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莫忘书 > 异域寻仙迷情录笔趣阁 >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八章


  望着秦国大地,唐婉恋恋不舍,一步三回头,犹如母亲痛别襁褓中的婴儿。
  李孟元只好劝道:“婉儿,世界那么大,总要出去看看。”
  新灵仙门在旋翼大陆西端楔国,仙门漂浮在一层天上,云掩雾绕,八座仙山傲然耸立,这便是新灵门赫赫有名的三山五岳,代表新灵门八位元婴仙人。
  虽然是掌门亲收的弟子,唐婉和李孟元一样要到新弟子院报到学习,在筑基之前,他们都将住在这里。筑基后就可以搬到修缘山拥有属于自己的一间庭院,修到金丹就能拥有自己的洞府,修成元婴就会在新灵门添上一座仙山。
  修缘带着两人到新弟子院,值院悟得、悟休、悟静三仙连忙出来迎接。修缘已经30年没收弟子,今日突然带着两个新人来,让三位值院惊喜莫名,新弟子院掌院恒昌闻讯,也从恒昌峰静修中出关,他看了两人道:“恭喜师傅,新灵门百年内又要多两座仙山了。”
  “你要加油,莫等师弟师妹们赶上。”
  “弟子省的,师傅升阶之际还能得此佳才,是本门的福气。”
  按照太极纪年,今年是为丙辰年,年号翔灵,李孟元道号为元翔,唐婉道号为婉灵。
  办完入门手续,在两人休憩处,修缘叮嘱一番,就要离去。这时一个身形一闪,一位女仙进入房里,笑道:“两口子住这里多不方便,走,住我的洞府去。”
  那仙子拉着唐婉和李孟元便要走,修缘愁眉道:“依琳师妹,此举不合常规。”
  “悟得师兄,有规矩说,新弟子不能住洞府嘛?”
  悟得笑道:“没有。”
  “就是,某人的规矩,就与他人大不同。”
  修缘尴尬道:“那,那还是不太好吧。”
  “你的不太好,就是大好。”
  依琳笑嘻嘻对唐婉和李孟元说道:“你两人我瞧着就喜欢,莫管你师傅,住到我洞府去,大家做个伴。”
  悟得连忙传音道:“这是你们师娘,你们去吧!”
  李孟元和唐婉应声道:“诺!”
  依琳拉着两人,笑嘻嘻打着盘旋飞到空中,仙姿曼妙,一个转身又进了依琳洞府。
  待身形落定,李孟元和唐婉齐齐向依琳拜到,齐声叫道:“师娘。”
  依琳附身扶起,笑道:“你师傅在时,记得叫师叔。”
  两人心知其中必有缘故,一起应道:“知道了。”
  依琳带着两人巡游洞府,这洞府内里极大,有山川河流,湖泊绿林,更有良田牧场,药园果林。各种傀儡,灵兽在里面忙碌嬉戏。
  依琳指着一栋依山傍水的房子说道:“你们就住在那栋房子里。”
  又叫来一只仙鹤,说道:“你们每日乘它去弟子院上课就好。”
  正说着,依琳突然笑嘻嘻道:“你师傅叫我,你们自去房子看看,有什么要的直接叫黄甲,它自会帮你办妥。”
  黄甲是洞府的傀儡总管。
  两人到住所一看,住房,书房,静修房,练功场一应俱全。仙家物件果然与众不同,这随便放置的东西,放到人间,无一不是稀罕珍宝。
  “难怪世人都想修仙,只是这等华贵家具,我看了都坐立不安,如何睡的着。”
  “心中有富贵,才会有沟壑,我瞧这些跟人间的木头家具也没什么区别。”
  “婉儿说的是,是我庸俗。”
  新生院总共有400多弟子,按照: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李孟元进的是癸班,唐婉练气5段,进的是戊班。
  唐婉练气进度极快,原本早就可以炼气九段,因李孟元不能开脉,她便将进度停了下来。
  癸班人极少,只有5-6个与李孟元一样刚入门还未开脉的新弟子,都是15-6岁的娃娃。
  一个仙门管理一个世俗国家,世俗国家少则也有上千万人,大的人口上亿,楔国就是人口5亿的大国,每年能进仙门的弟子也不过10个左右,如此凤毛菱角的选出来,开脉自然容易之极。
  练气弟子能活到120-150岁,筑基之后就能活300年,炼成金丹就是千年寿命,成为元婴就有大寿3000年。按照仙门的规则,50年不能筑基,弟子们可以选择回到凡间或者继续在仙门修炼,80年还不能筑基的话,就只能回到凡间过完余生。
  仙山白昼长夜晚短,李孟元放下俗情,带着几个娃娃师弟,每日勤练,到了年底眼见的后来的先来的师弟们一个个都升了班,李孟元内息没有一点动静。
  悟得看着李孟元练功,这招式姿势,呼吸节奏全都对路,按理来说起息应该是很容易的事情,他也百思不得其解。
  平平淡淡三年过去,新人一波有一波的来了又走,唯有老大哥李孟元依然在新生院癸班,练气修仙之人,首重修性,李孟元不能起息,倒也无人取笑他,只是他自己觉得再在新生院呆下去,实在是让掌门脸上无光,便请了假在依琳洞府自己苦练。
  唐婉深知李孟元不能起息的根源,她本来想就停在练气5段等李孟元起息后,再往下练。
  但是每次跟李孟元交手,总不是对手,她只好慢慢往上提升,眼见三花凝聚,已是九段,她提剑对李孟元道:“前些日子,练气八层不是你的对手,如今我已是九层高手,过来挨揍!”
  李孟元哈哈一笑,跳入演武场,说道:“再输了,可不许像上次一样,发脾气三日不理我。”
  “谁发脾气了,人家只不是去跟师母请教罢了。”
  说完,内息运转,长剑如风,漫天剑光霹雳一般向李孟元卷去。
  李孟元单手一震,瞬间九朵剑花,迎了上去。
  修缘和依琳远远看着两个弟子动手,又是高兴又是忧郁。
  “师兄,你说这孟元不能起息,是不是神魂上有问题?”
  “我仔细看过,也没看出毛病来,只是你可见过纯练外功,能跟九段高手过招的嘛?”
  “有啊,妖族多得是。”
  “师妹你又抬杠,孟元何时练了妖族功法过?”
  “他纯阳道体,天生神力,也是可以理解的吗!“
  “只是你看他的运力方式,明明就是后天练出来的。”
  “此事我也问过,他确是练功中,自己明悟出来的体术,也不曾跟谁学过。“
  唐婉又落下风,修缘叹口气道:“谁想到我新灵门新弟子中的第一高手,竟然是个不能开脉生息的弟子。”
  眼见李孟元又将唐婉长剑崩飞,修缘摇摇头,一抹身走了。
  果然,唐婉气呼呼的来找依琳道:“师傅传的什么剑法嘛,连个没开脉的武夫都打不过。”
  “他是你相公,他那运力法门,你不会叫他教你嘛?”
  “学了,但是内外不能兼顾通融,没有他一门专精用得好。“
  “你外场打不过他,床头他定然打不过你,一胜一负也是平手。”
  “师娘,你也没个正经!”
  “好啦好啦,再过几天就是五年一开的丹玄派新弟子大会,有筑基丹奖励呢,你快去准备准备,拿个第一,让你师娘涨涨脸。”
  “拿个第一,还不是打不过他。”
  “他是洞府第一,你是丹玄派第一,岂能相提并论。”
  唐婉听了,也忍不住噗呲一笑。
  李孟元三年来将太极六字诀,练到了随心所欲的境界。虽然不能起息,倒也不觉得遗恨,他心道:“终有一日,我必然能炼气起息。”
  恒昌大仙带着5年内收的新弟子,一起前往丹玄派仙城。仙城座落在九层天上,气势恢宏,看的李孟元赞叹不已,唐婉却小声鄙视道:“穷破落户!”
  李孟元听见,不明就里,问道:“这还穷,那什么叫做富?”
  唐婉一转脸,跟依琳说话去了。
  到了客栈,各派长老大仙门你来我往,互相招呼,仙潮汹涌,真是热闹非凡。
  各种人等,奇装异服,看的李孟元眼花缭乱。
  丹玄派下属门派数百个,5年新收的新弟子上万,天才绝艳者不知凡几,如唐婉一般几年时间练到九层的也有上百人。
  大家拿着比赛安排,在那品头论足,唯有李孟元极端无趣的看着依琳给唐婉分析对手。
  初赛对手极弱,依琳三两句讲完,就道:“哎呀,反正手起剑落,一个个撂倒就完了,师娘带你们去逛仙城,说不定有些人这辈子只能来这一回呢。”
  唐婉听了,也鼓掌笑道:“是了,是了,有些人这辈子,也许就这么一回了。”
  李孟元嘿嘿道:“肯定不是我!”
  几个葵班新弟子都乐呵道:“也绝对不是我们!”
  这新弟子大比是从开脉算起,葵班都未开脉,自然将来还有一次机会来丹玄仙城。
  “你们当然是有机会,某个人就很难说啦!”
  众人嘻嘻哈哈一起去逛仙城,对于这些没筑基的弟子来说,纯粹就是过眼瘾,仙城中玲琅满目的仙兵,仙药,仙丹,功法,各种珍禽异兽。。。
  这些弟子都还是凡人,买不了也用不了。
  依琳带着几十个弟子,哇哇哇的惊叹声中,在仙城逛了一圈,最后在一家聚盛宴的仙馆里停了下来,不管如何,大众餐馆里仙餐吃一顿,总是没问题的。
  聚盛宴对于凡人用餐,那是超级优待,一个灵石十人管饱。依琳阔错的扔出5个灵石,对众弟子说道:“随便吃,能吃多少,你就吃多少,爱吃什么你就吃什么!”
  “哎呀,这不是新灵门掌门夫人依琳仙子嘛,怎么带着一堆娃娃吃排档。还吃的这么差,也不怕孩子不长个,掌柜的给每个娃娃上一盅龙髓鲜汤,每人配个凤肝,算我账上。”
  依琳一听到那声音,顿时风格突变,原本温柔可亲的样子,瞬间成了斗志昂扬毛发抖擞的斗鸡。
  说时迟那时快,同来的恒昌大仙,见情况紧急,扔出一张芙蓉莎帐瞬间将依琳罩住。
  悟得等人,个个暗叫好险。
  “怎么啦,长得丑,不敢见人?纱帐里躲起来了?”
  那仙子不依不饶,用法剑挑开纱帐。
  恒昌等人暗叫苦也。
  依琳仙子看见那仙子,连忙拉住她的手,呵呵笑道:“原来是南锦仙子,真是好久不见了,妹妹越发的漂亮了。唉!你别说,自从修缘当了门主,这日子越过越穷。”
  “光节流,不开源,这日子自然越过越穷了”
  “妹妹说的是,说起来这五个灵石,还是。。。”说到这里,依琳突然附耳跟南锦悄声道:“还是从他裤裆里搜出来的。”
  南锦气的脸色煞白,甩开依琳仙子,跺脚道:“你,你竟变得如此下流无耻。”
  与她同行的仙人,连忙拉着走了。
  恒昌等仙大大松了一口气,齐齐对依琳道:“恭喜师叔,修为更上一层。”
  依琳气走情敌,大为得意,笑道:“看来离破丹结婴真是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