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莫忘书 > 我一个字能惊天地笔趣阁 > 第十章 白马棺

第十章 白马棺


  而另一边,林涛快到地方的时候,就看一群人围在那里十分的嘈杂。
  林涛疑惑,骑着二花凑近了过去。
  前面正看热闹的人本来看的津津有味,突然感觉自己背后传来暖暖的喘息声。
  那人一愣,转头看去,一张比他脸都大的虎脸凑到面前。
  “我.....”那人吓得刚想叫唤,立马用手捂住了嘴,就怕惊到老虎把自己吃了。
  小心翼翼的往边上挪去。
  于是乎.....本来围成一圈的人群纷纷让开,露出了站在中间的几人。
  那要债的人本来还想说什么,突然感觉自己背后湿湿的,转头看去,一张虎脸和他面对面的看着。
  “啊~”
  那人直接吓得向后蹦去,但是胆量却出奇的大。
  “哪来的虎妖,敢来白马镇撒野!”
  “????”
  二花一脸懵逼,看着面前这长得瘦了吧唧的家伙手舞足蹈的,没忍住,就抬起了爪子。
  “二花,别随便动手伤人!”
  林涛当先说到,二花一愣,慢慢放下了爪子。
  众人这才发现,老虎背上,一个青年正懒懒的趴在上面。
  林涛伸了个懒腰,直接蹦了下来道
  “乱七八糟,你们要债找他儿子要去,没事欺负老太太干嘛!”
  “嘿,我说,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懂不懂!他儿子跑了,自然要让她这个当娘的还了。”
  “咋的,当娘的欠你的啊!少废话,赶紧滚!”
  “嘿!我跟你说,除非他儿子死了!要不然,这账必须得要回来!”
  “二花!”
  “吼~”
  老虎立马吼了出来,让几人瞬间腿下一抖,但是几人却还是咬着牙站在了原地。
  “有点胆色啊。”
  林涛不禁高看了几人一眼,随即看到了坐在地上哭天抹泪的李老太太。
  “李老太太,别哭了!”林涛试图安慰着李老太太道“我这有你老相好给你送来的信。”
  (老道:你妹的老相好,你全家的老相好。)
  老太太听到林涛的话,愣愣的看着林涛
  “老相好?哪个啊?”
  “........”
  众人顿时沉默,这李老太太人缘挺广啊。
  林涛也是抽了抽嘴角,从怀中掏出了信笺道
  “你老相好给你的信,你拿好哈。”
  老太太接过信笺,看着上面的署名,惊叫一声。
  “呀,这...我...我不认字啊。”
  众人都是一倒。
  “.........你不认字你那么大反应!”
  “欸有,我一没文化的老太太能懂什么啊,我的天啊,我的命太苦了,我都不抵死了啊。
  也没人说把信上的内容给我说一说啊,我要这信有啥用啊~”
  看着老太太又哭了起来,林涛无语的拿过了信笺。
  直接拆开了信封,展开信纸,上写五个大字。
  “你~儿~子~死~了”
  嘎~老太太直接抽了过去。
  林涛拿着信纸原地懵逼,什么情况?
  看着懵逼的众人,林涛扭头看向那帮要债的道
  “这回好了,你们说的话灵验了。”
  “哇~”
  谁知道那几个要债的听到这句话,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我的钱啊~”
  李老太太被哭声叫醒,也是悲从中来,直接哭了起来
  “我的儿啊~”
  “我的钱啊~”
  “我的儿啊~”
  “这两拨人一起哭还真有点合辙押韵的感觉。”
  林涛看着二花不禁说到,二花看了看自家主人,叹了口气。
  “我主人真的是太残暴了,自愧不如啊。”
  不一会,看两拨人哭的差不多了,这才都抽泣着收了收眼泪。
  老太太当先冲着林涛行了一礼,道
  “多谢公子把我儿的信送了回来。”
  “客气客气。”
  林涛摆了摆手,随即又看向了另一边的几人道
  “即然人已经死了,你们就不要在咄咄逼人了,人死债销的道理不用我多说吧。”
  “哇~”
  听到林涛的话,几人不禁又大哭了起来。
  “停停停,不就是一点钱么,至于这样么。”
  “呜呜呜,大哥,不是这点钱的原因啊。”
  那几个要债的哭着说到。
  其实这钱也不是他们要的,而是为了这白马镇第一首富,马文才。
  这马文才良田千顷,产业无数,而且平时也喜好多做善事。
  按理说人家马家也不在乎这点钱,但是前一阵却来了一个道士。
  在这个时代佛道的地位极高,看到道士登门马家自然以上宾对待。
  但是这道士却毫不领情,在看到马文才后,立刻要求马家为他出钱修庙。
  马家虽然有钱,但是看到这么个主自然是不干,哪有一上门跟要账一样的。强迫他人出钱修庙,还有没有王法了。
  那道士听完答复后,说了三声好,便转身离去。
  哪想到那道士刚走,马文才的老娘便病倒在了床铺之上。
  这可让马文才吓得够呛,请了大夫来看,都说药石无用。
  想起之前的那个道士,马文才思考再三,登门求上那个道士,求他治病。
  那道士却提了三个要求
  一:要闭门修观,为他修一座道观,二:要三千两白银!三:就是这李家御赐的金剪刀
  这前两件还好说,马文才也丝毫不在意这些,但是这第三件事,却是别人家的东西。
  而且说,还是御赐之物,那可是皇上给的东西,人家祖祖辈辈传下来的。
  不管是哪朝哪代的东西,这都属于家族的荣誉,怎么肯卖?
  也正巧,李老太太的儿子及其好赌,于是有人就给马文才出了这么个办法。
  谁知道李老太太的儿子在输光赌本后,立马跑路,离开了白马镇。
  这可是让马文才给愁坏了,只能让人天天去催,李老太太也备受折磨。
  如今已经过了一个月的时间,道观修完,钱财送完,就差这最后一样,这道士死活不松口。
  但是,马文才母亲的病情却也奇妙的稳定了下来,虽然还是卧床不起,但是却已经没有大碍了。
  林涛听到这里,不禁皱起了眉头,把这前因后果一整合。
  不就是这道士贪财然后下毒威胁人的故事么?
  看着几人神神叨叨的,把那个道士说的多么神乎其神,多么多么厉害,林涛挑了挑眉头。
  “停停停....我知道了,话说回来,这一套流程...”
  林涛看了看信,又看了看几人,随即抽了抽嘴角
  “我是不是被那个老道士算计了?他忽悠我来就是为了让我解决这件事的?”
  心理有着疑惑,但是既然遇到了,那该管还是得管不是,要不然自己心理也过不去。
  “老太太,别哭了,先回家好好呆着吧,你们几个,一会带我去道士那看一眼。”
  林涛说着当先走了出去,二花冲着几人吼了一声,几人不禁哆嗦了一下。
  随即鸟悄的跟在了林涛的身后往前走去。
  出了城,走了不远,就看到了一座道观,青砖瓷瓦,白漆面墙,屹立在野外。
  走到门口,往上一看,白马观三个字写在上面。
  林涛看了看这座道观,就这用料和制作工艺恐怕得值不少钱啊。
  “嗯?我怎么把他给忘了。”
  林涛突然一拍额头说到,随即伸手入怀拿出了一张纸,递给了身后的几个人
  “来,你们,正好去帮我把这个债要了。”
  “啊?”
  几人都是一愣,林涛挑了挑眉头道“怎么?不乐意?”
  “吼。”
  一旁的二花虎视眈眈的看着几人。
  几人连忙点头道
  “乐意乐意!我们立马去要。”
  几人抓过欠条就要走。
  “回来!说完了么,这是白马镇里的林铁匠的欠条,让他给我打造十根手臂长的钢针。记住了么?”
  “好嘞!”几人连忙点头便往回跑去。
  看着几人走远,林涛看了看白马观,说实话,刚一站在门口,林涛就感觉一阵的不舒服。
  虽然这道观看着干净整洁,但是就是有一种古怪的感觉让林涛眉心直跳。
  “二花你在门口守着,如果有别人冲出来,你就不用客气。”
  二花点头答应,林涛看了看白马观的门口,随即一脚踹门,走了进去。
  道观很大,但是却很空旷,四周安静的要死,就这时节,应该是鸟兽齐鸣的季节。
  但是在这道观里,大白天的连一声鸟叫都听不到。
  林涛迈步走进,就闻到一股浓浓的药味传来。
  不禁捂住了鼻子,实在是这药味太冲鼻了,门里门外如同两个世界。
  很难想象这么重的味道居然一点都没有传出去。
  “有人么!”
  林涛当先喊道,但是却没有人回话,又走了两步,就感觉脚底传来一阵蠕动。
  林涛立马向后跳去,一根土刺也直接窜了出来。
  要不是林涛躲得及时,恐怕就直接被穿透了。
  四处张望一下,依旧是一个人影也没有,林涛皱了皱眉,念力发动。
  整个人都浮空而起,漂浮在空中,看着下方。
  只见整个白马观是一个长条的形状,仔细看了看越发的感觉...像一个棺材?
  除了门口庭院这一块,后面都被整齐的房顶盖住,就像是一个开了半截的棺材。
  林涛眉头皱了皱,随即大手一挥,一颗大树直接从戒指中飞出。
  “道友且慢!”。
  一声喝叫传来,只见一个青年道士从里屋的房间走出,看着林涛道
  “道友,谈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