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莫忘书 > 异域寻仙迷情录笔趣阁 > 第六十九章

第六十九章


  一个时辰功夫,李孟元穿过地底,来到血池中。莲心迫不及待带着道剑剑身飞入血池,众人眼见着那剑身慢慢长大,李孟元也借助血气不停锤炼自己的丹田血气之海。
  等到莲心剑成三尺,李孟元的丹田血气之海,已然如同汪洋大海一般。
  簪缨道:“好了,好了,再练下去,就彻底炼成妖族了,这血气丹田要对半才好。”
  莲心看着自己的道身,猩红耀眼,得意之极,说道:“这筑基仙阶,我已到顶,等你炼成金丹,我才能继续呢。”
  李孟元看这巨大血池,居然只剩下原来的二成,叹口气道:“用你这胃口,只怕我将来都要变成杀戮狂魔才好。”
  莲心道:“等你炼成金丹,还要这血池这样十倍的血气来熔炼道身,到了元婴就不再用吸取血气了。”
  “还要十倍?到哪里去找这么多血气?”
  莲心道:“莫慌,有老把头在,将来去妖庭找到真正的妖源血池,莫说十倍,百倍千倍万倍也都够你用。”
  老把头打了个寒颤,说道:“归墟,好可怕的!”
  李孟元回到地面,问道:“我在下面练习了多久?”
  簪缨道:“七日一次的漏刻道场你进了176次,三年多吧。”
  李孟元想起唐婉所说凝聚神魂之事,连忙道:“我等速去神族,凝聚神魂之事不能再耽搁,否则我这血海丹田练得再大也是无用。”
  “确实耽搁不得,你这三年,实在相当于他人练了三十年,血海再大也是无用,对仙人而言,顶多也就是个筑基三层。千年时间其实也就是一晃而过罢了。”
  李孟元闻言,不在多说,日夜奔行,一月后已到了这回头岭附近,巨山岩壁之上,几个巍峨猩红大字:“仙妖禁入”
  “簪缨,我们可能变作神族混进去?”
  簪缨听了一愣,说道:“你有神体,本就是神族,还要变什么?”
  “我不是练得功法不是神族。”
  “天生神体,你去了神族,神王(主神)见了你也得客客气气,功法算得了什么。”
  李孟元听了,笑道:“我们就这样堂而皇之的走进去就可以了?”
  “自然如此!”
  李孟元按下云头,落到地上,抖了抖衣服,跟着那进山朝拜的神族信徒们,一起进山。
  信徒们显然极端虔诚,三步一拜,五步一扣,口中念经祷告不停。
  李孟元混在其中,实在显得另类。
  他想着簪缨的话,壮起胆子,向着回头岭的山门走去。
  仙族称此地为回头岭,神族信徒们却称他为不舍神山,寓意众神依旧眷念众生并未离开。
  神将神卫在这有景天依然存在庇护众生,只是天道压制主神级别的不能进来罢了。
  李孟元如游客一般来到山门,早有两个神使拦住。
  李孟元神识看见两个金光小人,有些震惊的看着神阙的神体,又惊喜若狂的闪去。
  一个神使神情激动的奔去报信,另一个则恭恭敬敬的问道:“神使皁敬,请教上神尊名”。
  李孟元随口道:“我名叫立元。”
  一个神将自天而降,拉住李孟元,说道:“你这先天神灵,竟然今日才知回家,荒唐荒唐。”
  说完,带着李孟元到了一处楼阁,楼台匾额上写着“天一阁”三个大字。
  神将道:“在下神将逐暮,你远道而来,可在此处歇息一番,有事明日再说。”
  他将李孟元亲自带入楼内,嘱咐天一阁的神佣好生照待,又亲自安顿一番后,这才作别而去。
  神阙道:“还是神族规矩好,尊者自贵。”
  莲心也道:“这个自然。”
  李孟元不以为然,说道:“众生平等,那有什么贵贱。”
  “还是家主,见识卓远。”
  簪缨却道:“你这神体灵体自由转换的法门,教我好不好,我也做个神仙试试!”
  神阙道:“家主只有一个神体,与我已经合二为一。”
  簪缨道:“倘若家主千年内修不成大乘,那你也要跟着烟消云散。”
  “大丈夫固有一死,死得其所就是。”
  簪缨笑道:“你作茧自缚,也怪不得我。”
  “怪你做甚,我觉得家主修成大乘,500年足也。”
  簪缨笑道:“你就白日做梦,慢慢想就是了去!”
  连日赶路,李孟元觉得确实有些疲乏靠在房中神塌之上养神歇息。
  日暮时分,有神佣来请赴宴。
  原来有神将功修已满,即将赶赴神耀大陆,众神设宴送行。
  到了琼宴台,逐暮神将远远看见,将李孟元拉倒主客身边介绍到:“九阳神将,这便是我刚才与你讲的先天神立元神使。”
  那九阳神将笑道:“立元神使如今位阶虽低,将来神位必在九阳之上,日后还请多多照拂。”
  李孟元却一眼认出这九阳神将正是那九阴仙修,连忙道:“上神太谦词了,立元若能得到上神照付,就感激不尽了。”
  “这个都不必谦词了,两位都是前途无量。”
  逐暮神将满脸堆笑,牵着二神入座。
  这时宾主都已到齐,10余名神将神卫按照位阶高低依次落座,一声钟鸣,盛宴开始。
  几位神女随着丝竹管弦之乐,翩翩起舞。
  各种神仙美食,络绎不绝,场面极为奢侈。
  那九阳似乎对此兴趣不大,只是随手应酬。
  李孟元许久未品尝的这等丰盛佳肴,也顾不得礼仪,随性开怀大吃。
  一个心事重重,一个随性自然,众神一眼看得明白。都暗道:“先天神灵风采果然不同于我等。”
  眼见得酒足饭饱,九阳道:“多谢神将招待,这朝天门明日可能开启,我功行已满,实在等不得了。”
  逐暮神将笑道:“明日午时,准时开启。”
  李孟元听到,连忙道:“我也要正要去那神耀大陆,明日午时也能走么?”
  逐暮道:“天门一开,自然都可。”
  九阳诧异道:“神使如今位阶尚底,何不在此修的功德圆满再去,那边可不如此地这般好修行。”
  李孟元微微一笑道:“猎神主神传神谕与我,叫我去与他相会,因此不敢耽搁。”
  众神听了,纷纷举杯相庆。
  九阳大吃一惊,连忙道:“莫非神使乃是月皇座下先天神,如此倒是在下无礼了。”
  说完连忙起身行礼。
  李孟元不知道其中规矩,只好赶紧回礼道:“我也不知,要见到主神才见分晓。”
  那九阳原本对去神耀大陆,前途未卜,故而心事重重,如今既然遇见月皇宫的有缘人。
  就如同在那漫天阴云中,忽然闪出一道光明。
  眼见宴乐将终,他起身道:“今夜月明,将与故乡相别,我九阳有九锡舞献与诸位,以作别情。”
  他举手一挥,一帮傀儡乐手已然在列,随着大鼓响起,九阳纵身跃入场中。
  只见他忽而劲猛如虎,忽而翩跹如彩凤。
  看的众人如痴如醉,时不时引发满堂喝彩。
  李孟元见原本笑容满面的逐暮,却又似乎心事重重,神色漂移不定。
  他暗道:“这两神,真是奇怪。”
  九阳舞罢,仰天长啸,箫声突然暗弱,他脸色大变,指着逐暮骂道:“你为何害我?”
  众神不解,一起看着逐暮。
  逐暮缓缓走到九阳面前说道:“九阳,九阴,九奇,你说我害你,也要知天道好还。”
  九阳脸色阴黑,说道:“无非大限已至,死中求活罢了。”
  “你死中求活,他人便该是该死?”
  “我中了你暗算,多言何益,来拿命就是。”
  “这三元合魂大法,究竟是何人传你,你交待清楚,我便给你一个痛快!”
  “说来说去还是为了这三元合魂大法,青云子他们明抢,却不如你这暗夺。”
  逐暮摇头道:“我神道畅通,信众稳固,登上神王座指日可待,自然不会想要你这邪法,你这功法为祸众生,不得不将他彻底铲除。”
  这时一个仙人飘然而至,对九阳道:“你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和逐暮神将都觉得你练了魔功,身堕魔道却不自知。”
  九阳看见那仙吃惊道:“青云,你竟然没死?”
  “你杀的不过是我分婴法分出的一个分身罢了,世上大道万千,各有所求,你想修成地仙,我却不想。这人间的好,那是你能懂的。”
  说完扔出青云塔要将这九阳收入塔中。
  九阳忽然一阵嘿嘿冷笑,突然化作一头人熊,竟硬生生抱住青云塔,说道:“区区离魂散,又能奈何的了我,本不想再造杀孽,如今杀了你等,我再去神耀大陆又如何。”
  这时一个女声阴笑道:“离魂散自然不能伤你,只不过让你三魂牵制减弱。”
  一个大妖闪身出现,指着九奇骂道:“我弟弟待你不薄,你为何存心害他。”
  九奇哈哈狂笑,将青云塔摔飞,一闪身跟那大妖打作一团,大妖相斗全靠肉搏,只见一条巨蛇缠住人熊,两个巨兽相斗撞得回头岭山崩地裂,草木横飞。
  青云子与众神将一齐出手,护住山中信徒。只冷眼看两妖相斗,并不出手想帮,看的李孟元好讶异。
  九奇斗到狂处,竟将那白莲大蛇妖扯成两段,塞入嘴中狂嚼吞下。
  青云子这才笑道:“成了,就差逐暮神将一拜了!”
  逐暮一笑道:“这有何难。”
  带领满山神将,信众对着九奇大妖一拜到:“逐暮带亿万信众,拜见九阳主神,原为信徒。”
  九奇正在吞噬那白莲大妖,见状一愣,狂热之情,瞬间冷静。
  他大叫一声:“不好!”
  连忙打坐想要压制九阳神将升阶。只是这九阳神将离主神只有一线之隔,被逐暮强行灌入众生信仰,神将格瞬间便生成神王格,一道五彩神光从九奇大妖身上发出,只见天地变色,一道巨大雷霆,闪出一声霹雳,打在九奇身上,九奇被天地压制,丝毫动弹不得。
  这时他吞噬的白莲大妖的妖血发作,将它身体从大妖一路推向妖王,天地震颤,一个巨大的阴阳五行阵盘显示在天地之间,阴阳二火反复侵烧九奇神魂,五行灵种形成的巨大雷剑疯狂攻击摧毁人熊肉体,不过一分时间,就将九奇神魂尽皆磨灭。
  一声巨响,被五行雷剑摧毁的妖王肉体突然炸开,溅的满山都是烧焦的碎肉。
  一丝黑烟在九奇肉体炸毁前偷偷潜出,却被青云子看见,将它收入青云塔中。
  此时九阳放出的傀儡乐队,犹在奏乐不止,场面极为诡异。
  簪缨笑道:“正主藏在这傀儡之中。”
  这时又一个白莲大妖,飘然而至,看着满山焦肉,恨恨道:“毁了我两朵荷花,才杀了这厮,青云道兄,你收进青云塔的是何物,从未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