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莫忘书 > 异域寻仙迷情录笔趣阁 > 第四十五章

第四十五章


  蟠姬与六茹交好,见六茹屡屡勾引李孟元,却不得其法,心中好笑。
  “蟠姬姐姐,应腾王爷对你那么好,你有什么妙法,也教教我呀。”
  “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衫。“
  “什么山山山的,蟠姬姐姐,你倒是说清楚啊!”
  “衫,衣衫的衫,你脱了这层衣服,自然李家哥哥就到手。”
  “脱了衣服,那多羞羞。”
  六茹说着,俏脸通红。
  蟠姬捏捏她的俏脸,笑道:“男女之间,本来就要做那羞羞的事,才能传宗接代,叫你们人族的话来说,那叫人伦正道。”
  六茹打了个寒顫,说道:“算了,我还是不要。”
  蟠姬拉着六茹道:“走我带你去见识见识。”
  六茹好奇问:“见识什么?”
  “你到了便知道!”
  蟠姬带着六茹,到了那龙巢,只见各等龙蛟,在里面缠绕**。
  六茹看了觉得心跳加速,浑身一股暖洋洋的味道。
  “姐姐,他们这是在做什么?”
  “传宗接代呀,唯有产下子嗣,两人方能天长地久。”
  六茹想着那情形,一阵口干舌燥,连忙道:“不好。”
  一闪身做贼一般的逃走。
  蟠姬看她走了,摇头道:“这傻姑娘。”
  她取了一些龙津,用小瓶装好。
  李孟元给众人讲了一篇唯心主义,唯物主义,众弟子听得糊涂,问了许多问题,让他也是疲累不堪。
  他心道:“以后少讲这哲学上的东西,我也快把自己给绕晕。”
  他进屋休憩,蟠姬看见,便将龙津倒入水瓶中,对六茹道:“你李家哥哥讲课累了,你还不快给他送水进去。”
  六茹一听,接过水瓶道:“谢谢姐姐。”
  五行童子见李孟元的住所,晃动不息,面面相嘘道:“六茹姐下手轻点才好!”
  第二日,蟠姬见到六茹,笑问:“如何?”
  六茹飞虹满面,轻声道:“姐姐,你好坏呀!”
  那边李孟元无精打采,坐在石阶上,嘴里咬着一根草,有些傻愣愣的看着远方天空。
  那边呜呜和呼呼,正在大吵:“昨夜先生房子晃动,就是房子晃动,跟我的心有什么关系?”
  “你个笨蛋,房子动不动,关键是你的心动,先生说了:仁者心动。”
  “我心现在还在动,为何先生的房子,却不动了。”
  。。。
  如此过了半年,六茹老是懒洋洋的,不爱动弹。
  李孟元只好更加殷勤的服侍周到,六茹闲着无聊,又想起炼丹。
  五行童子和应青应黄借口城里来信要帮忙,卷起铺盖逃走。
  剩下李孟元提心吊胆,看着六茹炼丹。
  过了七七四十九日,丹药成型,药香漫山,吴六茹拿出一颗,心道:“这第一颗定要让孟元哥哥尝尝。”
  手中丹药,却突然不见,只见许久未见的师傅玄和,拿着那颗丹药,一把塞入口中。
  “我的乖乖娇娇好徒儿,如今炼丹的本事,大见长进。”
  “师傅!”六茹开心的抱着玄和大叫。
  玄和道:“五行童子呢,师傅特来接你们,时间不多,速速叫他们过来。”
  六茹听了,一阵风一般进了城里,将五行童子等人寻回。
  李孟元跟王爷夫妻拜别,应青应黄得知先生要走,恋恋不舍。
  应腾心念一动,说道:“先生不如将他们也带上。”
  玄和一看,两条小龙仔,就说到:“带上,带上,没有时间拖拉。”
  袖袍一挥,卷着众人直飞上天,天上太清乘着仙鹤正在等候,接上众人,仙鹤震翅一飞已到33天。
  到了太清宫,太清笑道:“去吧,去吧。”
  挥挥手就不见踪影。
  “师傅,你好厉害,请太清道主来接我们。”
  “这臭牛鼻子,我在太清宫门口坐了一年,他才答应。”
  玄和愤愤不平。
  “六茹,你先跟师傅回去,我见到唐婉,就跟她一起来接你。”
  李孟元拉着六茹的手叮嘱道。
  “好呢,早些过来。”
  六茹百般不舍,也只好先跟师傅回家再说。
  玄和阴阳怪气说道:“臭小子,记得叫你师父来找我。”
  李孟元连忙应下,带着应青应黄,一路传送赶回新灵门。
  回到师门,却未见到唐婉,修缘取出唐婉的留书与他。
  李孟元看完,禁不住泪眼婆娑。
  一年前,唐婉便离开师门,走无间海去寻他。
  无间海是无数岛屿组成一片海域,神仙妖三座天庭势力刚好在这里交杂,混乱异常,谁也不愿管的地方。也是三方势力彼此渗透的关键所在。
  李孟元在仙门呆了几日,心意遂定。
  他上修缘山,找到师傅,说道:“师傅,应青应黄还想请您老费心。”
  修缘看看这个弟子,叹气道:“我知你心意,你如今去大为不妥,无间海乃是散修,废神,野妖汇聚的地方,你一个凡人过去,跟送死无异。”
  李孟元听后不语。
  修缘知他倔强,问道:“你骨罡已有几分?”
  “七分!”
  “你将骨罡练成后,用血气混凝之法筑基,拿了道剑再去,不论如何,活着回来的希望总大几分。”
  “若是婉儿有所不测,我活着也无甚意思。“
  “你随我来!”
  修缘带着李孟元来到修缘山深处,一个小天地中,无数灯火闪烁,犹如满天繁星。
  两人在一盏灯前停住,修缘指着那盏灯说道:“成仙之后,师门为了知道弟子安危,都会做一盏魂灯放在此处,这盏灯就是唐婉的魂灯。”
  李孟元看着唐婉的魂灯,痴痴发怔,仿佛看见唐婉立在空中轻声呼唤:“孟元,孟元。”
  回到洞府,李孟元日夜苦练,只求早日筑基。
  过了一月,六茹带着五行童子来找,她回去之后茶饭不思,日夜憔悴,过了一月,见李孟元没来,实在按耐不住思念,就自己来找他。
  李孟元把唐婉去找他们的事告诉她,并说自己这段时间要苦练尽快筑基。
  六茹莫名的有些不快乐,默默看着苦练中的李孟元,整整一天,他都在那苦练,没有回头看过她一眼。
  她莫名的烦躁,想去拿杯水喝喝,却又不想动弹。
  “孟元,我好渴,帮我拿杯水!”
  她说了好几遍,李孟元沉浸在练功中,完全没有听见。
  应青应黄听见,赶紧去给她拿了水,还有仙果。
  六茹突然莫名的恼火,伸手打翻了水和鲜果,娇躯轻拧,飞出仙府。
  李孟元没明白为何六茹发这么大脾气,但是练功是眼前最大的问题。
  4个月后,骨罡炼成,按照修缘传下的筑基方式,李孟元糅合气血筑基,顺利成功。
  黄庞他们闻言前来祝贺,小小洞府挤满了学弟学妹,同班中算起来,李孟元是最后一个筑基成功的。
  从弟子院毕业,从此就是一名正式的新灵门仙人。李孟元恨不得马上就去找唐婉。但是还有许多该做的事必须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