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莫忘书 > 英雄为命笔趣阁 > 第五章 水帘洞

第五章 水帘洞


  白玉带着赵拓来到了一面声势浩大的瀑布旁,半座石桥自峭壁似利剑般刺出,高悬在瀑布前,浑然天成、鬼斧神工。
  白玉伸腿指了指:“如果我没猜错,那里面就是水帘洞了。”
  赵拓闻言十分震惊:“传说中齐天大圣孙悟空的那个‘花果山福地,水帘洞洞天’?”
  白玉吓跑了一群正好奇打量他们的猴子,然后抱着猴群遗落的粉嫩桃子欢快地啃起来:“嗝,我不知道你哪听来的传说,这座山叫做猴儿山,还有,‘齐天大圣’闻所未闻,‘孙悟空’倒是有一个,这里也的确是他的地盘。”
  赵拓有些失望:“哦,看来这个世界和现实世界还是有不少出入。等等,那只六耳猕猴不会就是孙悟空吧?”
  “当然……不是,据说五百年前孙悟空受唐玄奘点拨皈依了佛门,然后就追随师傅传教去了,至今未归。”
  “所以他成佛之时斩断了自己的二心,不料因心念过重其神不灭,机缘巧合之下滋养水帘洞魂生了灵智,化为妖魔接管了这里,也就是六耳猕猴?”
  “不错,有悟性,这些猴子就是这么说的。”
  “结合上下文想猜个十之八九也不难,话说这些猴子真的靠谱吗?我怎么感觉它们有些痴呆的样子。”
  赵拓向树上的一只扒着香蕉的猴子指去,结果那猴似是听懂了他的话,颇为灵性地把香蕉皮扔到了他脸上。
  白玉憋笑:“噗,快进去吧,残魂状态的六耳时有时无,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再次出现。”
  “那我们为什么不趁现在赶紧跑呢?”
  “他是在休眠又不是在冬眠,你可以试试现在跑出圈会不会惊动他。”
  “好吧……”
  一人一兽穿过瀑布,来到水帘洞内,洞中场景可谓大开眼界,不由地令人啧啧称奇——好一仙居。
  只见那“碧水耀光升烟霞,藓堆浮玉云生花。乳掩虚窗窟室静,龙盘滑凳珠倚挂。”
  又见那“锅灶傍崖火迹存,樽罍靠案肴渣焚。磐石床座怪葩萦,碎银盆碗更新奇。
  还伴有“一竿修竹撑悬壁,两点梅花染朱砂。三树青松常带雨,四方田舍若人家。”
  赵拓惊呼:“哇靠,这里面宝贝肯定不少,要是全被我吸收了,岂不是直接无敌!”
  白玉嗅了嗅:“东边有一间石室,能量很浓郁。”
  寻味找去,来到了一间烟雾缭绕的密室之中。
  密室中一排排石架交错而立,粗壮的藤蔓攀架而旋,藤蔓结上了些缤纷灿烂的小葫芦,一股股酒香自葫芦中蔓延开来,环绕着将整个密室填满。
  白玉目露精光:“好……好香,这莫非就是纯天然的猴儿酒佳酿。”
  赵拓倒不怎么喜欢喝酒,光是闻到这味就有些微醺了:“额,水帘洞里的宝贝就这些酒?”
  白玉已经迫不及待地摘下了一个葫芦,正准备享用:“你懂什么,这种酒的珍惜程度非同小可,有的人耗费一辈子也不一定能找到一小壶。”
  “那这个玩意儿对我有帮助吗?”
  白玉已经打开葫芦抿了一小口:“不知道,md这酒真绝了,入口如烈焰灼烧眼泪都快给我辣出来,而后甘甜入喉润人心脾,最后香醇填肚,余味无穷……哈哈哈哈,得此一饮,死而无憾呐!”
  赵拓也打开一个葫芦闻了一下,瞬间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自己果然还是不能理解酒鬼的心理:“那你去死吧,死之前最好把六耳猕猴引开帮我逃出去,我可不想和你陪葬。”
  “切,瞧你那酸样,角落那几个黑葫芦里装的应该是能量凝成的假酒,你去吸收了慢慢修炼吧,别打扰我享受。”
  赵拓按白玉所说把黑葫芦全部收集了起来,每个葫芦里最多只能倒出一滴透明液体,忙活半天总共也才得到小半碗。
  赵拓闷头将不明液体一饮而尽,然后他就后悔了。
  狂暴的能量在他体内肆虐,摧毁着他身体的每一个部件,那种痛苦比起脸被打烂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回想起第一次经历,他拼命用头撞击地面,企图把自己弄晕来结束痛苦。
  然而他的身体强度早已今非昔比,直至地上被撞出一个坑,他的头还完好无损。
  五颜六色的不明物从他体内渗出,先是七窍,然后是每一寸毛孔,皮肤被撕裂出一条条巨大的口子,触目惊心。
  他的‘潜能’及时发挥作用,不断为他修复起身躯。
  每一次修复,他就比之前强上几分,对自身的感知也比之前敏锐几分。
  因此……痛苦更是呈几何倍数增长,生不如死。
  毁灭……重生……死亡与生命赛跑的奇怪场景在他身上上演,身上那几层厚厚的血痂足以证明一切。
  不知过了多久,这场赛跑停了下来,生命赢得了最终胜利。
  但身体胜利的代价,是精神上的崩溃。
  赵拓再感受不到丝毫情绪,他依旧跪在原地一动不动,血痂覆盖下的神情唯有呆滞,仿佛一尊雕像。
  不知又过了多久,六耳猕猴醒了过来,眼见自己的酒窖变得一塌糊涂,他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他一定要把雕像中藏着的人生吞活剥了解恨。
  白玉想要阻拦,但战斗这方面讹兽显然不在行,六耳手指一点它就伤得没了行动力。
  一声巨响,已经风化发黑的人体雕塑被踢到墙上然后重重摔了下来。
  外壳逐渐龟裂,里面的赵拓赤裸着身躯安静地躺倒在地上。
  他看起来何其精致,宛若新降生于世的婴儿。
  不过六耳猕猴并不会因此心软,这反倒激起了他更强烈的杀意。
  腾腾黑气从六耳体内溢出,最终化为了一把黑色的利爪。
  利爪插向了赵拓的太阳穴,快、准、狠,不留一线余地。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金光照在了六耳猕猴身上,利爪顿时烟消云散了。
  拳头还是落到了赵拓头上,不过六耳自己反倒被震退了几步。
  密室上方突然多了一个大缺口,外界的阳光顺着缺口射进密室。
  不知何时,一个身影已经落到了六耳猕猴身旁:“嘿嘿,师傅命我回来取个物件,本以为是个苦差事,不曾想这么有趣。”
  望着眼前身着虎皮裙、头戴紧箍的毛脸雷公嘴和尚,六耳不自觉后退了几步:“你……你是孙悟空?”
  孙悟空围着六耳蹦蹦跳跳地去转了几圈:“没想到你还认得出我,当时你还只是一丢丢魂魄,现在都长这么大啦,厉害厉害!”
  六耳猕猴邪魅一笑:“吃了你,我就能变得真正完整了吧。”
  孙悟空双手合掌,连连念道:“罪过罪过,俺老孙当年也食荤腥,不过早就戒了,你好歹也算是我的儿孙辈,怎么这么多年过去就没点儿长进呢。”
  六耳猕猴直道:“无聊。”又暗中引来黑气凝聚成爪,朝孙悟空发起突袭。
  孙悟空不慌不忙,闭眼轻呼:“阿弥陀佛……”
  六耳的攻击转瞬即至,孙悟空单手取出藏在耳中的‘金箍棒’,金箍极速变幻,恍惚间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六耳杵到了墙上,动弹不得。。
  还一本正经道:“出家人不随意杀死生,你就在那边好好凉快凉快吧。”
  观察一番四周后,孙悟空蹲到了白玉面前,挠头“委屈”道:“那么现在来说说你们的事,师傅命我带的东西被那个傻小子给毁了,我回去该怎么和他老人家交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