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莫忘书 > 异域寻仙迷情录笔趣阁 >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一章


  “你教那个李孟元妖族功法了?”
  “怎么会?”
  “那他这身外家功夫,如何练出来的。”
  “他自己练功中感悟出来的,我瞧了,跟妖族功法大不一样。”
  “总不能开脉,也不是一回事啊,我瞧着唐婉,都能筑基了,却不筑基,莫非等他?”
  “唉,想来也是!如此佳才。这不能起息开脉,真是怪事。”
  修缘与玄和回到修缘山,品茗闲谈。
  玄和脑子一歪,突然道:“不如找几个道友来,给他强通了经脉,省的练气麻烦。”
  “还有这种法子?会不会留下后患?”
  “说来也巧,前些日子翻看古籍,看到一段故事。太极太祥等带着人族大军被妖族困在小山城,形势危急,战力不足,当时五大元婴一起商量,竟摸索出一套强行打通经脉,提升战力的门道。于是一个月中强造300筑基修士,突然杀出,竟然突围成功。“
  “我便去太清宗庭故纸堆里翻寻这速成仙道的法子,没想到还真有,这方法用来打通经脉,只要小心些莫伤到经脉本体,受者并无大碍,若强行筑基,就会伤及根本,到此为止。”
  修缘一听,大有兴趣,忙问如何施为。
  玄和将方法一讲,修缘哈哈道:“如今巧了,正好能找到五个元婴仙人。”
  依琳兴冲冲地跑去告诉唐婉,修缘等找到为李孟元开脉起息的办法。
  唐婉听了一愣,不喜反惊,问道:“什么法子?”
  等依琳讲完,唐婉惊道:“谁想的法子,伤到经脉如何是好?”
  仪琳笑道:“五个元婴大仙,还能伤他经脉?”
  唐婉一时无语,心中彷徨,不知如何是好。
  “定是玄和这厮,乱出的主意,当初真不该留着这祸害,一刀杀了,省多少事。”
  她看着六茹,笑道:“六茹妹妹,你师父倒好,把你仍在这里,几天了连看都不来看你一下,我看你也别回去了,以后就在这里跟姐姐一起。”
  六茹听了,愁眉道:“那样怕是师傅不肯。”
  唐婉道:“不如你叫他来,我们一起劝说一番。”
  六茹说道:“好了。”
  玄和到了,跟唐婉一起一支开李孟元和六茹。
  “这五元开脉的办法,是你想的吧!”
  玄和得意道:“那是自然,他们那木头脑瓜如何想得到。”
  “那我就实话告诉你吧,孟元不能开脉起息,乃是因为他神魂太弱,不足常人十分只一,此事只有你我知道,若是被第三者知道了,我就将知道的人杀光,还将你玄清派上下杀得干干净净。”
  说完,唐婉跳入场中,三人翩翩斗剑,令人赏心悦目
  玄和如生吞了一个鸡蛋,张大嘴巴立在房内,半天不能动弹。
  只是箭在弦上,又不得不发,修缘已经找来修真,修静,恒昌,几位大仙正在熟悉这五元开脉的功法。
  玄和急冲冲赶到,对修缘说道:“这百会穴还是我来,你方练习,万一出错不好!”
  修缘怪看了玄和一眼,说道:“也好!”
  几人准备了几天,在修缘山静修室内,秘密给李孟元开脉。
  玄和默念咒语,将七宝冠变得指头大小,用手心按住。
  对四位顶住李孟元手心脚心的元婴大限叫道:“开始!”
  李孟元经脉交杂,血脉之旺盛远异于常人,五位大仙小心翼翼,废了三日三夜功夫,勉强将李孟元全身经脉打通,经脉中却依然毫无内息。
  众人奇怪之极,玄和连忙道:“我等停手,让他自己调息,或许就有了。”
  众仙闻言,一起罢手,将昏睡中的李孟元唤醒,让他调脉练息。
  李孟元依言施为,盘坐练息,感到一股热气,从丹田出发,走遍奇经八脉,内外周天,舒服之际。
  一个循环走完,他跳下静坐台,超五位元婴大仙说道:“多谢各位长辈相助,孟元已然内息贯通。”
  众人闻言这才哈哈大笑,说道:“可喜可贺。”
  听得李孟元已然起息,将内外大小周天全都打通,一跃成了炼气七层的练气士。唐婉也吃惊不小。
  他跟六茹拉着李孟元在演武场动手,哪里有半点内息运行的样子。
  唐婉怪问:“你的内息了?”
  李孟元讪讪道:“打坐练气的时候才有。”
  唐婉听了,却忍不住噗呲一笑。
  六茹奇怪道:“姐姐你笑什么?”
  “五个大元婴,费尽力气,却弄了个只能看不能用的木头桩子,你说可笑不可笑。”
  六茹在依琳洞天住了一个多月,被玄和揪回玄清门。
  李孟元从洞府出来,去弟子院办升班手续,恰好黄庞几个也都升班,四人又到了一起。原本李孟元应当去丙班,只是那样又太过耸人惊闻,修缘安排下,进了壬班,遮人耳目。
  升了练气班,学习的东西就多了,练功以外,还要学一门琴棋书画,还要学习挖地种菜,养植放牧,开矿炼金,看病识药,纺布织衣。
  仿若学习做农民。
  李孟元内息澎湃无比,却不能随心而用,两年后已经是炼气九层,跟唐婉同在甲班。
  这时一道道令下来,太和宗在东面打下了一个新的大陆,弟子院的学生要去帮助肃清残留的妖族,改造当地土著,建立国家机构。
  这片陆地名叫富奥洲,只有旋翼洲的五分之一大小,也足够建立数百个国家。
  上次被打残的仙城就在此处,2年后太和宗重整旗鼓,一举夺取。
  按照太和宗的规划,数十万练气士,被分配到富奥洲的各处。
  新灵门的弟子去的地盘,在富奥洲的最东边靠海,是一个新建的仙门,清风门的所在。
  李孟元唐婉带着黄庞,叶脉,李洁去了一个近千人的原始土著部落。
  看着仙人们乘仙舟顺风而来,土著部落惶恐的献出10几个童男女。
  同行的清风门修士,袍袖一挥,将娃娃们收走。
  土著们惶恐不安的情形,才安定不少。
  这个部落名叫“咕咚”,是方圆数百里内最大的人族部落,族长是个30岁左右的精壮汉子。
  同来的修士告诉族长,这些新来的祭师,会带给他们新的生活,他必须严格遵从新祭师的教导和指引。
  修士带走了部落原来的祭师,在原始部落土著们的膜拜中,五人搬进了村子中间山包上的的一个院子里,这个院子是清风门新造的院子,跟土著们所住的窑洞完全不同。
  改造穴居的原始人,李孟元等人都觉得太荒唐。
  看完历代先贤们总结的如何改造原始人的大作,李孟元是大开眼界。
  改造的第一课,是造厕所,学会拉屎用纸擦屁股。
  唐婉和李洁拿着木条抽着活蹦乱跳猴子般乱窜的娃娃们读书的样子,让李孟元捧腹大笑。
  李孟元想着:“你要让这些原始人听你的话,你的让他们从内心深处的敬畏你。”
  杀人立威固然是个好办法,但也会引发仇恨。
  李孟元苦思悯想,找不到好的办法。
  这天半夜,部落族长周围传来各种古怪的叫声,“咕咚”族长带着全族男女老少跪在李孟元他们住的院子前求救。
  是散落的妖兽过来寻食。
  月光下,几头硕大身躯,和几头长相怪异的妖兽,从四面围住了部落。
  李孟元拍拍咕咚族长的肩膀,说道:“把篝火点起来,看祭师如何降伏“”这些妖兽。”
  咕咚招呼人手点起巨大的篝火。
  月光下,火光中,妖兽们向篝火处步步紧逼过来。
  部落的人群越来越恐慌,哭喊声中乱成一片。
  任咕咚怎么安抚,也无济于事。
  这时逐渐靠近的巨型妖兽,一声震天裂地的怒吼,乱糟糟的人群瞬间安静了下来。
  李孟元看了,心念一动,他对赵婉等人说道:“大妖兽,留一头活的,我有用。先杀那几头跑得快的。”
  赵婉等人齐齐应了一声:“好。”
  部落的土著,眼睁睁看着几个祭师,挥舞着雪亮剑光,将来犯的妖兽斩杀,头颅尸体堆在部落的前面。
  最后一头妖兽,是来犯的三头巨型妖兽中体型相对较小的,五人绕着他不停旋转,刺它的痛处。
  那头妖兽居然崩溃了,抱头坐在地上,呜呜的哭了起来。
  两条泪河,从它那车轮大的眼珠里流出来,把李孟元看的一愣一愣。
  他用剑拍拍妖兽的牛棚大的脑袋,说道:“傻大个,你哭的声音难听死了,再哭,就把你脑袋剁下来。”
  妖兽闻言,立马止住哭声,从前爪缝里偷看李孟元。
  “嘿!这妖兽能听懂我说话呢。”
  唐婉道:“妖兽很聪明的,这头妖兽应该经常跟人族相处,能听懂你说话,也很正常。”
  那妖兽闻言,拼命点头。
  “这头妖兽已经开窍了,应该是这群妖兽的小头领。”
  那妖兽连忙继续点头。
  李孟元绕着这头万斤巨兽转了一圈,跳上它的头,问道:“你有没有名字。”
  巨兽呜呜的叫了两声。
  “你叫呜呜对吧?“
  巨兽愣了一下,又连忙点头。
  “不知道这里已经归仙族管了嘛?还敢来害人?“
  呜呜委屈的指指肚皮,眼睛斜着瞄了一眼,堆在广场上的妖兽尸体,口水居然从它大嘴里流了出来。
  “以后你跟我混,保你有吃得,你愿意吗?”
  呜呜听到,竟学着人族跪拜的姿势,朝李孟元叩头拜服。
  给呜呜订好了规矩,李孟元让它去吃同半的尸体,低级妖兽彼此吞噬,乃是进阶的道路,李孟元从书中也学了一些基本的妖族常识。
  呜呜这种类型的妖兽,叫做骊龙,妖兽中属于比较高等的位阶,属于王族血脉的一支。
  它原本在部落西边的大山中,妖族战败,仓惶撤退,它正在山洞中睡懒觉,就掉了下来。
  醒来后,饿得发慌,召集了一群妖兽到处找食物,正好落到李孟元手里。
  妖族陆族分为妖祖,妖皇,妖王,大山主,山主,群首6阶。大致对应仙族的元仙,天仙,地仙,人仙,练气士,外门高手。
  但妖族有血脉区分,王族血脉才能修成妖王,皇族血脉才能修成妖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