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日夜晚
  
      黎常在寝室里走来走去,似乎在等待着什么,此时林吟并不在寝室里。
  
      “吱啦~”窗户被悄悄打开了,从外面进来一位黑衣人,那是昨日的暗卫。
  
      暗卫一双阴冷的黑眸盯着他:“小少爷,东西找到了吗?”
  
      黎常有的紧张地点了点头:“嗯,我给你取。”
  
      他来到挨着墙的架子前,在上面摸索了一番,接着从一个暗格里取出了一个令牌,他捏着令牌,然后递给暗卫,神色紧张。
  
      暗卫也没有怀疑什么,毕竟小少爷曾经见她也紧张过。
  
      暗卫走了后,黎常瘫坐在椅子上,松了一口气。
  
      这时林吟从一处密室里走了出来,走到黎常面前,把他抱了起来,自己坐到椅子上,紧接着将他放到自己的膝盖上。
  
      黎常抓住她衣襟,紧张地问道:“不会被发现吗?”
  
      毕竟将军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对于那么重要的东西,怎么可能会看不仔细。
  
      黎到现在还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有什么作用,只知道那个东西非常重要。
  
      所以刚才给暗卫的,是假的
  
      林吟摸了摸他的脑袋,以示安慰:“别担心,常儿还不相信妻主了吗?嗯?”
  
      “哦~”黎常应了一声。
  
      妻主说没说就没事吧,他只要乖乖地貌美如花就好了。
  
      ——
  
      将军府
  
      黎常的父亲坐在前座上,看着底下的侍君来给他道安。
  
      南信恒面不改色地看着对他行礼的侍君。文学大
  
      这个侍君倒也是个狐媚子啊,看着妖娆的身段和妩媚的神态,怪不得被将军宠爱着。
  
      侍君行完礼,正君没有说话,那他也就只能站在那里等话。
  
      南信恒心中正醋意大发,所以就想着让这个侍君吃点苦头,倒也不着急让他坐下,就坐在那里看着他。
  
      因为昨夜的一场欢愉,侍君身体早已疲惫不堪,现在却还要站着,他心里早就不知道把这个正君骂了百来回了。
  
      过了一会儿,还是侍君最先忍不住开口道:“若正君没什么事,那奴家先行一步告退了。”
  
      不仅身段妖媚,连说话的语气都带有一股风流劲,果然上不来台面啊,连这点都忍受不下来。
  
      南信恒眼底闪过一抹轻蔑,却面不露色道:“莫要着急啊,几日也与侍君没有说过话了,今日我们便好好谈谈心吧。”
  
      侍君眉骨突突直跳,他不由得暗骂一声。
  
      这男人就是故意报复。
  
      但他身为侍君,也是无可奈何,只得听从正君的指挥。
  
      即使这样,南信恒依旧没有发话让他坐下,侍君站着和他谈话,憋了满肚子气。
  
      “诶呀!”南信恒忽然惊呼一声:“原来你还没有坐啊,来来来,快坐下。”
  
      侍君满头黑线。
  
      眼神不好得治!
  
      刚坐下,就有一侍仆端来茶水,侍君以为自己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他松了一口气,端来茶水抿了一口。
  
      这一口,差点没让他吐,但是为了不失态,他也只能默默咽下。
  
      他震惊地看着手中的茶水。
  
      这是人喝的吗?
  
      怎么这么苦!
  
      《我的夫君是绝色》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搜书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搜书网!
  
      喜欢我的夫君是绝色请大家收藏:()我的夫君是绝色搜书网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