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莫忘书 > 这只是个咒语笔趣阁 > 第十章 尝甜头 上

第十章 尝甜头 上


  孙德亮和翁不海两人孜孜不倦地表演,终于有了收获。
  两人成功“不幸相遇”了无极宫势力的一个七人小队。
  当遇到这个小队的时候,两人在一处隐蔽的地方,正探头探脑地查看周围动静,奈何敌方神识强大,两人连连想要收敛气息,已然来不及。
  没办法,两人一边求饶,一边拼命逃跑,但对方毫不理会,扬言一定要拿下他们,挫骨扬灰。
  他俩被逼无奈,只能口吐“精血”,施展术法,加快自己的逃跑速度。
  但看上去已经油尽灯枯,追上只是时间问题,而且这个时间最多一盏茶的功夫。
  看着对方上钩,孙翁内心大喜,表演起来更加卖力。
  为了让对方更加深信不疑,在逃跑的过程中,翁不海甚至提议,两人不如放弃抵抗,把所有身家拿出来,也许还能保住性命,逃是肯定逃不出的。
  孙德亮听了,大骂翁不海胆小如鼠,贪生怕死,然后又劝慰,只要再坚持坚持,兴许就能遇到己方的队伍。
  两人的这番言语,自然被后面的人听去,纷纷大笑,为首之人甚至口出狂言,两人只要束手就范,他们可以保证两人还有转世投胎的机会,否则必定落个魂飞魄散的下场。
  跑着跑着,两人经过张枫的隐藏之地,他们似乎想用用驱狼吞虎之计,故意施展一记术法打在撼地魔熊的地洞上方,想惊醒魔熊,迫使魔熊出来捣乱一番,从而为自己挣来一点逃跑的时间。
  可惜他们此刻法力见底,打出的那点法术,根本不足以惊醒在熟睡中的魔熊,只是让魔熊转了身而已。
  两人没奈何,只能苦笑着,继续向前跑。
  他们的伎俩没有得逞,让无极宫势力的人大喜。
  无极宫一方其实比两人更早发现撼地魔熊,也察觉了撼地魔熊有差不多练气九层十层的实力,刚想着如果撼地魔熊被两人打草惊蛇,难免误事,但完美的是对方没能弄醒魔熊。
  这就是老天让两人死,两人不得不死。
  可也就是这么一弄,撼地魔熊被七人给忽视了,并没有详细探查,而是继续追杀两人。
  不多时,两人到了池子亶不远处,池子亶继续隐藏着,没有搭理他们。
  可是池子亶修为低下,隐藏手段不足,好不容易寻找的藏身之地,被那七人“意外”发现。
  在发现池子亶的时候,那为首人员一声大喝:
  “石头后面的小子出来,果然不出我所料,有埋伏。”
  池子亶装得很无辜的出来,然后拼命摇着手,辩解到:
  “道兄,我就孤身一人,哪敢埋伏你们,这完全是个误会。”
  “哼哼,老子修道多年,怎么可能被你这番言辞所骗,快从实招来,还有哪些同伙,否则,莫怪我们心狠手辣。”
  “道兄,真的是误会,我区区练气七层,这次来四方战场只是来混点任务经验,没想到因为本人粗心大意,导致和随行小队走散,因为不敢随处走动,回去的路又这么远,这才不得已藏在这里,希望能碰到己方势力,带我回营地……”
  池子亶说到最后,声音轻如蚊叫,还做出一番很尴尬的姿态,让对方哄堂大笑,大骂天穹营地无人可用,这种菜鸡也来送死。
  池子亶对这些侮辱骂声,只是赔笑。然后转头对孙德亮和翁不海说:
  “两位师兄,我和你们无冤无仇,你们干嘛把他们引到我这里来,这不是害我嘛。”
  孙德亮看着池子亶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愤愤回道:
  “如此贪生怕死,我们三人联手,未必没有逃生的机会,何必委曲求全。”
  池子亶摇了摇头道:
  “师兄,你错了,我就一条贱命,能苟活着就是最大的愿望,哪里敢反抗无极宫势力的道兄。何况你们自身难保,拖我下水,我就怀疑你们想利用我。”
  “你……”
  孙德亮被气得气血翻涌,差点向他拼命。
  无极宫势力为首之人看着池子亶的样子,确实不像是埋伏人员,眼珠子一转,就有了主意:
  “我且相信你,不过你既然撞到我们了,要想平安无事离开,总要付出一点代价,这样吧,把你身上的东西都交出来,我饶你一命。”
  “这,道兄,我一个不入流的小门派出来,连个储物袋都没有,唯一的法器还用手拿着。”
  池子亶撩起两袖,又转了个身,最后两只手掌又翻了翻,示意对方,自己所言不虚,真的没有储物袋,储物戒指,储物手镯一类的东西。
  “原来是这个穷鬼,那行,把你手上的法器丢过来,我也饶你一命。”
  “道兄,这是我唯一的法器,丢失的话,怕是没法回去向师父交代。”
  “哈哈,那就是你的事了,你要法器还是要命,就看你自己了。”
  “道兄既然不给人留活路,那只能拼了。”
  池子亶刚说拼了,结果转身就跑,可惜他的速度极慢,才堪堪跑到水潭边,就已经被对方两人截住。
  那两人露出一副邪笑的模样,用调戏的语气对池子亶说:
  “你跑呀,你再跑也没人会来救你。”
  池子亶听了这话,没来由有点恶心。
  不过这时候不是呕吐的时候,自己还是用计诈对方一下:
  “啊,师兄你来了。”
  那两人回头一看,发现没有人,不过这时池子亶施展一个水龙术,潭里顿时冲起一条一丈长的水龙,朝两人冲去。
  两人一个措手不及,当回过头来时,水龙已经到了两人头顶。
  但池子亶毕竟只有区区练气七层,水龙的威力并不强,两人联手之下,用自身法力就硬抗住了。
  池子亶见两人这般轻松,又想故技重施:
  “啊,师兄你怎么才来。”
  但是这次两人不可能再上当,根本就不理会。
  池子亶见两人不上当,害怕得退了两步。
  那两人见池子亶是这种垃圾货色,刚想施展法术,拿下对方的时候,异变陡起。
  只见黄新掐诀完毕,半人大小的水球连续不断砸向两人后背。
  这些水球打在两人身上,犹如两根粗铁棍在抽他们似的,没几下,两人就口吐鲜血。
  发生这样的意外,两人根本来不及施展法术自救,匆忙间只得用法术硬抗,但黄新练气九层,法力远超池子亶,两人哪里能挡得住。
  况且池子亶也不是吃素的,在两人接连受创的时候,扬起手中的烈火扇,一扇之下,熊熊烈火已经烧向两人。
  本来区区这点烈火,根本奈何不得两人,但现在两人身负重伤,已经无力再抵抗这阵烈火,再加上所有的法力又在抵抗水弹术,更没办法抵抗池子亶的烈火扇。
  只用了三四个呼吸两人就灰飞烟灭,只剩下掉在地上的两个储物袋,以及他俩手上的法器。
  池子亶看了眼地上的东西,示意黄新收起,然后马上就赶赴下一个战场。
  黄新对于池子亶的举动略感愕然,但随即微微一笑,对池子亶的好感加了一分。
  再说到孙德亮和翁不海,两人刚才和池子亶逃跑方向略有差别。
  这两人故意狗急跳墙,用起最后一点法术,飘了起来,想往瀑布上方跑。
  可两人刚到瀑布上方,尚未跑出去多远,已经被团团包围。
  眼看情势危机,瀑布后面的孔礼初已经偷偷摸到了敌方身后。
  他一记土葬术,瞬间就把一人困在了沙球中,然后大喊:
  “孙兄,翁老弟,我来救你们了。”
  说完,在大家愣住的一刹那间,就带上孙德亮和翁不海跑向了林中。
  无极宫一方剩余四人见后面突然杀出个程咬金,顿时大怒,几人边追边用法器打向三人。
  孔礼初一人带着俩,速度自然很慢,但到了林中,他的目的已经达到,随即放开了孙和翁。
  看着对面四人,严正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