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莫忘书 > 异域寻仙迷情录笔趣阁 > 第三十章

  宗庭又是一番气象,在三十层天上漂浮,一阵阵巨大阵纹,波浪一般的向下面的的仙宫,仙城涌去,波澜壮阔,让人遐想天地之壮阔,个人之渺小。
  宗庭虽大,却很冷清,没有街道,商铺,到处都是各种黄巾力士,金甲傀儡在那里维持宗庭阵法。
  一个巨大白玉铺成的广场,中间有一堆亭台楼阁。
  各家仙派的掌门人,还有诸多仙宫宫主,纷纷落在楼阁上,这是前来观战的天仙。
  李孟元乘坐的仙舟,落在广场上,自动变成一座带观赏台的房子,其他几个仙派也都如此。
  等各家仙派的房子落定,在房子与广场中间的空地上,五座玉石擂台悄然升起。
  一阵天鼓,大比开始。
  五组擂台,五组比赛,每派2人,决出小组第一名后,便进入决赛。
  凡人比赛,天仙压阵,比赛中全无忌讳,各种狠辣招式随便使用,即便当场打死,也能马上救活。
  擂台上生死相搏,很快就血腥异常。
  看的李孟元心惊胆战,替自家婉儿揪心不已。
  玄清派此番大出风头,竟然拿了两个小组第一,
  唐婉自然顺利出线。
  此时擂台一变,五座变成两座,出线的五名选手,抽签对战。
  玄清派的一名选手轮空,她跳上丹玄派的看台,笑嘻嘻看着李孟元道:“李家哥哥,可还记得我?”
  李孟元看那仙子,聘婷窈窕,甚是亲切面熟,却想不起来何时见过。
  那女子笑道:“我是六茹呀!”
  李孟元这才想起来,他拍拍脑袋道:“女大十八变,六茹你越长越漂亮。”
  六茹听到李孟元夸奖,脸上微微一红,有些腼腆说道:“李家哥哥,你来了怎么不参加比赛?”
  依琳瞧在眼里,心里暗笑:“唐婉,你的死对头来了。”
  李孟元听六茹问话,连忙道:“我还没开脉,没资格比赛!”
  依琳却插嘴道:“莫听你李家哥哥骗你,他是本事太大,不想在擂台上,欺负你们这些娃娃呢!”
  六茹听了,眼睛发光,惊叹道:“果然呢,孟元哥哥果然不同于旁人。”
  看台上其他人听了,无不绝倒。
  六茹想了想,说道:“等大比过后,我叫师傅带我去新灵门,向孟元哥哥请教如何。”
  依琳故作一本正经说道:“六茹,你要想挑战你家孟元哥哥,要先打赢唐婉才行。”
  六茹看了一会唐婉比赛,愁眉道:“怕是打不赢,没想到孟元哥哥竟然如此厉害。”
  心里越发想跟他孟元哥哥过招一番。
  李孟元站在那里,不知如何说好,只好打岔道:“六茹,你弟弟他们可好?”
  “不太好了,师傅说他们伤了神魂,要修补一番才行。”
  两人说话间,唐婉已经打败对手回到看台,看见六茹,两人亲热的抱在一起,宛若一人,叽叽咋咋说个不停。
  过了半个时辰,另一场比赛也决出胜负,抽签后是吴六茹与胜者比赛,赢家与唐婉争大比第一。
  等到唐婉跳上擂台,与吴六茹争第一。
  依琳鼓掌笑道:“从来,谁做老大,谁做老二,都要比过才行。”
  李孟元听她说话奇怪,问道:“师娘,他们不是在抢第一嘛?”
  依琳笑道:“第一早就有人了,还有什么好抢的。”
  李孟元听了,赶紧闭嘴。
  唐婉剑法犀利,犹如北风凛冽,六茹剑法圆融,犹如南风熙熙。
  唐婉站了上风,却拿不下比赛,六茹有些狼狈,却败不下台。
  “六茹,你不是我对手,还不认输?”
  “姐姐,你打我下擂台才算赢呢!”
  两人打得脱力,各坐一个擂台角上休息。
  众仙看的也是哈欠连天。
  飘云大仙尊嚷嚷道:“你们两划拳轮个胜负算了!”
  众仙哄笑声中,太清道主降临。
  看了一番后,摇头也笑道:“谁赢都一样!”
  两女又打了一个多时辰,还是未分胜负。
  太清道主说道:“行了,别打了,并列第一就是。”
  两女一听大合心意,收了剑,手拉手的跳下擂台,前往楼阁领奖。
  飘云大乘天仙看着玄清派掌教随云罗天金仙笑道:“师姐,咱两也一起拉着小手去领奖如何?”
  随云伸出玉手,笑嘻嘻道:“好呀,师弟。”
  飘云赶紧上前握住,却被随云一把拿住掀翻,按在地上拿着浮尘柄,狠狠揍了一顿屁股。
  众仙哄堂大笑,飘云面不改色心不跳的爬起身来说道:“比亲个嘴儿,还亲呐!”
  唐婉和六茹走上领奖台,正要跪拜,太清挥手拉住两人道:“众生平等,不用着相。”
  唐婉也不客气,指着奖品跟六茹说道:“那颗太清补天丹归你,其他的都归我。”
  六茹说道:“姐姐,孟元哥哥还没开脉了,这补天丹正好给他用才是。”
  唐婉笑道:“他只是机缘未到,用不了这个,你用正好,身子骨这么弱,正好补补。”
  六茹撅撅嘴道:“我身子骨哪里弱?你都没有打赢我。”
  太清道:“你两不用争,这个补天丹六茹用正好,其他的就归唐婉。”
  说完,把奖品一分,扔到两人手中。
  “去吧,去吧。”
  太清挥挥手将两人赶出领奖台。
  回到仙舟,依琳看着唐婉怪问道:“你怎么不要那颗补天丹,你自己不想用,给孟元用也好啊!”
  “六茹噘着嘴撒娇,就给她呗。”
  依琳眨巴眼,笑道:“你们姐妹两感情可真好,将来必然和衷同济啊。”
  唐婉没明白依琳的意思,笑道:“那是当然!”
  依琳看着李孟元,心道:“这愣头小子,什么运道?”
  回到仙门,修缘自然带着全门上下,出仙门迎接。
  弟子院的更是沸腾,齐声叫着:“恭祝大师姐夺魁,唯我新灵,永世永昌。”
  李孟元感觉这口号似乎有点熟悉。
  唐婉回到洞府第一件事自然是找李孟元过招。
  等太清第一的配剑又被震飞,依琳立刻出了洞府去找修缘避难。
  唐婉找了一圈,不见依琳,只好恨恨回到住所。
  李孟元才郁闷,方才动手前就说好,赢了才能滚床单,输了就要睡客厅。
  他见唐婉回来,赶紧千哄百哄,抱着佳人诉说了许久衷肠,才哄得唐婉眉开眼笑。
  如此日子又恢复以往,唐婉每日陪着李孟元在洞府练剑,一点也不去想筑基的事情。
  六茹拿了补天丹,便吵着要玄和带她去拜访新灵门,要去跟那个真正的太清第一高手过招比剑。
  玄和笑道:“太清第一高手,不是打了5-6个时辰,不分胜负,再打有什么意思?”
  六茹说道:“师傅,你就不知道了,这太清第一高手,乃是李家哥哥,唐婉都不是她的对手呢!”
  玄和哪里肯信,只说依琳骗她呢。一个练气开脉都不能的,怎么可能打得过炼气九段的高手。
  六茹只说肯定是真的,若是不去比过一场,她也不吃这补天丹。
  玄和鄙视了又鄙视这个春心大动的徒弟,心道:“明明是想去见情郎,却说什么比剑。”
  六茹见师傅不答应,干脆不吃不喝不练功,耍起无赖来。
  玄和无奈,只好道:“那师傅带你去比剑,回来就得把补天丹吃掉。”
  六茹连忙点头如捣蒜。
  修缘迎着玄和进门,问道:“玄和道友今天怎么舍得光临寒舍。”
  玄和一脸丧气道:“送个赔钱货过来,探探门。”
  六茹连蹦带跳过来,叫道:“修缘师傅,我是来找元翔道友比剑的。”
  修缘看她俏脸粉红,也故意奚落道:“他一个没开脉的,你找他比剑,羞也不羞?”
  玄和立刻随声附和:“就是就是嘛,九段打0段,为师的脸面都没了呢。”
  六茹跺脚道:“哎呀,你们两个长辈,就会欺负徒弟。”
  玄和一脸晦气,叹气道:“看见没,赔钱货就是就是这么养成的。”
  六茹做了个鬼脸,说道:“我去找唐婉姐姐,不理你们。”
  依琳接了六茹进洞府,带着她来到李孟元的住所。
  唐婉和李孟元正在练剑,看见六茹,都诧异道:“六茹你怎么来了?”
  “自然是找李家哥哥比剑来。”
  唐婉一听,立刻道:“这可不成,你连我都打不过,跟他比什么剑?”
  六茹拉着唐婉的胳膊道:“好姐姐,让我打一场嘛!”
  依琳赶紧煽风点火,插嘴道:“一起打呗,一个一个,反正打不过!”
  两女心意相通,齐齐应了声:“好!”
  李孟元赶紧伸手拦住,说道:“六茹妹子来家里,还没喝茶稍歇息,不着急。”
  依琳心里骂了句:“笨蛋。”
  嘴上却笑嘻嘻说道:“都是仙家子弟,哪有那么多俗世的客套。”
  六茹跳入场中,在兵器架上取下长剑,一抖剑身挽出一朵剑花,笑道:“赶日不如趁日,孟元哥哥接招吧。”
  三人在场中站定,依琳赶紧给修缘传了道讯息:“快来,已经打起来了!”
  修缘跟玄和正品茶聊天,见讯大吃一惊,跟玄和道:“打起来了,我们快去看看!”
  两人赶到洞府,却见唐婉和六茹两人夹着李孟元,缠斗。
  李孟元手忙脚乱,被两女剑气打得衣衫褴褛,狼狈不堪。
  修缘鼓掌道:“真是神仙眷侣。”
  玄和耷拉着脸道:“唉,癞蛤蟆吃了两个天鹅肉。”
  依琳打趣玄和,说道:“你看这婉儿和六茹,像不像上古传说的娥皇女英。”
  李孟元打不过,大叫:“投降!”
  两女异口同声道:“不准投降!”
  李孟元逃出院子,连女挥剑紧紧追上。
  修缘摇头道:“胡闹,胡闹。”
  依琳捂嘴笑道:“热闹,热闹。”
  玄和哭丧着脸道:“可恼,可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