你要是真信不过我,大不了留在这里与我一起等死好了。”踏荒宇不耐烦的说道:“记得要使出全力,不然你要是打不破它的防御,我就无法攻击到它的本体了。”
  河阳不再迟疑,身上的灵气滚滚涌动起来,散发出强大的气势,那些青色藤蔓竟一时无法接近。
  “无双鬼爪手!”河阳双手猛然挥出,在空中形成一双巨大交叉的鬼爪手印向青藤妖灵的方向撞去,看起来气势十足。
  “轰!”的一声巨响,河阳的攻击消减了青藤妖灵的八成防御。
  另一边的踏荒宇在河阳攻击时已经蓄势待发了。
  他调动起自己体内的灵力灌入自己的经脉中,只感觉一股澎拜的力量充斥着全身。
  踏荒宇手中的长剑嗡鸣一声,剑身暴涨出十米长的刀气,接近他的藤蔓都被周围无形的凌厉剑气切断了。
  这威力绝对不会比我的攻击小多少,他却说自己的攻击不足,真是可恶。
  河阳顿时感觉不秒了,就想远离他,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无法无天!”踏荒宇整个人高高跃起,在空中翻了一个身,头朝下,握着月寒剑将剑气朝前方劈甩而去。
  “无耻!”河阳大怒。
  因为踏荒宇的攻击连他一起笼罩了,他就夹在青藤妖灵的前面,显然踏荒宇是想将他们一网打尽。
  如果踏荒宇不想攻击他,大可以换个位置攻击青藤妖灵,而没必要将他夹在青藤妖灵的正前方。
  可现在已经没机会了。一道惊天剑气贴着地面,带着可怕的威势劈向河阳,连空气仿佛都要割开了一样。
  剑光仅一闪而过,河阳与周围的青色藤蔓霎那间全部陷入了静止。
  “啪,啪,啪……”空中的青色藤蔓失去了生命源头,纷纷坠落到地。
  而河阳当然也被他斩于剑下。消耗颇大的河阳,在事出突然的情况下,没办法做出全力防御,死在无天一剑下已是必然。
  他喘了几口大气,脸色非常的惨白。受伤情况下使出无天一剑对身体的负额太大了,就算他锻过体也不行。
  踏荒宇忍着恶心的呕吐感,取下河阳的戒子,头也不回的来到了青藤妖灵主干的前面。
  青藤妖灵的最后两层防御也已经连同主干部分被劈开了,并且主干中心还流出了碧绿色的荧光液体。
  这个是……。。
  踏荒宇似乎想起了什么,赶忙蹲下身体用手沾了一下液体放到嘴巴里尝了尝。
  温暖的感觉流遍全身,伤口顷刻变的痒痒。这个感觉不会错,是青藤之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