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莫忘书 > 英雄为命笔趣阁 > 第四章 迷失

第四章 迷失


  “变身,快给我变,带我回去。”赵拓指着讹兽,大声喝到。
  讹兽把头歪到了一边:“没门儿!”
  赵拓只好苦苦哀求:“兔爷,我错了还不成吗?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只要你带我离开这个鬼地方,我来生做牛做马地报答这份恩情。”
  讹兽对此表现嗤之以鼻:“就不,你之前不是掐我掐得挺爽的吗,我还差点儿被你勒死,你之前的那份狂气呢?”
  眼看这讹兽敬酒不吃的贱样,赵拓实在忍无可忍:“小兔崽子我告诉你,你别得寸进尺,被困死在这片森林之前,我非将你扒了皮充饥不可。”
  “你先别激动,让我掐回来我就原谅你。”
  “你之前把我拖在地上摩擦的账还没算呢,况且你一只兔子怎么掐人。”
  “我不管我不管,你就直说答不答应。”
  “行吧!轻点儿啊。”
  讹兽张开嘴,用那对大门牙在赵拓腿上狠狠咬了一口。
  赵拓强憋着怒火:“现在可以带我出去了吧。”
  “实话告诉你,我也找不到出路了。”
  “你敢玩我?”
  “非也,非也,兔爷我是那种不讲诚信的兽吗?就在我咬你之前,这附近来了位不速之客,现在整片区域都在它的掌控之中。”讹兽瞪大双眼,煞有其事地说到。
  赵拓将信将疑,这兔子狡猾得很:“真的?那现在怎么办?”
  讹兽摆了摆手道:“还能怎么办,我去打洞,一会儿它来了你拦住它替我争取时间,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赵拓着实有些信不过讹兽:“你不会又坑我吧?”
  讹兽指了指赵拓身后:“咯,它已经来了,再磨蹭我们一个都逃不掉。”
  赵拓回头一看,一个长了六只耳朵的灰黄色猕猴背靠着一棵树,双手还抱在胸前,颇像模仿人行的猴戏,样子好不滑稽。
  赵拓笑了笑:“你说的不速之客就是它?”
  讹兽并没有给予他回应,只到树下拼命挥动前足刨着地。
  再看那猴,已是朝赵拓步步逼近。
  每走一步,猕猴身上便多一丝变幻,等到赵拓面前时,它已完全化成了赵拓的模样。
  望着眼前与自己一般无二的身体,赵拓再不敢大意,二话不说一拳对着这假货胸口捶去。
  但赵拓常年宅在家里,平时拧瓶某宝矿泉水都费劲儿,哪里比得上猴子敏捷,假赵拓一侧肩,便轻松躲过了这次突袭。
  瞧见攻击落空,赵拓又接连拳打脚踢使出浑身解数,朝假赵拓发起进攻,但无一例外都被躲过去了。
  逼得赵拓不得不拿出战斗神技——薅它头发。
  神技不愧为神技,赵拓居然成功缠上了假货的身。
  但这一举动好像激怒了假赵拓,它反手勒住赵拓的脖子就是一个背摔。
  “咔嚓”,骨头碎裂的声音光听着都让人觉得疼,赵拓作为直接受害者更是在地上嗷嗷大叫。
  假赵拓冷笑道:“不堪一击。”便抬脚欲踩爆赵拓的头颅。
  在这生死关头赵拓拼尽全力打了个滚,勉强躲过此劫。
  而后他摇摇晃晃地爬了起来,只觉腔内一热鼻血喷涌而出,一个趔趄差点儿又倒下去。
  假赵拓显然不打算给他喘息的机会,箭步一跃曲膝顶在了他的胸骨上,然后左手抓住他的肩膀让他不至于直接飞出去。
  接下来就是惨无人道的单方面完虐,假赵拓抬起右手手肘不断撞击赵拓的脸,直到他的眼睛再也睁不开、他的牙齿和着鲜血吞入肚中、他的鼻梁深深凹陷入面……
  瞧得赵拓已经失去生机,假赵拓才将他抛到了一边,心满意足地去找寻另一个猎物。
  看见树下讹兽挖的地道,假赵拓拍了拍手,然后变回原型一头钻了进去。
  赵拓的“尸体”旁转眼又出现了另一个洞口,讹兽从中探出小脑袋观察了片刻,终于变身把赵拓给抬了进去。
  阴暗潮湿的地**,赵拓缓缓睁开了眼睛。
  “哇靠,昏迷了整整三天,你总算是活过来了,我可是把珍藏多年的天材地宝全都用完了,要是还救不活你那可真是亏大发了。”趴在一旁的讹兽幽幽道来,想必这几天把它也折腾得够呛。
  赵拓脑子还有点儿晕:“那谢谢你了啊,虽然不是因为你也不会落到那般境地。”
  讹兽啐了口唾沫:“还不是你惹我在先,咱俩半斤八两谁也别说谁。而且我只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把东西全部捻碎撒在了你身上,能这么快复原应该主要还是靠夏七说的,你那‘肉体上的潜能’。”
  赵拓苦笑道:“这潜能除了挨打有个屁用,想让我当坦克好歹给我安排点儿防御天赋吧,光有血量很痛的。”
  讹兽忽然露出了奸诈的笑容:“嘿嘿,给你疗伤用的东西原本都是我准备来修炼化形的,现在你可得负责到底哦。我叫‘白玉’,请多指教。”
  赵拓对这只讹兽彻底无语:“以后的事以后再说,赶紧出去先找地方填饱肚子,我快饿死了。”
  “方圆十里都被‘六耳猕猴’圈起来了,一出圈就会被他发现,现在跑出去找地方给他填肚子?”
  “我们不是在地底下吗?”
  “他眼睁睁看着我从地下跑的,能不设防?”
  “那他现在怎么没发现我们?”
  “用法力覆盖一整片天地和只覆盖一圈根本不是同一个量级。”
  “太复杂了……那现在怎么办。”
  “我是无所谓,反正兔子可以吃草。”
  “是时候重新考虑兔肉的烹饪方法了。”
  赵拓流着口水猛然朝白玉扑去,他的手接触到白玉身体的一瞬间,白玉突然被一股强大的冲击力撞到了墙上。
  这一撞可把白玉吓得不轻:“呸,你……你别闹。”
  赵拓自己也被吓得不轻:“刚是我干的?”
  白玉还没缓过气来:“咳咳,废话,这里又没有别人,容我想想怎么回事儿。”
  一人一兔经过几个时辰的反复试验,终于找到了答案。
  普通生命的身体都有极限,而且一般上限非常低,因此在使用各种天赐神物的时候,必须先将其制成丹药、法宝之类的合适道具,以此来中和其特性。
  炼药师、炼器师们可以用精妙的技法将物品的效用最大化地利用起来,甚至在合适的搭配下发挥出超越物品本身的力量。
  但这种方法也有缺点,同一种炼化后的丹药往往只有首次使用才有效果,而同一个人往往只能拥有一个本命法宝。
  吃一株万年人参,肯定没有吃一颗万年人参做的大力丸好,并且直接吃身体还不一定承受得住药性。
  但当你可以无所顾忌地吃很多的时候呢?虽说这样有些浪费罢了。
  而赵拓正是这种情况,理想情况下他没有上限!
  昏迷期间,他早已被白玉的宝贝们反复破坏又重塑过无数遍了。
  我愿称之为“主角外挂”!
  白玉摸了摸赵拓细腻的肌肤,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我有办法了……”
  赵拓直接一脚把他踹飞了出去:“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死变态!”。
  赵拓心里可是乐开了花儿:有了这逆天神技,别说尸鲲、腐鲲,进化成菜鲲都没问题。
  此时的他还没意识到,单纯靠吃来变强根本行不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