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莫忘书 > 司冥星君笔趣阁 > 第六十章 交换

第六十章 交换


  突如其来的入侵让苏弃一时没有防备,对手实力远远超过自己,正当苏弃考虑是否要动用念蝶术进攻应主事时,却发现异样的探查元气并没有进一步做出对自己不利的动作,只在丹元上饶了一圈便缓缓的退出。
  “应主事!”对于应景祚的意图苏弃有些摸不着头脑,心口因为丹元的应激反应紧张的起伏着。
  “噫!丹元圆润无痕,珠光尽现,此乃混元之相,侬小子练滴是真功夫啊”应主事松开了手,对着苏弃竖起一根大拇指。
  苏弃明白应主事说的话是什么意思,骆道士也曾说过自己的丹元是混元之相,这是因为修炼的功法是原本功法,没有缺陷,苏弃不知说什么好,却见到应主事忽的站起,跑到一个书架前翻翻找找,没一会,其手中攥了一本书出来。
  “小家伙,跟侬做个买卖,俺用这本炼体的功法换侬滴《真武阳神经》,侬看咋样?”应主事微笑着晃了晃手里的书,书封上写着‘锻体经略’四个字。
  苏弃闻言一愣,他怎么也没想到应主事会无厘头的说出这样一番话来,一时间无法定夺。
  应主事见苏弃不说话,赶紧介绍起这门‘锻体经略’的功法:“侬小子不识货,这本炼体的功法可是咱们达也光寺外院传承几百年的功法,不知经过多少精英弟子亲自修炼并且不断改进,早就成熟,应该说是整个北境晖阳金丹境以下最好的炼体功法,这一般滴俗家弟子想学都学不到啊”
  苏弃一脸无语,他最关心的可不是这件事:“应主事,这炼体功法的事且先放一下,您是怎么知道我身上有《真武阳神经》正本功法的?又为何要用这么珍贵的炼体功法和我交换?”
  “噫!侬这小子问题还怪多,算了,告诉侬也行,不瞒侬说,本主事已经卡在筑根基初期整整十六年了,不是俺这天赋不够,也不是俺不够用功,而是俺修炼的功法出了问题,只能让俺练到这个地步,再进一步都不行咧,俺又不想离山投拜别的山门,也不想剃了头发去做和尚,所以就一直在这外院任职,利用职务之便收集能够助我一臂之力的上乘的修炼功法,唉!”
  说道这里应主事叹了一口气,面色有些失意。
  “可惜俺苦苦寻找了这么多年,都没等到一部上乘的练气功法,内院的功法虽然上乘,可却自成一脉,必须同时修持佛法,练气修为越高佛法修为就要越高,否则极容易走火入魔,所以俺不能练,外人带进山门的都是些残缺不全的功法,还不如俺自己原来修习的功法呢,修炼真武阳神经功法的人俺也见了好些个了,全都是残缺的,就算偶尔有几个人和侬一样修习了完备的上乘功法,可也因为家族功法保密的原因不肯透漏给俺,所以……”
  应主事说完看向苏弃,一个劲的使眼色,想要跟他交换。
  “原来有这样的隐情,这就有点难办了”苏弃微微点头,眉头微皱,故作一副为难的模样。
  应景祚闻言面色一急:“有什么难办滴,侬不是没有宗门背景吗,谁会拦着侬做买卖?这买卖只赚不赔呀”
  “唉!”苏弃长叹一口气,在香堂里踱起步来:“我的的确确修炼的是完备的真武阳神经功法,但是我也有难言之隐”
  “什么难言之隐?”
  “既然和主事这么投缘,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这功法是我当年花了大价钱买来的,因为要买这功法,我真是倾家荡产,到现在外面还欠了不少的债,来到达也光寺当俗家弟子也是为了躲清静啊,可怜我那住在山下的老母亲,日日都要受到那些债主的骚扰,娘啊,儿子不孝啊……”
  说道这里苏弃嘴里发出了颤抖的哭腔,双眼都发红了,就差眼泪掉下来了。
  “噫!噫!噫!侬这小子可不是个好饼,要钱就要钱呗,装什么可怜捏”应主事早就看穿了苏弃在那里演戏,脸上露出一副嫌弃的神色。
  苏弃闻言知道自己演技拙劣,瞒不住这常年在外事堂主事之人,遂打了个哈哈,改换一副表情:“嘿嘿!应主事还真是火眼金睛,我也不是那啰里啰嗦的人,三十块元晶,外加这本锻体经略,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怎样?”
  “三十块元晶,噫!侬这小子还真会做买卖”应主事表情上看着不情愿,手掌却一翻,只见其左手上的戒指荧光微闪,三十块黄橙橙的元晶就凭空出现在了手上,只不过成色很一般,又有前几日洞真老和尚给那十块品色好。
  苏弃心下好奇,当日在和洞真老和尚谈价钱时他也是随手一翻就拿出了元晶,再随手一翻就收起了软布,难道应主事的戒指和老和尚的手镯是什么收取物品的宝贝?
  “功法拿出来呀,侬想什么呢?”应主事看苏弃傻乎乎的盯着自己的戒指,不耐烦的催促道。
  “哦,应主事,您这戒指是什么宝贝?”
  苏弃边说边从怀里取出《真武阳神经》的功法典籍,一手将典籍递上,一手将元晶和锻体经略接过。
  “这叫储物法戒,内有独立空间,能像包裹一样存放东西”应主事懒得详细解释,接过《真武阳神经》面露欣喜之色。
  苏弃点了点头,心里想着自己要是有个这样的宝贝,那就好了。
  两人点了油灯,用了一个时辰将交换的功法誊抄完毕,应主事也将苏弃登记在了花名册里,还给了他制作了一个木牌,上面写着外院弟子四个字。。
  苏弃带着木牌又到内务堂领取了僧袍等日用物品,现在他已经是俗家弟子,不能继续住客房,内务堂给他安排了专门给弟子建的厢房。
  厢房规格和客用的差不多,不过和客用厢房不在一个区域,外院的俗家弟子几乎全都住在这里,这个区域有很多供俗家弟子练功和开坛会的圆形广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