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莫忘书 > 我的N次相亲笔趣阁 > 第五章 第二节

第五章 第二节


  这个老师呢喜欢学外国人讲中文,其实他学的已经很像了,足以假乱真。
  舞蹈哥那天不知道咋回事,就突然提了一个问题,用一口流利的东北话:老师,zei口语问题该咋办啊?
  老师两眼瞬间放出了狼一样的光芒,我差点以为老师要吃了舞蹈哥,还替他捏把汗。不过眼睛里又透露出了一丝期待。
  “哎妈呀,zei问题老简单了”
  全班只有我和舞蹈哥笑到桌子底下,其他人毫无波澜。原来你咬了一天舌头装外国华侨,结果东北老乡啊,你早说啊,我跟你这还装啥江南女性温文尔雅,咱直接开lou把。一问老师哪里的,我记得好像是离哈尔滨不远的一个县。
  就跟好多明星出道学台湾腔,问你是哪里的,明星说台北的,结果tm东北的!
  没有诋毁东北的意思,我也是东北人,像东北三省这么团结的三个省份,在中国也就东北了吧。早些年因为少数民族部落导致有差不多的习俗,这些年因为老工业基地建设,几个兄弟抱团取暖。取的暖不暖我就不知道了,但是东北三省出门,基本先说自己东北人。辽宁以独特的口音征服了全世界,吉林黑龙江其实区别不是很明显,只在个别词汇上有所差距。我属于出生在吉林辽宁交界,不知道哪里学的口音,感觉哪里的都不像,上学时候老师也没教东北话的正常发音。
  东北菜馆里都有这么一道菜,要么叫大丰收,要么叫蘸酱菜。是一种把酱炒熟了,但是蔬菜依然生吃的神奇食品。比如有黄瓜,干豆腐,葱,或者加点肉片子,蘸上炒熟的肉酱,香菇酱,鸡蛋酱。食材可以单独蘸酱,也可以花式组合裹在干豆腐里面拿干豆腐卷蘸酱,一口下去,那就是中国的全素汉堡。康呲一口。有个小品里说,东北人是全世界第一批吃上蔬菜色拉的人。
  后来的课,老师全程正宗东北口音讲完,我是听的很欢乐啊,终于不咬着舌头说话了。
  其实我跟舞蹈哥也不算好上了,最多就是拉过手溜达过,其他没有任何非分的行为。
  我们都报了那年12月9日的雅思考试。雅思是要全国选考位的,比如我在杭州,但是杭州没有位置了,你就要去别的城市考。当时就是这样,杭州没有位置了,最后还剩了乌鲁木齐,济南和重庆。我和舞蹈哥千挑万选,选了去重庆考,考点在四川外国语大学,渣滓洞附近。有人说你们选这个考点还是挺应景的,没考呢就挂了。
  作为一个东北孩子,西南就没有去过。而且我对吃是极其不爱好以及不擅长。不知道在祖国的西南部,还有四川和重庆,还有火锅这么个品种。
  我俩就买了杭州到重庆的火车票,我也跟学校请了一个星期假,就奔赴重庆了。当年杭州到重庆,火车要走两天两宿,应该是四十个小时。中间经过无数山洞。为啥我知道是山洞呢?我住中铺,火车一过山洞,我的耳朵就听不见了。我就心想,我可是过几天要考听力,耳朵要是聋了可咋办啊?此乃,没有见过祖国西南大山表现之二。
  晚上就这样挺过去了,完全不敢睡觉,怕一觉起来耳朵聋了。白天,那风景叫一个好,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景色。首先,居然有这么高的山,尤其是过湖南和贵州的时候,一直都是听春节晚会主持人说,什么走出大山来上学,当时我对山的印象,最多是长白山。我觉得走出长白山上学也不是很难嘛,我们高中班主任就是长白山脚下一个小村子出产的第一个大学生。而且山也没有很高,主持人未免有点太过煽情了。直到我看见了火车外面的世界,两个通天高的山,中间的缝里有那么一小块平底,就盖了两间房子瞬间脑补了一下什么叫走出大山确实很不容易。这是没有见过西南的表现之三。
  可算是磕磕绊绊到了重庆,我的高中同学接我俩,直奔火锅店。
  她给我介绍了什么叫油碟。我们那吃火锅都是麻将腐乳和韭菜花按照x:2:1的比例调和而成。我第一次知道吃火锅是要蘸香油的,而且那么大一碗全香油。她教我如何吃,一碗香油,加上蒜末,耗油,醋,还要加香菜和葱花。我对香菜和葱花的排斥那可不是一般的,就直接忽略了。直到今天,我吃火锅的姿势还是一碗黑白黄的调料搭配,即陈醋,蒜末和香油。
  我还记得是沙坪坝的秦妈火锅。那是我第一次吃重庆火锅,简直太好吃了。虽然辣的我跟狗一样这舌头喘粗气,但是依然觉得太好吃了。虽然我点的都是些非主流的肥牛片,但是还是很好吃。
  没有见过世面的我大抵如此。
  我在重庆呆了三天,恨不得早餐都吃火锅。专门调了一家在火锅店楼上的酒店。我和舞蹈哥一人一间。
  马路上仔细观察了一下重庆妹子,妹子个子都差不多一米六多些,然后就是腿特别细。简直让我羡慕嫉妒恨。路边有很多炸鸡腿之类的小店或者摊摊,这些妹子有的当零食,有的当早饭,口味实在是有点重。
  我和舞蹈哥提前一天去川外踩点,看考试地点。发现在川外上学居然还要爬山,学校里面的地势起起伏伏,爬上去爬下来。旁边还有一个学校叫西南政法大学。两个文科学校,挨在一起,能帮助学生脱单么??
  第二天要考试了,居然还有发铅笔,太神奇了。我清楚的记得当时有一个听力填空题,填的是panic,慌张的。而且那个题目,居然是个操着一口浓重澳洲口音的大叔读的。还有一道听力题是印度口音。其实印度口音还好些,还容易听得懂,难道我一直学的都是印度英语?澳音比印度口音更难懂,我差点以为这道题要挂了,还是坚强的挺过来了。
  走出考场,做了点迷信,就是把发的铅笔橡皮都扔了,意思是我不会再来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