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莫忘书 > 异域寻仙迷情录笔趣阁 > 第三十九章

第三十九章


  李孟元想也不想答道:“好!”
  那人抱住李孟元腰身,叫道:“走!”
  竟然拉着李孟元一起跳下,两人掠过幽冥草,一人摘了一朵,唐婉将吩咐官兵将十头猪扔下,自己握住长绳一拉,就要将两人从水面拉回。
  这时变故突起,一条长舌朝二人席卷而来,唐婉大吃一惊,想也不想左手一挥,银刀一闪飞出,将那长舌一刀砍断。
  右手用力一拉,两人借此向悬崖上飞了回来
  那人说了声多谢,就遁入夜幕消失不见。
  此时阴江水,突然起了变化,一个巨大漩涡将所有幽冥草都卷入水中不见。
  唐婉拉着李孟元狂奔:“阴物暴动,我们快走。”
  这时悬崖上一片慌乱,所有人都向外狂奔。
  “孽障,给我滚回去!”
  一声巨吼从空中传来。
  李孟元回头一看,一道天雷从空中闪下,照得断魂崖如同白昼,打在一个巨大阴物上,将它从空中拍入水里。
  唐婉拉着李孟元只是埋头狂奔。到了镇上,取了马匹就向镇外奔去。
  离镇不久,就被十几道人影拦住,断魂们的弟子一手拿着火把,一手拿长剑兵器拦住两人。
  “两位惹了大祸,就想一走了之嘛?“
  “诸位明鉴,事起突然,并非我二人故意。“
  “跟我回仙门再说。”
  “那可是不能。”
  唐婉冷笑道,又转头对李孟元说道:“你收好幽冥草,我们一起闯出去。”
  “已经贴身收好,婉儿放心。“
  这时一道身影,闪到两人身边,李孟元一看正是那浮屠大师。
  浮屠笑道:“阴物暴动,乃是我引起,我跟诸位回山门,放这两位离开如何?”
  领头的断魂门弟子笑道:“正要找你,却自投罗网,一起拿下。”
  浮屠对李孟元说道:“你我取了那幽冥花王,他们是绝不会放我们走的,一同杀出去就是。”
  唐婉急着帮李孟元凝魂,更不想在这里纠缠,见断魂们弟子越聚越多,遂取出道令说道:“我等奉道庭密令,来取这花王,你等赶紧散开。”
  领头弟子冷笑道:“你说是道令,就是道令?”
  唐婉道:“是真是假,叫这法禁天罡辩一辩就是。”
  说完将道令往空中一扔,口中念道:“太极有令,尔等听令。”
  道令在空中一闪,幻出太极道身,道光闪耀天地,断魂门弟子见了大惊,纷纷口喧道唱,匍匐在地。
  唐婉叫声:“走。”
  也不收那道令,三人狂奔而去。
  玄和正在阴元派做客,给五行童子修补神魂,突然听见天地大道轰鸣,道祖道身现形,道庭众仙无不匍匐听令。
  “坏了,这太阴也太胡来了,如今害死我也!”
  三位道主,1000多位天仙,瞬间赶到太极道身处,等候太极道令,只见太极道身在天地间闪烁,却不发令。
  三道主互相看了一眼,说道:“定是那孽障胡闹。”
  收了道令,掐指一算,到阴元派,捉了玄和回到太清宗庭。
  玄和又不敢说是唐婉激发了道令,只好自己认栽,被三道主捆成麻花,按在宗庭门口,让黄巾力士狠狠抽打。
  三人在旷野中狂奔,浮屠叫道:“两位弃了马,随我来。”
  李孟元与唐婉从马上飞落,跟着浮屠向一处山地奔去。
  进的山中,三人看见一个小农家院子。
  浮屠道:“到了。”
  带着两人,走进院子。
  唐婉进了院子心中惊疑不定,此乃一方小天地,隐藏在这法禁天罡之下,竟然不被发觉。
  一个本在房中打坐的光头道人,看见三人进来,
  起身走到园子,对三人唱了一声道唱,笑道:“贵客光临,蓬荜生辉!”
  李孟元等连忙回礼。
  “浮屠你带这位李公子,去房内修补神魂。”
  “是,师傅!”
  浮屠应了一声,带着李孟元去一间禅房,修补神魂。
  “姑娘里面请。”
  那光头道人侧身一让唐婉。
  “大师请。”
  两人进了房中,光头道人替唐婉倒上清茶。
  “还未请教大师法号。”
  “法号,让我想想。“
  那光头道人,想了一阵,说道:“贫道曾有许多外号,都不记得了,只依稀记得曾经叫过泰皇。”
  唐婉看着那光头道人,一时间不知如何说好。
  泰皇,神族最早的原始神之一,又称阴皇,掌管阴间,掌控万物生灵因果轮回。
  太阴出生以前,传说被太极所杀,没想到竟躲在仙庭的荒山野岭之中。
  “说来,你我还是有些渊源。”
  泰皇笑嘻嘻看着唐婉。
  “是的,只是泰皇,为何你没有神格?”
  “我已不再是神,自然没有神格。”
  “你转修了仙道?”
  “我也不是仙。”
  “你成了妖修?”
  唐婉差点惊掉眼珠子。
  泰皇摇头道:“我非神,非仙,非妖,乃是个普通的山野村夫,只不过跳出了轮回因果,不在三界阴阳五行之中。”
  唐婉有些奇怪,她问道:“人如何跳出三界五行之中。”
  泰黄笑道:“你将一切都舍了,自然就能跳出来。”
  唐婉低头沉思,过了好一阵,她对泰黄说道:“多谢大师指点,小女子受益匪浅。”
  泰皇却笑到:“你如此着相,还是不悟。”
  “身在相中,即便悟了,也还是不悟。大师也着相。”
  “好,好,好。”泰皇说完含笑打坐,不再说话。
  那边李孟元取出贴身收藏的幽冥草,按照唐婉所说,将它放在百会穴道上,屏住呼吸,停止一切身理技能,进入假死状态。
  他体内那缕残魂,晃晃悠悠从他身上飘出,看见那幽冥草,自然就附身上去,吞食这天地间的至阴物,幽冥草越来越小,那残魂越来越大,直到与常人主魂差不多大小,幽冥草刚好消耗殆尽,他正要飘离李孟元身体,突然发现李孟元肉体还有活意,又转身融入李梦孟元肉体之中。
  李孟元从深度入定中醒来,他又想起诸多事情,记忆尤为深刻的是脑海里浮现的九张如同流水旋风一般的奇妙图形
  他觉得自己的神识感应愈发的清醒,不用眼看,隔壁唐婉他们的的动作也看得请清楚。
  他纵身而起,太极六字诀同时施展出来,竟如神仙一般在空中漫起步来。这与九段练气高手的轻功完全不同,这是飞。
  闭目打坐的泰皇猛睁开眼来,看着李孟元笑笑,
  李孟元按下身姿,走进房内,对泰皇行了一礼道:“见过大师。”
  “我乃泰皇,可为你解一惑。”
  李孟元想想道:“为何猎神主神认我是神族,认为我是神皇血脉。”
  泰黄笑道:“人人都有神性,彼见识浅薄而已。”
  李孟元道:“多谢大师指点。”
  泰皇又笑道:“你要去神族凝聚二魂,如此被他们看见,也是麻烦,我有一物送你,只是不知将来是更多麻烦,还是让你少了麻烦。”
  李孟元笑道:“大师愿送,我便愿收,诸般麻烦,不过世情罢了。”
  泰皇笑道:“好,好,好。”
  一道神光从泰皇身上发出闪入李孟元体内。
  泰皇扔了那东西,却如突然顿悟一般,轻轻一笑道:“原来如此!”
  只见他身形渐淡,片刻后竟从李孟元眼前消失不见。
  撑着下巴在桌上打盹的唐婉,睁开眼,看着消失得泰皇,若有所思,却又有些迷茫不解。
  这时,浮屠过来朝两人行了一礼笑道:“师傅走时,吩咐我送两位出去。”
  两人走出山谷,唐婉拉着李孟元道:“再回去看看。”
  等回到那小园中,只见那一老一中年光头道人正晨光中铲雪打扫庭院,李孟元正要进去打招呼。
  唐婉却拉住,说道:“此非彼,此也非此。走吧。”
  此番回到大道,两人雇了一辆牛车,慢悠悠的向元奎派走去。
  李孟元问唐婉道:“你说方才那两道人,不是昨夜那两道人了吗?”
  唐婉道:“是也不是。此中玄妙,我也不是太明白,你记忆中是不是有一种叫电影的东西?”
  李孟元想想道:“有的。”
  唐婉道:“这就像拍电影一样,一部片子拍完了,导演觉得谋个地方情节过于单调,又拍了一段,将他剪辑后放到片子里面。”
  李孟元想了一阵后,说道:“你是说,有法力无边的大神,在这里加了情节?”
  唐婉摇摇头道:“应该这么说,一个精通时光大道的大神,将一段时光截取后凝固在这里,等人来触发。这段时光也可能是过去的,也可能是将来的。”
  “他想传递什么信息嘛?”
  “未必,也许是想传送什么东西。”
  “他刚才给了我一道神光,是不是就这个东西。”
  “也许吧,不过将来总会明白,现在我们连个仙人都不是,想这些干嘛?我都觉得头疼。”
  唐婉说着,将头埋入李孟元的胸怀,仿佛非常疲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