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莫忘书 > 凤妃至上笔趣阁 > 第130章 一山容不下二虎

第130章 一山容不下二虎

玄天师一入天师殿就摊坐在椅上,气力耗尽的模样,让伊秋雪很是担心。
  
  其实他这两个月里,一直在静养中,要不是伊秋雪只身去无命峰,他绝不会离开天师殿半步。
  
  见伊秋雪站在殿外,知她地担心自己,朝她招手道:“进来!这里也是你的家,既是家,何需见外。”
  
  “神尊错了,这只是我曾经的住处,算不得家!”伊秋雪纠正他。
  
  玄天师知她还在为之前的事责怪自己,暗自叹气,指指对面的蒲团示意她坐下。
  
  “近来本尊身体不便,很多事不能亲自处理,你现在修为已匹得上本尊,有些事,本尊想让你代劳,不知你可愿意?”
  
  伊秋雪心口一顿,他这是几个意思?
  
  怎么感觉,有撂担子的念头?
  
  “我虽是神尊名义上的弟子,却从未真正拜在神尊座下,神尊将大任托付于我,让我甚是惶恐。神尊座下能人诸多,并非一定要我来接手。我还有事,先告辞。”
  
  伊秋雪不想跟他再说下去,在她看来,他又像是在借着伤势捉弄自己,愤愤不平地闪了人。
  
  伊秋雪去天缈峰找穆楚彤,穆楚彤受了这么大的惊吓,这会神智仍迷糊着,范空居安排了两名女弟子陪着她。
  
  伊秋雪的出现让穆楚彤惊慌的眸眼里逸出一丝亮光,“伊姑娘,你没事吧?”
  
  伊秋雪从穆楚彤的言语中感知,对方已知自己去无命峰找她的事,“没事!”
  
  穆楚彤看起来很是狼狈,这会连头发都未梳理,大概是怕有外人在,不方便跟伊秋雪说话,对身旁的两名女弟子道:“我有些私话想同伊姑娘说,请两位师姐暂且回避下!”
  
  那两名女弟子是其他峰上的,范空居倒是没让孟菡敏过来,显然的,他是知道,依孟菡敏的脾气照顾不了穆楚彤,便从其他峰调了人。
  
  待那两名女弟子一走,穆楚彤握住伊秋雪的手道:“听说,你要嫁给我四哥,使不得的!”
  
  在穆楚彤看来,北冥皇室简直就是个虎窝,自己好不容易从那虎窝里出来,自是不希望伊秋雪再进去受苦。
  
  伊秋雪瞧出穆楚彤的好意,拍了拍她的手背说:“放心,无人能欺负到我!我此回前去,定让那些曾经欺负过你的人付出代价!”
  
  穆楚彤一听慌了,“不可不可!孟婕妤心思歹毒,又荣宠后宫,姑娘万万不可得罪此人。”
  
  伊秋雪见穆楚彤眸里逸满着骇色,料知这个孟婕妤对她来说,是个非常厉害的人,不时思量,穆楚彤生母被贬冷宫,是不是与孟婕妤有关?
  
  “谢谢你楚彤,我会小心的,你也要好生照顾自己,过段时间我再来看你!”伊秋雪打算下回来时,一定捎上穆永璟。
  
  与穆楚彤聊至天亮方才离去,她没有急着回国师府,而是绕回了仙隽峰。
  
  见天师殿大门紧闭,知他已休息,适才转身离去。
  
  她刚走,天师殿大门被人由内推开。
  
  玄天师一身白袍地站在殿内,墨发垂落,如墨瀑一般地倾泻于腰际。
  
  他的气色十分的不好,刚又吐了血,血色发黑,明显的有中毒迹象。
  
  他知道,自己体内沾染了些许邪气,但他并不当回事,也就没有及时解毒,这会望着伊秋雪消失的地方,喃喃自语道:“如果能让你恨着,兴许也不错!”
  
  白泽出现在殿外,拱手道:“神尊,要不,您回神殿养伤,手中的事暂且放一放!”
  
  “来不及了,本尊一定要为她做点什么,这样才能走的安心!”
  
  玄天师说时摆手。
  
  转身时,又吐了口血,白泽忙上前扶他,却见他身躯冰冷的异常,吓得心口直发颤。
  
  白泽从未见他如此虚弱过,心疼他地道:“您明明可以跟伊姑娘解释清楚的,为何要将所有事一个人扛着。”
  
  玄天师苦笑:“知道的越多,她便越放不下,她若放不下,本尊如何能安心地离开。白泽,本尊警告你,不要生事,否则乱了天纲,本尊绝不轻饶!”
  
  白泽垂首应了声,稍一会,抬袖拭起眼泪。
  
  不知何时,两位白衣侍童忽然出现。
  
  这两人手里各捧着叠公文,白泽知道,这不是一般的公文,而是神册。
  
  心颤了又颤,跪在玄天师面前喊道:“神尊请三思!伊姑娘就算是天道选出来的副神,她也是神尊您所爱的人,神尊真忍心弃她而去?”
  
  白泽的话如同一把利刃插在玄天师心口上。
  
  他怎舍得她!可这是他与她的宿命,两人终是无缘,哪怕他屡屡逆改天命,老天终还是没有给他们机会。
  
  他不能再任性了,否则,消失的将会是她和孩子。
  
  一山容不下二虎,同样,一天也容不了二主。
  
  玄天师闭闭眼,心里酸涩难抑,好一会终于将这股不适抑住,朝白泽摆手道:“这几日本尊不方便出门,你就替本尊跟着她。北冥路途遥远,若有你陪着她,本尊也放心。”
  
  白泽领命,依依不舍地转身。
  
  伊秋雪让人收拾东西,准备明日回北冥。
  
  凤千恋舍不得她,当晚就让人送来不少东西。
  
  有吃的也有用的,皆带着凤爵的特色。
  
  伊秋雪打趣她道:“殿下为我备足了食粮,难不成是不希望本座回来了?”
  
  “哪里哪里!本宫是舍不得国师啊,又怕你去北冥吃不惯,住不惯的,不得不替你张扬一番!”凤千恋这句话倒是肺腑之言。
  
  自打伊秋雪来到凤爵,短短半年时间,凤爵的国力比之前壮大了几倍,这让凤家母女看到了希望,知伊秋雪是个治国之才,母女俩看着眼前的大好光景,开始盘算着更大更远的目标。
  
  伊秋雪知道,凤家母女也不是安分之辈,其实搁在任何一个君王身上都一样,他们在有了实力后,都想扩大自己的地盘,成为天下之主。
  
  伊秋雪也终于明白玄天师的苦心,所以她选择暂时离开凤爵,其实是不声不响地,想让这天下顺着玄天师的构想发展。
  
  “本座也舍不得殿下!可既为人妻,自是要随夫同行,所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凤千恋才不信她这套,伊秋雪的那点小心思,她是知道的,但这种事她不好明说,若她开口,很容易伤了和气,依伊秋雪吃软不吃硬的脾气,真要将她逼急了,说不定,会让北冥灭了凤爵。
  
  这是她和母皇都不愿看到的,只能用君王的恩威将伊秋雪套住。
  
  “那本宫等着国师归来!”
  
  凤千恋伏在伊秋雪耳边低语,随后目送着伊秋雪登上马车。
  
  伊秋雪瞟了眼马车夫,见这马车夫身上灵力极盛,料知是玄天师派来保护自己的,心里百味陈杂。
  
  她知道,玄天师定是不放心她,怕她在去北冥的路上出意外,所以安插了他的人在随行的队伍里。
  
  她心里对他很是感激,当然的,她更知道,白泽就在身后的人群中,不时撩起珠帘往身后的队伍瞧了瞧,可惜隔着远,倒也瞧不准白泽的具体方位。
  
  穆永璟骑着白马,走在马车前头。
  
  按理,他本是可以与伊秋雪同坐马车的,他怕伊秋雪不乐意,便识相地选择骑马,当起领头者。
  
  穆永璟骑在白马上,时不时地转首朝马车望来。
  
  伊秋雪虽没特意去管他,但他这么个大活人就搁她眼前,想让她无视都难。
  
  她隔着马车珠帘望着穆永璟,此情此景,她不时想起当年与玄天师共骑一马的情景。
  
  心绪乱糟糟的,便唤侍女来车上抚琴。
  
  本以为可以借着琴声将那些烦心事驱离,可惜效果不明显,这侍女的琴技又一般,没听一会,她就将人赶走。
  
  想着从这到北冥有好长一段路要走,要不是做样子给北冥和凤家母女瞧,她早就直接腾云飞过去,哪里要这么折腾着。
  
  眼下她是着实的无聊,想着,不如趁着路上这点空闲出去转转,为防车外的人担心,她用了分身术,将一半和自己留在了马车上,而另一半,则从马车窗里飞了出去。
  
  白泽见马车处,一道七彩光闪烁,就知伊秋雪走了,赶紧追去。
  
  伊秋雪在天上飞了会,忽然想起了林苒。
  
  她算着,林苒应该要临盆了,带着几分惊喜地往无命峰方向飞去。
  
  伊秋雪不费吹灰之力地进了无命峰,随后就找到了无命峰后面的那片曼珠沙华花海。
  
  她站在曼珠沙华丛中,仍不时地想起玄天师带她去碧海的情景,心里腾着股酸涩。在曼珠沙华丛中找了许久,都未找到通往碧海的入口。
  
  她失望地坐在地上,身下的曼珠沙华就在这时往两边移开,她未来得及回避,从那些花移开的地方掉了进去。
  
  她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吓一跳,在空中翻了个大跟头后,终于稳住身躯,大骂起:“不知是谁整出来的机关,一点提示都没有,差点吓死我这大活人!”
  
  玄天师鼻子痒痒地打起喷嚏,打坐被迫中断,他拾起凝水镜,见伊秋雪正在通往碧海的路上,不时摇头叹气。
  
  “真能折腾!白泽,你就守在无命峰外吧!”
  
  玄天师不知伊秋雪是不是故意甩开白泽的,反正无命峰的结界白泽没办法进去。为防她在碧海出事,只能用自己的方法通知蓝笙。
  
  一段路后,伊秋雪落至地上。
  
  她下落的地方与玄天师上回的并不是同一个地方。她直接落在海边的沙滩上,踩着软软的沙石,望在眼前的万倾碧波恍起神。
  
  忽然,那碧波深处亮起一道蓝光,那蓝光好似赶得很急,明显地踉跄了几下,没一会跌跌撞撞地出现在岸边。
  
  伊秋雪见蓝笙一脸急冲冲地,好笑道:“莫非先生知道我要来?”
  
  蓝笙苦笑起。
  
  他不敢说,是老九让他来接她的。
  
  “这岸上的事,本神医不如神尊明白,可这海里的事,就没本神医不知道的!”
  
  说话间,他打量起伊秋雪。
  
  他是神医,望闻问切早成了他的习惯,伊秋雪的气色和举止,他只消一眼就知她已有身孕,拱手道:“伊姑娘此回来,打算住多久?”
  
  伊秋雪愣了愣,她是中途抽空出来闲逛的,自然没住下的打算,“我过来看看林苒。”
  
  “姑娘来得恰是时候,上月苒儿已为在下诞下一麟儿,现下刚出月子!”
  
  伊秋雪笑道:“巧了!”
  
  蓝笙将指头往水上一点,没一会海面上出现一艘鲸鱼船。
  
  船跟上回的一样,只是不及上回那么大。
  
  蓝笙看似心情不错,一路上说个不停,末了问起:“老九他怎么没来?”
  
  伊秋雪立马垂眸,一副不愿提及的。
  
  蓝笙见她一副有苦难言的,倒也不再追问,认定这两人正在闹别扭,赶紧转了话题,“昨日在下做了新茶,刚好拿出来给伊姑娘尝尝!”
  
  伊秋雪谢过蓝笙,不知不觉船到了碧海阁前,蓝笙领着伊秋雪下船。
  
  “苒儿在屋里,伊姑娘过去就是!”蓝笙指指不远处的寝室。
  
  伊秋雪朝他点头,朝寝室走去。
  
  林苒刚哄完儿子,这会腾出空子想眯会眼,听下人说,伊秋雪来了,瞌睡虫瞬间跑路。
  
  她刚过月子,额上的布巾还未摘去,倒是显得有些慵懒。整个人也比之前丰盈了许多,面颊红润润的,肤质比之以前还要嫩滑。
  
  不得不说,蓝笙将林苒照顾的很好。
  
  “苒姐姐!”伊秋雪朝林苒唤了一声。
  
  林苒见到伊秋雪有种见到娘家人的感觉,鼻口一酸,居然流起眼泪,吓得伊秋雪忙阻止她:“别!我是顺路过来看看你和孩子,你可千万别因这份小感动,伤了眼睛!”
  
  林苒抽泣说:“我高兴啊!”
  
  两人扯着手坐在床边说话,倒也忘了时间。
  
  伊秋雪毕竟是半路赶来的,担心时间呆久了误了外头的事,林苒告诉她说,碧海与外面是有时差的,这里的一天,只顶外面的一个时辰。
  
  伊秋雪算着从凤爵到北冥至少需要三天的路程,这么说,她在这最多能呆大半个月,很是开心。
  
  “我给小笙笙带了礼物!”伊秋雪说时,从乾坤袋里取出几样婴儿用的东西,不过就是些衣物和玩具。
  
  “你也太上心了,等你生了,我跟蓝笙也一定备份大礼!”
  
  伊秋雪很是感激。
  
  林苒知道她心情不好,让下人瞧了下明天的天气,说是天气不错,决定将儿子交给蓝笙,陪伊秋雪出去散散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