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莫忘书 > 一些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的故事笔趣阁 > 你可愿相信,一切都只是梦境

你可愿相信,一切都只是梦境


  “你……见我这么惨……可……愿放过……我。”那个女子双膝跪地,低着头,声音沙哑,说道。
  贾仪眉头一蹙,叹了一口气,说道:“我,我不知该如何解释。这一切,真的就这么说不清了,这一切,就真的不能说清。不是不可,是不能。我只愿你相信,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
  “为了我?”她微微抬起头,可依旧看不见,“就如同你杀死你身旁那位少年一样,是为了他好么?”
  “不,他不是。”贾仪回答。
  “哈哈……呵呵……”女子用仿佛漏气的沙哑,像是用尽仅剩的力气,嘲笑道:“你是打算怎么样?是把他的力量占为己有……还是进行你那不为人知的秘术?”
  贾仪沉默了片刻,淡定地说道:“我,可以帮你离开这里。”
  女子原本满不在乎,忽然严肃了,安静,不做声。
  “我可以帮你离开这里。”贾仪重复道,“离开这个终年飞雪,寒气入骨的山崖,离开这两个天谴柱。你可以去追求你喜欢的,你可以……甚至可以自己去种一棵桃树,等待它结果……”
  “闭嘴!”她忽然打断了贾仪。
  贾仪停下了片刻,又继续说道:“只不过……这是要有一定代价的。”
  贾仪语塞了。
  “我就知道。说吧,毕竟我都已然是这样了,我已经失去了一切了,还惧怕什么呢?”她说道。
  贾仪于是继续说道:“这……这需要你,放弃所有的妖力,甚至失去记忆,可能会妖力尽失而亡……但不过,我会用我的全力,去保住你的性命的!”贾仪抬起头,看着她,双目里闪烁着微光。
  她似乎顿时失魂落魄,双手又同起初一般,无力地被铁锁吊起,瘫坐着。
  “好了,我明白了。你乞求的还是我的这份力量。没事……我不责怪你。这个世上谁不想要得到这份力量呢?”她似乎在哭泣,语气有些哽咽,说道,“你可以走了。”
  贾仪解释道:“不是你想的那样。天谴柱的封印认的是你的妖力,北山的咒语也是以你的妖力为引,理论即是以你的力量牵制你。我可以将你的力量转移到那个少年的身上,这样天谴柱就不认识你,北山也不会钳制你。而他,则可以以自身的心志与我施加的封印将其埋藏在深处。”
  “我叫你离开这里!”她怒吼道。
  “请你相信我!”
  “我信任过你,我原谅过你,你却一次次将我出卖!你还要我怎样!我已经是仁至义尽了。”她说。
  贾仪站起身来,双瞳闪着点点泪光,正对着她,退后了几步,却没有离去。
  .
  “请你,再一次,原谅我。”
  说罢,贾仪打开折扇,将自己的右手五指划破,握紧拳头,猛烈地撞击在地面上。力量之大,仿佛整个山巅为之一震。地上的白雪被击至半空之中,空中的飞雪被气浪撞击开。贾仪的左手,从指缝里缓缓流出鲜血,一直流到地上,染红了朵朵白色雪花。
  渐渐地,在贾仪低声念叨的咒语声中,地面上出现了淡淡的法阵,呈现着鲜艳的红色。
  贾仪单膝下跪,抬起右手,手中的折扇升至半空,又划开了右手的五指指尖,血也从中流出。
  贾仪右手瞬时发力,血液飞溅到空中,在法阵的正上方又形成了一个悬在半空中的法阵。并且,石柱上的雪正一点点脱落,显现出上面若有若无的,类似文字一样的图案,闪烁着微微的红光。
  贾仪双手合十,闭上双眼,口中念叨着咒语。
  在一阵气浪冲曾之后,法阵顿时扩大至原先大小的十倍。
  .
  贾仪忽然吐了一口血。可他并没有停下。
  贾仪从半空中落到地上,手上变化着不同的手型,伴随着血液,在空中划出一道道图案。
  .
  忽然,贾仪感觉胸口一阵撕裂般的痛。这不像是是该有的,贾仪意识到这超出了他的意料。
  他睁开双眼,低头一看,一把长约一寸的匕首,从他的胸口刺出,穿透了他的心脏。
  贾仪回头,忽然看见背后伸过来一只手,这是林川的手!
  “你!……”
  林川说道:“一切都是骗你的……”。
  .
  “我,根本就不叫林川,我就是为了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