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莫忘书 > 异域寻仙迷情录笔趣阁 > 第十七章

  带着参加童子试的考生到了县城,将学生们在县城学府安置好以后,李家父母带着儿子、唐婉在县城大肆采购一番,拉了整整一马车的谢礼,去黄龙观还愿。
  黄龙观香火极旺,唐婉姿色出众,听说是县里的大才俊,许愿后得之天配,今日前来还愿,更引得路人一路围观。
  黄龙观的观主龙山道人,带着一众仙奴亲自迎出山门,牵着李孟元和唐婉说道:“如此才子佳人,真乃天作之合。”
  还亲自主持了还愿仪式,李母李父更是感恩不已。
  仪式做完,龙山道人一别常规,留下晚宴不说,还定要留宿。
  “李秀才回城里也无住处,不如就在道舍,委屈几日,等童子试考完再去。此处也算是山川景秀,若是李秀才文兴大发,留下名篇,将来必是千古美谈!”
  李父李母熬不过龙山道人的殷勤,只好在道观别院住了下来。
  龙山道人静修房中,另一个穿着打扮与他差不多的道人说道:“师兄,晚上就动手吧!多拖一日,就怕生变啊!”
  “你急什么,童子试要考4-5天,今日动手引起太多物议不好。上次惹起的麻烦还少吗?”
  “就说被黄龙大仙请去做客了,一帮杂碎还能如何?”
  “莫急,这风流才子最爱舞文弄墨,待他写好文章,我们就说黄龙仙师看后大悦,请去做客。如此则滴水不漏!”
  另一个道人想着唐婉绝世风姿,恨不得马上搂进怀里百般蹂躏一番,心急火燎之中正要再劝说。
  龙山道人一挥手说道:“龙水,你去吧,不要生事。”
  龙水道人只好退了出去,他走到外面看天上月色皎洁,想着唐婉的窈窕身姿,愈发的心痒难当。信步来到别院,看见李孟元的房间中还有灯火,便从窗户纸的破洞中偷看。
  只见李孟元在床上酣然大睡,红烛光中,唐婉正在灯下看书,悠然恬淡,好一幅岁月静好淑女图!
  龙水道人那还按奈的住,他取出一管迷魂烟,向房内吹去。
  眼见唐婉伸手打了哈欠,扔下书本,伏在桌子上沉沉昏睡过去。
  龙水道人拨开房门插销,走入房内,轻轻叫了声:“美人儿,深闺寂寞,大爷来陪你解解闷。”
  忽然又觉不妥,连忙反身插上门闩,暗想:“对不住了,师兄,师弟今日要得个先手了!”
  龙水道人再转身时,看见唐婉长身倚立,正笑嘻嘻的看着他,只是笑容里吐出的一股冰冷寒意,瞬间将他全身冻结。
  一道银光闪过,龙山道人惊恐万分的眼看着自己的身躯一节节化作飞灰消散。
  第二日,李孟元醒来,便带着唐婉一起去看黄龙道观后山大竹海,登上山顶只见层岚叠嶂的山岭铺盖着绿竹,山风劲烈,卷的竹叶翻转,如大海波澜起伏汹涌,一时间兴致盎然,开口长啸:“千山劲节在,风云不动色。”
  转身又看见山风撩得唐婉青丝飘扬,翠带飞绕如神仙中人,又接口道:“携子归故里,人间传萧瑟。”
  唐婉听了,耻笑道:“你这诗,格律都反了!”
  李孟元哈哈道:“反了才是奇文!”
  唐婉一脸鄙夷,不敢苟同。
  龙山道人四处寻师弟不见,正在招门人问询,得知昨日见龙水半夜偷入李孟元房中后就再也没出来,一时间有些茫然。
  看见李孟元和唐婉从后山回来,连忙迎上去问道:“李公子,唐姑娘可得雅趣!”
  “有反文四句,就怕污了仙师耳朵!”李孟元长笑道。
  龙山道人听了吓一跳,看风景还能看出反文,等看李孟元写完,笑道:“李公子就会吓唬贫道。”
  李孟元哈哈一笑,也不解释。
  到了中餐时间,龙山亲自作陪,做了一桌山珍海味款待李氏一家。
  “如此劣作,哪当得起道长如此厚待。”李孟元有些愧疚,暗想明日挖空心思好好写篇文,回报这龙山道长。
  “哪里哪里,有天大好事要告诉李公子呢!”
  “哦,什么好事?”
  “将公子大作传与上仙,方才接到仙宫传讯,说公子奇文,要接贤伉俪一家到仙宫做客呢!此岂非天大好事。”
  “啊!”
  李孟元一时膛目结舌,无言以对。
  “我已传讯给县长大人,他托我恭喜公子呢,已经快马向皇上报喜,一会还要来亲自道贺!”
  唐婉听了,也不动声色,只是满脸微笑,李家父母则是惊得木立当场,不敢相信。
  众人用完膳食,李家父母则是惶惶然,惊喜交集不知如何是好。
  过的二个时辰,当地县官带着一众乡绅到了黄龙观,恭祝这天大好事不必细说。
  眼见着众人各种羡慕仰慕,李孟元却糊涂。他翻来覆去念了几遍四句怪诗,暗想这黄龙仙师到底是哪根筋搭错。
  那县官寻到一个空子,悄声到:“贤弟,仙师赐福,我等凡人身躯,怕是承受不起,还是要早去早回,莫要耽误了明年得乡试。”
  转眼看见龙山道人正在边上看着自己,连忙笑道:“这不请李公子,到了仙宫莫忘了同窗之谊,帮为兄求个仙丹治治下官这多年的难言之隐!贤弟啊,你可千万莫忘。”
  李孟元心内凛然,连忙也道:“这个自然,这个自然。”
  那龙山道人听了也只是抚手嘿嘿假笑。
  眼见着李孟元又开始发迷糊,众人便知趣散去。
  李家父母想着去了仙宫,就能救治自己儿子的迷糊症,真是欣喜若狂,更倾尽所有,在庙里大供香火。
  到了入夜掌灯时分,龙山道人请自来请众人一齐到后院,等候仙宫来人迎接。
  入得后院,龙山道人说道:“贤伉俪里面请,李家长辈还请在院子里等等。”
  唐婉却一笑道:“哪有半夜接人,还要分批得?”
  “哈哈,姑娘说的是,只是黄龙大仙师喜欢年轻得俊才佳人,所以才如此安排。”
  李家父母连忙道:“你们进去就是,我们两个老货,莫要污了仙师法眼。”
  唐婉微微一笑,便不再争辩,牵着李孟元进入内堂。
  李家父母正笑嘻嘻看着他两进去,冷不防被人从后面用棉布闷住口鼻,瞬间就晕了过去。
  黄龙观的仙奴弄晕李家父母,抬了两人就去后山挖好的坑中。
  唐婉跟李孟元进入后院房中,龙山道长看着迷糊中得李孟元,笑嘻嘻得对唐婉说道:“可惜了姑娘得大好韶华。”
  “不可惜,心之所向,人之所往。”
  “姑娘原来还是个书香人家,不知台阁何处!”
  “三十三天上天外天,无尽虚处飘渺宫。”
  那黄龙道长,听得一愣。
  唐婉却反口问道:“你们费尽心思抓我家公子,却是为何?”
  龙山道人想到突然失踪得师弟,在看着眼前的女子,心里狐疑,面色阴晴不定,一时间竟忘了回答。
  “问你话了,哑巴了吗?”
  灯光下得唐婉,幽冥莫测,却又笑意盈盈。
  龙山道人莫名心慌意乱,惊恐问道:“你,你到底是何人?”
  唐婉扶着李孟元在榻上躺好,转过身看着龙山道人,冷问道:“方才说的你没听见吗?”
  “飘渺宫,没有这处仙宫,你到底何人,莫要装神弄鬼!”
  龙山道人心知今晚遇上了硬茬子,心念一动,就要摸出腰中软剑,却发现自己已经不能动弹。
  他心中大恐,知道遇上了下凡的仙女,连忙道:“仙子饶命,小的也是奉命而为。”
  “你讲清楚!”
  “前些日子,有个云游的道人看见李公子,说李公子乃是天下奇珍,因此下手偷了去,不知为何半路走脱,因此又回来寻找,得知公子回到乡里,叫我无论如何掠了李公子与他。”
  “那人何在?”
  “还在后山等候。”
  “你那后山,埋了那么多尸骨,这些年也害死了不少人,黄龙仙宫如何容得你们如此为所欲为?”
  “仙子圣明,本来就是打个幌子,给仙宫拉些人间烟火,仙宫不管这些人间事!”
  “不是不管,只怕是故意放纵吧!这仙界竟然糜烂如此,真是可叹!”
  说完,唐婉一挥手,一道银光滑过,龙山道人化作飞灰消散。
  唐婉飞出门来,将道观中的仙奴,尽皆屠戮,又闪身来到后山,杀了正在活埋李家父母的仙奴,纵身飞到后山山顶,看见一个青衣道人正坐在白日里李孟元站的石台上。
  那青衣道人看见唐婉鬼影一般出现,心知大事不好,扑通一声跪倒,浑身瑟瑟发抖。
  “你就是要捉我家公子得道人吧?”
  “小人该死,小人该死,姑娘饶命!”
  “你为何要抓他?”
  “小人学过观魂术,见李公子没有魂魄,因此动了心思,姑娘饶命!”
  “你不是已经捉了李公子嘛?如何又走失了?”
  “姑娘明鉴,我捉了李公子后,不敢在此地停留,日夜赶路,一日累极,睡着后醒来,发现李公子不见了,所以又回来寻找!”
  “你在何处丢失李公子,此事你可告诉过别人?”
  “在独峰山。没有,小人对天发誓,绝无告诉他人。“
  “很好!”
  唐婉冷冷得声音,跟随一道银光闪过,那道人凭空消失,再也不见半丝踪影。
  唐婉带着李孟元连夜赶向独峰山,独峰山又称独峰关,是他们所在越国的西部,一山在万山中昂然独立,俯仰万山,到处悬崖坑洞,最是险峻。
  她驾驭银刀,搜遍群山,果然在一个深水坑中发现一具新鲜尸骨。唐婉将他捞起,祭起引魂法,勾来书生残魂。
  “你还有何心事未了?”
  “。。。”那残魂只有正常人魂魄的十分之一也不到,完全没有意识。
  唐婉施法朔源前世因果,这残魂因果已断,全无根源。
  她拘住残魂,将他拍入李孟元体内。
  又催动银刀,将那尸骨打成飞灰。诸般事了,这才带着李孟元一起向远方奔去。
  次日,李家父母在道观中醒来,却见房中书桌上有一封信。
  信中,唐婉带着李孟元按照仙宫的指使前往远方求医,叫李家父母不用担心,保养好身体,将来必有相聚之日。
  这时黄龙观中却是静悄悄,偌大一个道观,上百仙奴,居然一并消失不见。李家父母满怀心事的离开道观,回到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