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莫忘书 > 花明月满心悦时笔趣阁 > 第22章:化丽住院了

第22章:化丽住院了


  化丽听到这句话后,马上睁开了眼睛说:“不要送我去医院,我不去,我不去,那得花费多少钱,家里刚刚存了一点钱。”
  力山着急地说:“不要考虑什么钱呢?要命要紧。走吧!”
  夏花也面带忧愁的说道:“是的,妈妈,要命就得赶快去看。”
  化丽一听这几句劝说,心理头想到:“是的,自己才四十七岁,才是正当年的年龄,不能这样就死了,那样这个家可怎么办?怎么办?”
  力山和夏花使劲地把化丽扶到了三轮车上。力山骑上三轮车,夏花在后头扶着化丽,一家人就向东山矿医院奔去。此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钟了,夜来了,并且通向东山矿里的路也是漆黑一片。巧的是,是家里是上个月买的这辆三轮车,虽然是脚蹬的,但是却很方便,也很快速。
  这力山骑得很快速,一会的功夫就到了东山矿的大门口。看大门的见是看病的,就赶紧让进去了。
  矿医院在大门东边800米处。力山的白衬衫后背已经湿透了,而且额头上尽是汗滴,他的心情很是紧张不安。
  来到了这个不大的医院。力山和夏花搀扶着化丽下了三轮车向医院大门走去,还好,化丽还清醒着,还能走路。
  急诊室的黄色木门半开着,一位戴眼镜的女医生正在屋内看着书本,年龄大约45岁左右。力山推门进了屋子里。这女医生见是来了病人,就说:“赶紧坐下,我来看看。”
  女医生性孙,态度和蔼地说:“她有什么不舒服的。”
  714化丽靠在椅子上,在捂着肚子呻吟着:哎呦,哎呦,哎哟地叫个不停。
  力山说:“可能肚子疼,很难受。”
  化丽听到这句话,微微点了点头。
  夏花用瘦弱的双手扶着母亲,以免她靠不稳椅子而摔落在椅子上。
  孙医生站了起来,用听诊器听了听化丽的脉搏,又用手摸了摸化丽疼的地方问道:“是肝这个地方吗?”
  化丽顺着孙医生指的肚子部位点了点头。
  孙医生回到了办公桌前说:“我建议你们明天转到东城县人民医院去,那地方有较好的医生,器材和药品。”
  力山听到这句话,急忙说:“那现在怎么办呀?总不能就这样一夜呀!”
  孙医生看着这两个焦急和可怜的孩子,一种同情心涌上心田,她用温和的语言说:“我可以给她开一点止疼药,吃下去,会好一点的。再说。到东城县人民医院一百多里路,我们这儿也没有车。你们只好等明天这儿到东城县最早的一辆公交车去县人民医院去。”
  孙医生说完就给化丽开了一瓶止疼药,然后交给了力山说:“现在就给她吃下去两粒,会好受一些的。”
  孙医生拿起一个小玻璃杯,倒了一杯温开水递给力山说:“赶紧给她吃药。”
  力山说:“谢谢你,医生。”
  化丽吃完了药,休息了一会,娘几个就告辞孙医生,骑着三轮车回家去了。只等待天一亮就去东城县去。月光今晚有一点昏暗,照的路面也是很暗,只能微微看见路面。力山的双腿有力的向家蹬着三轮车向前驶去。
  回家休息一晚上,天亮就去看病。这一想法占据了力山的整个大脑,并继续弥漫着,弥漫着。夏花坐在化丽身旁,扶着母亲,淡淡的月光照着这娘三。娘三是面无表情,他们此刻的心情很复杂,用语言难以去形容。
  三百米外就是东山矿工人村了。居民区里还有几户屋子里亮着灯光,看样子是能熬夜的人家。大多数居民都早早进入了梦乡,以便明日上班上学,来迎接新的一天。
  那一轮月又出来了,淡淡的月光,温柔地照着这工人村,照着这进入黑暗的大地,它在深情地看着这熟睡的人们,它也喜欢上了这大地和这工人村。这大地上的人们也很喜欢它,为它写了不少的诗词和文章,来尽情地赞美它的容颜。
  力山还在瞪大眼睛,尽管感到浑身很酸疼,但觉得心里有心事,很难去入睡。
  化丽躺在了床上。在恍惚之中,她感到了自己的虚弱,也很害怕自己死亡,那样的话,家就完了。孩子们也就非常的可怜。
  一旁的中平也是翻来覆去睡不着,他已经向单位请假了,明天去东城县医院给妻子看病。内心焦急的他,觉得牙疼,浑身不舒服,嘴唇干裂,嘴角好像有一点泡。看来,自己是很着急,要上火了。能不着急吗?要上班,还要去给妻子看病,家里还有几个未成年的孩子,谷山还在上幼儿园。这一切,都得让人操心。
  不知不觉之中,几声响亮的鸡叫打破了黑夜的宁静,新的一天又开始了。新的时间又开始前行了。不知劳累,这时间。
  力山和春花都起床了。为了家庭的未来,春花也请假了。准备休息三天陪伴母亲上班去。以便为父亲分忧。
  简单收拾了一下,都喝了一碗春花做的稀饭,他们就出发了。
  还是力山骑着三轮车,春花和中平搀扶着化丽上了三轮车。中平在后走着。向东山矿公交车车站驶去。
  天空刮着风,风是越刮越大,尘土弥漫在空中,也刮得力山和化丽、春花、中平一身尘土。很快,雨点落在了力山的身上,天空出现闪电后,雨点更厉害了,也更多了。雨此时越下越大,把几个人都淋湿了。头发、衬衫、裤子、鞋子都被雨水淋透了,每个人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干的。大家也没有带雨衣。
  力山使劲地骑着三轮车,前面二百多米就是公交车站了。开往东城县的公交车已经坐满了人。再过10分钟就要开行了。
  化丽睁开了眼睛,她也被雨水浇透了。虚荣的她,此时,身体更是不好受了。她不禁咳嗽了起来,忙说道:“不行,就别看了,多不方便呀!”。
  力山说“这都上车了,走,能看好。”
  中平和力山也都架着化丽往公交车上走去。春花忙着把三轮车寄在车站旁边的一间寄车的屋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