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莫忘书 > 应与云相遇笔趣阁 > 第十章 要么跪,要么死

第十章 要么跪,要么死


  “云霄天宗的弟子若是都是这般,那么就不要浪费时间了”少年踏着白雪走回原地,神色依旧平静,他扫了下方的云霄天宗的弟子一眼后,轻蔑的说道:
  “谁若是不服,就一起上吧”
  云霄天宗的弟子一片哗然,这少年未免太过狂妄,但是杨秀都败了,剩下的可以胜过他的人屈指可数。
  “我来”秦雨走了出来,之前的外门大比虽然他得了第一,但是却因为贺飞尘的存在,使得他的名声与威望大打折扣,这次,他希望证明自己。
  说完,他的脚步往雪地上一踏,身周的雪花纷纷被震开,开始释放起了自己的力量,天地间的灵气冲着他汇聚而去,秦雨站在中间傲然无比,同时还得意的看了一眼贺飞尘,嘴角掀起一丝得意弧度。
  “抱元境!”
  不少云霄天宗的弟子不自觉得喊了出来。
  正在低头和沈江青说悄悄话贺飞尘也抬头看了一眼,很快又低下了头,从始至终,沈江青甚至头都没抬一下。
  秦雨向前踏了一步,刹那间天地间的温度都仿佛下降了血多,一股冰封一些的很气陡然降临,随即化成了一股冰雪风暴,向着少年冲去。
  这一下,甚至青山剑宗的人群都脸色凝重,尽然修习了战技吗?
  战技只有抱元境之后才可以修习,是修行者与敌对战的最重要的手段。
  看见攻击袭来,青山剑宗的那名少年嘴角闪过一丝轻蔑的冷笑,刹那间周身出现一道璀璨的光芒,背后的长剑轻鸣,瞬间出窍,紧接着,长剑一化二,二化四,之后长剑的虚影充斥了半片天空。
  “去!”少年轻轻开口,刹那间,身后的剑影朝着秦雨而去,秦雨之前汇聚的冰雪风暴在剑影面前瞬间被击碎。
  “哼”
  掌门季有尘一声轻哼,瞬间粉碎那些剑影。
  秦雨摔倒在地,衣衫褴褛,十分的狼狈,若未掌门出手,他刚刚的下场可能会比杨秀还要惨。
  “小小年纪,就如此残暴,你青山剑宗就是这么教育弟子的?”季有尘冷冷的看着祁连峰问道。
  “是你的弟子太过不堪,若是这般切磋都承受不住,还谈什么将来?”祁连峰依旧还是那番笑呵呵的模样。
  “你来”两位大人物的交谈并没有引起少年的重视,反而直直的指向一个方向。
  少年手指的方向,云霄天宗的弟子都是一面平静的挪动了一下脚步,若不是这个方向太过引人注意,又或者原本密集的人群一下真空,甚至都不会发现这些弟子如此的默契。
  一直在和沈江青低头不知道嘀咕什么的贺飞尘,也察觉到了异样。
  迷茫的抬起了头,迷惑的看了一眼周围的真空地带,也抓起了沈江青像一边走去。
  紧接着,周围又是真空一片。
  ???
  “江青啊,既然如此,你便领教一番青山剑宗弟子的实力吧,若要被人看扁了”,一道声音传出,说话之人正是那日在演武场呵斥贺飞尘的长老。
  事后,贺飞尘也知道那名长老叫做秦友前,是门派中比较有实权的长老。
  沈江青虽然很少与人战斗,甚至战斗的时候都是碾压,但是在场的都是些修为高超之人,沈江青出战,有把握找回一局。
  沈江青看了秦友前一眼,既没有回话,也没有走出,刚刚还笑颜如花的脸色也变得如石头般冷漠,像是在抗拒着什么。
  “看来,沈江青对那件事也是耿耿于怀啊”看见沈江青的样子众人心疼一颤,他们可不认为沈江青不敢出站,只是不愿意。
  这一个月来,秦雨已经被掌门收为弟子,其他弟子也陆陆续续拜入各峰名下,但是沈江青没有,无路是掌门还是长老峰主都多次邀请,但是沈江青拒绝了,因为没有一个人要收贺飞尘为徒。
  因此哪怕是此刻云霄天宗受到耻辱,沈江青也不愿意站出来,在她心里,一万个云霄天宗也不如贺飞尘的一根头发重要。
  “我说的不是她,是你”少年依旧平静的端着手指,这次更是出声明确目标。
  贺飞尘!
  这一下,不但是云霄天宗的弟子,就连季有尘的脸色都有些难看。
  贺飞尘确实有把握胜利,但是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无法开口,只因为少年当时在众目睽睽之下反驳高层的意见,让云霄天宗难堪。
  在这些大人物看来这简直就是大逆不道,甚至到现在也没人愿意收他到自己门下。
  “贺飞尘,既然这样,你就....”虽然有些诧异,但是秦友前还是抚了抚胡须,一脸慈善的冲着贺飞尘说道。
  尽管在不喜贺飞尘,但是对他的实力还是比较放心的,他出战,更有把握。
  “我认输”看着少年的针锋相对,贺飞尘平静的回答。
  “贺飞尘,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秦友前厉声呵斥道,甚至眼睛都快喷出火来了,不但是他,门派的绝大部分高层都脸色阴沉如水。
  不战认输,丢的不单单是他贺飞尘的脸,更是整个云霄天宗的面子。
  “弟子比不擅长与人斗法,既然连最擅长与人斗法的秦师兄都败了,弟子上去更是给门派丢人”贺飞尘不卑不亢的答道。
  “哦?你这是在发泄你的不满吗?”这时,季有尘突然发声说道,语气虽然平静,但是身上的气势却向贺飞尘威压而去。
  不少弟子都脸色发白,在这股威压中心的贺飞尘更不用多少,可是少年依旧死死的挺直身子,眼睛死死的盯着季有尘,毫不屈服。
  “这般性格呆在云霄天宗属实可惜,小家伙,不如投入我青山剑宗门下吧”老好人祁连峰适时出声。
  随着他的出声,季有尘之前的威严顿时消失,引得季有尘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若认输,便把她让出来”少年手指偏移,指着沈江青冲着贺飞尘说道。
  “好美”
  这时,众人仿佛才发现站在贺飞尘身后的少女一般,青山剑宗的弟子眼色一亮,也忍不住说出声来。
  云霄天宗的弟子一个个露出愤怒之色,沈江青是青山峰所有人心目中的完美化身,如今却被青山剑宗如此侮辱。
  “混账东西!”
  “真是太放肆了”
  众人忍不住开口,若是眼神能杀人的话,少年现在早就死无全尸了。
  “废物不配开口说话,谁要是不服,就站出来。”少年目光扫了一眼众人,浑身上下无不透着强大的骄傲,云霄天宗的弟子只感受到了奇耻大辱,然而技不如人。
  贺飞尘向前走了一步,云霄天宗的弟子眼神一动,果然是冲冠一怒为红颜嘛。
  “你今天要跪下道歉,。
  要么就把命留在这里吧!”
  贺飞尘的声音虽然平淡,但是却坚定不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