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了电梯,李元立刻感觉到电梯异常,他一掌拍开顶棚,抱着唐婉,爬上箱顶,纵身一跃,逃离电梯。
  “轰”的一声,箱体砸在电梯井底。防撞措施也没能起到作用。
  唐婉还不太明白发生什么事,也没觉得危险,她紧紧抱住李元的脖子,贴在他胸口,闻着他的气息,她心里是小鹿一样的乱跳。
  李元用脚踢开电梯门,来到走廊,仔细观察一番,没有发现危险,他才轻轻拍拍唐婉的肩膀。
  “没有危险了!”
  突然间李元觉得这个拥抱好温馨,他心里一阵阵涟漪泛起。
  唐婉松开手,俏脸绯红,低头紧张的站在那不敢动弹,也不敢看他。
  “走!”李元拉着她的手臂,向应急通道走去。
  到了楼梯前,唐婉才稳住心神,跟着李元一起从楼梯上一路疾跑来到酒店大堂。
  在大堂吧找了一个角落坐下,李元集中精神,观查周围人的动静。
  李元暗想:“若是有人想害我,这时候很有可能在附近等消息。”
  唐婉这时才仿佛想起来发生什么事,她拿起手机发了一个信息。
  她看着李元,突然道:“有人想谋杀你?”
  李元看看她,笑笑道:“也许是想谋杀你?”
  唐婉眨眨眼,想了一下,说道:“也有可能,概率不大。”
  这时一个穿西服的男子走过来,对唐婉附耳轻声道:“唐婉,叫你朋友跟我们一起走。”
  唐婉拉着李元胳膊说道:“跟我们走。”
  李元点点头。
  三人上了一辆黑色轿车,离开酒店。
  “李元同志,非常对不起,因为我们的疏忽,让您受惊。”
  李元看着前面的道路,震惊的一时忘了回话。
  路面干干净净,一辆车都没有,黑色轿车仿佛来到了无人的荒漠。这可是首都!
  黑色轿车幽灵一般钻入一个地下隧道,李元敏锐的感觉到,轿车顺着10度的斜坡往地下行驶,一个小时后抵达终点。
  下车后,有士兵上来敬礼。
  黑西服男士对李元道:“不好意思,李先生,要委屈您做个身体检查。”
  检查完身体,换了一身白色的工作服,三人进入一个巨大的地下研究室。
  至少有数百个科学家,在那里忙碌的工作。
  “欢迎来到黄泉!我叫马三。”
  接李元那位男士,这时才自我介绍。
  “黄泉,你是说我们都是死人了吗?”
  李元忽然想起隐姓埋名几十年的两弹元勋们。
  “这只是为了保证您的安全,采取的临时措施。在您正式向世界公布您的身份之前,这里是唯一能保证您安全的地方。”
  李元暗想:“沉思你到底扔了多大一个锅给我。”
  他试了试联系沉思,果然联系不上。
  唐婉突然道:“您的身份泄露了,我爷爷特意召开这个研讨会要向全世界公开您的身份。”
  “我可以选择不公开嘛?”
  李元有些无奈,他可不想当个骗子,一辈子带个假面具生活。
  “当然可以,来到这里,您再出去,也就无人知道您是谁。”
  “接您来之前,唐院士就强调,如果您不愿留在这里工作,绝不勉强。”
  马三笑嘻嘻的看着李元。
  这时,一个中年男子匆匆赶来,跟马三耳语道:“马三,你来看看,有些特殊情况。”
  马三打了个招呼,跟那人一起去了。
  李元听得清楚,却假装没听到。
  “唐姑娘,你跟这里好像很熟悉?”
  “不熟悉,也就来几天。”
  “你要在这里工作?”
  “暂时还没有决定,还要等等看。”
  唐婉说着脸突然又是微微一红。
  皓齿明目红霞飞,李元微微有些愣神。
  马三到了工作间,工作人员给他看了两段录像。
  一个是李元猛然加油甩闪开撞击的画面,一个是他在电梯抱着唐婉脱险的画面。
  马三反复看了又看,摸摸光溜溜的下巴,心道:“这是正常人能办到的吗?我们好像有点多事呢。”
  李元跟唐婉聊得正开心,马三拿着一个文件夹过来,把文件夹往李元面前一放。
  “李先生,您先看看,然后我们再谈谈。”
  打开文件夹,刷刷几下看完,李元觉得自己简直在看科幻小说。
  “你是说,那边那个国家,出动了最绝秘的女神x9,在天上扔了一个定位数字逻辑炸弹,来杀我?”
  李元简直觉得荒唐。
  “对呀!托您的福,我们总算见到了传说的女神。”
  “那我坐飞机的时候,干嘛不动手?”
  “资料还没传回来,这么跟您说吧,您坐的飞机,其实不是您原来应该坐的航班。那趟航班已经坠入大海,我们正在搜寻遗骸。”
  李元低头回忆了一下经历,又抬头道:“我明白了,大巴车拉着我们去乘坐的飞机,其实是另一架飞机。”
  “是的。”
  “那原来航班的乘客上了新的飞机,上原本航班的乘客呢?”
  “都是空降兵假扮的。”
  “他们不会有危险吧?”
  “对不起,目前还没有讯息传来!”
  李元惴惴不安,紧张的收紧了双腿,他没想到自己坐趟飞机,居然背后还有这么多惊心动魄的事情。
  “为有壮志多牺牲,这对我们来说,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
  马三拍拍李元的肩膀。
  “这有点荒唐,其实......”
  李元突然不知从何说起,他觉得自己被沉思扔到一个坑里,这坑有点深,这辈子恐怕都别想见到太阳。
  “其实我觉得最荒唐的是......”
  马三突然从怀中取出一把匕首,闪电般的向李元刺来。他快,李元却更快,身躯轻轻一晃,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闪开马三的突刺,反手一把抓住他的手腕,一个“卸”字诀,化解掉马三的冲势,再一揽一推,马三硕大的身体,仰面飞倒在地上,李元扣住他的脉门,一脚踩在他的胸口。
  “你想干什么?”
  这几下动作,不过电光火石之间,等那匕首啪的一下落在地上。
  李元觉得声音奇怪,松开马三,捡起匕首一看,竟然是橡胶的假匕首。
  “你试探我,为什么?”
  马三慢慢从地上爬起身来,笑道:“这才是最荒唐的地方,李先生您能解释一下嘛?”
  唐婉呆呆看着他们两,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呃!家传绝学!”
  李元老底被人发现,只好张嘴胡扯。
  马三看着这个看起来有点相貌普通,实际上深不可测的年轻人,忍不住突然笑起来。
  “家传绝学,家传绝学!”
  他在自己的办公桌里一顿折腾,拿出一本厚厚的文件夹,往李元面前一推,笑道:“你家都在这,你翻个绝学出来我瞧瞧。”
  翻了一遍自己祖宗三代的资料,被当面拆穿谎话,李元脸有点发烧。
  最让他吃惊的是,自己老爸居然如此荒唐,在县城里养了两个小情人,自己还有个同父异母的妹妹;老妈跟村里原来放电影开录像厅的光棍黄叔竞然是一对被棒打鸳鸯的恋人,怪不得自己小时候去看电影从来不用买票;幸亏自己跟老爸长得有点像,要不然李元真的要怀疑一下自己是不是老爸亲生的。
  他想着过年的时候给了老爸一大笔钱,顿时对老妈有深深的负罪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