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莫忘书 > 解救长武笔趣阁 > 秀莲

  长武在姐姐家吃了点饭,给手上上了点云南白药,贴了个创口贴就急急忙忙的回道了生产基地。准备下午的工作了,老孙师傅在煤窑口等着他看到长武回来了。就问你去哪了午饭没吃就走了,长武说姐姐叫我去她家里吃饭的饭。王宗永说行了人也到齐了开工吧!老孙师傅说下午我和长武窑里,你和小强还有胖子就在长边吧!说完就带着长武坐在装煤的筐里,王宗永和胖子两个人慢慢的转动着辘轳慢慢的小心翼翼地的把老孙师傅和长武往煤窑里送。胖子见路建强一人站那那嘴里还叼根草,不耐烦的说你倒是过来搭把手啊,路建强似乎还在想着中午,的事。走神了。听到胖子叫他,才回过神来。然后也一起转动着辘轳,老孙师傅和长武坐在煤筐慢慢的向下落,一点一点的里陆地远了里面也越来越暗了,抬头看天发现天只有水缸那么大。又过了好久上再看天发现只有水桶那么大的时候才到底,到底后借着探照灯的微微灯光看见正对面有一个只能钻进一个人大的洞口,老孙师傅说我先钻过去,你跟在后面小心点慢慢钻过来,长武应了声随后也钻了进去。进了洞后见周围都是黑黑像石头一样的黑色石头东西,这个洞不大有三十多平米,洞壁挂着一盏煤油灯,老孙师傅说这就是咱们工作的地方,这里已经开采了一年了,我先挖着,我把煤挖出来你装到筐里抬出去然后晃动一下绳子上面的人就会把煤用辘轳摇上去,你先看看我是怎么挖的。学会了的你在替我咱两轮换着干。就这样长武就风风火火的干了起来,每当挖到喘不过气来的时候老孙师傅就来换他。不知不觉也不知过了多久只见煤窑上的灯光晃了三下老孙师傅说走吧咱们上去吧要下班了。他们上到了地面来到了休息室洗手洗脸。这的长武就真的和煤球一个颜色,老孙师傅也和长武一样原本不稀奇只是长武连牙也是黑色的。这时这个样子被看到了,噗嗤一下子捂着嘴就笑了。就说新来的,怎么回事是不是中午你姐姐没给你饭吃,你饿的干不动活了,偷吃公家的煤炭了。这话一出在场所有的人都笑了。只有长武一个人,小脸通红在那傻站着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老孙师傅说长武啊去吧弄着水把嘴涮涮,长武走到水缸前拿起水瓢刚要舀水看见水缸里自己的影发现看见自己的脑袋全是黑的,自己一呲牙一看才知道秀琴为啥笑话自己了,赶紧洗漱了下回家了。现在正是四五月份的的季节天气不冷不热,长武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微风轻轻的吹过,沿着回家的路的两遍是一遍苞米地一望无际现在的小苗刚刚长到脚脖那么高翠绿翠绿的很是美丽,好美的风景啊!只是这么美的景色长武却没有心思欣赏,他想着今天发生发生的一切,想着想着突然想到的。这是长武从小到大,除了姐姐妹妹外第一个认识的女人,不准确的说还不认识。但他心里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觉,也许他自己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想什么呢想她干什么,长武甩甩头赶紧回家家里还有活要干呢!正在这时突然有人叫了一声新来的,用不用我捎你一段啊!是个女人的声音,长武回头一看是个女人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也下班回家的,一个人骑着一个28式的自行车还是飞鸽牌的,这个自行车还挺贵的要小一千块才能买的骑呢!在他们村没有几个人骑的起,长武说不用了我走着就行,还能锻炼身体呢,说哼上了一天班不累吗真是有劲没出使啊!不用拉到反正也没想捎你说完等着车就走了。长武看这远去的背影,一点一点的消失了脸上露出了依依不舍的表情。等他到家的时候已经快八点了,他垫吧了一口吃吧,扛起了一袋化肥回去地里施肥了,等从地里回来的时候已是夜里12点多了。就这样长武白天去上班。晚上回来再去地里干活。在煤矿的日子虽然很累但长武却很快乐因为他每天都可以看见秀琴,只是从来不和她多说话打完饭菜就走,到一边吃,每次他把打完的饭菜自己只吃一半另一半装到了饭盒里带回家给家里人吃。赶上单位改善伙食他甚至不吃,直接打包带回家。有一次被撞见了,问他为什么不吃。是不好吃吗?长武只说家老母亲平时平时连鸡蛋都舍不得吃更别提肉了,说自己年轻身体好不用吃那么好。自打那以后长武的饭菜就总会比别人多一些,长武还是老样子打完饭就走不说一句话。下班回家也是各走各的直到8月的一天,长武的姐姐说家里有些孩子不穿的衣服挑了些长明长明、长平还有贵枝可以穿的衣服,让长武带回去。长武晚走了些,等长武走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当他走到苞米地的时侯发现了的自行车倒在了路边,听到了苞米地里传来的救命的声音。长武顺着声音钻进了苞米地里看见了被人摁在了苞米地里上变身的衣服已撕坏了,大声的喊着救命啊:救命,求求你放了我吧!只听那人说哼,放了你不可能今天我就要让你成为我的女人。你叫吧你越叫我就越兴奋,你放心一会我就让你爽个够,哈哈哈哈哈,说完用力拉的裤子。长武一看那人不是别人正是路坚强,长武大喊一声你放开他,你还是人吗?连小姑娘你都不放过。路建强回头一看是长武,便说你滚开别妨碍老子好事不然老子废了你。长武一听当时火就上来,我早就想教训教训你一脚就把他踹飞了。赶紧上前一把拉起了,慌了慌张的跑道了长武身后。路建强起身后说了句那他妈找死,说完就从兜里拿出一把小刀像长武冲了过来。长武没想他会带着刀子一时没防备,噗嗤一声那把小刀扎在了长武肚子上。长武双手夺过了那把小刀,一把就把小刀从身体里拽了出来拿着刀子就像路建强冲了过去,路建强见自己杀了人吓的发了疯似的像远处跑去。长武没追几步,噗通一声躺在上地上。鲜血不断的从长武的身体里流出湿透了衣服,一把抱住了长武,哭着大声喊道长武长武你怎么没事吧。长武的血还在流,把长武带着的衣服拿了件带棉花的嗯在在刀口处。哭着说你坚持住我这就找人来就你你坚持住,说完骑起车子就像煤窑方向去了。等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夜里11点多,马领班,和在手术室外着急的等待着。过了一会里面大夫出来了上去就问大夫怎么样了啊,你救救他呀。大夫说你们谁是家属啊,马领班说家属通知了还没来呢!我是他的领导您就先跟我说吧,大夫说病人没有伤及脏器,但你们送来的太晚了。病人失血过多需要输血,否则会有生命危险,一听哪您赶紧输啊。大夫说咱们这是镇上医院没有血浆,县里市里才有。哭着说那该怎么办啊!这时马领班说大夫说我的吧行吗?大夫一听说,哪你去化验一下血型吧,是O型血就行。说完马领班就去验血了,这是也追了上来,马领班问你来干什么,秀亲说我的也验一下吧万一你的不行呢!说完两个人一起去了化验实,过了20分钟大夫出来问:你们谁是李啊,说我是。你的血可以用跟我进来吧。第二早上躺在病床上睁开眼看见长武长武堂在病床上还没有醒,病床边坐着一位老人双眼盯着长武在那看脸上露出焦急之色。这就是长武的妈妈。起身刚要动,就听你醒了孩子。一看是马领班右手拎着一袋包子左右拿着一大碗豆浆走了进来。问马叔长武怎么样了,马领班说没有大碍了已经把你血输给他了大夫说过不了多久就会醒。你就别担心了,长武住院的钱我已经给交了,我们已经报警了警察已经去抓路坚强了。放心吧他跑不了我已经给你和长武请过假了,是我用人不当对不起了给你和长武造成了这么大的伤害,你们就踏实养着吧,说马叔我没事的,我休息一下就可以上班了。马领班说你就安心养着吧!长武的妈妈看到行了就走了过来,留着眼泪说谢谢你闺女,是你就了我儿子。你是我们老杜家的恩人,我没什么能报答你的就给你跪下了。一听赶紧起声去扶长武妈说婶儿,你说的不对昨天是长武他救了我,要不是他我都没法活了。马领班说好了你们都别说了,快都好好的这不是都没事了吗?这时医院这是干啥,都好好的赶紧吃饭。我先走了去上班了有事就用医院的电话找我。说完就走了。在床上躺了一会发现自己没啥大事就起来,长武妈劝在躺会。坚持说没事要回家说自己要回家,说下午在过来。后来也走了,病房里就剩下了长武和长武妈两个人。中午的时候长武醒了,看到了他妈在病床前,就说妈你怎么来了,长武妈说,你命都要没了,我还不来吗?你可真行啊!不要命啊!你要出点事,我可怎么活啊,咱家怎么活啊。长武说妈当时我是碰上被流氓欺负,我能不管吗?我在食堂吃饭人家没少照顾我,还偷偷的多给咱家大菜。我要是不管我就不是人,况且……长武没在往下说:你是不是喜欢人家?哪有啊!没有的事。长武妈说真的?真的!长武妈说我不信,妈是过来人,喜欢就要争取,有些人错过了可是要后悔一辈子的。我看那丫头挺好的。我看你俩很般配,妈老了就希望能早点抱孙子,妈要是早点抱上孙子就是死也能闭上眼了!妈,你别说了行吗?这时拎着饭从门口进来了,笑着说你醒了!怎么样伤口还疼吗?长武说不疼了。饿了吧我亲自给你做的饭你尝尝说这打开饭盆里面是炖的鸡汤,还有熬的小米粥,还有馒头,说婶儿你也吃点吧!长武妈说那不是有包子吗?我吃包子就行,就行。说您也吃吧我在家吃过了。做的饭够你们两个人吃的,包子凉了我下午热热再吃。这时长武说:行了赶紧吃吧妈一起吃吧,我都饿死了说完就霹雳拍啦一顿狂造吃了半碗鸡和一个馒头又喝了一碗小米粥。吃完还打了嗝用袖子一抹嘴,真香啊真好吃!长武妈也边吃边说好吃!就问闺女你这手艺跟谁学的啊!说自己学的,说平时就爱做饭所以买了个菜谱自己学的。长武妈说真是个心灵手巧的闺女,对了闺女你是哪个村的啊。说婶儿,我的情况比较复杂我应改也算和你们一个村的。长武说我听那个流氓说过你是我们村的可是为什么我没有见过你呢!长武妈说是呀我们村就没有姓李的。说我其实最早姓赵叫赵,是莲水台子人,在我五岁的时候,我妈妈就生病去世了,后来我爸又去了个媳妇就是我后妈。等我十三岁的时候我亲生父亲也去世了,我十七岁的时候我后妈供我上学时在是太难了就带着我改嫁到了咱们村,我后妈不想别人知道她是我的继母所以就把我的姓改成了李我就随了我继母的姓,嫁到了咱们二道河子村我之前一直在外地上学不在村里,我是去年才回来的,现在我继母也有给我生了个弟弟,我现在的继父不知道我不是我继母亲生所以你们要替我我保守秘密,长武的妈听完叹了口气。说了句苦命的孩子,以后咱们家也是你的家不嫌弃你就来吧!长武听完脸上情绪复杂多变。看的出来他是在心疼眼前这个女子,心里有一种想要保护她,一直保护她,保护她永生永世的感觉。秀兰最后说了句我现在的继父就是杜振国,我的弟弟就是杜恩来。长武妈说我知道杜振国是长武叔伯堂叔,长武妈说杜振国是咱们村里有名的老抠他能供你上学吗?说自从我出去上学就自己供自己上的学没用家人一分钱,我是因为我继母带我不薄,我不能丢下她不管他。要不我是不会回来的,长武妈说真是个懂事的闺女。长武妈又问那你现在找婆家了吗?说,没有,我继母和继父托人跟我介绍过几个?我都不喜欢,我要嫁的人一定是我喜欢的人,是一个对我好的人说着把头看向了长武。好像再问呆子你明白我的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