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莫忘书 > 我的徒弟都天赋无敌笔趣阁 > 第二百二十六章 胜算所在

第二百二十六章 胜算所在

“五门极品道法已经命名,分别是飞叶道法、奔流道法、星火道法、裂地道法以及百斩道法。”
  
  “各位,可以开始了,为期两个月,在此期间不可动手,否则一律逐出秘境。”
  
  太霄道师殿殿主的声音响彻秘境,传入秘境中每个人的脑海之中。
  
  几乎在他声音落下的同时,秘境中的上千人就已经分作泾渭分明的五股人流,涌向不同的区域。
  
  根本不用辨别,秘境中的修士也能找到最适合自己修行领悟的地方。
  
  五行道法的道韵各不相同,五个区域本身蕴含的地理优势也是如此。
  
  陆通直接带着弟子们找到那条河流涌向的湖泊之处,望着湖泊中央显现的道法异象,忍不住心驰神往。
  
  不论是这开创全新道法的手段,还是显现于天地之间的道韵法象,都是他现在无法企及的高度。
  
  “师父,我们就在这里开始吧。”晁东阳见师父怔怔出神,等待片刻之后,提醒道。
  
  此时,来自九玄城道师殿的其他二星传道师,都已经开始带着弟子们盘坐在湖畔边,很快进入悟道的状态。
  
  两个月悟道的时间,他们必须争分夺秒,尽量取得优势。
  
  “嗯,你们先自己尝试悟道,其余时间都用来提升修为。”陆通应了一声道。
  
  这是目前而言最高效的办法,全新的道法,他也是刚刚接触,自然很难直接为弟子们授法。
  
  所以,在传道师自己领悟圆满之前,让弟子们自行悟道,也不至于荒废他们的时间。
  
  意识到弟子们修为上的差距之后,让他们在悟道之余提升修为,自然也能在两个月后的争夺中多出几分自保之力。
  
  甚至,若是有机会能让他们在两个月内再渡劫突破的话,那是再好不过了。
  
  陆通并没有急于开始悟道,而是在思索这种形式的论道会中,自己还能多做些什么。
  
  通过观察其他道师殿修士的劫云,陆通已经意识到了己方很大的劣势,若是不能在这两个月有突出作为的话,很难在最后的争夺中有所扭转。
  
  “目前来看,五大道师殿所出的极品道法都是偏向攻击类的,就道法本身而言,难分伯仲。”陆通暗想道。
  
  只不过,在五行道法之中,就算同为攻击类法门,也是有差别的。
  
  在天师界修士的共识中,五行道法单论攻伐锋锐之力,当属西剑州的金行居首。
  
  尤其是西剑州的剑修,更是号称天下攻伐第一。
  
  中神州的土行攻击类法门,则是以势大力沉著称。
  
  南火州的火行法门,长于恐怖的爆发力。
  
  东青州的木行法门,却是具备极强的‘死气’,与其‘生气’是两个极端。
  
  至于说到北云州的水行法门,可以用一个多变来总结,或者也可以说是面面俱到,同时又没有特别出奇的地方。
  
  如果非要说出一点的话,那就是一个韧性十足了。
  
  “所以说,这里的五行法门,就算都是攻击类,各自的优势也截然不同,只能说是各有千秋,相生相克。”陆通想到这里,已经有了打算。
  
  两个月的时间,只是领悟此地的水行道法,对他而言是绰绰有余的。
  
  那么,多余的时间,他完全可以用来试一试其他道法,如此方能集各家所长,在后续的争夺中多出一些胜算。
  
  至于会不会因此暴露自己的天赋异禀,现在也顾不得这么多了,都来到这里了,不大赚一笔难道还要拱手让人不成?
  
  “还有这些弟子们,在水行之外,也可以试一试其他道法,起码可以做到知己知彼。”陆通的心思活络起来。
  
  而且,他相信,其他四州的传道师,尤其是那几位悟性超绝的圣子,也一定会有类似的计划。
  
  云芊芊在水行道法上的悟性偏弱,不能让她留在这里耽误时间。
  
  还有晁东阳,陆通前段时间也曾让他尝试过修行土行道法,发现自己这个大弟子在土行道法上的悟性,并不比水行差,只是依旧无法达到圆满罢了。
  
  至于其他几个弟子,在土行和木行道法的悟性上都有些差强人意,没必要浪费时间,倒是可以趁机试一试金行和火行。
  
  在后面的争夺之中,所有人都只能用这里新学的道法,那么陆通就要充分挖掘其中的潜能,才能再多几分胜算。
  
  否则的话,弟子们的修为远不如人,道法再落后,那他们就可以直接卷铺盖走人了。
  
  “两个月的时间,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陆通感受到了压力,但同时也激发出心底的动力。
  
  那么难得的彩头等在那里,不能不动心啊。
  
  将有些迷糊的云芊芊叫过来,陆通直接说道:“芊芊,你不必领悟这奔流道法,继续修行落石道法,争取早日在秘境中渡劫突破。”
  
  暂时不能让云芊芊独自去那边领悟那土行道法,陆通怕她一个人迷路,索性就让云芊芊继续修行之前的落石道法。
  
  虽然无法在这里使用,但是却能助云芊芊尽早渡劫突破到一劫金光境。
  
  等到那时,云芊芊的作用才能真正体现出来。
  
  云芊芊乖巧地应了一声,欢天喜地的抱着落石道法图研究去了,临走还不忘找师父要了两袋子蜜枣。
  
  心中定计,陆通也不再耽搁,独自盘坐在一角,开始观想那湖心喷泉之象,同时借用脑海中的劫云动态,指引自己修行的方向。
  
  他必须率先领悟这门全新的水行道法,如此才能尽快传给弟子们,同时去修行领悟其他各处的道法。
  
  这恐怕也是在场绝大多数传道师的想法,虽然大家嘴上没有说,但是毫无疑问都在较劲。
  
  更甚者,一些具备传道师资质的弟子都开始与师父暗中较劲,大家在这里都是从零开始,看看谁能先领悟圆满。
  
  至于陆通座下的施淼和上官修尔,则是早就没有了这个心思,在独自观图悟道这方面,他们又不是没见识过师父的变态。
  
  所以,虽然此刻的秘境一派祥和,各方之间没有你争我夺的精彩战斗,但是秘境内外的人都知道,论道会的比拼其实已经开始了。
  
  谁能率先悟道,谁就能占得先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