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莫忘书 > 异域寻仙迷情录笔趣阁 > 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七章


  “你跪下!”
  李孟元依言跪下。
  修缘道:“师傅在加入新灵门之前,就先入了一个隐世仙门,叫做太玄门,一代只收一个弟子,我欲选你做我的传人,你可愿意?”
  “师傅青睐,弟子愿意!”
  “那你以后,就是我太玄门第三代弟子,第一代祖师晦明,第二代修缘,第三代元翔。这身份只有我们本门师徒才知道,绝不可外传,哪怕妻儿都不可。你可记住?“
  “徒儿记住。”
  修缘取出一块玉玦,放在额头片刻,将他递给李孟元。
  “本门的功法,叫做太玄阴阳经,这神识篇,我就传与你。”
  “太玄阴阳经,共有三本经书,神识篇,玄体篇,元灵篇,其他两本俱都失传,只有这神识篇还在,具体因由等你见了祖师,就可知道。”
  李孟元接过玉玦,往前额一贴,一片经文映入识海,玉玦随之化作齑粉。
  这神识篇的经文,讲的是如何开拓神识,在识海中凝聚灵体,用灵体壮大神识。
  李孟元看后大喜,遂按照经文所讲,将神阙重新凝聚成灵体,神阙又将四处涌来的磅礴的祭祀之力,化作神兵神将,攻打李孟元识海边壁,扩充识海。
  李孟元这一入定,就是七七四十九日。等他睁开眼来,看见修缘,连忙叩首道:“多谢师傅传经,徒儿识海的毛病,已经无碍。”
  修缘扶起他,说道:“好好,你如今随师父到道院,选一些神通功法,好好修炼起来。”
  到了演武场,依琳、南锦带了应青应黄拿着“元惜”剑,已在此处等他们。
  修缘对李孟元说道:“你将你剑种激发,让师傅看看你的剑意。”
  李孟元说声:“好”。
  取过元惜剑,割破手指,将血滴入剑柄处的灵眼,长剑不振自鸣,悦耳的长“叮”一声后,仙兵认主已是完成。
  李孟元手握长剑,感觉长剑与自己浑然一体,他长啸一声,唤醒莲心,剑身一抖,众人感到视乎一只斑斓巨豹在那张牙舞爪,迎面咆哮。
  应青应黄,感受到血脉威压,双腿不自觉竟有些发抖。
  只这一下,李孟元见静修恢复的一半丹田血海,已然见底,莲心随即沉睡过去。
  他一阵手软脚软,差点站立不稳。
  南锦依琳瞪大眼,看着李孟元,如同见鬼,修缘暗想:“这剑种大有古怪,哪有这样的剑意,倒像是妖族的血冲。”
  李孟元道:“师傅,这剑意不能再用,徒儿丹田已空。”
  本想带着李孟元去道院拿功法的修缘,沉吟一阵后,说道:“孟元,你先回去,待为师好好想想,再带你去挑选功法。”
  回到洞府,依琳做了大堆仙食,笑问:“孟元,饿坏没有?”
  这时李孟元才猛然觉得自己饿得简直可以直接吞下一头牛。
  应青应黄大叫道:“依琳仙子姐姐,我们也饿了呢!”
  李孟元怪道:“你们叫师祖什么?”
  两人齐声道:“依琳仙子,貌美如花,青春永驻,当然该叫姐姐。”
  依琳笑的眉眼都弯成一团了,她说道:“嗯,来,一人吃个大肉丸子。”
  应青应黄一边大嚼,一边应道:“好咧,依琳姐姐。”
  李孟元没心情理他们胡闹,充充填满肚子,在院中练了一阵血罡,感觉这功法恢复气血太慢,几个月休养的气血,不够挥一剑。
  这时,莫邪突然醒来道:“我去帮你找找有什么合适的功法。”
  说完化作一道青烟消失。
  半刻钟后,莫邪回来,叹息道:“你这里也太穷了,只看到一本:溶血会元真经。”
  到了下午,修缘赶来,他拿出三块玉诀,交给李孟元,说道:“这功法和神通,你先练起来看看。”
  李孟元一看,正有一本《溶血会元真经》。另外两本,一本《混元形意剑法》,一本《凌虚回燕身法》。
  修缘又取出一个玉板指交给李孟元,说道:“这里面有我当年行走江湖历练的经历,还有一些基础法术。我明日起开始闭关,你准备妥当后,就自行去吧,不必再来别我。”
  李孟元练习了几日剑法,身法,功法,别了两位师娘、同门师兄弟,带着应青应黄去玄清门见六茹。
  五行童子听得他要去找唐婉,笑道:“正好要去历练,不如同去。”
  六茹拉着李孟元的手,满脸不舍,说道:“若只是找唐婉姐姐,大可在仙门等着,她去了新灵城,知道我们回来,自然会回来。只是男儿志在四方,不出去走走,怎么知道这天地有多大。”
  李孟元道:“六茹,找到唐婉,我会跟他一起来接你,你在师门呆着,我就不用担心你安危。”
  六茹拿出一个扳指,将他带在李孟元无名指上,说道:“里面是我给你练得丹药,功用都写得清楚,还有一些盘缠法宝。”
  五行童子说道:“孟元哥哥,这次你放心,上回师傅吃了丹药回家来躺了五六天后,就好好教师姐炼丹,再不会出错。”
  六茹听了,俏脸一红,说道:“原本是你们乱吃,却来怪我。”
  玄和远远听得,却装作没听见,一闪身藏了起来。
  六茹十里相送,一送又送,真是恋恋不舍,最后洒泪而别。
  应青道:“师娘怪怪的。”
  应黄道:“妈原来也这样,婆娘都是如此吧。”
  玄和看着在家中乱发脾气,乱扔东西的六茹说道:“我的娇娇乖乖宝贝徒弟,你干嘛不告诉他你有娃娃呢?”
  “哎呀,师傅,你说那些干什么?快变些东西出来,没看见,都没东西扔了吗!”
  “哎呀,好好,要不师傅把看院子的大白变作那小子的样子,你揍他一顿出出气。”
  “不要!”
  ~~~
  李孟元一行一路传送来到太清宗玄意派仙城,再到玄意派北旻仙门,从北旻仙门来到寒国人间。
  在这里买了几匹马,向北一路急行,到了旋翼洲的最北端叶江城。
  身处北地,寒国气候却跟大陆中间的秦越国差别不大,叶江城的繁华更是远超李孟元此前见过的大都市,人仙杂居,商业街市繁华,更超出李孟元想象。
  巨型港口中来往的巨型商船络绎不绝,这些商船都是用仙家傀儡阵法驱动,跟越国的平底风帆船,完全不同。
  按照修缘游历的指引,几人找到北洋仙栈住下。仙栈的老板娘彩凤仙子一看玉牌,见是新灵门的弟子,水汪汪大眼睛里立刻盛满笑意。
  她一边安排几人的住房,一边问道:“修缘门主可好,可是他叫你们来这里的?”
  李孟元立刻拿出师傅游历中嘱咐带上的水仙花,送给彩凤仙子。
  彩凤仙子接过水仙花,那眉眼间一股柔情荡漾出来,几位筑基仙人,看的心里蹦蹦乱跳。
  应黄道:“啊呀,没眼看了,每次老娘这眼神,老爹就抱她进窝里去。”
  应青道:“那为啥依琳姐姐每次这样,修缘师祖就狗咬过一样逃走。”
  彩凤仙子听到,伸手一捞将两个娃娃一左一右抱在手上,问道:“你为啥叫依琳姐姐?”
  应黄道:“依琳看起来年纪小嘛,自然应该叫依琳姐姐。”
  彩凤大眼珠一转,笑问:“那你们应该怎么叫我?”
  应青应黄异口同声道:“彩凤小姐姐。”
  彩凤掩嘴咯咯笑出声来,扔了几块牌子给李孟元道:“两个小妖怪就跟我住了,你们自己去找房间。”
  彩凤带着应青应黄到了自家闺房,应青应黄怕兮兮的道:“彩凤小姐姐,我们这么小,你不会就想劫色吧?”
  “两个小长虫,真不愧是你家师祖的传人呢。”
  彩凤仙子拿出两盘鲜果,问道:“看看,喜欢吗?”
  应青应黄瞬间口水便流了出来,那两盘鲜果竟是龙族最爱吃的龙涎果。
  应青一边啃着果子,一边道:“彩凤小姐姐,这果子,我们吃了,劫色麻烦你还要再等几年。”
  应黄道:“看着果子份上,将来一定让你劫!”
  彩凤仙子笑得花枝乱颤,问道:“老实交代,这都谁教你们的?”
  “先生呀!”
  “不对,不是先生教的。是先生写的书,我们自己学的。”
  “先生写的书,还不是先生教的。”
  两个娃娃在那扯白,彩凤奇怪问道:“啥书,拿出来让彩凤小姐姐也学学。”
  两人犹豫好一阵,最后还是从裤裆里一人摸出一本手抄本来。
  彩凤故意皱皱鼻子问道:“咦~没拉粑粑在上面吧?”
  应青应黄将头摇的拨浪鼓一样,应青说道:“彩凤小姐姐,这书先生不让我们看的。”
  应黄道:“我们趁着先生闭关,从他书房里拿出来看的。”
  彩凤笑道:“知道啦,不会告诉你师傅的。”
  彩凤打开书一看《大情圣修仙记》,作者李大水。
  书里还有许多批注,往往都是,无耻,胡扯,太下流卑鄙之类。
  彩凤翻开书本,看了几页,开始觉的无聊,看着看着后面竟欲罢不能,比那些才子佳人书要有趣的多。
  应青应黄看彩凤时而癫狂发笑,时而咬牙切齿,嘀咕道:“先生的书果然不能看的,跟依琳姐一样,又疯了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