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莫忘书 > 这只是个咒语笔趣阁 > 第八章 天穹营地

第八章 天穹营地


  池子亶下定决心去四方战场。
  但去之前,自己得回一趟小果子村,现在练气七层,也有资格申请外出办事或者省亲。
  咳,八年没见爹娘,也想得很。同时现在自己就是凡人眼中的神仙了,也得照顾照顾家里。
  申请了四方战场的派驻任务,池子亶收拾收拾就出发。顺便绕道回家一趟。
  八年没见,池子亶的父母老了很多,虽然才40出头,但在这种社会,已经显得有点苍老,尤其长时间不见儿子,夫妻两人也是很想念。碍于山上神仙的规矩,凡人不得主动探视,否则他俩早就去轩璟观看了。
  不过也幸好不能去轩璟观,否则两老怕是得担心死。再加上村里之前有一个进了轩璟观修仙,前面几年也不曾回村,两夫妻想想,这可能是规矩,不到一定时间,是出不来的。
  两老的想法虽然有出入,但事实也差不多。
  池子亶当然不会和他父母具体谈这些年的经历,只是让他们不用担心,修仙就是这样的,想要长生,必须不断前进。
  另外池子亶考虑到四方战场的危险性,也得没有后顾之忧。
  所以他这次带了不少金银(这种凡俗的东西,对于山上的人来说,要弄到,不值一提),还有几颗延年益寿的丹药(这种丹药对山上的人,药力几乎可以忽略,但对于凡俗来说,反而有大作用),再加上自己这几年攒起来的东西换了点低级符纸,给爹娘防身。
  时间总是流逝得很快,池子亶和爹娘随便唠嗑了有的没的东西,半天就已经过去。
  到了离别之际,当然又是一番不舍与嘱托。
  池子亶狠了狠心,他走上这条路,注定要和凡俗慢慢割裂,过多的牵挂,反而不利于自己修真,以后心魔只会太大。
  离开小果子村,池子亶心情有点落寞,但生活就是这样,修真也只是生活的一种方式而已。
  去四方战场的路上,池子亶再次好好检查了下体内的石碑。
  说来也是奇怪,这么多年,这块石碑除了定期吸收自己的气血,没有任何其它事情发生,唯一稍微有点变化的,就是随着境界的提升,他吸收的气血也会多起来。
  到现在,石碑每次吸收的气血,已经远超第一次吸收的量。虽然同自己的气血总程度的比例在降低,但是绝对量涨了很多。
  这就导致池子亶每次恢复气血的代价在不断上升,这也是这么多年,他还是一贫如洗的根本原因,否则也不至于到现在最低级的储物袋都没有,门里的师兄弟,都觉得他混得好惨。
  这也就罢了,本来想着吸收了这么多年的气血,怎么也能发生神异的事情,但好像就是喂不饱的无底洞,啥事也没有。
  如果这么多气血喂给一头猪,想来也能成妖了。
  可石碑就是硬气,现在除了六个字光芒大盛,字体也已经彻底成了红色,不动如山的个性还是一如以往。
  唉,石碑是大爷,池子亶这个小弟弟,又能怎么办。
  也就是看它让自己的修炼速度堪比天才,否则,信不信,自己开膛破肚也把这个吸血鬼给拿出来。
  说来也奇怪,这东西在自己体内,竟然没有被师父他检查出来。
  有一回自己到了练气四层,修炼速度大大超出师父的预计,毕竟哪有那么烂的灵根,修炼还这么快的。所以师父开始怀疑自己有什么秘密,然后就详详细细检查了自己的身体,可哪怕每个毛孔都检查遍,也没发现有异样,只能作罢。
  说是检查石碑,实际上,池子亶每天都在祈祷石碑能发生牛逼的变化,然后让自己一飞冲天,成为这个世界的一方霸主。
  但每次都很失望,这次也不例外。
  ……
  赶了一周时间,才到四方战场己方营地。
  也是池子亶太穷,飞行法器买不起不说,连飞行符纸都买不起,更惨的是自己甚至连风卷术这种小法术都只能眼馋。
  想起这个事,池子亶就欲哭无泪。
  这个世界上还有比自己更穷的练气期七层吗?
  唉,不提这个。
  看着前方无比庞大的阵法结界,池子亶收了收心绪,摸了摸怀里,发现东西还在,安心了一点。
  结界宛如巨大的罩子般,覆盖了方圆数十里,外面流光溢彩,一点都看不见里面的景象,保密工作做得相当到位。
  池子亶整了整衣冠,然后大步走了过去。
  到了结界外不远处,池子亶还想着该怎么走程序的时候,结界里出来一个20多岁的年轻人,拦住了他,并且大声喝道:
  “何方修士,到天穹营地做什么?”
  池子亶虽然听着对方的语气很严厉,但一点脾气都没有,非常认真地配合道:
  “这位大哥,小弟恶龙谷青龙峰的修士,这次接了师门任务,到四方战场来服兵役的。这是我的身份证明。”
  池子亶说着拿出了一块令牌,交给这个守卫。
  年轻修士用特殊术法辨认后,确认了池子亶的身份,说话的语气就平和了不少:
  “原来是池兄,你稍等,我回去禀报下,然后通知内府堂的兄弟,带你去办理入役手续。”
  池子亶回了句“兄弟辛苦”,然后就等待来人带他走流程。
  不多时,一名练气三层,穿着一袭黄衣的圆脸少年出来。
  看到圆脸少年的修为,池子亶愣了一下,随即释然,内府堂相当于前世部队的后勤人员,不需要上前线,修为低一点也正常,而且在这里,恐怕没有一定关系,这种差事应该轮不到普通人。
  想通了这一点,尽管圆脸少年修为低下,池子亶对他也很是客气,完全一副听你安排的样子。
  进了结界,眼前出现的是数以千计的帐篷,有点跟地球古代的营地相似。
  不过没有巡逻的士兵,也没有火把栅栏什么的。想想也是,在结界里,也不可能混进奸细。
  即使有奸细,能通过身份的识别进入这里,那巡逻这种方法也没什么用,尤其在修真世界,职位越高,往往修为越高,奸细想要贸然靠近主帐篷,也不容易。
  同理,奸细修为很高,又有特殊秘法隐藏真实身份,那么巡逻更没什么用,这就好比恶龙谷谷主用秘法施展隐身,站在自己面前,自己也不会有任何察觉,实在是双方差距太大了。
  当然,筑基期巡逻的话,还是有大作用的。不过筑基期数量没那么多,要组织起来巡逻,也不太实际,尤其代价太大,还不如用监视法宝来得实在。
  池子亶对于这些事情,略微一想,就已经明了,所以也不多嘴问不该问的,假如圆脸少年主动说,自己也就认真听着。
  当然,圆脸少年除了带他办理入役手续外,没有多说一句废话,跟个哑巴似的。
  最后把池子亶带到一顶偏远的小帐篷外,并把帐篷里的一名看上去像是小头目的修士叫出来后,就径自走了。
  池子亶见到这个小头目,立马恭恭敬敬的把新的身份牌交给对方,虽然这个动作看上去应该是多此一举,圆脸少年进帐篷的时候,不可能不告诉他自己的身份。
  但这个“多余”的动作,明显博取了小头目的好感,毕竟像这么懂事的新兵,谁不喜欢。
  小头目接过身份牌,只是象征性看了看,当即就还给了池子亶,然后哈哈一笑,拍了拍池子亶的肩膀,把他带进了帐篷。
  帐篷里另有六个人,算上小头目和池子亶,刚好八个人,也刚好对应八张床。
  小头目把其他人叫过来,然后先让池子亶自我介绍,再让其他几个人逐一介绍自己。最后轮到他自己。
  小头目姓张名枫,出自丁级宗门山水宗,练气期十层,入役七年,目前小队的队长。
  其他六人分别是:
  黄新,戊级宗门鼎天阁,练气期九层,入役四年。
  孙德亮,戊级宗门啸天峰,练气期九层,入役四年。
  孔礼初,三刀帮,练气期八层,入役五年。
  楚怀仁,量琼会,练气期八层,入役二年。
  闵昊,彩云谷,练气期八层,入役三年。
  翁不海,一天楼,练气七层,入役一年。
  池子亶初步接触,这几个人还算不难相处。
  虽然自己才练气七层,但毕竟也是戊级宗门出身,这种身份,以前没感觉,但到了外面,还是有一定的用处,至少帐篷里不入流势力出来的,听了池子亶说出“戊级”两字的时候,还是齐齐一笑。
  池子亶当然才不管这些事情,在他看来,至少自己第一步还不错。
  古人不是说嘛:成功的第一步,就完成了事情的一半。
  抱着这样的想法,池子亶很自然的用起他混圈子的能力,逐渐和小队的其他人,建立了初步的友谊。
  至于这个友谊靠不靠得住,在四方战场,要想验证,那再容易不过了。
  不过池子亶才不会这么傻,在这种地方,最好不要主动验证,否则丢了小命,可没人同情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