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莫忘书 > 这只是个咒语笔趣阁 > 第七章 吸收气血

第七章 吸收气血


  古怪的石碑消失了,这片黑暗的无边广阔的空间,也消失了。
  池子亶悠悠醒过来。
  醒过来地池子亶脑袋有点发胀,他坐起身,拍了拍脑袋,下意识地看了眼石碑,然后惊呆了。
  石碑消失了。
  站起来,看了下周围的环境,景物还是这些景物,地儿还是这个地儿,唯独不见了石碑。
  仔细检查了周围地方,也没发现有人经过的痕迹。
  那就奇怪了,石碑去哪里了呢?
  思考的时候,池子亶习惯性举起手,摸摸自己的鼻子。
  等等。
  手上的血迹也没了,自己记得明明之前因为捂受伤的额头,自己满手是血。
  额头。
  赶紧仔细摸了摸,额头的伤竟然也好了,一点血迹都没了。
  池子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非常懵。
  他走到住处,打了点水,洗了把脸,让脑袋可以清醒点。
  坐在床上,仔细思考着刚才发生的一切,实在有点匪夷所思。
  难不成这石碑就是灵魂体见到的石碑吗?(直到这时,池子亶还认为他又死过一次,只是不知为何灵魂回到肉身,让他起死回生了。)
  看着轮廓很像,就是大小差别很大。
  该不会是自己也碰到了前世小说中的稀世珍宝了吧。
  想着想着,池子亶的腹部疼了起来,一会儿功夫就变得剧痛,痛到他满地打滚。
  “妈了个巴子,这哪是珍宝,这分明是要人命的玩意……”
  池子亶很想骂人,不过这会他真的痛得没力气喊了。
  过了好一会,终于疼痛感减弱,池子亶吃力得坐起来,开始用内视之术,查看自己体内情况,为何腹部会痛如刀绞。
  也幸亏这个内视之术是唯一一个不用到练气期一层,只要能引动灵气就能施展的术法,否则,就池子亶这样的,除了傻乎乎硬挨之外,别无他法。
  经内视后,池子亶愣住了,他的体内气海之上,怎么有一块石碑,不,应该说那黑暗空间处的石碑怎么跑自己气海上面了。
  而且这块石碑之上有很多细细的光束发出,连接着气海壁上,就这样,石碑一动不动,宛如亘古长存在这里一般。
  这么个玩意在自己气海上方,要说池子亶不慌是不可能的,虽然他刚才一直在幻想,自己也有个超级法宝什么的,但碰到这种情况,他也没经验,尤其刚才被这个石碑弄得死去活来,实在和超级法宝联系不上。
  不过这个石碑这么神秘,要自己小命的话,应该早就拿去了,也不用大费周章。
  按照经验来说,它肯定有作用,至于什么作用,可能需要自己驱动才行,也可能需要诸如太阴太阳之气,星辰之力什么的,但在自己体内,要自己驱动的可能性最大。
  既然如此,池子亶尝试着用他那点好不容易修炼出的,可怜巴巴的灵气,去触碰这块石碑试试。
  不试不要紧,一试真要命。
  这块石碑不知道是不是强盗出身,开始大力抽取池子亶全身气血,吓得池子亶差点魂飞魄散,赶紧停止运功。
  但就这么一瞬间,池子亶整个人立马瘦了两圈,本来微胖的一个人,顿时就骨瘦嶙峋。
  池子亶真怀疑自己只要慢个一拍,是不是可能被吸成人干。
  这东西没法轻举妄动,池子亶不知道如何办才好。
  不过吸收了池子亶这么多的气血,石碑总算有了那么点变化。
  本来它上面的六个字极其暗淡,现在好歹亮了那么一点点,而且还微微有了点血色,只是不仔细观察,这点血色忽略不计。
  另外池子亶也发现了,当这石碑吸收了自己气血以后,就不闹腾了,因为自己腹部一点不痛了,搞得好像刚才它这么折磨自己,只是为了吸收自己气血,而且还让自己主动触发机关才行。
  不痛了倒是好事,可这也不是回事啊,像它这么吸法,二三回,自己就得到阎王那报到。
  真是愁煞人也,看着很牛逼的东西不能被自己所用也就罢了,还时刻催命,池子亶真的没忍住,流下了几滴泪。
  唉,前有两个月不到就要考核的“狼”,后有吸收自己气血,不给吸,就痛死人的“虎”,怎么看,池子亶都逃不过这一劫了。
  但日子还得继续过,这点幸好是有前世丰富的人生阅历,否则换成没有前世记忆的另外一个12岁小孩,可能这会已经彻底放弃。
  放弃在池子亶这里是不可能的,再苦再难,大不了重新投胎,重新练号。
  就这样休息了一晚,第二天继续开始努力修炼。
  当第二天一大早修炼的时候,池子亶大喜发现,他的修炼速度远超之前,现在的他怎么算,自己也该迈进天才行列了。
  池子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突然之间修炼速度会这么快,想来除了石碑导致外,也不可能有其它原因,不过这次石碑总算干了点人事。
  至于它吸收气血的事,不管了,先抓紧修炼。
  一直到正午时分,池子亶感到非常饿,本来按理来说他才吃过辟谷丹,下次饿,起码也得一周以后了,但因为石碑的原因,池子亶现在就饿得不行,没办法,他只能向李冠沐求救。
  池子亶为什么不向宗门讨要呢,因为宗门有规定,对于还未到练气六层,依然需要食物的人,定期发放辟谷丹,其它时间如果想要辟谷丹,只能向宗门买。
  虽然辟谷丹极其便宜,一颗下品灵石就能买一大堆,或者用宗门一点贡献,也能买十颗,但池子亶穷得叮当响,也没到实力给宗门出力换取贡献点,否则他怎么会让自己的几亩良田荒废着,早就去买点灵药种子来种了。
  现在嘛,啥也没有,他也只能厚着脸皮去讨要点。
  李冠沐好歹也是到练气四层的人,谷里待的时间也几年了,身上确实还有些辟谷丹多余。本来像李冠沐这种斤斤计较的人,是不太可能给池子亶辟谷丹的,哪怕此刻池子亶看上去瘦不拉几,饿得两眼无神。
  但池子亶对付这种人,他只用了三言两语就搞定,讨来了10颗辟谷丹。
  为了弥补之前亏损的气血,这次他一下子吃了三颗辟谷丹。
  一颗辟谷丹能让人坚持一周,三颗下去,立马弥补了大量气血,差不多让池子亶的体型恢复到了原来的样子。
  这下池子亶暂时不担心了,就是不知道这个石碑多久吸收一次。
  就这样,又过去了一月时间,池子亶这段时间修炼速度突飞猛进,他估摸着再有一周时间,定可以顺利到练气期一层。
  正在暗暗得意时,腹部疼痛又开始了,不过这次有经验,池子亶趁还没巨痛的时候,赶紧运功,触发机关,顺利被抽取气血,疼痛消失。石碑的文字又亮了一点,血迹又多了一点点。
  吃下三颗辟谷丹,体型恢复,不过照这么消耗,手上剩余的加上每个月领的4颗,也只够支撑四五个月的。
  不过这几个月倒是可以安安稳稳度过,不用多想,努力修炼才是正事。
  也没出他的意料,果然过了八九天,自己就到了练气期一层,一点瓶颈都没。这方面暂时还要归功于自己的理解能力,毕竟自己这会这方面的能力远超同龄的孩童,没有瓶颈也正常。
  到了练气一层,考核自然顺利通过。
  通过第一次的考核,他的师父颇为意外,本来按照他筑基后期的眼光,自己这个徒弟要通过几乎不太可能,水火灵根交融一大半,资质可以说极差,正常情况没有两三年几乎不可能到一层,而这样的资质按照恶龙谷的规矩,是不可能被收为弟子的。
  没想到自己的徒弟竟然一年就完成,考虑自己徒弟思维能力和理解能力极强,倒也没什么没怀疑,在境界逐渐提高时,资质极差的情况就会慢慢体现,尤其到了练气后期,同境界的人也都成年,到时候这方面他的优势就会荡然无存。
  不过不管怎么样,现在的徒弟既然按照进度通过考核,自然还是按规矩,奖励了一番。
  奖励的东西也不多,就一瓶辟谷丹(100颗,这么多辟谷丹是因为辟谷丹毕竟也是提供能量的一种简单丹药,有些修炼法门,也需要能量提供,在低级别时,辟谷丹是最好的选择。)、三种灵药种子(考核奖励的规定,要上交收成的一半),以及五行基础法术各一种。
  五行基础法术是最低级那种,纯用来练习灵气的简单应用,方便境界提升后,修习真正的术法,但没有任何其它用处。
  解决了辟谷丹的后顾之忧,池子亶再无顾及,他除了照顾灵药种植外,其它时间都用来了修炼。
  这样的日子过得非常快,转眼间七年过去,池子亶来恶龙谷,也有八个年头,而他也已经到了练气期七层。人从一个12岁稚童,到了20岁一个翩翩佳公子。
  到了练气期七层,就要开始承担责任了,毕竟一个门派不能一直养着你,而且更重要的是,随着境界的提高,不去做任务,没有收入,后面再想提高实力,那根本不可能,除非你是超级修真二代。
  而池子亶早就想好了,要种植灵药,那根本没前途;做一些常规的任务,此生也就这样了。自己也没什么特别的技能,比如阵法天赋,炼药天赋什么的。
  想来想去,自己最擅长的肯定是混圈子,或者说自己最大的依仗肯定是自己前世的社会经验,用发达社会的经验,来混落后的远古社会,自己肯定可以如鱼得水。
  本来自己有这样的优势,有一个职位很适合,驻丁级宗门大使,奈何自己背景不够,这种肥差早就被人内定了。
  没办法,最后只能冒风险,去四方战场。
  四方战场,一个风险与机遇共存的地方,一个能让你一步登天,也能让你一步错就万劫不复的地方。
  但正所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池子亶虽然听了很多四方战场的传闻,但毫无畏惧,内心深处甚至有一点点亢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