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莫忘书 > 这只是个咒语笔趣阁 > 第十四章 我要求换个咒语

第十四章 我要求换个咒语


  石碑的这种尿性,池子亶毫无办法,不过他也不是一点都没准备,毕竟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更有句话是这么说的:狗改不了吃屎。
  不过好歹石碑救了自己,自己也没必要在这种事情上和它斤斤计较。
  但有一点,池子亶不得不和石碑唠嗑唠嗑。
  这个触发机关的动作和咒语是不是太难看太无耻了。
  如果每次要抽自己嘴巴子,池子亶觉得实在有损他的形象,这以后动不动抽嘴巴子,不说别人会不会把他当神经病看待,就是想要讨得美女修士的欢心也很难吧。
  另外这个咒语「抽死你爸爸」,池子亶即使脸皮这么厚,现在回想起来,也是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池子亶尝试着和石碑商量商量,能不能换个咒语。
  他了解石碑的尿性,所以都不打算换动作,只要求换咒语。
  不过呼唤了半天,石碑也没理他,等到池子亶垂头丧气,一副认命模样的时候,石碑有了反应。
  这是石碑七年来第一次给池子亶反馈,第一次和池子亶有了交流沟通,就像植物人躺在床上七年,第一次出现眼皮的抖动。
  而这次石碑反馈的信息是:
  因果报应。
  池子亶对于这四个字一时没在意,他难以置信的是石碑竟然有了回应。
  这让他心花怒放,他感动了,感动得流下了一行热泪,此刻他的心情极其复杂,难以言表。
  池子亶又尝试着和石碑沟通,但后面好一会,石碑再也不蹦出半个字。
  池子亶微微有点失望,但今天石碑第一次有了回应,总是一个非常好的开头,至少证明这个石碑不是一个死物,它也是有灵性的,或者说它里面住着一个灵魂也说不定。
  再回过头来细细品味“因果报应”四个字。
  池子亶惊出了一身冷汗。
  他从头到尾回想了自己跟着队伍到这个碎片世界后,自己的所作所为。
  他的行为放在前世,够他吃无数回枪子了,他和那些极其罪恶的犯人有什么区别,他的本性竟然从前世带到了这里,只要利益足够大,就可以蔑视别人的生命。
  对于财富更是容易眼红,可以不折手段谋取,关键时刻哪怕用极端的方法也在所不惜。
  尽管这些行为在修真界非常正常,几乎所有的宗门崛起都靠掠夺的手段,中间踏着无数人的尸骨,一步一步前进。
  甚至在这里,已经听多了很多悲剧。那些人因为心慈手软,抱有妇人之仁,最终都没有好下场。
  但这些所谓“手段狠辣,行事果断,灭绝人性”的成功人士,真的能走到最后吗?
  奉天承运,代天执掌的仙人异士们,真的是秉持“天道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如果这一切的一切真的是这样,那无数的世界还会存在吗?
  不会,那样的世界早就会消失在茫茫时空中。
  也许用那样的手段,短期能快速成长,但天花板也是显而易见的。
  所以如果自己真的要成神做祖,就必须改掉贪得无厌的性格,以及动不动取人性命的作风。
  其实说到底,这些都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有这么奇葩的石碑在,池子亶想不做好人都不行。
  也许是刚才池子亶做了深刻的反思,对自己曾经的行为深深懊悔,他的内心波动可能打动了石碑。
  石碑这个吸血鬼,竟然送出一颗丹药。
  丹药大如婴儿拳头,表面成血红色,有一条金色细线盘旋其上,摸着光滑细腻,闻起来香气扑鼻,看着就让人垂涎欲滴。
  池子亶很感动,他觉得他已经摸到石碑的脾气了,这家伙就是吃软不吃硬,自己稍微发发善心,就送出好东西。
  这颗丹药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吃了必定伐毛洗髓,增长功力,就是个头稍微大了点,直接吞下去,会不会卡住脖子,如果有水的话,可能没问题……
  正当池子亶想着怎么吃的时候,一道声音突然从他背后传来:
  “人类,我看你神神叨叨半天了,看着丹药也不吃,傻乎乎地盯着它,不想吃就给我啊。”
  池子亶听到声音,刷的一下就跳开一丈,转身看着眼前的庞然大物,身体开始不由自主地颤栗,委实这个东西实在太大了。
  大到三丈高的撼地魔熊在它面前,就是个小不点,它怎么也有四五十丈高,六七十丈长。
  而且看起来贼丑,长着三个狮子般的脑袋,老虎般的身躯,一条极长的蛇尾甩来甩去,背上一对可怜兮兮的翅膀,与身体的大小一点不相称。
  最恶心的是,这丑得没话说的东西,发出的声音犹如少女般,悦耳动听。
  池子亶对于这个东西的话语不知道该怎么接,而且听对方的意思,它已经来好久了,自己竟然毫无所觉,但来了这么长时间,也没有谋害自己,这就有点意味深长了。
  按道理说图兰世界的妖兽见到人就杀的,除非修士的实力远超妖兽,让它非常忌惮。
  但显然,自己不在这个行列。
  一个才练气七层的小喽喽,在这东西面前,要想了结,也就是一巴掌的事情。
  那么到底是什么情况,让它对自己有与众不同的态度。
  值得发人深省!
  所以池子亶不敢随便接话,深怕一个不当,身首异处。
  不过他不回答,对方就不乐意了,而且感觉他很没礼貌,所以第二次说话,就开始骂人了:
  “喂,跟你说话呢,哑巴吗?看着年纪轻轻,一表人才的样子,为什么傻乎乎的,一点都不像其他人。”
  这次池子亶不回答不行了,听对方的语气,已经不善,再不回答,那巨大的像盾构机一样的腿,可能就要踢过来了,不过要回答,也得很谨慎,一点不能马虎。
  所以,池子亶小心翼翼地回道:
  “大哥,小弟初来乍到,误闯了贵地,实在抱歉,我这就离开,不打扰你休息。”
  说完,池子亶尝试着慢慢向后撤退,看看对方的反应。
  “你这人也是滑稽,我都跟你不认识,你瞎叫什么大哥,谁是你大哥呀,你才是大哥呢;而且我问的是这个吗,文不对题,答非所问,脑子果然不好,人类真可怜,都练气期了,还没我们的兵级妖兽聪明。”
  池子亶听着对方乱七八糟的话语,感觉这头妖兽可能脑子不好使,自己叫它大哥也有错,反而叫自己大哥,好搞笑,不过这时候得稳住,万万不能大意。
  另外对方三番两次提醒这颗丹药,可能被对方看上了,为了保命,自己再不舍得,也得忍痛割舍,不过在此之前,再试探试探:
  “那好,刚才小弟口误。大姐,你是问我手中的这颗丹药吗?”
  这头妖兽听到池子亶叫他大姐,很开心,虽然面上还是不动声色,但从语气听来,心情不错:
  “大姐就叫对了,你还不算太笨,不过反应很迟钝,我都问了好几遍了,你才明白我的意思?”
  池子亶一听对方承认是大姐,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也是自己大意了,看到对方的体型,自然认为对方是公的,就顺口叫了大哥,但对方的声音明显是女性,当然应该是母的,而且从对方的身板看,年纪也不小了,叫大姐是应该是叫年轻了,所以对方很开心。
  至于语气听起来像少女,这可能是对方为了显嫩,故意的。
  知道这点隐藏的信息,池子亶心里就有点把握了,回答起来,也没有一开始那么紧张了,现在比较放松:
  “大姐,刚才小弟初次见到您的样子,内心很是震撼,所以一时没反应过来,现在我知道了,既然大姐看上这颗丹药,小弟双手奉上,权当是小弟献给您的见面礼。”
  池子亶说完,立马双手捧着丹药,高举过头顶,想着对方不强取豪夺,应该是讲道理的妖兽,自己这番姿态,应该能全身而退了,这次错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