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莫忘书 > 异域寻仙迷情录笔趣阁 >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三章


  春雷乍响,万物吐新。
  西边山上,传来一声巨吼,一个庞然大物立在山巅,张牙舞爪,正跟春雷比声高。
  李孟元一看呜呜的身形,比原来小了一大圈。
  “可怜的,饿瘦成这样。”
  呜呜看见李孟元,飞奔过来,匍匐在地。
  “先生,我饿了!”声音犹如童稚。
  李孟元问道:“呜呜,你会说话?”
  想着这么大个家伙,声音却如此幼稚,李孟元忍不住嘿嘿傻笑起来。
  “我进阶成功,会说话呢。”
  “你想吃牛还是羊?“
  “先生,我要吃灵金玉液。”
  唐婉听到,说到:“这里哪里有这些东西?”
  “我知道哪里有,但那里有灵金兽看护。”
  “灵金兽,西山有灵脉?”
  “有一条,很大呢,在很深的的地下。”
  唐婉听后,叫呜呜带路。
  2人一兽向西山深处进发。
  来到上次那山主毙命附近,两山夹缝之处,一个隐藏的大洞被呜呜刨了出来。
  那洞开始狭隘,弯来折去,仅能让呜呜挤着身子进去,后来却越来宽大。
  到了后来,各种荧光生物闪烁,将洞穴照的如同白昼。
  唐婉算算已是到了地下30公里深处。
  “你怎么发现此处?”
  “爹爹妈妈发现的,不过这个小洞却是我发现的。”
  它们一家原本在这深洞之中,看护灵脉,呜呜贪玩,居然从西山的小洞中爬了出去,见那处风景旖旎,附近妖兽又尊他为首,好吃好喝供应,于是留连忘返,有一日呼呼大睡,没听见父母召唤,就被丢在此地。
  赵婉有些吃惊,王族亲自看护的灵脉,让她也有不少好奇心。
  几人在洞里又走了数日,弯过一处转口,两人瞬间感到惊人的灵力波动,一条大江一般的巨大灵脉蜿蜒匍匐在洞中。
  呜呜看得眼红,口水横流,却不敢上前。
  唐婉笑道:“难怪妖族拼死争夺这地方。不过是个小分支,就有如此巨大龙灵脉。”
  她心念一动,银刀偷偷潜入灵脉中,将灵脉吸取干净,留下一小段,驱散里面的灵魄,又悄悄的收回银刀。
  李孟元和呜呜只见到巨大灵脉忽然干枯,只剩下池塘大一汪。
  不知发生何事,呜呜更是急得抱脚乱蹦。
  唐婉一脚将呜呜揣进灵液中,笑骂道:“再不去,就都跑光。”
  呜呜开始惶恐,等发现灵液中的灵金鬼居然不见了,又欣喜若狂,狂喝猛吸。
  唐婉仔细看着深洞,被人用阵法禁锢遮掩气息,难怪如此巨大的灵脉,竟然丝毫不漏端倪。
  灵液退去,河床上的灵金闪闪发亮。
  唐婉拿起一块仔细看了,笑道:“今番发财了,这都是上等灵金。”
  “有多值钱?”
  “这一块至少100万灵石。”
  唐婉拿起一块拳头大的带五彩印纹的灵金笑道。
  李孟元听了心热,也在河床上找到十几块五彩印纹灵金,褪下衣服包好。
  唐婉却不拿这些,她在河床之中仔细搜寻,寻得一块长方形黑白分明的灵金,笑道:“竟有此物,孟元你成仙后的仙兵不用再发愁。”
  呜呜对这些没有兴趣,也不知道有何用,它躺在灵液中,已经喝的肚子滚圆,嘴里还不停的冒着泡儿。
  唐婉看了吓一跳,骂道:“你这狼狈货,竟然自己将自己差点淹死。”
  拖着呜呜尾巴,将它从灵液中拉出来。
  李孟元在它胸口一阵猛踹,呜呜“哇哇”的吐出许多灵液,这才喘过气来。
  “先生,你们有事先走吧,过一个月我再去找你们。”
  “你个蠢货,再将自己淹死了可没人救你。“
  唐婉说完,拉着李孟元扛着灵金回去村落,将灵金放在呜呜住的山洞里埋好。
  村中人口大增,李孟元几个人就忙不过来,没有了呜呜监工,新来的村民改造极慢,初春的新灵村乱成一锅粥。
  李洁还发现,经过这个冬天,村里的妇女的肚子,一个个明显开始鼓了起来。
  古东拨拢着小木棍,安排村民,到了二月,总算恢复了一些次序,不再乱糟糟一团。
  清风门又送来大量的农具,牛羊,种子,这次还送了10几匹马。
  李孟元正在给村里的管理人员们上识字课,讲管理方法,突然一个小屁孩,光着屁股从门外冲来,冲着李孟元磕头就拜。
  “先生,我回来啦。”
  李孟元打量着这个光秃秃的小娃娃,忍不住笑道:“呜呜,你怎么变成娃娃呢?”
  “我化形成功。”
  “快去找李洁先生,叫他给你弄一身衣服穿上。”
  “知道了。”
  呜呜应了一声,从地上爬起来一溜烟跑了。
  过了不久,村里传来巨吼声,李孟元一看,呜呜化出原形,对着村民怒吼不停,数千人跪在地上,个个颤栗发抖。
  原来呜呜到了村里,看见村民们又在偷懒,大怒之下,现出原形咆哮不已。
  李洁看着被呜呜撑破的衣服,跺脚骂道:“你个孽障,下次变形不脱了衣服,就让你没衣服穿。”
  呜呜白天变作巨兽监工,晚上变做小孩,跟李孟元唐婉住在一齐。
  唐婉看着呜呜道:“孟元,呜呜长的这么像你,倒像你儿子一样。”
  “你不嫌弃当它妈,我当个爹也无所谓。”
  “算了,若论年纪,他都足够当你爹。”
  呜呜重新监工,新灵村又恢复到快速的发展的路上。
  赵婉带着村民开始烧制瓦片,简单瓷器,还找到长石,做出了玻璃。
  一排排带玻璃窗户盖瓦片的房子造起来,新灵村恍然从原始社会,进入文明时代。
  方圆千里的流民的蜂拥而来。
  新灵村的人口,爆炸式的增长,为了安置劳动力,呜呜召集藏在西山的妖兽,铺设了一条100里长的道路联通在西山的铁矿,煤矿。
  几万人的城镇管理,让李孟元倍感煎熬,他重新规划了城镇的管理制度,设立了官邸,设置了议事会。
  但是还是乱糟糟的一团,新灵村膨胀的太快了,2年时间从1000人口膨胀到2万人口,根本无法应付。若非清风门大力支持,早就崩溃了。
  这也是清风门故意如此,他们见李孟元等人改造土著效果明显,便有意促成新灵村的壮大。
  李孟元规划了城镇的管理制度,重心放在了村民思想的改造上,他时常在大广场开堂讲大课,传播平权思想,服务理论。更对古东这些管理人员灌输职员的概念,树立他们为大众服务的信念。同时他又主张尊重个****思想。充分运用辩证法,将个体与整体,个人与大众,私立与公立,个性与制度解析清楚,传播给这些原始的土著,黄庞他们几个也听的精精有味。
  为了防止新灵村走向原始城邦的泛民主政治,李孟元考虑再三,还是在新灵镇,建立了圣堂,供奉太极道祖,太清太灵太和三位道主。用神学、法制、来平衡民众原始民主政治。
  唐婉带着大帮工人在西山炼铁,却是吃尽了苦头,什么都不会的原始村民,几乎将她的耐性消磨殆尽。
  看这一锅又一锅的废铁,她要疯了。
  “世上还有这么蠢的人呢,怎么都让我遇上。”
  李孟元被吵得头大,忍不住道:“你不会叫新灵门去秦国找一些工匠来嘛?这些人拿锤子都不会,你叫人炼钢,也就你想的出来呢!”
  一语惊醒梦中人,唐婉心急火燎的跑去清风门,去秦国带了一个技师团过来。
  居然是吕小潮亲自带队,100人的使团,有铁匠,木匠,教师,医生。。。
  李孟元几人终于从繁杂的俗事中解脱出来,吕小潮虽然年轻,却是煌煌大才,熟悉政务,经营一个几万人的小镇,简直是牛刀杀鸡,他来后不过一个月,就将新灵镇整理得有条不紊。
  “小潮,你怎么会想到跑这里来?“
  “学生听说老师在这里,特意来求学的,一同来的还有太学的10几位高才。”
  “秦国怎么样?皇帝和你父亲可还好。”
  “托老师的福萌,大秦国如今国力蒸蒸日上,皇帝陛下正在全国村镇普及学堂。”
  人带人,果然不一样,第一锅合格的铁水炼制出来,让唐婉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木匠带着土著们开始做床柜桌椅板凳,面点师教他们做包子油条,面条水饺。。。。。。
  古东端着几大笼包子冲进山顶学堂,大声嚷嚷道:“先生们,来尝尝,古东家特大肉包子,大馅肉包子”
  呜呜抓起来两个,一口一个扔进嘴里,嚼了几下说道:“馅还没熟,先生们吃不了,古镇长,你重新蒸几笼,这几笼我帮你处理了。”
  说完搬过包子,一闪身不见踪影。
  古东急得大叫:“蒸笼还我,蒸笼还我!”
  山顶学堂现在是秦国来的太学生求学住宿的地方,他们白天给新灵村的村民上课,晚上就向唐婉他们请教学问。
  第三年末尾,新灵镇已经超过五万人,还有源源不断的人潮向这里涌来。
  清风门对新灵镇的发展及其满意,屡次去信为几人请功,五人累计师门功勋点已达到千点。
  其他弟子训教的土著部落,经过初期艰难折腾,也开始慢慢走上正规,这片土地上的人族,开始散发文明之光。
  清风门管理的这片土地,夹在两座巨型山脉之间,东面临海,南北靠山,西边就是一望无际大草原,清风门本门的弟子重点就是培育草原上的部落,意图将来建立一个草原帝国。但是新灵镇,却让他们看到另一种可能,更符合他们心目中希望的文化制度,一切形势又变的混沌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