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莫忘书 > 职业大侠笔趣阁 > 第两百九十七章 冲突

第两百九十七章 冲突


  热门推荐:
  “下马!”
  马匹们一发狂,田小羽立刻喊道,早有准备的一众学生齐齐飞身下马,同时在空中用力一踢马臀,驱赶着发狂的角马朝天武院的台子冲去。
  田小羽没有下马,他仗着轻功站在马背上,随着角马一路往前冲,目光锁定住一个无袖短袍的新生!
  “角马受惊了!”
  黄沙等人一惊,却根本没办法去阻止那些冲击的角马,因为他们的角马也发生了问题,他们必须先解决自身的情况!
  天武院的那几位老师倒是有空,但他们只是三个人,再怎么努力,也只能控制住五六只角马,剩下的,继续往天武院的台子冲去!
  这可是角马,高价货——一些是学生自带,另一些是武院租赁,毕竟不能丢了南云武院的面子不是!
  “糟糕!”
  天武院的新生们见到角马们朝自己冲来,大惊失色,急忙往旁边逃,但角马实在太快,直接冲进了台子,将木制的台子撞的木屑木板乱飞,学生们四散而逃,狼狈到了极点!
  只是狼狈而已,基本没有受伤的,毕竟他们可是天武院的新生,实力没一个低于八品,而且,这些角马的冲击速度并不算太快,毕竟距离太短!
  那个无袖短袍的新生刚刚躲过一匹角马的冲击,还没缓过神来,一道人影突然从空中扑击而下,双爪如苍鹰捕猎般笼罩短袍新生的肩膀!
  短袍新生虽然吃惊,却没有慌乱,双脚一用力,猛的后退,然后一掌带着雄浑的劲风劈向田小羽的脖子!
  田小羽冷哼一声,右爪从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抓捕短袍新生的手腕,接着用力一抖,伴随着骨骼卡擦的声音,短袍新生的右手顿时失去控制。
  短袍新生倒也强悍,即使如此,依然在反抗,一记猛烈的膝撞朝着田小羽脑袋撞来,田小羽右手用力一扳,直接将短袍新生凌空摔倒在地,然后他双脚落地,一脚踩在短袍新生的左手,让他无法动弹。
  “你做什么?”
  这边的战斗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天武院的老师和学生们立刻围了过来,大声喝问道,有些冲动的甚至打算动手!
  吕铁拳他们见状马上带着其他人冲到田小羽身边,与天武院的人对峙,黄沙也顾不得角马,马上赶了过来,他的头很疼,说好的不惹麻烦呢,怎么还没进城就开始了?就不能缓一缓吗?
  “不是我做什么,而是你们做什么?”
  田小羽望着天武院的老师和学生,没有半点畏惧,他左脚一用力,短袍新生惨叫一声,握不住手上的东西,直接掉在地上!
  田小羽冷声喝问道:“用狂马毒毒害我们的角马,你们天武院到底想做什么?”
  “狂马毒?”
  天武院的一些人目光闪烁,而另一些人则朝地上看去,见到从短袍新生手上掉落的是一根黑色的香,还在燃烧。
  虽然现在还不能确定这是狂马毒,但短袍新生明显有问题——谁会没事在手上抓着一根香?
  黄沙大为皱眉,他不满的朝天武院的老师问道:“李老师,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们的学生会给我们的马下毒?”
  “这事可能有误会!我先了解下!”
  那位李老师有点尴尬,他朝地上的短袍新生喊道:“林成,你做什么,谁让你给那些角马下毒的?”
  林成倒是讲义气,没出卖其他人,喊道:“我看南云武院的人不满,自己下的!”
  “这是承认了!”
  田小羽松开左脚,冷哼道:“这位李老师,你的学生已经承认因为私愤意图谋杀我们南云武院的人,我现在要将其带到衙门问罪,你没有意见吧?”
  “谋杀?”
  众人都愣住了,喂,什么时候变成谋杀了,这再怎么看都只是个恶作剧吧?还有,林成什么时候承认了?
  李老师不满的道:“这位同学,不要乱说话,什么时候变成谋杀了?这只是个误会!”
  林成从地上爬起来,大声喊道:“就是,谁谋杀你们了?就是让马发狂一下而已,又死不了人!”
  “误会?死不了人?”
  田小羽冷哼,他指着吕铁拳道:“我同学,在来的路上,为了保护任家小姐,与一上品武者死拼,身受重伤,刚刚如果不是我及时发现,角马一发狂,他从上面掉下来,必死无疑!”
  “又是我?”
  吕铁拳一愣,随即立刻伪装成一副虚弱的样子,他有气无力的说道:“小羽,我刚刚强行运转真气,内伤又加重了,我觉得,我们还是先去找个医生看看吧!”
  天武院的人鼻子都气歪了,当我们傻啊,刚刚还没事,现在就快死了?
  黄沙等人也是无语,小羽这是坑人坑上瘾了!
  田小羽喊道:“我说的是事实,等我们上了衙门,自然有人分辨真假,走,去衙门再说!”
  “这位同学,这件事,是我们的天武院错,我们天武院,一定会给你们一个交待!”
  李老师急忙道,这要去衙门,他们天武院还要不要名声了?
  听到李老师道歉,天武院的学生都有点憋屈,但没有多说什么,毕竟,他们把事情弄砸了,不仅丢人,还把把柄交到了人家手上!
  “我们自然信得过你们天武院!”
  黄沙急忙道,他可不敢再让田小羽开口,谁知道他还会说出什么混账话来?
  田小羽说道:“既然李老师你这样说了,那我们就暂且放下这件事,不过,我保留追究的权力!”
  “保留追究的权力?这都什么话啊?”
  众人无语,天武院的那个刀疤脸忍不住了,他上前喊道:“如果不是你侮辱我们天武院,我们又怎会来给你们下马威?这次我们认栽,但你别想小题大做!”
  “常豪,你不要胡说八道,小羽什么时候侮辱天武院了?我一直跟他在一起,我怎么不知道?”
  秦月走出来喝道,这可不是一个小罪名,同时,她低声朝田小羽道:“小羽,这个常豪是新生里的高手,排名在十几名,比以前的我强!”
  见到秦月,常豪不满的骂道:“秦月,你这个叛徒还有脸说话?你害乔亮的那些事,以为我们不知道?”
  秦月怒道:“我什么时候害过乔亮?常豪,你现在连栽赃陷害都会了?”
  “谁栽赃陷害了?如果不是你,乔亮怎么会败给南云武院的乡巴佬?”
  常豪不屑说道,吕铁拳等人闻言大怒,居然当着他们的面说他们是乡巴佬?
  “我倒要看看,你们这些城里人多有本事!”
  吕铁拳捏紧拳头,打算好好教训一下常豪,黄沙和李老师见双方要发生冲突,急忙拦住众人,李老师喝道:“常豪,你胡说什么?赶快道歉!”
  常豪哼了一声,梗着脖子不道歉,李老师大为恼怒,他正想说什么,田小羽突然道:“我和乔亮兄是公平比试,事后我们惺惺相惜,长谈到天亮。
  乔亮兄是一个光明磊落的汉子,绝不可能背后说人闲话,你刚刚说的那些,必然不是乔亮兄跟你说的,对吧?”
  吕铁拳等人闻言都是暗翻白眼,惺惺相惜,长谈到天亮?拜托,当我们不知道真相啊?你和乔亮压根是势如水火好不好?
  常豪冷哼道:“的确不是乔亮跟我们说的,但那又怎么样?难不成还能有假?”
  “不是当事人说的,你凭什么认为不是假的?”
  田小羽不屑说道:“不说我和乔亮兄是公平比试,即使我用了阴谋诡计,以乔亮兄的性格,也绝不会把这件事说给他人听,他只会默默练功,然后下一次把仇报回来!”
  “这……”
  常豪等人一愣,好像的确是这样,乔亮虽然嚣张,但绝不会那么多嘴。
  田小羽再次问道:“知道这件事的,只有乔亮兄和张行老师,乔亮兄不会多嘴,张行老师更不会,所以我想问你,你究竟是听谁说的我侮辱了天武院?”
  众人齐齐望着常豪等人,常豪说道:“是杜红告诉我的,她说的是乔亮跟她说的,我们气不过,所以决定来给你们一个下马威!”
  “果然是杜红这个剑人!”
  秦月骂道,杜红,就是她的那个死敌,很明显,这个女人是特意找常豪等人来让秦月他们出丑的!
  “原来如此!”
  田小羽一脸不屑的骂道:“我还以为天武院的学生有多优秀,结果有的工于心计,心如毒蝎,有的脑袋都是肌肉,被人当成刀使唤,而且一点礼貌都不懂,动不动就是乡巴佬,却不知道自己只是个蠢货!”
  田小羽的话让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黄沙等人更是震惊无比的望着田小羽,按理说,不是应该查明真相,然后大家握手言和的吗?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激烈了?
  这剧情不对啊,喂!
  “我就知道,不该把希望寄托在小羽身上,这小子哪是那种忍气吞声,以和为贵的人?”
  黄沙仰天长叹,而吕铁拳等人则是对田小羽惊为天人,他们真没想到,小羽的性格居然刚烈成这样,一点气都受不得!
  不过话说回来,小羽骂的还真是痛快啊!
  片刻之后,常豪发狂了,他脸红脖子粗的吼道:“你说什么?”
  田小羽冷笑道:“说事实,我有说错吗?我不会羞辱天武院,因为它是一个伟大的武院,但我会羞辱你们这天武院的学生,因为你们要品格没品格,要能力没能力,要智慧也没智慧!”
  “你给我去死!”
  常豪忍不住了,冲上来要揍田小羽,李老师急忙拦住了他,这要真动手,天武院的名声可就彻底坏了!
  “说理说不过人,就动手?还真是好风气啊!”
  田小羽冷哼道:“当然,可以理解,毕竟你们从一开始就是如此,黄老师,我们还是别去住天武院了,在圣城找家客栈住下吧,否则我担心我在天武院里被人害了!”
  黄沙沉默不语,这话让他怎么接?
  “这位同学,慎言,我们天武院绝不会做这样的事,这次是我们的学生唐突了,我们会给你们一个交待!”
  李老师望着田小羽,略带些强硬的说道,三哥这徒弟,怎么脾气比三哥还操蛋?还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啊!
  “交待就不用了,给个道歉吧!”
  田小羽淡淡说道:“为误会我们而道歉,为说秦月是叛徒而道歉,为用狂马毒害我们而道歉,为说我们是乡巴佬而道歉!”
  “这……”
  李老师皱了下眉,今天的事,天武院这边的确没理,道歉也是应该的,但看常豪他们的模样,是宁死也不愿意道歉。
  这很正常,他们压根看不起田小羽等人,更不用说,田小羽之前还臭骂了他们一顿!
  刀疤脸常豪仰着头骂道:“你们就是乡巴佬,我们为什么要道歉?”
  这一次不仅吕铁拳他们越发愤怒,连黄沙都有些恼火,他冷声道:“李老师,既然你们是这态度,那我们就没必要去天武院了!”
  李老师大感头疼,那个叫田小羽的小子不是什么好东西,常豪他们也同样不是,早知道自己就不来了。
  “乡巴佬是吧?”
  田小羽笑了,笑的很开心,本来一句道歉就能解决这件事,但既然你们找死,那就别怪自己心狠手辣!
  田小羽问道:“你们既然自认为高高在上,那我们这些乡巴佬能做到的事,你们肯定也能喽?”
  “那是当然,我们天武院的学生是最强的,你们能做到的事,我们全部能做到!”
  常豪傲然说道,武院的学生是精英,而他们天武院的学生,是精英中的精英!
  “是吗?”
  田小羽从怀中拿出一把断肠草,问道:“知道这是什么吗?”
  常豪不认识,朝回到他们身边的林成看去,林成说道:“那是颜色较浅的断肠草,怎么了?”
  田小羽挑衅道:“没什么,我这乡巴佬没什么本事,但能生吃断肠草,你们能吗?”
  “生吃断肠草?”
  常豪等人惊愕不已,这他们肯定不能,断肠草的毒性还是很强的,常豪冷哼道:“你说能就能啊?我还说我能打败武王呢!”
  田小羽冷笑一声,当着这些人的面将断肠草扔进口中咀嚼起来,李老师一惊,正要阻止,黄沙按着他的肩膀,摇了摇头:“学生们的事,就让学生们去解决吧!”
  李老师皱眉,但想了想,还是没有多做什么,因为他知道,自己即使真的去阻止,他们也不会停手!
  田小羽将断肠草举到常豪等人面前,冷声问道:“味道还行,怎么样,我吃了,你们敢不敢吃?”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