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莫忘书 > 这只是个咒语笔趣阁 > 第五章 正式修道

第五章 正式修道


  一宿无话。
  第二天太阳刚刚升起,池子亶就早早起床,出发前往青龙峰集合。
  等自己到的时候,大殿中已经聚集了不少弟子,这些弟子似乎关系不太好,大多数盘膝在地,闭目养神,只有寥寥二三个在低声细语。
  也是,从恶龙谷之前对凡人小童的行事风格看,这里的基调应该是心狠手辣,狼性竞争,人情世故应该极少。
  池子亶看到李冠沐坐在最后一排,东张西望的,很是不安分,就走过去,很自然地坐在他旁边,然后好奇地轻声问道:
  “李师兄,你在看什么呢?”
  “师弟,这次我们谷出去干大事,应该损失了不少人手啊。”李冠沐修为低下,正愁没人和他聊天,看到池子亶,心里微微一喜,当即就开始要讲述他的新发现。
  “师兄,哪里看出来的?”池子亶很配合对方,他当然知道,恶龙谷这次肯定也死了不少人,用屁股想想也知道,要想覆灭一个门派,怎么可能没代价,如果实力真的差距那么大,也不需要如此劳师动众。
  “我刚才数了下这里的人数,算上师弟你,我们总共才23人,少了8个师兄师姐。”
  “那也许是其他人还没到呢。”
  “不会,这些师兄师姐修为高,平常往往先到,有些甚至有飞行法器,到的就更早。师弟你因为还是凡俗,过来自然就需要花很多时间。”
  “哦,原来如此。真羡慕会飞的,师弟我今天一路小跑,到现在都还有点喘。”
  “没事,要不了多久,师弟也能如愿以偿。噢,师父来了。”
  两人见到师父进来,立马端坐。
  五长老,青龙峰主座,钱翼飞目无表情的坐在最前面的蒲团上,他对于几个弟子的失去,好像并不怎么关心,提都没提起一下,只是淡淡地吩咐道:
  “嗯,都到齐了。今早谷主传讯,恶龙谷的戊级宗门申请已经通过,不久就下发戊级令。今特令各山峰弟子勤学苦练,今后若谁在外弱了恶龙谷的名头,宗门法规处理。”
  “是,师父,我等必定苦学道法,扬我声威。”
  众弟子一听戊级令即将下发,齐齐身板一直,纷纷发誓定不负师父和谷主栽培。而对于失去的几个人,只能怪他们运气不佳,道法不济,死了也白死。
  “现在开始解惑道法,你们修炼中有不明白的,都提出来,每个人有三次机会。”
  “师父,徒儿对于升龙决第二篇中的道欲不道,而气之不绝破为疑惑,请师父释惑。”
  “师父,徒儿最近修炼水龙术,总是不能成龙型,不知何处出了问题?”
  “师父……”
  就这样,一个多时辰中,池子亶就像个木头人一样,参加着跟自己毫不相关的早课。自己除了神游天外,也不知道干嘛。这就好比自己前世去投资一样,听着那些高科技如何如何,自己除了感叹“牛逼”以外,也不知道他们在说些啥。
  等到提问时间时间结束,钱翼飞好像想起了还有池子亶这个人,但他完全没有介绍这个弟子的打算;
  “好了,今天早课结束,十日后再来。池子亶,你跟为师来。”
  “是,师父。”
  直到这一刻,众人才发现多了一个人,而对于师父单独留下这个人,他们都颇有猜测。
  池子亶当然知道师父为什么要单独留下他,不过他目前也需要这个效果,以他以前年轻时混道的经验,狼窝里最好不要让底层的人一眼就看透你,尤其你的背景,虚虚实实,真真假假,能够避免很多麻烦。
  池子亶跟着钱翼飞进了后殿。
  在这种杀人如麻的人面前,池子亶也得小心谨慎,他非常乖巧地站在一侧,等待师父的问话。
  果然,钱翼飞开口就是:
  “你昨天给谷主的什么东西?
  “徒儿不知,那个道长并未来得及告诉徒儿。”池子亶听着师父的语气还算平和,心里就更有数了。
  “那你详细描述一下。”
  “是,这东西很像俗世烧给死人的纸钱,但又有点不同,徒儿以前出于好奇心,试过用力撕扯,但很坚韧,用水泡后拿出,一点水的痕迹都没有,用火也试过,没有损坏一点。”
  这些描述,池子亶还是实话实说的,完全没必要在这方面瞎编,同时他也很好奇,这是什么东西。
  “嗯,除此以外呢,有什么特别的现象发生过?”
  钱翼飞对于池子亶的说法,还是认可的,没有这点神奇,谷主怎么可能放弃猎杀最后的几条漏网之鱼,而急匆匆返回来研究这个东西。
  “额,徒儿不知道这算不算特别现象,是这样的,听我父母说,在没有这个东西之前,徒儿比较愚笨,但有了这个东西后,徒儿日渐聪慧,理解能力已经远超同龄人。”
  这个说法,池子亶完全是杜撰出来的,但别人听着应该是真的,毕竟从自己说话谈吐中,师父应该已经能感受到,自己不太像个小孩子,到更像是成年人,那就把这点归咎于经票好了。
  “还有这种事情?也是,你的思维能力远超同龄人,但又和天才不同,为师确实不曾见过你这样的。看来这个东西应该具备明心清目的作用。”
  钱翼飞略一思量,还是认同这个说法的,这也让他对这个东西更加上心,能大大增加人的思维能力,这个好处就已经不小,对于学习道法,何其重要。
  “除此以外呢,还有什么特别的?”
  “那就没有了。”
  池子亶一般喜欢说七分真,三分假,这样别人最不容易分辨。
  “好,那你还记得上面的图案吗?”
  “记得,这个东西日夜伴随着徒儿,徒儿对它太熟悉了。”
  “嗯,你把图案刻录在玉简中,交予师父。”
  “师父,什么是玉简?”
  “瞧为师的脑子,你还没有修炼。”
  钱翼飞对池子亶的配合还是很满意的,所以现在语气已经比较轻松,说完后,随手一甩,笔墨纸砚,已经出现在池子亶的面前。
  池子亶想了想,就把他记得的图案给完完整整画了出来,好在图案也不是特别复杂,其中经票上的几个字也给写了出来:往生极乐,逝者安息。
  钱翼飞拿起一看,点点头,然后不动声色间,就把它收了。随后拿出一副玉简,和一个小瓶子道:
  “这是升龙决前三篇,足够你修炼到筑基期所用,你拿去,只要额头贴着玉简,集中精神,就能看到文字。这里面是五颗提气丹,每十天吃一颗,有助于加快吸收气。修炼不懂的地方,可以去向你大师兄请教。好了,回去吧。”
  “是,师父。弟子告退。”
  池子亶喜滋滋地拿着两样东西走了,他没想到师父这么好说话,看来今天心情很不错。
  不过也有不满意的地方,他还不知道大师兄在哪,每个人之间的距离也挺远,对于别人也许很方便,但对于他这个12岁的凡人来说,实在不轻松。
  花了一点时间,打听到大师兄所在住处,池子亶找到了大师兄,并且直言师父所说。本来池子亶还想和大师兄好好结交的,奈何大师兄性子非常冷淡,很难相处。
  没办法,池子亶只能就修炼的事情直接请教大师兄。
  按理来说,这篇升龙决,颇为晦涩难懂,但架不住池子亶有前世记忆,对于前世的那么复杂的数理化都能学好,一篇口诀区区千字不到的东西,用他两世的经验来理解,实在没什么难度。
  当然这也是修真界比较低级的功法,按池子亶的想法,也就前世小学二三年级的玩意。
  大师兄可能对教导师弟这种事情没什么耐心,升龙决前三篇,他一次性讲完,也不管师弟能不能全部理解明白。
  讲完后,直接吩咐,平常自己多琢磨,实在不理解,七天后才能再向他讨教。
  池子亶点头应是,离去前,多次道谢。实际上心里面已经把对方骂得狗血淋头。
  池子亶也是有点傲气的,他在已经彻底理解透以后,是不可能再来热脸贴冷屁股的。
  知道了怎么修炼,手上又有提气丹,池子亶现在大有站在山巅的感觉,前世十多亿身价的那种自信,油然而来。
  到了自己住处,废话不多说,池子亶开始他的修炼大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