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莫忘书 > 应与云相遇笔趣阁 > 第十一章 你不配

第十一章 你不配


  少年看着贺飞尘走出来的身影,嘴角露出一丝讥讽的笑容:“看到你的样子我很失望,你配不上她”
  “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贺飞尘像是看白痴一样看着少年,这家伙脑子是不是有问题?
  “咚”积雪的地面颤动起来,雪花狂乱的飞舞,贺飞尘走到少年面前。
  青山剑宗的众人脸色也凝重了几分,从贺飞尘的身上的气势,他们感觉到了真正的威压,这绝非是之前出战的弟子可以相比的,包括秦雨在内。
  甚至可以感觉得到,两人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
  贺飞尘朝着少年踏步而去,速度不快,却给所有人一股压迫感,少年的神色也郑重起来。
  他可以感觉的到,这个对手,很强!
  随着贺飞尘的缓步前进,少年的眼中释放一道寒芒,顷刻之间长剑幻化,如风暴一般向着贺飞尘激射而出,想要趁着贺飞尘未到他身旁之前,解决对手。
  然而只见贺飞尘身上释放出一道金色之光,顷刻间剑芒不断粉碎炸裂,沐浴在金光中的贺飞尘犹如一尊战神,直接降临少年身前太瘦便朝着对方的身体抓去。
  “这是《大日如来决》?”
  云霄天宗的众人看着贺飞尘的模样,眼睛里忍不住的震惊。
  这门功法是藏书阁的功法,贺飞尘在门外大比之后,获得进入藏书阁的资格。
  仅仅一个月,就就将这么出名难练的功法练到这般地步,这可不单单是运气的缘故。
  不少峰主眼色微动,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去死吧!”少年大喝一声,瞬间以他身体为中心,一股骇人的气势从他的身上席卷而出,长剑继续幻化,无穷无尽的长剑矗立在他的身后,向着贺飞尘飞射而去。
  然而,贺飞尘仿佛没看见一般,任由长剑攻击到自己的身上。
  “咔咔咔咔咔咔”
  飞剑攻击到贺飞尘的身上,仿佛泡沫一般,全部碎裂。
  随后,贺飞尘的手臂上的金色愈加强烈向着少年抓去,少年想退,但是他的动作又如何快的过贺飞尘的手臂,脖子瞬间被扣住。
  随后在众人震撼的注视下,少年整个人被贺飞尘单臂提起,举在空中。
  “我刚才给你的选择,你想好了吗?”
  少年的骄傲不在,眼睛瞪大,仿佛见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他没想到自己会败。
  “放手!”祁连峰也不再是老好人的模样,而是脸色铁青的冲着贺飞尘说道。
  “你要是不选,我便替你选了”
  贺飞尘直接抡起手臂朝着地面砸去,轰的一声巨响,随后就传出少年的惨叫声以及骨骼碎裂的声音。
  既然说了,就一定要做到。
  空间瞬间变得寂静无声,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视着那如战神般的身影。
  “真他娘的,强啊”半晌,有人喃喃的说道。
  “贺师兄威武”一名女弟子忍不出喊道。
  “贺师兄威武!”其他的弟子们也跟着喊了出来。
  “下一个”贺飞尘扫了一眼青山剑宗的人群,平静的说道。
  既然侮辱了沈江青,那么便不能让他们舒舒服服的离开。
  “你怎么敢!你怎么能!”祁连峰眼神充血的指着贺飞尘说道。
  “莫不是你青山剑宗的弟子是人,我云霄天宗的就不是了?”这时候季有尘站了出来。
  祁连峰阴狠狠的看了贺飞尘一眼,重重的哼了一声。
  “这般弟子尽然被人评价战斗天赋稀松平常,真是有人眼瞎”一名长老极其不爽,冷冷的扫了一眼秦友前。
  “谁让秦雨是咱们秦长老的孙子呢,秦长老当时可是说的是举贤不避亲,现在看来,滋滋滋”
  又有一名长老出声,也不看秦友前,目光灼灼的看着贺飞尘说道。
  看到贺飞尘的表现,若是获得贺飞尘的好感,从而收入门下,值得他们得罪一名长老,跟别说还有沈江青的存在。
  秦友前的脸色非常难看,贺飞尘表现出了超绝的战斗力,对比于秦雨,确实有些亮眼。
  “贺飞尘,你愿不愿意入我青山剑宗,我青山剑宗定将倾尽一切培养你,如何?”祁连峰平静了许久之后,看着贺飞尘说道。
  他刚才探查一番,发现少年已经废了,他也知道贺飞尘在云霄天宗遭到的不公,若是能把这般天才的少年带回青山剑宗,未尝不是大功一件。
  “不必了”贺飞尘淡淡的回应,直接拒绝。
  既然侮辱了沈江青,那么便不可能是朋友。
  “好,既然如此,期待我们下次的见面。”祁连峰盯着贺飞尘说道,更是向对他的警告,说完转身道:“走”
  青山剑宗的弟子冰冷的看了一眼云霄天宗的众人,这一次虽然战败,但是气势不减。
  他们输给的是贺飞尘,而不是云霄天宗,贺飞尘的遭遇他们是看在眼里的,这般风气的云霄天宗他们更加看不起。
  甚至,云霄天宗也没有扬眉吐气的畅快感,外门大比的一幕幕呈现在他们先前。
  此时贺飞尘就站在沈江青的不远处,无数的目光落在他们的身上,就在刚才他么重新认识了这位少年。
  废物?
  目中无人?
  以他今天的变现,简直让其他的青山峰弟子没脸见人。
  青山剑宗的人群路过贺飞尘身旁的时候,被人背在背上的少年特意停在贺飞尘面前,看着贺飞尘说道:“你叫贺飞尘?你配知道我的名字,我叫....”
  “你不配让我知道你的名字”贺飞尘冷冷的打断少年说道。
  听到贺飞尘的话,少年先是一愣,随后笑了起来:“你很有意思,我还会再见面的。”
  说完就示意背着他的少年离开。
  “你最好祈祷不要再见面,不然你会死的”。
  身后传来了贺飞尘的声音。
  少年听到贺飞尘的话,嘴角掀起一丝弧度,喃喃自语般的说道:“好,那下次见面就只分生死,不分胜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