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莫忘书 > 爆衣狂魔笔趣阁 > 23、猴哥还在,但是喊猴哥的人没了.

23、猴哥还在,但是喊猴哥的人没了.


  “我是,齐天大圣孙悟空。”斗战胜佛怒目圆睁,口中发出一咆哮之声。
  咆哮声音之大,竟然仅凭声音就震碎了天穹,震碎了一个黑不溜秋的黑洞,而且在那黑洞的边缘也是密密麻麻的布满了裂痕,就像是即将碎了的玻璃,只需要再给他加上一点压力就会彻底的破碎。
  处在斗战胜佛脚下的赵无忌,只感觉耳朵一阵嗡嗡嗡嗡嗡。
  脑瓜子就嗡嗡的了。并且眼冒金星,听力也暂时丧失了。
  猴哥您叫归叫,您能不能在意一下我的感受?
  您毕竟是斗战胜佛,可我不是啊,我只是一个刚刚接触到修真的平民。你要是再给我来一两声,我就,我就当场死给你看你信不信?
  好在猴哥叫完一声过后,就没有要再叫第2声的打算。这让赵无忌松了一口气。
  不过紧接着赵无忌的心又马上提到了嗓子眼。
  因为斗战胜佛他回过头来了,目光如电,比老鹰的眼睛还要锐利,还要锋锐,仿佛这世间没有什么希望,没有什么迷幻能够遮挡住他的视线。所有的所有一切的一切都在他的眼下无可遁形。
  这便是斗战胜佛的能力之一——火眼金睛。
  赵无忌顿时有一种要窒息的错觉。
  斗战胜佛活动一下脖子上的筋骨。身形有原本的百米之高,慢慢地缩小,逐渐变成了和赵无忌差不多高的一个人。
  和原本的毛脸雷公样不同,猴哥可以说相当于是去韩国做了一个整容,成功的变成一个阳光帅气的大帅哥。
  哇,这就是成佛的好处吗?直接从一个畜生转变成了一个大帅哥。莫名的感觉对佛教有了那么一丝向往。
  “叮,检测到斗战胜佛,齐天大圣孙悟空对素质的好感度—10。”系统在这个时候终于做了一次人及时的报道了。
  “斗,斗战胜佛大人您好。请问有什么是小的可以帮忙效劳的吗?”赵无忌陪笑着,身段已经放得低得不能再低了。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该苟的时候还是得苟住啊。反正自己也打不过对方,自己是死是活,还不是对方一句话的事。
  “不,别叫我斗战胜佛大人,叫我猴哥。”斗战胜佛很随意地道。
  “好的,斗战胜佛大人。”
  开玩笑,谁敢和猴哥这样说话呀?在心里面说说就差不多了,谁敢在明面上光明正大的称呼猴哥为猴哥啊。这条小命还想不想要了?
  “少年啊,你知道有一种神通叫做他心通吗?”孙悟空叹息一声,“你在心中已经叫了我这么多声猴哥了,就不能在这里说一声吗?”
  莫名的,赵无忌感觉,猴哥有一种英雄迟暮的情感,并且他感觉猴哥这好像是在请求。
  好像是为了回忆过往,该不会猴哥有什么恋旧情结吧。
  “那,我就真叫了。”赵无忌试探性地说道。
  “叫吧叫吧,我又不会吃了你。我是出家人,出家人不打诳语的。”
  “那好啊。猴哥。”
  孙悟空心头一震,眼眶在瞬间变得有些通红。作为一代斗战胜佛这一点小细节,他掩饰的极好,根本没有被赵无忌察觉出来一样。
  “猴哥,你怎么了?”见到猴哥上是愣在那里,赵无忌有一点心慌。
  完了完了,该不会他要商量怎么灭口吧。完了完了,我就要英年早逝了。我才活了21岁,我还没谈恋爱呢。我还有好多好多想做的事情都没有去做呢。啊,但是我就要死在这里了。
  “乱想,谁要杀你了。”孙悟空玩笑似的在赵无忌的肩膀上拍了一巴掌。
  完了完了,猴哥不会要一巴掌把自己拍死吧?
  身体条件反射似地向旁边一躲硬是让孙悟空拍了一个空。
  孙悟空:……
  “叫你过来你就过来,出家人不打诳语的,我不杀你。”孙悟空有一些恼羞成怒了,自己这是第1次想要拍一个才刚刚修真的修士没有拍到,虽然说这仅仅是自己的无心之举,但是他还是感觉好羞耻啊。
  “猴,猴哥我,我这不是故意。猴,猴哥,你千万别怪我。我,我就是有点紧张。猴哥,我真不是故意的。”赵无忌慌忙解释,生怕猴哥真的给他随手来一下把他弄死。
  “知道吗?你和我在以前的一个很要好的兄弟很像。”猴哥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他和你一样油嘴滑舌的,但是,他人很好。虽然平时有点出工不出力,还有一点儿偷懒,爱耍小聪明,还经常被我揪耳朵。但是他从来没有怨言,一直都是笑呵呵的。”说着说着已经有泪光,从猴哥的眼中开始闪烁。
  “他也曾经说过我是弼马温。我就骂他是呆子。但是每次遇到危急的时刻,他却每次都挺在前面,不管是去做诱饵还是去怎么着,可能在做之前会有那么些许的怨言,但是开始做了过后,他就变得无比的认真,投入了十二分的精神。”说着说着猴哥的声音变得有些哽咽了,这好像是一段他十分不愿意提起的伤心事情。
  “虽然他总是嚷嚷着要散伙,要分家但是却还是始终的不离不弃的跟着我们一起取到了真经。可惜在几百万年前,发生了一次亘古大战,具体的战役我就不和你描述了以你这个境界知道了反而会不好。我那个好兄弟为了保护我,被一柄剑给分尸了,神魂俱灭,连转世重生也没有机会。”说到这里,猴哥声泪俱下。。
  “我答应过要保护好他的,到头来却是他死在了我的前面。”猴哥的声音变成了哭腔,大滴大滴金黄色的泪水从他的眼眶流出。
  “他直到死的时候,神魂都要快面面的时候,都还笑着对我说:‘猴哥,你要好好的活下去,继续保护师父。我先走一步。’可是他却不知道,这世间却只剩了我一个。师父,二师弟,三师弟还有小白龙。他们都去世了,只有我一个活了下来。想当初他做了错事也是如你这般。今天猴哥还在,但是喊猴哥的人,却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