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莫忘书 > 三国之蜀汉复起笔趣阁 > 第三十一章 足食 一

第三十一章 足食 一


  江禽和江虎互相对望了一眼,江禽开口道:“敢告于殿下,我们兄弟从向王山中出来就是为了讨老婆生孩子,现在俺已经取上了一房媳妇,没有什么志向不志向的了,就想安安稳稳的在殿下手下当差,早点儿让俺媳妇给俺生个大胖小子。哈哈……”谈到老婆儿子,江禽饮酒的时候都傻呵呵的笑,结果酒就从嘴巴里流出来,洒到了胡子上成了酒渍。
  “好呀,江禽!有了老婆不要兄弟了是吧?你是有老婆就等孩子了,”江虎老大不乐意了,拍桌子瞪眼,指着江禽骂骂咧咧,又朝刘永抱拳:“同样敢告于殿下他江禽没有志向没出息,俺江虎还是有的,而且还不小,俺最大的志向就是取咱们阳安聚最漂亮的王氏为妻。”
  谈及到自己想娶王氏时江虎顿时兴高采烈起来:“虽然王氏成过婚,有个五岁的儿子,但俺不介意,到时候俺娶了她,直接就有了一个现成的儿子这不是也很美吗!”
  这边正顶着一个半生彘肩,合着斗酒狼吞虎咽的邓猛一听江虎那厮居然想娶王氏为妻,顿时耳朵一竖,一个激灵手中的猪肘肉就滑落到地上。
  一下看向江虎的目光也就有几分敌意。
  在军中磨练了一个月的时日。邓猛渐渐褪去了青涩、性子内敛信放不开。他还想等着哪天胆子更大点,真当上亭长了就向王氏表白要娶她为妻呢,到时邓猛还想请刘永当证婚人,谁料半道杀出个江虎,居然对王氏也有企图。
  把酒坛重重往食案上一放,眼睛鼓成铜铃般大小,对江虎咆哮道,“我看你这山蛮子一身羊膳味想得到挺美,王氏是嫁到我们阳安聚的妇人,她生是阳安聚的人,死是阳安聚的死人,你……你一个外聚人,凭啥娶王氏?”
  “做你的春秋白日梦去吧!”
  “放你娘的屁!”江虎做事、想问题没有他哥哥江禽那样周到深思,就一炸炸咧咧的人,四肢发达,头脑简单。
  有仇报仇,有冤报冤,世界黑白分明。
  比如周通说她能娶王氏,明眼人都知道王氏嫁给谁又不是周通能说了算,但江虎觉得这话好听,他就把自己的虎皮大衣送给了周通,额外还赠送了两斤羊鞭。
  现在邓猛来者不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特别是鲁王殿下和他兄长的面对他咆哮,江虎脸上有些挂不住,感觉受到了冒犯,便和邓猛争锋相对起来。
  “我是外聚人?我们兄弟是外聚人?我们早就这是阳安聚的人了,竹简黑字,聚里的父老谢翁可是把我们俩的名字写上了要上呈给县廷的计簿上面的。”
  “你这肥得跟头牛一样的憨货!”
  “你信不信?啊,你信不信?”江虎说着,本来盘腿坐在席上的,四下里摸不到的家伙,爬起来就要往帐外跑,准备去拿他的长刀和朱漆干盾。
  “呵呵!”邓猛发出不屑的嘲讽,“要动手乃公可不怕你!”小山般的身躯也晃动起来,邓猛同样准备去帐外取来他的百炼金刚环首宝刀。
  宴会在中军大帐举行,为了表示对刘永的敬意。赴宴的所有人除刘永外都没有佩戴兵器。
  “殿下面前休得放肆!”柳隐怒目正色,用严厉的声音训斥想要动武的二人。
  若是放在以前江虎、邓猛和柳隐没有隶属的上下级关系,他肯定不好多说什么。
  但现在三个人一同加入宫卫,柳隐又是江虎、邓猛的军候,上吏,若是再让江虎和邓猛在刘永面前上演全武行的话,他这个军候未免也太没有御下之道了,对自己的部下一点掌控力都没有。
  那不是一个合格的统帅。
  “汝二人还不退下!”三十多天的军事训训练,柳隐作为宫卫主将,凡事带头亲力亲为,不偷懒不含糊,赏罚公正严明,已经在宫卫士卒当中建立了威信,使宫卫士卒们对他很是信服。
  听见柳隐的呵斥,邓猛和柳隐接触较多,关系也相比于江虎跟柳隐更亲近。
  当即举起酒坛高过头顶,狂饮了半坛酒,方才冷哼一声,愤愤不平的坐回去。
  只是那挑衅的眼神好像在同江虎说:“休想,王氏是我的!”
  相比弟弟更加成熟稳重的江禽则是拉了一下江虎让他坐回席上去他,且说:“来,阿虎,向殿下和军候告声罪,坐下吃菜。”
  “殿下、军候,江虎我是个粗人,刚才多有失礼,还请殿下、军候不要见怪。”
  刘永摇摇头示意不介意,他瞅着邓猛和江虎像两只斗场里的斗鸡,梗直脖子,瞪圆了眼睛,恨不得生吞活剥的对方,刘永不禁莞尔一笑。
  女人、权力、争斗是刻在男人基因当中的三样东西,为了这三样争风吃醋、打架斗殴甚至拼得头破血流都在所难免,很正常。
  淡淡的笑容笑完了,刘永最后才问邓曼:“邓队率,你可有什么志向么?”
  ………………
  时间进入章武元年的冬十月,虽然冬至还没有到,但是秋天的脚步已经渐渐远去,一丝丝寒冷料峭悄然降临在神州大地。
  种冬小麦首先从犁地开始,犁好了地,小麦种子撒入,等待。总之破土而出,成为青苗。
  阳安聚的百姓们倾巢而出,男人们驾着牛和耕地的驽马在旱地里犁地,没有耕牛和驽马的人,就只好把自己当牲口用套上犁,人力犁地。
  巨大的拉力使犁头划破坚硬干冷土地,将上面干燥、硬邦邦的土地翻开,露出里面湿润肥沃的土壤。
  跟在耕牛和驽马后面的男人把一粒粒的麦种从带麻袋里,播种到翻开表层后的土壤缝隙里。
  妇女们木钗布裙,绑着像围裙一样的蔽膝,捧着陶碗、陶盆,里面装着水来给种子、青苗浇水。
  作为有丰富农业生产活动经验的老人,以及本身就是力田的一把好手,播种冬小麦的时候,阳安聚父老谢忠的身影几乎天天出现在田间地头,指导聚中的百姓犁地,播种,浇水、施肥、除草。
  宫卫士卒们都回家种小麦去了,冶铁作坊也已经走上了正轨。刘永无事可做,再加上农业乃各行各业的基本。
  民以食为天,人无食不活!
  神农之教曰:“有石城十仞,汤池百步,带甲百万,而无粟,弗能守也。”
  以是观之,粟者,王者大用,政之本务。
  想着一方面了解农政,另一方面看看能不能通过读研究生时候学的农学专业知识来提高一下小麦产量知识。
  刘永也每天面朝黄土背朝天,天天爬坡下地在麦田里面忙碌观察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