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莫忘书 > 异域寻仙迷情录笔趣阁 >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五章


  奇石峡谷一战,秦军名震寰宇,20000秦军击败10000神刃军、5万神国军,抓了2000神刃军战俘。
  以前可是一个神刃军战俘都没抓到过。
  太和闻讯,亲自到前线探望这只铁军,8000多伤员,当夜全部就送到仙城治疗。秦军战死4000多人,其中练过太极6字诀的,1000多人。
  道庭的炼器大师日夜解析神甲的奥秘。
  但是奇石峡谷的危机并没有解除,整个西汉国的反而更加危险,上千万的神国军队,已经将西汉国围的水泄不通。
  一个通天塔,每天供应的物资,运送的军队,对于整个局势来说,简直是杯水车薪。
  绝刃将突然出现一只诡异的军队,能隔着盔甲将神使震晕甚至震死的事情报告神庭。
  同时收拢军队,静待援军到达。
  奇石峡谷难得平静了几天。
  唐婉发现这神甲居然是量身定做,除了原主人,别人都穿不了。
  工艺精良的不敢相信,是人间的工艺绝对无法达到的。一件铠甲重量不到秦制板甲的五分之一,硬度和柔韧性却又远远超过,奇妙的和谐。
  “碳纤维?”
  但是碳纤维有白色的吗?
  神秘的铠甲,神秘的材料,让唐婉心里凛然。她心里忽然明白这不是神族材料和工艺。
  跟唐婉一样一筹莫展的是仙族的炼器大师们,不用灵金,不用仙灵力,一件媲美神器的护甲。
  但神族很快解决了太极崩字诀对神使头部的伤害,简单的做个头盔里面垫上棉花,再戴上就可以了。
  但唐婉同样破解了神甲的穿戴,将神使的血放出来,侵染纱布,包裹在身上,就能穿戴。
  2000名九层练气高手,穿上了神使的盔甲,一夜之间烧毁了奇石峡谷神国军队所有的补给。
  穿上了神甲的九层练气高手,在人间几乎就是无敌的存在,无法保证供给情况下,庞大数量的军队反而成了累赘。
  神国的军队被迫撤退,西汉国的危机,就这么简单的解除。但仙国却也一样攻不出去,7000神刃军,依然是无敌的存在。
  但希望已经来临,神刃军数量有限,秦军的数量是随时可以增加的。
  当道庭提出希望增加更多的秦军时,秦皇提出了要求,一、更多的肉驼羊;二、道庭仙匠打造的盔甲和武器。
  这对道庭来说,实在是最简单的事。仔细研究了神军的武器,道庭的炼器大师们为秦军设计了一种新式的夹层块状板甲,刚好可以抵御住神军武器的攻击,比原来的重量降低了三分之一,灵活性也大大增加。
  当然,战马,武器必须给秦军换成最好的。
  这只秦军被道庭命名为“仙盾”。
  抓来的神使,经过鉴别,都是低级神使,相当于练气3层以内。
  这让道庭警觉起来,都是低级的神使,太不合理,即使这些人都是同时训练,也不可能全都是低级神使。
  到底有多少只神装的神军?有多少数量?高级神军是不是还有更高级的装备?
  秦军的意外出现,打乱了神国的全部计划,奇石峡谷大战的后续影响,慢慢在发酵。
  更换了新式装备的秦军,在西汉国与2000九段高手组成神军演习切磋,无法保持有效阵型是九段高手们无法克制的毛病。
  韩诚主帅,费尽心思训练,要将这2000九段高手融入秦军的大阵,但秦军十年苦练练就的阵型,哪里融入的进去。
  最后他还是只能放弃。
  这是一只突破骑兵常规用兵思维的部队,
  神国军队撤离,西汉国的战事渐渐平息,双方都在做着准备,一方筹谋反攻,一方筹划着要给对方致命一击。
  秦军的建制,军事思想,甚至诡异的体术都是李孟元亲手打造,但是军事指挥他还是个门外汉,反而唐婉深蕴此道。
  秦军的步骑联合作战体制,并非单纯的兵种配合,按照秦军的说法,上马就是骑兵,下马就是步兵。
  战术参谋研究神刃军的战术,得出的结论居然是:武器精良战术单调。
  他们制定了各种捉拿神刃军的配合战术,让各队反复训练。
  秦军的苦练,震惊了所有的友邻部队,如同在地狱之中打磨。
  “小队人不散,咱就跟他干。
  小队剩一半,队形不能乱,找人来搭伙,凑满接着干。
  你要落了单,千万莫慌乱,石灰撒一把,找到队伍一起干。
  。。。。。。“
  秦军队形歌,冲锋歌,守阵歌。。。
  歌声嘹亮。
  息战6个月后,神国军兵分三路,再次进攻西汉国。
  此时在西汉国的仙国军队,已经上千万,敌军三路来我军自然三路去。
  一路太和宗的蒙国铁骑为主力,迎击左路军。
  一路太灵宗的风帆之国的水军为主力,迎击敌人水军。
  一路太清宗的秦国“仙盾”军为主力,奇石峡谷再战神刃。
  此时道庭也似乎看透了神国的战略意图,在婆罗洲以攻代守,压制道庭的扩张力量。
  唐婉忧心忡忡的对李孟元说道:“妖庭可能要反攻富奥洲。”
  “这次,我们对面的都是神庭的虔信军,韩城主帅说,对方神刃军又增加了5000人,秦军虽然从秦国调派了些过来,但是6字诀熟练度都不够,形势不是很好。”
  唐婉拿出富奥洲和婆罗洲的地图,说道:“这边大战,若是神庭精锐净出,道庭自然可以无耻的耍赖,撤回天雷仙城,撤掉法禁天罡,摧毁神国精锐。神国既然断定道庭不敢这么做,必然东部富奥洲要再起大战。一条小分支的灵脉已经那么大,主脉可想而知。”
  “这么说,这次会战岂非凶险异常。”
  “神庭这次一定会派最精锐的神刃军前来。”
  “我们研究别人,别人也会研究我们。”
  “大秦十年培养出的这点精锐,不能葬送在这里。“
  “你有什么好办法?“
  “没有。“
  “。。。。。。”
  实力看上去明显占优的仙庭军,深沟壁垒,防御森严。任凭神庭军如何挑衅,也绝不出战。
  耗着是一种磨练,更是大型选秀场,嗓子好的人,可以唱唱歌;会跳舞的人,可以翩翩起舞;更多的人每天把手掌拍烂,还有更多更多叫好把嗓子叫哑的人。
  远古时代的单挑战,被重新拿了出来,也许对峙的双方都需要刺激点的东西。
  “听说你们太清宗道庭大比第一的赵婉姑娘在此,我乃神耀大陆第一神使初阳,愿向赵婉姑娘请教一番。”
  来人白马银枪,神骏英武,沐浴在晨光中,散发神性光辉,神庭军队随之狂吼不已。
  “狗日的小白脸,姑娘们去怂他。”
  李孟元见他指名点姓挑战自己老婆,关键是他觉得这鸟确实太帅,心里有些大不平。
  秦军随军婆娘们得令,立刻奔上城头,齐声对着初阳大喊:“小哥哥,你好帅,过来投降吧,我们给你生娃娃。”
  全军仰视这群婆娘。
  “去去,给我拽下来!三天没打,都上城头钩野汉子了!”
  秦军将领大怒,招呼军士去将这群疯婆娘撸下来。
  李孟元一脸尴尬,唐婉实在忍不住,捧腹大笑。
  初阳没想到仙庭的军队来了这么一招。
  只好挥挥手,尴尬一笑。
  长空正要城墙上一飞而下,却被李孟元拦住,说道:“我去!”
  唐婉却故意道:“要不还是我去呗。”
  李孟元大怒:“说道,我抓他上城头,你再跟他比。”
  说着下了城楼,拽过一头毛驴骑着来到城门口。
  守门将士见他青衫毛驴,大感丢脸,死活不肯开门。
  韩诚远远看见,亲自传令,守门的将官这才大开城门。
  刚走出城门不久,就听见城头一群婆娘大叫:“圣师,下手轻点,不要把小哥哥打伤了!”
  这番却是赵婉安排的。
  李孟元端坐在驴背上,气运大小周天,突然张嘴长啸道:“知道啦~~~~~~”
  声音如一道狂涛,瞬间席卷两方阵营,内家真气,竟能练到这般地步,两军震惊,瞬间都安静了下来。
  紧接着醒悟过来的仙庭军,明白己方派出了绝顶高手,发出震天动地的吼声。
  只有赵婉偷笑不已,这绝顶内家真气,只能做做样子,不能随心而走。比斗时根本用不上。
  初阳吃惊地看着眼前这个毛驴汉子。
  “单挑你不是对手。回去吧!”
  初阳闻言,心中怒极,双腿一夹,战马急奔,长枪闪烁,照这毛驴汉子冲了过去。
  李孟元翻身下驴,马步一扎,太极起手式,左野马分鬃,右野马分鬃,缓步向前,两式打完。
  初阳人马已经冲到,李孟元左下式独立身体一伏正好闪过初阳长枪,侧身挤入马肚子下面,他双手一推一送,战马飞空而起。
  初阳在空中马背上翻身而下,长枪回扫,李孟元一个揽雀尾捉住枪身。
  初阳感到一股怪力传来,双手捏枪不住,竟被李孟元单手一把夺走。
  他拔出佩剑正要再战,这时大营鼓声传来,他拱手道:“阁下高手,改日再比。”
  初阳跳上战马,拔马回营。
  “拿回去!”李孟元将长枪扔出,初阳伸手接住,回道:“多谢!”
  李孟元动作看上去连绵柔和,行云流水一般挫败初阳,众人看的心旷神怡,直到此时这时仙庭阵营的将士才反应过来,顿时士气大振,鼓声,吼声震天动地。
  神庭军辕门大开,一个老者,乘鹤飞来,到了李孟元面前,飞身下鹤,点头致意。
  “在下成和弦,请教阁下高招。”
  李孟元听了,心道:“乘鹤仙,仙人怎么会去神庭,怕是谐音。”
  他故作正色道:“在下骑驴汉,请赐教。”
  那人听了,心中暗笑,手中却不迟疑,跨步上前,单手一挥,破气椎直轰李孟元檀中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