璀璨的星辰,堂皇的仙城,显示这个世界无比的宏大和辉煌。
  虚空中一个硕大的身影,孤独挺立,他的对面是无数的仙神。
  “你已经失败了,收手吧!大哥!”
  说话的身影,在对面众仙的最前列,似乎在面临无法抉择的难题,他的道心在撕裂,他的面容痛苦而又狰狞。
  “陛下,请您遵循群仙众神的意志!”无数的仙神一起呼喊。
  “你既然已经是仙帝,为何还要叫我大哥。”
  “生来死去你都是我的大哥!放弃吧,放弃了,你还是我们的大帝,你还是这世界,这宇宙永恒的主宰!”
  “陛下!”群仙众神一起呼喊,呼声传遍这宇宙的每一个角落,然而却无法唤醒他们挚爱的大帝那被迷惑的心灵。
  “没有永恒!执迷不悟的是你们啊!”他的声音舒缓有力,如春风拂过冰冷的冬天,能融化万丈的的冰雪,唤醒万物的生机,却无法撼动群仙们追求永恒的执念。
  “元姬你也这么想嘛?”他看着对面男子身边的一个女子,轻声叩问。
  “陛下,我不想变老,我不想再像蝼蚁一样的活着。你放弃心灯吧,那是旧天地的意志,你被他蛊惑了!回来,回来我身边,我们永远在一起!你答应过我的,你是大帝,你不能摧毁自己的道誓。”元姬的泪水,哀伤感染了整个宇宙,星辰都发出自己的哀鸣。
  “陛下!”群仙的呼喊声中,仙道的意志,再次涌来,涌入他的身体,想要从他的身体中,将那盏闪烁的心灯扑灭,找回他们的大帝。
  心灯似乎被激怒,在蜂拥而来巨浪之中飘摇闪烁的祂,忽然闪出无尽光辉,将整个宇宙照的闪亮,粉碎了一切意图玷污祂的意志,却无法点亮所有仙人心中的明火,巨大的身影开始萎靡,他喃喃道:“那就先从我开始终结吧!”
  “去吧,心灯,到你该去的世界去,为这黑暗宇宙中还活着的人类,去点亮他们前行的道路!”
  身影张开双臂高呼!
  一道绚丽的金色光芒,穿越无数时空,飞跃无尽空间,在这天地留下一道炫丽的彩虹,撞入那道身影,将心灯打的粉碎,巨大身影,如风中残形,慢慢的的开始模糊,消失。
  “星元!”元姬撕心裂肺的呼喊声,撕裂了这片天地,她疯了一般的扑向那道身影,想要抓住他一丝丝的痕迹。
  “我在红尘等你!”逐渐消散的身影,伸出一只手,轻轻抚摸她的头发。
  “他是你大哥,你为什么要杀他?为什么?你们都要杀他!他带领你们从莽荒中走来,他历尽千劫万难,他打造这片天地,他让你们拥有永恒的生命,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非要杀了他?”
  元姬的哭声,责问,捶打着众仙的心灵,有道心不够的坚韧的仙神,被这撕心的责问,直接湮灭了心神,化道天地而去。
  “住口!没谁想杀他!”仙帝撑起巨手,一把将元姬困锁。
  “要斩尽杀绝吗?”
  四个身形现出,劈开囚笼,挡住仙帝。
  “定元珠怎么会杀了大帝?”
  “说好的只是驱离心灯!仙帝必须说清楚!”
  群仙也开始躁动。
  “诸位,心灯意图点燃诸位的心火,激怒了灌注仙道意志的定元珠,它将心灯扑灭。”
  仙帝的道音传入群仙心中,逐渐平息了群仙的骚动。
  太易听到,心中只是嘿嘿冷笑,他对仙帝说道:“众仙尊你为帝,我们四个大帝旧臣,只认一主,不能侍奉仙帝陛下,还请陛下拿个章程。”
  “我也不敢驱劳四位,元姬就有劳四位照顾。”
  “多谢,告辞!”太易带着太初、太崇、太素一起扶起昏迷中的元姬,闪身消失。
  “太易,就这么便宜了这贼子嘛?”
  太初怒火万丈。
  “他大势已成,又能如何?”
  “定元珠,怎么会杀大帝,这也太荒唐!”
  太邪摇头晃脑。
  “群仙都能反了大帝,定元珠又如何?”
  太易叹口气。
  “他们趁我们四个不在大帝身边,造反杀了大帝,这帐迟早要算回来。”
  太素气的哇哇乱蹦。
  “大帝早就看穿一切,才叫我们去开了那片新天地,那里有大帝的意志,应该是大帝给元姬安排的归宿。”
  ~~~
  “仙帝陛下,让他们离去,将来必成大患。”
  元昔神色沉重。
  “难道让我杀了你姐姐嘛?”
  仙帝问。
  “我可以照顾姐姐,我说的是太易他们几个,原本偷偷摸摸的不知道干什么去,如今竟然带着姐姐走了,不知道有何企图?”
  “元昔,你觉得心灯,会不会再现?”
  “应该不会吧,被定元珠打灭,还能回来?”
  “元昔,定元珠虽然是我带众仙一起催动,但其中有古怪,原本没有那么快,我也不想杀害大哥,如今这定元珠也失踪,我心里不安。”
  “这天地间的人族都已灭绝,那边可能还有点渣渣,也不可能修炼,有心灯又如何,仙帝过虑!”
  “心灯,绝不可以小觑!元昔你看守的道藏,还要更加的小心。”
  “仙帝放心,心灯都没了,这道藏,还能怎么样?”
  仙帝听后,嘿嘿一笑,说道:“你办事我最放心。”
  元姬从昏迷中醒来,她看着太易四仙,淒声道:“你们为什么不让我去死,大帝都死了,祂让我独自忍受这无尽岁月的折磨,祂好狠的心,你们也好狠的心。”
  “仙主,这片天地,是我们四个奉大帝之命开启,不在过去现在未来任何时空中,大帝的道誓,就是这时空的意志,这是大帝永远陪伴你的地方。”
  “是吗?”
  元姬看着这片还处于混沌中的小宇宙,她伸出手轻轻抚摸,就如在触摸丈夫的面颊。
  “金风玉露一相逢,
  三生三世的情缘有了归宿;
  你原是陌上公子世无双,
  我本是倾国倾城红颜水;
  看腻了春花,
  望穿了秋月,
  我在闺中绣着鸳鸯结;
  红颜渐老君不归,
  忍看这如花美眷,
  都化作了似水流年,
  沧海桑田又一篇人间;
  你手捧珍珠泪,
  将我的白发染成青丝;
  你取来长生泉,
  将衰朽驱离我的身躯;
  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白头偕老枯骨同穴永不分离,
  你的弘愿已是这天地的意志;
  说什么永恒已成灰,
  说什么大道是不归;
  你怎么忍心又让我独自徘徊,
  又让我庭前扫叶阶下葬花,
  风刀霜剑中再次枯萎。
  ……”
  元姬轻轻吟唱,素衣赤足,慢慢的踏入那片小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