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莫忘书 > 这只是个咒语笔趣阁 > 第十五章 少女

第十五章 少女


  池子亶想得很好,对自己的表现很满意,对结果也十拿九稳。
  不过有时候妖兽的脾气就跟他前世的老婆一样,不讲道理的时候,你完全不明白自己错在哪里。
  这头妖兽也一样,本来好端端的,立马翻脸不认人。
  不接受丹药也就罢了,还对池子亶的这个样子,很是深恶痛绝,语气也变得极其凌厉:
  “哼,人类果然没一个好东西,又想着用毒药骗我们妖兽上当,我才不会上第二回当。既然你也这么可恶,那就死吧。”
  妖兽说着,就张开巨大的狮口,朝池子亶咬来。
  池子亶完全一头雾水,不清楚自己哪里得罪它了。
  对方明显要这颗丹药,自己也恭恭敬敬奉上,这哪里错了……
  不过现在不是分析的时候,自己都要被吃了。
  紧急时刻,池子亶又拿出他的杀手锏:
  “等等,你不能吃我。”
  “为什么不能吃你,你都要害我。”
  虽然妖兽的语气还是很不善,但冲下去的狮头已经停在半空。
  “大姐,我没想害你啊,你如果不要这颗丹药,小弟不送就是。”
  池子亶露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很委屈,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说吃就吃。
  “现在才想到反悔,太迟了。”
  说完,狮头又冲下来,眼看着已经到池子亶头上一米,池子亶的心都要跳出来了,开始最后一搏。
  他一口就把丹药放进了嘴里。
  妖兽看着池子亶自己把丹药吃了,很是欣慰,这次它语气又很和善了:
  “啊,原来没毒啊,看来是我错怪你了,你把丹药吐出来吧。”
  但是妖兽的话稍微慢了点,池子亶已经努力在吞咽这颗丹药,只是他的喉咙实在太小,咽了半天也没咽下去,现在导致下么下不去,吐么吐不出来。
  池子亶很痛苦,他拼命仰起头,一只手不断抚摸着咽喉,一只手伸进嘴巴,想把丹药抠出来。
  再不抠出来,他要窒息死亡,这可能是修真世界,第一例因吃丹药窒息而死的,他将永留史册。
  但抠了好一会,也没抠出来,池子亶大脑开始缺氧,双眼翻白,他无力地倒在地上,双脚一挺,就此昏死过去。
  妖兽看着池子亶这副模样,不像是表演出来的,急忙抬起它的爪子,弹出一缕光芒,打在池子亶的身上。
  池子亶咽喉处的丹药顿时弹了出来。
  丹药弹出来后,一会儿,池子亶突然坐了起来,胸脯起伏,大口吸气。
  看着池子亶醒过来,妖兽用很鄙视的话语跟他说:
  “你真没用,我就跟你开开玩笑的,怎么当真了呢;再说一颗丹药而已,即使是毒药,也拿我没办法,你怎么会被丹药卡死?”
  池子亶现在不想鸟这头妖兽,自己差点又魂归地府,他的心情很不好,刚才的过程到现在都心有余悸。
  妖兽见池子亶不理自己,也有点悻悻然,毕竟理亏,也不好再继续强词夺理。
  所以它用法力卷起了这颗丹药,然后张嘴吃了下去。
  吃完后,还洋洋得意道:
  “人类果然没用,这么小的丹药都能被卡住,差点死掉。放在我小贝的嘴里,塞塞它的牙缝都不够。”
  “你……”
  池子亶被气得不轻,得了便宜还卖乖,这颗丹药绝对是宝物,石碑送出来的东西能差吗,还是七年来第一次送给自己的东西。
  自己无福消受也就罢了,对方竟然还说风凉话。
  等等,刚才它好像说“放在我小贝的嘴里,塞塞它的…”
  这头妖兽不是这个大姐……
  池子亶想到了这个问题,猛得抬头,然后呐呐道:
  “你是谁,你不是这头妖兽,你和它什么关系?”
  “哈哈,你真是个傻子,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是这头妖兽了?”
  话音未落,从妖兽的背上跳下来一个妙龄少女。
  少女十七八岁,眼若繁星,眉如柳叶,鼻子高挺,嘴似樱桃,带点婴儿肥的笑脸红彤彤的,好像诱人的苹果,令人忍不住想咬它一口;乌黑亮丽的头发,随风飘荡在少女的身后,绑在上面的彩线随着少女的跳落,排成一弯弯的彩虹,美不胜收;纤细的小蛮腰,修长的大直腿,配合一身红白相间的衣服,望之令人心旷神怡。
  池子亶呆呆的看着少女,脑袋一片空白,他从来没看见过这么美的少女,美得宛如梦中仙子。
  拿她和前世自己见过的所有美女相比,甚至和他的几个相好对比,那些女人给这个少女提鞋都不配,不,根本就不能比,比就是侮辱了眼前的少女。
  像这样的少女,池子亶有的只是欣赏和发呆,没有一丝一毫的龌龊念头。
  笑嘻嘻的少女,背着双手,走到池子亶面前,看着两眼放光,但纹丝不动的对方,少女以为他中了邪,或者是刚才的事情还没让他缓过来。
  围绕着池子亶转了一圈,少女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惊奇地说道:
  “我认认真真观察过了,你看着不傻呀,为什么你老是问傻乎乎的问题。小贝,当然是我的宠物,我把它当弟弟看待,这不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的吗。”
  说着她还伸出如玉般晶莹剔透的手指,碰了碰池子亶的额头,然后自言自语道:
  “脑袋也没发热呀,怎么会这样,会不会里面的脑子坏了,我再检查一下。”
  说完她佯装举起双手,想要把池子亶脑袋打开。
  池子亶这时候已经回过神来,一个闪身,躲开了少女的手指。
  “那个,嗯,哈,大姐,你为什么之前说你们人类,你们人类的,难道你不是人类?”
  池子亶前世40多岁,这世也有20年了,合起来60多年的心性,大风大浪也见多了,可面对少女,说话照样不利落,甚至都不敢看着少女的眼睛。
  少女倒是直直盯着他,落落大方回答:
  “那是当然,我是天龙一族的。”
  “天龙?那你能化形了,岂不是境界非常高,一般妖兽化形,起码也得离合期了吧。”
  池子亶对于少女的身份之前有猜测,但万万没想到,对方竟然是龙族的,这个世界但凡跟龙扯上关系,都很牛,虽然自己从来没听说过天龙一族,倒是听说过蛟龙、离龙、蟠龙什么的。
  “离合期?那你太小看我了,我们天龙一族一出生,起步就是神虚。”
  少女对于池子亶认为她只有离合期,显得很不满,虽然她在天龙一族里属于垫底的那种,但那不是还太小吗,再过个几千年,自己也能到族里的平均水平。
  “神虚?这是什么阶段?比离合期要高?不应该呀,我们这里属于三级修真界,离合期已经是最高的了,再高就要飞升到二级修真界去了。”
  池子亶境界低下,宗门恶龙谷也仅仅是戊级势力,他看过的,听过的,这个世界最高的就是离合,而且整个沧源界,离合期两只手都能数得过来,所有修士的目标也是成为离合期,站在这个世界的巅峰。
  “那你都说了,你们这里属于三级修真界,可我又不是你们世界的,在我那个世界,比离合期高的多如牛毛。”
  少女看着池子亶乡巴佬样的,自己在他面前,就像族里的长辈在给小辈上课似的,很是神气。
  “大姐,你可别骗我,我虽然修真时间短,但有一点我还是知道的,高等级世界的人,要想到低等级世界,极其困难,基本就不可能,这是铁律;另外,听你的意思,你的实力远超离合期,那你在这里干嘛呀,应该可以横扫我们这个世界。”
  池子亶对少女的话,将信将疑。
  听到池子亶的这几句话,本来很开心的少女,顿时就焉了,一屁股坐在一块石头上,双手抱着膝盖,低着头,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池子亶很诧异,他还以为自己戳穿了少女的谎言,所以就走过去坐在她边上,安慰她:
  “没事,我知道你很厉害的,反正比我厉害多多了。”
  少女还是不开心,也没接池子亶的话,而是轻轻说了句:
  “超越离合期有什么用,我都回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