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莫忘书 > 重启我的少年时代笔趣阁 > 167.食品安全

167.食品安全


  他又问道,“罐头厂的效益怎么样?”
  大海说,“挺好的,老家地肥水美,养出来的东西都个顶个的好,用来做罐头再合适不过。说来也是咱们占了便宜,盘下来之前,罐头厂刚上了几条进口生产线。”
  心里也暗呼侥幸,合该是他走运,要不是因为这几条生产线把罐头厂的资金链拖断了,也没有他的机会,就是回想起来,总有点占公家便宜的感觉。
  “好就行,罐头厂之前的教训要吸取,不能走老路,人浮于事要不得,也别心疼钱,该奖励的奖励,该涨工资涨待遇就涨,工人们心气高了,看见希望才能专心生产,提高效率和竞争力,晓得不?”
  大海说,“你放心,想让马儿跑,要让马儿吃好草的道理我懂。”
  周扬点头,大江兄弟俩都不是死心眼的人,总算有了成为优秀商人的潜质。
  还得再唠叨几句,他又嘱咐道,“食品安全问题不能马虎,罐头是入口的东西,老话又讲病从口入,千万注意。
  原材料和生产工序上把好关,这个行业要么不出事,出事了就是大事,牵扯着消费者的身体健康和无数家庭的幸福,食品行业,是整个社会的良心,所以你肩膀上的责任很重,要扛起来。”
  大海有点拘谨,嘟囔着说,“我像是那么不靠谱的人嘛。钱是好东西,可也没必要谋财害命,祸国殃民不是?”
  他笑着接道,“知道这些话你不爱听,换做是我也懒得听人说教。你放心,我就唠叨一回,食品安全是重中之重,要想不出事故,一定要层层把关,多留意市场反响。”
  二十世纪后期,国内的快消品行业很奇葩,让人哭笑不得。
  相关的食品安全法律法规不健全,生产厂家的自由度相当高,早期的时候,添加剂还是好东西。
  添加剂大多是化学工艺合成,国内的整体工艺不行,能生产出的添加剂就那么几种,物以稀为贵。添加剂就成了紧俏货,甚至是不少快速消费食品饮品公司用来打广告招揽客源的噱头。
  包装上还会醒目的印着本产品添加了某某添加剂。
  一长串的专有化学名词,拗口又纷乱,越多显得越高大上。
  消费者也认准了,越是没听过的越觉得新鲜,肯定是好东西,没看写着多少道工艺,多少种添加剂嘛。
  等国内的工艺水平提升,国外品牌进入国内抢占市场的时候,添加剂一夜之间由人人追捧变成人人喊打,从云霄跌到谷底。
  大部分消费者是盲目从众的,受头部品牌的洗脑。
  这就是所谓的广告效应。
  说你好你就好,反正不知道为什么好。说你不好你就不好,大家都说不好。
  规则和标准总是掌握在头部顶级几个手握话语权的品牌手中,前者再通过宣传灌输给大众,让大部分消费者接受这种观念,从而通过市场影响生产厂家。
  在没有能力打破这种规则之前,只能低下头来按照人家的规则玩。
  这也是古代人所讲的天法地,地法人,人法道,道法自然,自然即天道。
  话再说回来,即使到了今天,添加剂还是食品中的重头戏,避免不了的东西。
  周扬印象里有一个让人啼笑皆非的趣闻,食品包装的配料栏里有氯化钠,消费者便说这是添加剂,化学工艺品,不健康,后来生产商把氯化钠改成食盐,消费者就说,咦,这个厂家知错能改,很不错,良心呀!我支持他。
  添加剂有好坏之分,不能一棒子打死,在眼下监管不健全的情况下,全看生产商的良心和消费者的辨别能力。
  所以此时一直到相关法律出台之前,食品行业的风向一直由市场引领,相关领域专家发声。
  现在的专家不是后世光知道放嘴炮的公知和砖家叫兽,现在的专家是真的有历史使命和社会责任感的民族良心。
  所以,食品行业肯定不能闭门造车,要勤抬起头来注意市场风向和社会舆情,顺应广大消费者的心声。
  “扬子,我和赵哥有个打算。”
  他点头,“你说说。”
  大海挠着脑袋,说道,“咱的东西这么好,不让关里的老百姓尝尝,有点不厚道,咱这也算是惠及全国大众了不是?”
  “你这个想法很不错,不能总守着一亩三分地上鼓捣,往出走走对本身也有好处,遇到比咱们厉害的学着点,遇到不如咱们的,从人家身上吸取教训,这个想法好。”
  他是真心感到高兴,一个品牌只在一个地区发展是一种病态的发展,受地域局限,很难形成全面的竞争力。
  而且再过些年,地方品牌保护主义盛行,有地方部门扶持保护,大家各自守着自己的地盘赚钱过日子,长久了容易滋生坐井观天的自大心理。
  靠地方扶持的地方品牌能做大做强的不能说没有,也只是少数。
  “你说说,我能帮上什么忙?”
  大海哥说,“解放不是搞了个运输队吗,我寻思能不能走解放的路子。”
  周扬想了想,否决。
  “不是我小气,目前解放哥的车队,规模还小,另外重心肯定放在南边。不过你可以这样,写个策划书递到上头,看看能不能让领导给你批几个火车皮。”
  周扬有自己的考虑,运罐头利润太小,大海是他哥,解放也是他兄弟,不能厚此薄彼,因为照顾大海的生意,让解放没得赚。
  现在摊子铺的大,一碗水端不平容易起内讧。
  大海说,“想过这个法子,可批不下来,火车运力这么紧张,首要的任务还是运送重要工业品,咱们排不上号。”
  周扬颇有些无奈,这是东北的工业优势,但放到大海头上,又成了阻碍。
  “你听我的,写个策划书,让赵哥帮你润色,这方面他懂。只要递上去,领导肯定会讨论,再者马上十一了,你这第一批货捐出去,捐给子弟兵和京城劳动人民,就当是为十一献礼,这是政绩,晓得不,一准行!
  就是千万别掉链子,把罐头选好,保证百分百良品率,一个坏的也不能有,做到这点,你就算是成功了。”
  大海迟疑着问道,“这不是走后门嘛?成了罐头厂腐蚀子弟兵,这事我不干!”
  “你糊涂啊,这么大的事,你以为凭着罐头厂能挑起大梁?这是咱县城,市里甚至是东北给全国的礼物,别想着利益的事,多俗!情怀,奉献,晓得不?”
  大海目瞪口呆,老三怎么能把投机取巧说的这么自然,清新脱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