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莫忘书 > 异域寻仙迷情录笔趣阁 > 第七十七章

第七十七章


  第二日一早,李孟元辞别众仙,孤身一人前往荆美大陆。
  太清召集三道主,约来神族两神主,妖族三妖主。
  八位元仙在元界对垒。
  月皇道:“许久不打架,手痒得很,今日咱们就比划一番。”
  妖主素莲鼓掌道:“你们两口子先比划一番,让我等开开眼界。”
  太清道:“诸位,我这次确实有好事告诉各位。”
  月皇唾了一口,骂道:“臭牛鼻子,你又想玩什么花招。”
  太灵骂道:“贼婆娘,三天不打,你要上房揭瓦不是。”
  月皇大怒:“我先杀了你这个恶狗。”
  两人瞬间打做一团,众元仙赶紧让开,远远观战。
  眼见一时半会分不出胜负,宙皇问道:“太清道主,到底何事?”
  太清道:“我昨日去中元岛探视仙胎,忽然感觉到地下有元气冲胎。”
  月皇听到,一剑劈开太灵,闪身要去中元岛看看。却被太和拦住,说道:“侄媳妇,你也听你家大哥把话说完。”
  月皇回到众仙处,说道:“你说快些,别饶弯弯。”
  太清道:“弟妹,你莫急,听我慢慢道来,少不了你的好处。”
  那边三个妖主也是听得不耐烦,嚷嚷道:“快讲,快讲。”
  太清哈哈一笑,慢吞吞说到:“我便去地下一看,这一看,却不得了,各位,你们知道我看见什么?”
  海皇怒道:“你卖什么关子,看见你家太极的小时用的尿布了吗?”
  众仙纷纷附和,都道:“说不定是太极的裹脚布。”
  太清依旧慢条斯理,慢吞吞说道:“是看见各位的祖宗呢!”
  天妖主素莲笑问:“没有你家祖宗?”
  太清道:“有,一家一个。”
  众元仙有些震惊,一起问道:“太清,你想如何?”
  太清道:“各家的祖宗自然各家背回去,但这是仙胎带来的福缘,各位总要意思意思一番吧。”
  “你有何要求,痛快说清,休要婆婆妈妈。”
  太清道:“这个好说,这个好说,我列了个单子,各位看看如何。”
  他将几份仙书,扔给各位元仙。
  众元仙为了这元主秘境在那漫天要价,坐地还钱。
  ~~~
  李孟元已经坐上妖族大海轮,向脊甲洲进发。
  幽冥草,彼岸花子,建木阴根,是李孟元重铸阴魂所需的三种奇药。
  建木长在荆美大陆最南端,上穿九天,下抵九阴,是这片天地的生命之祖。
  李孟元要先到脊甲洲,穿过脊甲洲,顺着无望走廊抵达荆美洲大陆。
  妖族的大海轮跟神族与仙族的明显不同,它竟然是放在一座巨型海妖的背上的房子。
  同船的仙族极多,绝大多数都是筑基仙人,李孟元买了一张普通船票,混迹其中。
  同一舱室里住了6个筑基仙人,气氛很沉闷,几乎无人愿意说话。
  看得出来,大家心情都很沉重,李孟元不知其中根底,也不愿多问,他很少呆在舱室,多是在甲板上摆摊,卖一些符咒,丹药。
  这些东西都是六茹给他准备的,塞满了几个空间大扳指。
  他看见有人摆摊卖这些东西,就也拿一些出来,一连几天,有个仙人都到他这里买一些符咒丹药,每次不多,几个灵石的交易,但连续几天,也让李蒙元有些奇怪。
  这天他刚摆上东西,那仙人又来了,他扔下十个灵石,拿了几张灵符和几颗补气丹,正要走。
  李孟元笑道:“多谢兄台,每天照顾我这生意。”
  那人似乎有些尴尬,笑道:“你这都是上品的丹药和符篆,我每次路过就忍不住要买一些。”
  “道友是丹师吧?”
  李孟元隐隐闻到他身上丹药气息。
  那仙人笑道:“在下景仲,刚入门的小丹师一个。”
  李孟元拱手道:“在下元儒,是个行商。”
  景仲笑道:“你这行商好奇怪,每天做亏本生意。”
  “在下原本做得是食材生意,这丹药一道,却不懂,景仲道友可愿意指教一番?”
  景仲走到李孟元身边,盘腿坐下,拿起一可补气丹说道:“这等上品的丹药,都是精挑细选的上等药草所练,一颗成本2个灵石也不够。兄台倒是大方,一个灵石往外卖。”
  李孟元顿时无语,他讪讪道:“那为何还无人购买?”
  景仲摇头道:“你这丹药要是在岸上,无论有多少,早就被人一抢而空。只是这船上都是穷鬼,明知道你这丹药和符篆是赔本血卖,也是买不起。”
  这时一个仙人过来,将李孟元摊上的东西一扫而空,大笑道:“景仲兄弟,你自己沾了便宜,却说别人都是穷鬼。”
  景仲道:“这个是有钱的,你每天的丹药符篆,除了我买几个,其他都是他买的。”
  那仙人哈哈笑道:“在下冰河,见过元儒仙人。”
  李孟元赶紧起身回礼,那冰河拖住他两,笑道:“捡了元儒仙人许多便宜,今日请喝茶赔罪。”
  三仙到了海船上的茶室,冰河叫了一壶冰片仙茶。
  李孟元笑道:“这符篆和丹药都是内子所做,原也不知道值多少钱,没想却是贻笑大方。”
  冰河哈哈道:“原本我每日买你一半,看看你到底有多少存货,却被景仲坏了好事。”
  李孟元也嘿嘿笑道:“原本也是打发消磨时间,哪有那么多让冰河兄搜刮。”
  几人说完,一起哈哈大笑。
  冰河道:“你这行商,也是古怪,住通铺,卖好药?让人摸不着头脑。”
  景仲道:“这叫出人意料,你以为行商都像你一般。一天到晚脸上写几个大字:老子有钱。”
  几人正说话间,一个仙人行色匆匆赶来,对三人行了一礼后,向李孟元问道:“元儒道兄,您那有凝神丹,我有急用想要一颗。”
  李孟元摸出一颗聚神丹,正要给那人,冰河却伸手挡住。
  说道:“这上品聚神丹,最少也要50灵石一个,兄台你拿10个灵石就想买,未免有些过了吧!”
  那仙人一阵青白脸,说道:“只有这十个灵石,几位就卖我一颗。”
  冰河道:“你左手那个镯子,也值50灵石,不如拿来换了如何?”
  那仙人咬咬牙,将那只手镯脱下,递给冰河。
  冰河看了一下,将那空间手镯扔给李孟元,笑说道:“亏一半价钱。”
  李孟元接过手镯,将丹药递给那仙人。
  那仙人鞠了一躬,接过丹药匆匆走了。
  冰河道:“这厮好狡诈,将值钱的东西都藏了起来,故意带个破手镯来买药,也只有元儒兄,才愿意做这个好人。”
  李孟元沉声道:“他确也是急用。”
  冰河笑道:“那你不如干脆送他。”
  李孟元摇头道:“我何必要他念我什么恩情。”
  冰河听了鼓掌道:“元儒兄,果然有见地。”
  景仲笑道:“这凝神丹原本就是我叫他来买,他同行中有一个伤了神识,这凝神丹最是对症。我给他出了主意,叫他到元儒道友这里撞撞运气,没想到凑十个灵石,居然也花了一天时间。”
  李孟元叹道:“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鬼。”
  他想想又问道:“他们到妖族大陆去做什么?”
  冰河道:“去做苦力。”
  李孟元拱拱手道:“在下鄙陋,还请冰河兄说说这做苦力到底何意?”
  景仲笑道:“筑基散仙,大多无收入来源,这妖族大陆正好要仙人去开矿放牧,船上的这些筑基仙人就是去那边做苦力的。”
  冰河叹道:“那妖族的钱,岂是那么好赚,十个去了能回来的怕不到五个。”
  景仲道:“即便这样,这妖族大陆上的筑基仙人,至少也有好几百万。”
  李孟元听了默然,他一路修仙,虽说曲折不少,但钱财之事从未费神考虑过,却不知这筑基仙人居然过得如此清苦。
  冰河道:“元儒兄,你到这妖族大陆到底有何事?我在那边还有些交情,说不定能帮道友一些小忙。”
  李孟元连忙道谢,说道:“我家娘子听说那荆美大陆的断崖燕窝、冰海鲜翅、黑漠白驼的驼峰是人间绝味,便念念不忘,我闲着无事,就想去产地买一些回来。”
  李孟元说的轻描淡写,冰河和景仲却吓了一跳。
  “兄台想去荆美大陆?”
  “正是,我生性喜爱游玩,就想去看看。”
  冰河对李孟元抱拳道:“道友大志,小弟实在佩服,不过从未听说有凡仙能穿过无望走廊,道友三思啊!”
  李孟元淡淡道:“若是过不去,再回来就是。”
  景仲却笑道:“非常人行非常事,元儒道友若是到了荆美大陆,记得帮小弟带些建木阴根回来。”
  李孟元笑着满口答应,三人品茶聊天,不知不觉一天过去。
  回通铺的路上,一个年轻仙人从他身边走过,李孟元赫然发现自己扔在袖口兜内的那个手镯已经不见,但袖口内几个灵石和符篆却没少,他暗笑一下,当作不知道。
  在床上打坐静修,李孟元察觉有人暗中窥视他。
  他心道:“明日找船家换个单间,我这几日鲁莽摆摊,已经引起别人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