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莫忘书 > 翟志本纪笔趣阁 > 第二章 赵庄宣旨

第二章 赵庄宣旨


  “谁,谁在说话?”皇帝躺在龙床上瞪着眼高声的问。
  “是微臣!”门外传出来的声音。
  皇帝恍然大悟回过神来,就喊“王韬太医吧,你进来说吧,谁能破黄巢联军。”
  “遵旨”说完一个胖大的身躯进入了皇帝的寝宫,顺势跪下高喊“吾皇万岁万岁万岁万万岁。”
  唐僖宗还开玩笑的说“太医起来吧,你这个体重跪下也够累的,哈哈哈!”
  给太医一个大红脸嘴上说“谢主隆恩”心里说“呸,都什么时候了还嘲讽我,昏君!”旁边两位大臣赵隐和张俊和王太医一个想法,这三人表情就不对了。
  唐僖宗看出来了,也感觉自己刚才说的不对,自己也庄重一下“咳,王太医你说吧谁能救国难朕重用他!”
  王太医哭笑不得的说“启禀陛下,此人您也认识就是曾经的洛阳节度使翟麟元!我的结义兄弟。”
  唐僖宗一听大呼一声“奥,对对对,朕想起来了,他五年前大破突厥,朕封他为洛阳节度使,后来参与太子谋反案,让朕贬为庶人!”
  “其实他是被冤枉的!”
  唐僖宗赶快岔开话题说道“行了,都过去了!你为什么推荐他?”
  “回,麟元善用兵,他恩师是“青衣居士”赵皓”,他专攻赵老居士的兵法,大概学了七八成了吧,用兵入神,可以破黄巢联军。他妻子早亡,但是他有三子,长子叫翟鸿,弱冠之年,二十二,身高九尺胖大身材,手使一条紫金镔铁棍有万夫不当之勇,次子叫翟鹄,他是个纨绔子弟,不学无术,麟元都愁死了,三子叫翟志字云旗,成童之年十八岁,最有出息,长得玉树临风,神明爽俊,武艺超群,力有千金,有霸王举鼎之力,善兵法,赵老居士最喜欢的一个孩子!”
  “好,好,好,他现在在何处?”唐僖宗拍手叫好!
  “回陛下,他和赵老居士住一起在洛阳伊河旁边有一个村子叫赵家村,里边有一个赵庄就是那里。”
  “好,赵爱卿和张爱卿你俩明天出发去一趟,传朕口谕,叫翟麟元和翟志进京!”
  “臣等遵旨,那微臣回家准备一二,微臣告退,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退下吧。”
  哥俩出了宫门赵丞相就说“兄弟,麟元也是咱俩的结义兄弟,我不想让老三来,他为人正直,大破黄巢没有问题,就怕他班师回朝之后,会卷进官场斗争!”
  “是啊,说句不好听的话,麟元是军事上的奇才,但是官场是就。。。。。。。”
  “是啊,走一步看一步吧,咱哥俩明天去赵庄请他!”
  “诶,走走走,去我家里吃点晚饭!”
  俩人第二天分别和家人告别,俩人骑快马去洛阳伊河!
  一路无书,这天到了洛阳伊河赵家村,赵隐说“兄弟,咱俩都累了,先去找一个酒馆,咱俩吃饱喝足了再去找他们。”
  这时候张俊肚子咕咕的响了,俩人哈哈大笑“好啊,哥哥小弟没出息了,我也饿了,咱俩去吃点东西。”
  俩人找半天找到一家小酒楼,俩人抬头一看三个大字《聚朋楼》“兄弟,咱就这家了。”说完边用手指指了指这家酒楼。
  “行啊,走走走,小弟我都饿死了。”说完俩人下马在马棚子放马。
  俩人刚进去看见有人打架一个打人一个挨打,打人的看上去像十八岁左右的小伙子,挨打的像二十出头“嘿,叫你骗我,老子打死你!”
  那个挨打的委屈的说“我,我,我,错了,跟你开玩笑的,别打了,大哥,我错了,别打了!”
  “你个怂包老子打死你,老子打死你。”
  赵张二位大人一看酒楼桌子凳子都折了,有的凳子断腿的,有的桌子开裆的,满地的盘子和酒菜,赵隐心里说“这是怎么了,非得打架,诶呦。”
  这时候张俊看不下去了,大喊一声“住手,别打了”说完边跑到前去把俩人分开,张大人曾经也是武状元,有两把刷子,分分钟把打人的制服了。就问“为啥打架啊,什么事不能讲明白吗,非得打架。”
  那个打人的不服气的说“他骗我,我就得揍他,你起开别拦着我。”说完要挣开张俊的束缚!
  “嗨,小子劲儿还挺大,你老老实实呆着!”张大人使劲把他锁住,看他不挣脱了,把他松开,去扶挨打的那个人“来兄弟,起来”说完用手搀他胳膊肘,把他搀起来这时候张大人眼神一愣,心里说“不对,此人会武功,远远超过打他那个人胳膊有劲,并且下盘如此稳当,也是个一流高手,他到底为什么要隐藏武功呢?”心里想嘴上没有说出来。
  “谢谢大哥,要不然他得打死我啊。”
  “没事,现在大家都冷静心平气和的说一下为什么打架?”
  那个打人的小伙子气呼呼的说“那什么,他有匹好马我一看就是暗夜紫花流是一匹宝马,我想问问马多少钱,我想买一匹宝马送给我们三少爷,他伸出来俩跟手指我以为是两千两,我心里说两千两也值了,这马卖五千都不多,我就张口说两千两可以,他摇摇头说两百两,我当时欣喜若狂两百两等于白给啊,这是一匹宝马,我就给他钱了,他掂量一下嗯嗯,是两百两,好呗,我忍痛割爱给你,这是一匹宝马啊,我舍不得啊。我就说,嘿嘿我知道是一匹宝马,钱都给了,您别心疼了,马给我呗。他拿出来怀中匕首说了一句好嘞,说完他就去马尾巴割了一缕毛,给我,并且说给你吧。我当时都愣了,我当时说,您是不是搞错了,我要的是马啊,他说什么啊要马啊,不是要马尾巴毛吗,你要马啊,你知道我这个什么马吗,暗夜紫花流,两百两,两万两我都不卖。我当时都气死了,我就说,那行你把银子还我我不买了,他说不行,我的马尾巴毛我都给你了,除非你给我粘上我把银子给你,要不然这两百两银子就是大爷我的了。说完这个我就气得不行了我就打他了。”
  他说完了赵隐和张俊还有那个挨打的那个人都笑了,赵隐这时候走向挨打的那个人,对他说“兄弟你把银子换给他,你留五十两当医药费你看行吗?”说完又对打人那个小伙子说“还你一百五十两行吗,打人不能白打给人点医药费。”
  “行,我还他两百两都给他我不要一文钱。”说完挨打的把银子都拿出来了。
  “不行,我要打他,我要打他。”打人的小伙子还一直不饶人的说!
  就在这时候一个年迈的老人从门口进来咳嗽的一声,大喊“混账,你怎么这么混呢!”
  众人回头一看一位穿着黑衣的老人拿着根拐杖走进来了!
  打人的小伙子一看是他来了,扑通一下跪下了,无地自容的喊了一句“老庄主,您来了。”
  张赵二位大人一听,“老庄主”再一看他穿一身青衣服,这时候赵隐身体微屈双手抱拳的说了一句,“赵老居士,晚辈赵隐给请安了!”
  那个老头哈哈大笑拿手握住赵大人的双手“赵丞相免礼,我已经算出来你们来此地要干什么,是不是请麟元出山?”
  “正是,赵老居士真的是神机妙算!”
  “待会回老朽寒舍详谈!”
  “好好好!”
  赵皓看着那个打人的年轻人“你起来吧,别给我丢人滚回家去,这里由我处理。”
  “是是是。”年轻人话都不敢说就跑回去了。
  赵隐问“老人家那个年轻人是谁啊?”
  赵皓捋着胡须哈哈大笑的说“哈哈,他就是我远方侄子叫赵虎,这孩子是不是挺虎的。”
  说完张赵二位大人也笑了,老头走向那个挨打的年轻人哪里,拍拍他的肩膀“小兄弟,二百两你拿着,我知道你来我这里为什么来的,给你当个路费回去吧,要不然你回不去了。听我的现在赶快走,要不然你回不去了。”那个年轻人自己知道自己是来干什么的,但是说我回不去了,自己不明白,但是也不敢问。
  老头又对张赵二位大人说,“来,二位大人跟我去庄子里咱们慢慢谈,请。”说完单手摆出来请的姿势并且让开大门。
  二位大人一听也不好意思了,“您是长辈,您请,我们跟着。”。
  “哈哈,那老朽不客气了,”
  三人来到赵庄,见院子里有一位年轻人练剑法,赵隐喊了一声“云旗,还记得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