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莫忘书 > 英雄联盟一小兵笔趣阁 > 第1章 德邦纨绔

第1章 德邦纨绔


  德玛西亚城邦自建立以来,一直秉承着善良与正义的宗旨,力求成为瓦洛兰大陆上美德与理想的典范。城邦坐落于瓦洛兰西部海岸,拥有一座天然深水港,这使它可以更便利的与大陆其它文明和交流。德玛西亚人始终坚信,城邦的一切都是最好的,并致力于把自己的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传播到各地。
  然而也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对此认同并接受,在德玛西亚城邦之外,有不少反对者认为德玛西亚人骨子里有种天生的伪善,揭开这层面纱,暴露出的实际上是最真实的自私和残酷。尤其是对立多年的诺克萨斯城,无法容忍这种精神洁癖的存在,无时无刻不想着将德玛西亚城彻底倾覆。对面各种指责,德玛西亚人安之若素,听之任之。他们为自己能够亲手在现实中创建一座只有在美梦中才会出现的乌托邦而自豪。
  德玛西亚城市的建筑风格很有特点,显然深受其价值观和世界观的影响。不同于其它城市追求富丽堂皇与奢侈华丽,这里大多数的建筑都采用大理石和白色石料精心修建。在宏伟屏障绵延千里的山脉中,这种石材取之不尽,既廉价又坚实耐用。整个城市看个去充满了质朴的风貌与纯洁的情怀。
  傍晚,是德玛西亚城一天当中最热闹的时候,白天成年人都需要工作,青少年也需要接受文化教育和军事训练,人人都各司其职,为城邦的繁荣昌盛和美好未来出一份力,街道上很少能找到闲人。只有到了这个时候,大部分人才闲下来,有时间呼朋唤友或陪伴家人,到街上来放松心情,享受靠努力换来的幸福时光。
  城市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各有一座城门。东门外是一条通衢大道,穿过卡拉沼泽,能够直达瓦洛兰大陆的正中心——战争学院;西门连接港口,通向征服者之海,海军司令部就驻扎在这附近;城市北面则是一片泡沫泥沼,穿过去是蛇纹石河,沿河而行可以到达最北方的弗雷尔卓德。南大门向外则指向宏伟屏障,向内有一条直达皇宫内城的大道,被命名为光盾大道,以纪念当年嘉文一世带领人民筚路蓝缕开荒辟荆,在这片土地上建立起德玛西亚城。
  宏伟屏障将瓦洛兰大陆分为南北两个部分,在它的南面有恕瑞玛沙漠,巫毒之地,以及遗忘之地艾卡西亚等大大小小的区域。想要从陆路穿过宏伟屏障前往南方,只有通过莫格罗关隘,或者走群山之间荒凉而危险的盘山小路。
  由于光盾大道是连接南方各地的必经之路,年久日深,道路两边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商业店铺。或兜售各地土特产,或展示大陆流行服饰,或贩卖各种美味食品。在呈现精品武器的约德尔人商店里,甚至还有来自皮尔特沃夫的高科技产品。随着城邦的发展,店铺越来越多,生意也越做越兴隆,光盾大道逐渐发展成为一条繁华热闹的商业街,居民们闲暇之余,经常来此地散散心购购物,可以称得上是一处休闲娱乐胜地。
  此时,一群十七八岁的少年,正聚集在路边树下切切私语。在诸多高鼻梁深颧骨的人当中,有个家伙个头不算很高,在人群中本不显眼,但因他有着黑头发黑眼珠,椭圆脸庞,这是极其明显的东方人特征,就显出了区别。他丝毫没有穿越者理应高人一等的觉悟,反而因为自来熟的性格,很快与当地人打成一片。前世的他,三十岁成为人生赢家,实现财务自由,自此环游世界,立誓要看遍天下美景,泡遍天下美女,玩得不亦乐乎。不料到了英国时,正遇上****在欧洲肆虐,英国政府推行“群体免疫”策略,换句话说就是,政府管不了了,你们要死要活自便吧。前一天这老兄还在酒吧嗨皮泡妞,后一天就感冒发烧咳嗽拉稀,跑到医院三次申请核酸检测被拒,只得买了退烧药回到宾馆死扛,结果一命呜呼,死不瞑目,临死前那种“被狗日的”憋屈心理简直无法用语言形容。
  也许是死得太憋屈,命不该绝,当他眼前再出现亮光时,已经从地球穿越到德玛西亚城邦一个叫李察·加洛斯的人身上,还成了嘉文和盖伦的小跟班。好嘛,不管穿到谁身上,能再活一世都是天大的好事,他不由又对未来充满了憧憬,凭借自己万年青铜五的水平,未必不能在这片异世大陆闯出一些名堂。
  在他眼前,一个面相英俊,黑头发大鼻子的小子,正滔滔不绝地说着,不停地摆动手臂,脸上的表情时而郑重时而夸张,颇有领袖风范,旁边还有个身材魁伟的棕发小子时不时插话补充两句。周围的四五个小弟听得津津有味,偶尔还会发出几声莫名的低笑。当街上有美貌女子走过,他们就会指指点点,品头论足,肆无忌惮地上下打量,发出“嘿嘿嘿嘿”的淫笑声。
  “李察,矜持点,你会暴露我们的身份的。”大鼻子一巴掌打在他头上,“难道你不想摆脱‘万年单身狗’的耻辱名号了吗?”
  李察暗自翻了个白眼,心想:“你才万年单身狗,你全家都万年单身狗。老子前世啪过的妞,比你见过的都多。”但他不能说出来,以后还要跟人家混呢,连忙摆出一脸严肃的表情,郑重问道:“嘉文老大,那我们该如何做,才能摆脱这个耻辱身份呢?”
  嘉文见孺子可教,满意地点点头:“作为有理想有追求的德玛西亚人,首要素质乃是拥有一颗无畏之心,勇于战斗,勇于犯错!”他下巴尖尖,颧骨高高,年龄虽小但身材高大,颇有英武之姿,只是此时口沫四溅有些滑稽:“追求漂亮女人是上天赋予男人的权力,没有对错,无分高下。一旦心怡目标出现,不要犹豫,不能迟疑,勇敢大胆向前冲,就像战士奔赴战场,后退者死,前进者生。你能理解吗?”
  “听老大一席话,小弟胜吃十年奶。”李察连忙点头,眨巴眼睛,竖起大拇指,又问道,“那遇到喜欢的姑娘,该如何接近呢?”
  “对啊对啊,该如何接近并拿下妹子呢?”众小弟纷纷叫道。身为瓦洛兰大陆的原住民,谁没有撸过几把,哪个不火气旺盛,对此当然极为关心。
  另一名小子的棕色短发有些散乱,不过脸上棱角分明,也显得颇为不凡,接过话进一步阐述道:“刚开始搭讪妹子,会有接近焦虑,这很正常。嘉文大哥和我即便身经百战,在遇到高分目标时也依然会心生焦虑。可是没关系,只要我们勇于尝试,敢于开口,要解决问题并不是很难。下面我来讲讲搭讪前期需要注意的三个问题。”
  “盖伦二哥荡漾!”李察连忙靠得更近一点,露出虚心且崇拜的神色。其他小弟也都表情郑重,比在课堂上听老师讲课认真得多啦。
  盖伦继续说:“在锁定搭讪目标之后,首先,我们要迅速观察目标周围有无障碍,比如家人、女伴,或者小乌龟。”
  “什么是小乌龟?”李察插嘴问。
  嘉文撇嘴帮忙解释道:“男伴。”
  众小弟闻言哈哈大笑。
  盖伦压了压手,待平静下来,继续说:“如果障碍不存在,我们要立刻做的第二点:展露你最真诚的笑容,把愉悦心情表现出来,给妹子的感觉犹如春风拂面,同如故人相遇。相信我,她一定会乐于接受的。看我,对,发自内心的微笑。”
  李察打趣道:“盖二哥,你这明明是贱笑。”
  众小弟又是一片哄笑。
  见盖伦一个表情弄得笑了场,嘉文连忙咳两声控制住局面:“观察和微笑,要在两秒钟之内完成。然后在笑容未落之际,焦虑产生之前,勇敢冲上去。”
  “一点钟方向,目标出现,准备战斗!”盖伦突然低声说道。
  只见一个前凸后翘的漂亮姑娘正款款走过,红艳嘴唇,金色头发,脸上虽有雀斑,肢体扭动时却也别有一番动人的风情。
  所有人立刻噤声,一个个道貌岸然,目不斜视,满脸正人君子的模样。
  “谁敢打头阵?”嘉文开始沙场点将。
  一听此言,众小弟全都怂了。
  “光听理论不实践有什么用,你们怂得一比,以后还怎么跟着我南征北战打天下?”嘉文怒道。
  李察见表现的机会来了,当即站出来道:“人死屌朝天,怕啥,我去!”大有英雄一去不复还的豪情。
  “说得好,男子汉大丈夫,就要有什么都不怕的气魄。”盖伦鼓励道,“赶紧,三秒钟之内冲上去。”
  李察“噌噌噌”直追姑娘,那架势跟追飞盘的哈士奇似的,惹得后边众兄弟一阵窃笑。过去后,他先从侧面碰碰美女的胳膊。
  姑娘冷不防被吓了一个机灵,后撤一步叫道:“哎呀,你吓到我了”
  李察笑道:“别怕,我又不是什么好人。”
  姑娘一听,反而噗嗤笑了,问道:“你要干嘛?”
  “我想认识你。”
  “认识我,你是谁?”
  一看姑娘朝自己笑,李察十分得意:“我叫李察。”
  “李察?”
  “完整的说,是叫李察·加洛斯。”
  “嗯……那好吧。”姑娘有点尴尬,“你叫住我有什么事?”
  李察回头看见盖伦正在做鼓掌的手势,毫无廉耻地对姑娘说:“我是要问你,想不想跟我激情鼓掌。”
  “啊?”姑娘有点搞不清状态。
  “你想不想跟一个胸怀壮志的人啪啪啪?”
  “哈哈哈哈……”姑娘这才反应过来,大笑着跑掉了。
  德玛西亚的姑娘这么放不开吗?李察好尴尬,呐呐地走回兄弟们中间。
  嘉文拍着他的肩膀鼓励道:“干得好,能勇敢走出第一步,还说出那么不要脸的话,——老子臊得耳朵都红了——假以时日,你一定能像我和盖伦一样,一泡一个准。”
  众小弟突然又示警道:“红色警戒,红色警戒!四点钟方位有两名十级目标,四点钟方位有两名十级目标!”
  众人立刻严阵以待,只见不远处两个貌美如花的姑娘结伴而来。一个穿着深蓝色紧身长裤,脚蹬高跟长靴,身材圆润高挑,小巧而精致的瓜子脸上,嘴唇红润丰满,黑色长辫拖在背后随着走动甩来甩去,整个人充满性感狂野的美,此刻正表情生动地说着什么。另一个侧耳倾听,脸上带着淡淡微笑显得温婉宁静,身穿海蓝色长裙,长及腰部的灰蓝色秀发随意披散,在晚风中如果波浪轻卷,步履轻盈而有韵味,整个人散发的气质犹如一首优美动听的小夜曲。
  嘉文惊艳得合不拢嘴:“我去,哪家的姑娘,德玛西亚竟然还有我不认识的漂亮妹子?”
  “极品啊,双十分……”众人口水哗哗地流。
  嘉文率先从敌人的美貌威慑中恢复了镇定,浑身充满战斗勇气:“无论她们是谁,来自于何方,作为皇子,都要以主人的身份热情欢迎,是时候让她们见识一下德玛西亚帅哥的无边魅力了。”
  “谁上谁上?”众小弟叫道。
  “我上!”对于泡妞,李察向来当仁不让,“看我去拿个Doublekill。”
  “滚你的吧。面对如此强大的敌人,我是老大,当然要打头阵。”嘉文勾着脖子把他拽回来,“呆在这里,看我和盖伦来示范如何相互配合打开双人组合。”
  “大哥你去打头阵,兄弟背后支持,随叫随到。”盖伦胸脯拍得咚咚响。
  嘉文深吸一口气调整好状态,面带微笑从从容容迎上前,摆手向两位美眉打招呼:“嗨,你们好。”然后在她们面前一米处站定。
  两个姑娘停下脚步,穿紧身长裤的姑娘有些意外,指着自己问:“你叫我们?”
  “刚刚看到你们从城门那边走过来,仿佛看到了一位多年未见的老朋友,虽然明知道不是,但我还是有些冒昧的过来想和你认识,说不定我们同样也可以成为朋友。就算不能,也可以把这当成一次快乐的邂逅,不是吗?”
  “你可真会说话,”紧身裤姑娘微微一笑,“你那位多年未见的老朋友叫什么名字?”
  “她叫肖娜,是我小时候的玩伴,可惜十年前去了外地再没见过。”对方的反应还不错,嘉文信心大增,眉飞色舞说,“她性格有点呆萌,走起路来一摇一晃像只骄傲的小企鹅。——简直跟你一模一样呢。”
  嘉文模仿起企鹅行进的样子逗两位姑娘,紧身裤姑娘一下笑岔了气,毫无淑女形象,长裙姑娘抿着嘴双肩不停耸动,也很开心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