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莫忘书 > 建造盛唐笔趣阁 > 第三十章 春梦了无痕

第三十章 春梦了无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文小说网]https://www.lwxs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李世民见李元瑷已经看破关键,赞许的点了点头,道:“行军作战,最大忌讳就是自以为是,最要明白的是量力而行。不是你想如何,就能够如何。”
  
  他颇为无奈的说着:“我们身处地方腹地,兵卒数量又远逊色对方,更加不能贸然出击。现今气候过于严寒,兵士躲在营地烤火尚有许多兵士出现冻伤情况。若强行出战,只怕冻伤更加严重。本来兵卒求战欲望不强,士气不高,能够施展出来的战斗力就不强。一但出现大范围冻伤,将会给全军带来恶劣影响,甚至导致军心涣散,反而给对方可趁之机。”
  
  李元瑷默然不言。
  
  是啊,战机就在眼前,但就这种恶劣的气候,强迫兵士出击,对于兵士自身就是一种巨大的压力。
  
  士气不够,凭什么克服这种气候,打赢数倍于己的敌人?
  
  李世民早已将一切看的明明白白,道:“我们只有等,等到春天,等到这鸭绿水融化,等着温度转暖再找机会与高句丽决死一战。”
  
  李元瑷依稀记得后世东北的春天来得也比南方晚很多,问道:“这里的春天来得很晚吧。”
  
  李世民似乎坐久了,脚有点冷,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跳了跳,道:“是的,高延寿已经说了,就今年入冬的时节来分析,至少二月初,方才转暖入春。我们还要与之对峙百日,方能一战。”
  
  “百日!”李元瑷叨念了一句,道:“一百日后,不管是身为大莫离支的渊盖苏文力压诸耨萨,还是为了大局向他们妥协。那边怕是早已稳定局面了,不可能在给我们一个内乱之局,让我们坐收渔翁之利。能够坐上那个位置,应该都不会太蠢。”
  
  “当然!”李世民道:“如果他们知道我们会进攻,他们此刻乱都不敢乱,正是因为了解我们无法出击,才会乱一乱。重新分配一下利益得失,人嘛,都这样。换做是皇兄我,也要闹一闹,占点便宜。”
  
  “所以不用想了,你一路远来辛苦了。我会安排一将,先将役夫送回蓟城。张宝相身上刀伤未痊愈,让他好好调养。你跟薛曳莽就在营地里休息,找个机会送你们回去。这里太冷了,没必要留在这里跟皇兄一起受罪。”
  
  见李世民有逐客的念头,李元瑷识趣的不多待了。
  
  现在是上床睡觉的最佳时间,过了这个时间段,在想要上床将被褥睡暖和,得花费大量时间才行。
  
  李元瑷的营帐就安排在李世民的主帅帐附近。
  
  被褥炭火什么的,都已经安排妥当了。
  
  这身在军中,李元瑷也没有那么矫情,自己弄了点水,在炭火上烧开,舒舒服服的泡了会儿脚,方才躲进冰冷的被褥里。
  
  李元瑷无心睡眠,心底想着怎么才能让唐朝抓住此次机会。
  
  但是这锦囊妙计真那么好想,也不至于让李世民放弃这一次的天赐良机了。
  
  李元瑷苦思许久,毫无对策,不知不觉却睡了过去。
  
  隐隐约约间,李元瑷嘟哝着小嘴,哼哼唧唧的。
  
  一觉醒来,李元瑷迷茫的睁开了眼,想着自己昨夜做的梦,脸上露着一些不好意思的绯红。
  
  怎么好端端的居然做了一个春梦。
  
  最关键的是,梦中的对象还是她?
  
  牲口啊!
  
  用力拍了拍脸颊,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悄咪咪的掀开了些被子,立马盖上了。
  
  转瞬间,李元瑷想到了李世民的那杯老参酒,惨然道:“不会吧,人参壮阳的?”
  
  其实说人参壮阳并没有错,人参最大的功效就是补元气。
  
  而元气主要藏在肾里面,补元气也就是补肾气,自然有那方面的效用。
  
  带着几分尴尬的换了条底裤,李元瑷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出营帐吃早餐去了。
  
  依旧是一如既往的粟米粥,然后腌菜,大酱料,李元瑷在行军的路上已经吃习惯了,没有想到来到这军营也吃这玩意。
  
  李元瑷端着粥,跑去李世民的帅帐,看他开没开小灶,自己趁机分一点。
  
  进了帅帐,李世民正在案几上一边看书,一个双手捧着粟米粥,边暖手边喝,旁边也是腌菜大酱,并没有多余的小灶。
  
  李世民见李元瑷一脸失望,心领神会,笑道:“军中能吃这个已经很不错了。想当年,皇兄追击刘武周的时候,那时那有粟米吃。吃的都是麦饭,就是不脱壳的小麦,煮熟了放在袋囊里。饿了就在马背上,抓一把塞嘴里嚼。那一战,你皇兄追了三天打了八战,方才能吃上一口粟米。”
  
  “好吧!”
  
  李元瑷无奈应了一声,心底说了一句:“你牛逼!”但还是抱怨问道:“鸭绿水就在边上,就不能就地取材,弄些鱼给将士们开开荤?有好吃的,士气也会上来。别的不说,对面吃得肯定比我们要好。”
  
  李世民没有好气的道:“渔网是有,还不少。有本事你抓去,鸭绿水早给冻成了冰,有三四寸后。跟石头一样,费劲千辛万苦,手脚都冻肿了,也不过撬开一个小坑,网都塞不进去。第二天,挖出来的坑又差不多堵上了,有什么意义?”
  
  李元瑷听的一愣神,有些不好意思,但脑中灵光一闪,双手一合,笑道:“皇兄你不早说,你早说,昨天就让你喝上鱼汤了。你等着,臣弟这就去跟你凿冰抓鱼去。”
  
  他说着也不理会李世民,兴致勃勃的将手中的粟米粥几口喝完,大步的出帐去了。
  
  李世民想了想,也哗啦啦的将自己碗里的粟米粥喝完,慢悠悠的跟在后头。
  
  李元瑷叫上了薛曳莽,直接来到了李绩的营帐。
  
  唐军诸将他就认识几人,其中还包括长孙无忌这样的大佬。
  
  长孙无忌是不可能叫的,李道宗虽是亲戚,终究不熟。
  
  只有李绩较为熟悉,两人还一起讨伐过李佑。
  
  “李总管,跟你借些人。把罗通、刘伯英借我,然后再军中问问有谁会捕鱼的,叫上了百八十个。陛下说军里有渔网,你看看能不能帮我找来。”
  
  一箩筐的安排,李绩都有些失神。
  
  但好在都是小事,李绩这个老好人哪有不同意的道理。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