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莫忘书 > 异域寻仙迷情录笔趣阁 > 第六十三章

第六十三章


  “好一匹天马!”
  几个踏风行云的仙人,看见迎面奔来的凌风,不由得赞叹。
  “这筑基仙人好生夸张,骑着天马到处晃悠。”
  “师兄,不如咱们……”
  “看看再说!”
  李孟元来到那几位仙人面前,拱手道:“几位上仙,请教这里仙乡何处?”
  那几个仙人,互相看了一眼,为首一人笑道:“这里可不是什么仙乡,此乃妖葬坟场,葬毛之地。”
  李孟元听了大吃一惊,这妖葬坟场,他只听过,书中见过,是传说之地,没想到自己稀里糊涂竟然到了这里。
  “在下一时迷路,跟同伴失散,还请教此处附近,有无城镇。”
  那仙人向东指指,说道:“你向东走一个时辰,有一个仙集。”
  李孟元说了声:“多谢!”
  几位仙人见他向东而去,却问:“师兄方才我要动手,你却不让,究竟为何?”
  领头仙人道:“这马我认识,是真禅罗天的那匹马皇凌风。此人修为再低,也不是我们能惹得起。”
  凌风奔行一个时辰,果然看见一个仙集,李孟元牵马进入,仙集不大只有一条小街,两边全是卖各种仙药材料的摊贩。
  李孟元想找份地图,却没找到。他走进仙集上的唯一客栈,掌柜殷勤到:“仙客可是来住店,本店价格公道,待客有道,安全周到。”
  “要一间客房!”
  掌柜道:“上房带院,最适合您这种带马的贵客。十个灵石一晚,贵客可要来一间。”
  李孟元听了吓一跳,这是他遇到最贵的客栈,也是最破烂的客栈。
  这时一个客人进来,叫道:“来个小间。”
  掌柜连忙应道:“好嘞。”
  那客人扔出两个灵石,掌柜拿了一个房牌给他。
  李孟元心道:“一个小间,2个灵石,一个上房十个灵石,倒也合理。收费这么贵,想来有贵的道理。”
  他取出十个灵石,扔给掌柜,说道:“那就来一个间上房。”
  掌柜拿出一块牌子,叫道:“光毛,带客人去上房。”
  一个混身光亮,一根毛发也没有的怪人仙走过来,接了牌子,带李孟元进入后院。
  一个泥巴围起来的院子,加上一间四处漏风的破土房,房子里面,一张破床,加一张破桌子两张破椅子。
  李孟元心道:“这是上房,小间岂非狗窝。”
  光毛将门牌给他,说道:“夜里听见任何声音动静,都不要出门,也不要偷看。”
  李孟元怪道:“为何?”
  “你住一夜,以后就知道了。”
  那光毛说完要走,李孟元赶紧拉住,塞给他五个灵石,笑道:“区区小礼,不成敬意。想请小二哥喝杯茶。”
  说完拿出茶壶,到处一杯仙茶。
  小二看见,顿时两眼发亮,抱起茶壶,一口喝干。
  兀自回味无穷,仿佛喝到九天仙酩。
  他喃喃自语道:“总于又尝到人间的东西了。”
  李孟元觉得奇怪,又拿出一壶茶水,说道:“茶水我有的是,你慢慢喝,不必慌张。”
  小二拿起茶杯慢慢尝了一口,笑道:“你有的是,唉,等几百年,上千年过去,你再多也会没有。”
  “在下新到此地,茫然无知,还请赐教!”
  小二以手敲桌,唱到:“葬毛地,葬毛地,来时膏满肠,去时光腚凉,不求仙路长,但求尸骨存,魂魄归故乡。”
  李孟元听他歌声哀苦,又取出鲜果,请他品尝。
  小二说道:“贵客恩赐,在下就不客气了。”
  他将茶果一并收走,然后道:“这葬毛地,盛产五色丝灵金,其他百物不生,进来容易,出去难,全靠运气,出口在黑风旋中,这黑风旋来时全无征兆,也无迹可寻,运气好的几年就碰上,运气差的一生在此蹉跎。”
  “你一个筑基仙人到此地,唉,难难难!”
  小二说完,行了一礼后,径直走了。
  李孟元心道:“我有小天地,有何难?难道他们都无小天地?”
  神阙和莲心笑道:“这种小天地名叫禁合小天地,可以带着跑,是天地间至宝。”
  入夜后,黑雾弥漫,雾中传来阵阵古怪哀嚎声,时不时间杂几声凄厉长叫。李孟元听得不禁寒毛倒立,浑身难受之极。
  “此乃阴鬼哭嚎,你魂体太弱,禁受不住,不如进小天地一躲。”
  神阙提醒道。
  李孟元一拍凌风额头玉晶,人马一起进了小天地。
  他见小天地土地荒废,想到光毛所言,便安排傀儡将各种仙植,仙畜种养起来。忙完杂事,小憩片刻,又从小天地中出来,已是天色微明,黑雾已散。
  光毛受李孟元恩惠,怕他在夜里出事,一直关注他的动静,见他人马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现。
  他内心顿时翻起惊涛骇浪,看着李孟元的小房,他思绪万千,怔怔想了一个多时辰,终于下定决心。
  他来到李孟元房中,突然对李孟元跪下。
  李孟元连忙去扶,问道:“小二哥,你这是做什么?”
  “我瑚琏原奉孟元仙人为主,此生追随,永不背叛,请孟元仙人收留在下。”
  李孟元抬了几下,那瑚链跪在地上动也不动。
  待听他这么一说,李孟元松开双手,坐在椅子上,取笑道:“我不过是个筑基仙人,你愿伏身为奴,我如何当得起,你有什么心思,直说就是,我给的起就给,给不起还望上仙手下留情。”
  “家师殉道前,拼死为我算了一卦,说我要在无生之地,困苦千年,后遇贵人,要一生追随,就可逢凶化吉,否极泰来,孟元仙人正是家师所言贵人无疑。”
  “卜卦之言,变数几多,我未必就是你那命中贵人。”
  “孟元仙人身带小天地,不是贵人,还能有谁?我瑚琏在此地困顿1000多年,受阴毒之气侵袭,须发指甲尽皆脱落,陨道之日已经不远,只有跟随孟元仙人才有活命之路。”
  李孟元摇头道:“你最少是个元婴仙人,到时候谋财害命,我又能如何。我是有小天地,你要什么,我送你就是,收为奴才,小仙实在不敢。”
  瑚琏扣首道:“愿发本命道誓,此生任孟元仙人驱驰,绝无二心。”
  李孟元再次俯身,扶着瑚琏说道:“你起来,莫再说为奴的事,你有难,诚心求我,我能救你,自然不会推辞,若要你卖身为奴,有违我的本心,万万不可。”
  瑚琏听到李孟元如此说,遂起身道:“孟元仙人高义,瑚琏此生必不相负。”
  他割破中指,发下血魂道誓。
  李孟元叹口气道:“我在此地正好缺个向导,想请瑚琏上仙做伴一起行游,你看如何。”
  瑚琏道:“愿为孟元仙人效劳。”
  “既如此,你去打点行装,我们下午出发。”
  瑚琏应声而去。
  到了下午,瑚琏已经辞别掌柜,拿了行囊,跟随李孟元向东而行。
  到了无人处,李孟元对凌风说道:
  “有人做伴,我就不委屈你了!你回小天地去吧,若我有难,你就来救我。叫傀儡王甲有空时送些酒水仙食出来。”
  凌风点点头,等李孟元取下他额头晶石,便闪身进入小天地。李孟元将玉晶贴在胸口藏好。
  到了日暮时,瑚琏挖了一个地洞,拉着李孟元进入后,将洞口用泥土封住。
  他取出一颗夜明珠将洞里照得明亮,又拿出一张破木塌,说道:“公子可在木塌上歇息,木塌隔离阴土,可少受阴寒侵害。”
  他自己又取出一个木凳,盘腿坐在木凳上,调息练气。
  李孟元笑道:“长夜漫漫,也不需如此无聊,今夜就把酒畅谈如何?”
  说着他取出一张木桌,又拿出仙酒,美食。
  瑚琏捧着美酒,看着美食,竟然忍不住老泪长流。
  “1000年了,我瑚琏又闻酒肉之香,多谢公子。”
  瑚琏举杯敬酒,而后一饮而尽。李孟元见他举止有度,丝毫不显狼狈贪婪模样,心里也是暗暗称奇。
  暗想:“若是我千年没吃过酒肉,只怕早就狼吞虎咽,一副恶狗样子了,他这份节制功夫,确实令人敬佩。”
  瑚琏取出一块豆腐干一样的东西,笑着递给李孟元道:“此乃土灵肉,是葬毛之地出产的唯一能吃的东西,味道古怪,公子不妨尝尝。”
  李孟元接过一咬,味道咸鲜古怪,到有些像农村的老腊肉。
  “味道不错!”
  “虽说到了地仙,已可完全辟谷,但是若是久不吃食物,就会像我这般须发皆落。”
  李孟元嚼着土灵肉,说道:“想来此物也是稀罕的很。”
  瑚琏道:“我在葬毛之地,呆了1327年,这么大的土灵肉一共就寻到三块。”
  “一块我自己吃了,一块将来回去送给师妹,这块就是为公子所留。”
  李孟元越嚼越觉得这土灵肉有味,忍不住大赞道:“真是天下少有的美味,多谢瑚琏上仙。”
  神阙道:“这味道有点熟悉,却想不起来是什么东西!”
  莲心道:“会不会是虚兽肉,这妖葬坟场怎么会有虚兽肉?”
  神阙道:“好像真是虚兽肉,你说的我也想起来,虚兽肉就是这个味道。”
  李孟元奇怪道:“虚兽又是什么东西?”
  神阙道:“虚界妖兽,元界之上,还有一界,就叫虚界。”
  李孟元一听就没了兴趣,回道:“管他什么界,好吃就行。”
  回神听瑚琏讲葬毛之地,当他听到这妖葬坟场竟然比人间更大,有些吃惊。葬毛之地之地只是最小的一块,还有葬肉之地,葬骨之地,葬心之地。
  李孟元听了笑道:“倒像是将一个人扒皮抽筋,拆骨分尸之后分开埋了。”
  瑚琏道:“按照妖族的传说就是,一个大妖被杀后,分尸埋在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