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莫忘书 > 夜幕下的出租车笔趣阁 > 第006章,昌河面包车

第006章,昌河面包车


  乐厨师打探到一个让陆仁感兴趣的好消息,有人愿意低价出售出租车,价格在35000元左右,他留意问了下剩余年限,大概是二年后到期。
  “这消息,可靠吗?”陆仁心头一热,急忙问道。
  “两天前,在宾馆的一个包间里,无意中听到的。我知道你感兴趣,特意帮你问了一下。原来是你的同行,离开时还留下了电话号码……你要不要?”
  说完话后,乐厨师从钱包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陆仁看。
  陆仁仔细瞅一眼,然后又放下,沉思了一会儿,说道:“明天打电话问一下,先看下车再说。”
  “要是行的话,就买下来。我敢说,只要你有了这辆车,隔壁的女人立马就会扑过来,抢着和你结婚,你信不信?”
  “哥们儿,小声点,小声点……”
  乐厨师或许是酒喝高了,在陆仁的房间里大呼小叫,唬得陆仁连忙阻止他。
  夜深人静,隔墙有耳,这要是让姚琴听见了,那还得了。
  “切,一看就是个耳根软的,这还没结婚呢,就怕成这样……你算是完了。”
  “是是是,我怕老婆行了吧。”陆仁也是无奈,乐厨师什么都好,就是不能沾酒,沾酒就醉,醉了爱唠叨个没完。
  陆仁真有点后悔在家里面喝酒了,还不如在外面找个地方,起码不像现在这样提心吊胆的。
  翌日一早,送走乐厨师后,陆仁按照名片上电话拨了过去,一个女人接通电话,反问道:“谁呀,你找谁?”
  “啊,打扰一下,是汪云峰么,哦…听人说,你有辆车要卖是吗?”
  “汪云峰是我老公,是呀…我们有辆出租车要卖。”
  “能介绍一下情况吗?我正想买一辆。”
  “可以呀。96年的昌河车,车况良好,手续齐全,准备卖4万2。”田电话里的女人笑着说道,悄悄的把价钱涨了七八千元,让陆仁眉头一皱,觉得这个女人不简单。
  “几月份年检?”陆仁先不忙讨价还价,问清楚了再说。
  “四月份。”笑着的女人顿一下,收住笑声,轻声说道。
  “现在是九月份,也是说还剩一年零八个月就到期了,是吧?”陆仁心里暗自合核,3万元还行,4万2…有点高了。
  这是把人当凯子耍了。
  “啊…好像是吧。”
  “能看看车吗?”口说无凭,眼见为实,电话里说的天花乱坠,别回头一看车况,状况百出可不行。
  “真想买的话,你就说个时间,我把车开去让你看看。”电话里的女人倒是干脆利索,同意见一面再说,不过却说到了陆仁心里头。
  两个人商定中午饭后,在火车站会面。
  陆仁心情顿时轻松起来,不管成不成,多看一辆车总没有坏处。
  时间快到十点,菜还没买,他连忙推着自行车走出院子,迎面碰见了李大爷刚从菜场回来,拎着竹制菜篮。
  “大爷,买啥好吃的呢?”陆仁殷勤打招呼。
  “白菜萝卜,外加水豆腐…不就这些。天天吃肉,我可吃不起!”李大爷说话很冲,挤兑的陆仁心里直犯嘀咕。
  这老爷子,哪根弦搭错了,这么大的火气。冒似没得罪他呀。
  陆仁一阵郁闷。
  姚琴在院里听见俩人声音,抬脚走到门外,笑着冲陆仁招手,说道:“喂,买菜么…一起去。”
  转眼瞅着李大爷,笑道:“大叔,买菜回来了。”
  “嗯,买了点毛豆,死贵死贵的。”李大爷面对着姚琴笑了,气的陆仁在身后翻白眼。
  漂亮的女人,对男人都有杀伤力,不论年龄大小。
  陆仁等姚琴出来,俩个人走在一起。
  “昨晚谁呀,在你房间里鬼哭狼嚎的,尽听他在嚷嚷…吵闹我一夜没睡好。”走了一会,坐在后座的姚琴好奇问道。
  “一个同学,听见我住院了,过来看我。不好意思…吵着你了。”陆仁眨眨眼睛,瞄了某人一眼,心里想,不会听到一些不该听的话吧!
  “我说呢…昨晚喝酒了吧。尽说些疯话。”
  “哦,说啥呢…我记不清了。”陆仁小心问道,埋怨起多嘴多舌的乐厨师,几两猫尿下肚,就不知天高地厚,信口开河,胡言乱语。
  “隔着墙呢…我可听不清楚,就知道是有人喝多了。”
  “他就那样,人却不错,还给我介绍卖车的事呢。”陆仁放下心来,没听清楚最好,不然的话,姚琴现在可不会给他好脸色看。
  “靠谱吗?别被人骗了。”姚琴多疑,好心提醒他道。
  “谁知道呢,约好中午看车,去了不就知道了。”
  “你不是钱不够吗?”姚琴昨天听陆仁还嚷嚷着手里钱少,隔了一夜,情况就改变了……心里疑惑不解。
  “要价3万5,差不多,合适的话,借钱也得买。”
  “这话不假,有些事就得当断则断,免得后悔。”姚琴很希望陆仁心想事成,急忙给他加油打气,不知不觉间话气顿时热络起来。
  姚琴中午不出摊,主要还是一早一晚,所以才有时间陪陆仁逛街卖菜。
  陆仁一般下午四点接车,然后一直跑到次日早晨,很是辛苦。
  吃罢午饭,陆仁匆匆赶往火车站,见到了电话里的女人,还有她的丈夫,一个黑漆干瘦的男人。
  俩个人年龄都三十出头,女的清瘦,满脸的笑容,笑的有点太假,让陆仁心中不喜欢。
  直觉告诉他,男的只是摆设,女的才是当家做主之人。
  面包车停在路边人行道上,深红色,似乎刚打的蜡,就像起皱的皮衣被人为的拉直,在阳光直射下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狡诈。
  打开后车门,滑轨上涂抹着润滑油,很是轻巧就打开了。里面铺设着半新的座垫,崭新的脚垫,处处显示了车主人的精巧算计。
  这些都不重要。
  翻开驾驶座脚垫,陆仁重点察看一番,用手敲敲,又重新盖好,点点头,心里有了一些计较。
  然后就是一些外检及验车……。。
  “咋样,车况…还行吧!”干瘦男人开口询问,很是急切。清瘦女人白了男人一眼,抿着嘴,一言不发。
  “看不准,赶明个再请个内行看看。”陆仁心里有数,有些敷衍道。尽管他心急买车,不过,眼前这辆车无论如何是不会买的,车况太差,纯属于驴屎蛋子表面光,净想着坑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