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莫忘书 > 原来我是魔道老祖笔趣阁 > 第7章 魔道老祖

第7章 魔道老祖


  听到这淡漠的声音,青年的身形不禁猛地一滞。
  “请前辈救我!”
  青年目露无助之色的看着李长生,哀求道。
  “我为什么要救你?”
  李长生面色不变,淡淡道。
  在这个遍地杀机的凶残世界,想要活得更久的第一要素便是,稳健!
  最起码不要同情心泛滥,什么人都救。
  “前辈,我是一个好人。”
  青年连忙道。
  “然后呢?”
  李长生不为所动,说自己是好人的人,未必就一定是好人。
  何况,是好人,他就必须要救?
  “我还是一个炼丹师。”
  青年接着道。
  顿了下,他又补充道:“他们之所以追杀我,是因为我得到了一张增寿丹的古丹方。”
  “增寿丹?”
  李长生的目光微亮。
  他没有灵根,无法修炼仙道功法,这也就是说,他的寿命不能和修仙者一样可以不断延长。
  即便四合院内的灵气远比外面浓郁,可以不断滋养他的身体,让他能百病不生,延年益寿,估计最多也就能活个一百多岁。
  如果是前世的世界,一百多岁自然已经算是超长寿了,可在这个世界,与动辄千岁万寿的修仙者比起来,实在是太过微不足道了。
  增寿丹,顾名思义,乃是一种可以增加寿命的灵丹。
  若是他能服用这增寿丹,即便不能修仙,也一样可以能拥有很长的寿命,再加上四合院堪称逆天的防护效果,他完全能在这个世界安稳的活个几百甚至上千年。
  “前辈,此人乃我药神谷的叛逆,还请交由我们处置。”
  这时候,那三个追杀者也已经来到了四合院门外的不远处。
  他们目露异色的仔细扫视了李长生一番,凡人?
  他们又看了一眼以恭敬姿态站在李长生后方的赵月瑶,高人?
  很快,他们相视一眼后,直接做出了决定。
  不管这白袍青年是凡人还是高人,他们都没必要节外生枝。
  他们的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把吴良带回药神谷。
  至于其他人,只要不妨碍他们的任务,那便完全无需与之交恶。
  “药神谷的叛逆?”
  李长生的目光微凝。
  “长生祖师,药神谷虽不是七大圣地,实力却不比圣地弱多少,并且,他们极善于培养灵药和炼制灵丹,各大圣地都会尽量与之交好。”
  赵月瑶在后面低声解释道:“甚至有传闻,就连皇族姬氏,也都与药神谷保持着极为亲密的关系。”
  “那长生门呢?”
  李长生的目光微闪,问道。
  “我长生门有自己的药神峰,峰主柳蓉的炼丹之术独步天下,培养出的灵药,更是皆为上等,根本无需向药神谷购买。”
  赵月瑶一脸自傲的说道。
  “没想到,小蓉儿居然成了炼丹大师。”
  李长生目露异色的说道。
  柳蓉也是他收养的孤儿之一,排行第十三。
  在他的记忆里,小蓉儿只是一个贪嘴的小不点,每次哭的时候还会有两个鼻涕泡冒出来。
  然后只要给她一根棒棒糖,立马就会一擦鼻涕泡,笑得比谁都开心。
  谁曾想,他一觉睡了三十年,醒来后,当年的小不点,已经成为了一峰之主,不仅拥有化神境的修为,而且还学会了独步天下的炼丹之术。
  “柳师叔曾言,她所学之一切,皆由长生祖师所授,若非资质有限,仅能领悟十之一二,如今之成就,必将远超现在。”
  赵月瑶目露崇敬之色的看着李长生,继续道。
  柳师叔仅仅领悟了长生祖师所授的十之一二,便能学会独步天下的炼丹之术,可见长生祖师在丹道上的造诣,必将是已经超凡入圣。
  李长生:???
  他听得一脸的问号,自己什么时候教过小蓉儿炼丹了?
  他只记得,自己以前倒是教过小蓉儿搓糖丸,难道这也叫炼丹之术?
  “他……竟是长生门的祖师!”
  离两人很近的吴良,自然也将他们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堂堂长生门的祖师,竟会隐居在这样一个平平无奇的小山谷中。
  要知道,长生门虽开派不过三十年,却迅速崛起,一跃成为了大夏的七大圣地之一,更曾为大夏镇守国门三十载,战功赫赫。
  虽然长生门的底蕴,还远无法与拥有千年传承的六大派相比,但无论门主石之珩,还是上代圣女苏绾儿,亦或者各峰峰主,全都已经跻身于大夏顶级大修士的行列。
  至少在高端战力上,长生门比六大派有过之而无不及。
  只可惜,长生门终究底蕴不足,中低层无论人数还是战力,都远不及六大派,在六大派的联合围剿之下,几乎毫无抵抗之力。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眼前这位仙姿不凡的绝美女子,应该便是长生门的二代圣女赵月瑶。
  她喊这位白袍青年为长生祖师,名字与长生门相同,显而易见,他便是长生门的祖师,是石之珩、苏绾儿背后的神秘老师。
  甚至,石之珩等人所修的魔道功法,便都是这位长生祖师所授。
  “吴良愿入长生门,望长生祖师恩准!”
  吴良的目光闪烁不断,最后竟直接拜倒在地,无比恳切的大喊道。
  他心里非常清楚,虽然长生门几乎已经可以说是灭亡了,但只要有这位长生祖师在,随时都可能再度崛起,甚至会更加辉煌,他这时候加入长生门,说不定日后还能混个元老的身份。
  至于长生门到底是不是魔门,修的又是不是魔道功法,重要吗?
  真正重要的是,如此他方可逃过眼前的危机。
  “长生门?长生祖师?”
  那三个药神谷的追杀者,在听到吴良的喊声后,均是不禁面色一变。
  难道,这位看着毫无修为的白袍青年,竟是魔帝石之珩背后的魔道老祖?
  “逃!”
  三人不敢有半点迟疑,几乎同时转身逃出了山谷。
  魔道老祖现世的消息,他们必须立即传回药神谷才行。
  “起来吧。”
  李长生的眉头微挑,看了吴良一眼,开口道。
  这家伙倒是很会玩心眼啊,把他这个长生门的祖师拿来扯大旗,直接就吓跑了那三个药神谷的追杀者。
  “谢长生祖师!”。
  吴良站起身来,小心翼翼的看着李长生。
  他生怕自己刚刚的行为,会惹怒这位看着无害,实际却恐怖无比的魔道老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