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莫忘书 > 这只是个咒语笔趣阁 > 第二十一 两极界

第二十一 两极界


  说来这个两极界的威力很是不俗,不说生死两极界,就是池子亶的水火两极界,他也有自信,自己现在完全可以凭这招,实力在同境界中跨入佼佼者的行列。
  也有一般的术法不具备的优势,它随着修士修为境界的提升,依然能够使用。不像一般的术法,到了一定时期以后,就跟不上脚步,修士必须重新找自己境界相对应的术法,再次修炼后,才能术法与功力匹配。
  但它其实也很是鸡肋,否则这么顶级的功法,怎么可能被池子亶简单得到。
  这门术法毕竟只是龙韵音杀了进入图兰世界的修士所得,而该修士也只是普通的修士,他更是从未有过奇遇。他能得到这门术法,也是从宗门拓印而来。
  说这术法鸡肋,最主要的原因是它还分一品到九品,练气期练的只是两极界一品。
  到了筑基期才能修炼二品,金丹期修炼三品,以此类推,每个大境界的提升,可以修炼下一个品级。
  而问题就在两极界每个品级的提升,所需要的辅助修炼材料就会无比夸张的增加,这根本不是一般修士能搞得定的,除非有极其强大的背景,才可能让你修成三品四品。
  到目前为止,据这门术法的备注显示,沧源界好像还没人练成五品。
  其实别说五品了,就是四品,就足够一个乙级宗门耗尽无数人力物力财力。
  至于练气期的要求已经算极低极低,确实有很多人练成的,但一到筑基期,再练成的就极少了,金丹期更是成了传说。
  这也是两极界虽然很牛逼,但修炼的人不多,术法玉简也在很多宗门里有。
  曾经有人这么评价两极界:两极界不牛逼,牛逼的是你财力;两极界不难得,难得的是你运气。
  本来池子亶的戒指中,练气期能修的术法比两极界厉害的也不是没有,只是池子亶考虑到,练气期花过大的精力和时间在术法一途上,就是舍本逐末的事情。
  怎么说自己也很快能到筑基期。
  然后再加上前世看小说的经验,一本能成长的术法,必须自己最弱鸡的时候练,然后逐步提高,往往到后期,会极其牛逼。以自己的运气看,炼到九品也不是不可能。
  人嘛,总是要有梦想的,万一实现了呢。
  反正不管怎么着,池子亶已经做出了选择,就会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实际上对于修炼中的池子亶来说,功法也好,术法也罢,以他现在的财力,筑基期和练气期应该没什么问题,就是武器,只要自己到了筑基期,自己就可以在戒指中挑一种法宝,祭炼一番,也能快速上手。
  现在最大的烦恼,反而是谷里,各个山峰,时不时有人来打扰自己。
  自从放出去消息后,自己最大的问题倒是解决了,不过随之而来就是各种人情世故。
  今天青龙峰的赵师兄前来拜访,明天红龙峰的周师妹前来结交,后天蓝龙峰的吴师弟前来叨扰,说是什么仰慕已久……
  自己应酬一两个,倒是也没什么,真的太多了,也非常懊恼,偏偏自己又是在这种事情上脸皮很薄的人。
  到了后面,池子亶实在烦不胜烦,只能闭门谢客。
  ……
  ……
  山中无甲子,时间过得飞快,三年过去,在池子亶足不出户,发奋努力之下,他终于到了练气十层巅峰,只差一步就可以跨入筑基期,成为恶龙谷又一位长老,也将是青龙峰的二把手,从此往昔的同门,就得叫自己师叔了。
  只是筑基期看似简单,也不简单,否则青龙峰断不会在三四十年间,一位弟子都不能突破,可见难度还是极大的。
  池子亶为了稳妥起见,也没有贸然吃筑基丹晋级。
  另外这几年,石碑又开始吸收自己气血,它的六个字又恢复到“满血”状态,池子亶上次没吃到丹药,这次想着怎么也得吃一颗。
  石碑几年前给自己那颗丹药,肯定是有很大用意,这点池子亶还是能确定的。
  从前世各种神话小说对于和尚,哦,佛的粗粗了解看,业力这个东西,大概率应该是淬炼肉身用的。
  丹药中既然蕴含了不少业力,极可能是石碑“吃人嘴短,拿人手软”,吸了自己这么多气血,也不好意思总是吃白食,所以给自己反馈一点好东西,用业力丹药来帮助自己洗涤肉身,强化筋骨。
  事情应该猜测得八九不离十。
  现在的问题是,自己还不知道丹药到底是什么出现的。
  难不成又要跟上次一样,抽自己,然后念咒语,石碑出现,再给丹药?
  但这不科学啊,这里明显有个矛盾,念咒语加动作,石碑出现,这样就消耗了石碑所有的气血库存,自己为了拿一颗丹药,就把这种装逼套装浪费了?这如果到时候又到了性命危机时刻,石碑不就出不来了?
  不可能,丹药的出现应该是通过其它机关触发的,或者说是水到渠成出来的。
  再说了,自己也不能在恶龙谷把石碑放出来啊,否则是头猪也知道,石碑和他有莫大的关联,后面自己的结局用屁股想想好了,会有多凄惨。
  上次石碑的出现,毕竟是第一次,而且这么奇怪的咒语,应该没人会联想到威猛的石碑会和一个练气期的自己有关系,只当是当时有高人在那里缘故,或者图兰世界隐藏的秘密。
  但如果在这里再看到石碑,呵呵,自己肯定可以完美看到修真世界的残酷一幕。
  退一万步,自己找个无人的地方,用之前的方法也不行啊,那样损失会很重,重新吸收气血又要好多年。
  既然自己搞不清楚,当然还是问石碑好了。
  只是石碑不可能给他好脸色,任凭他怎么问,也不理他,后面实在被池子亶问得烦了,传来微弱的波动,意思是:有缘无缘皆看你自己。
  池子亶头皮要炸了,这和没说有什么区别。
  自己果然不喜欢和尚,老是打哑谜,石碑还是和尚的祖宗,更是无法交流。
  在尝试多种办法后,丹药还是没出现,池子亶必须要用他的杀手锏了。
  他要用他前世老婆的方法:一哭,二闹,三上吊。
  在石碑面前哭,显然是没用的,你就是哭得海枯石烂,它都不会鸟你一下。
  闹更是无稽之谈,而且石碑在体内,你闹也没用。
  只有直接上第三步,才是正确手法。
  池子亶威胁石碑,如果不告诉他取丹药的方法,他会死给石碑看。
  石碑可能看出了他的小把戏,依然没反应。
  池子亶拿出一把法器,架在自己脖子上,并严厉警告石碑,叫石碑千万别后悔,万一少了自己这个宿主,石碑再要想找到合适的,就不知道是何年马月了。
  不知道是池子亶用生命威胁起了作用,还是再找一个宿主实在太难,亦或是石碑起了一点怜悯之心,最后竟然真的抛出来一颗丹药。
  不过这次的丹药比上次的要小不少,差不多只有一半大小,除了外表颜色一样外,那条金线没了。
  池子亶看到这颗丹药的样子,就知道糟糕。
  现在他哪里还不知道,肯定是自己着急了,还没到成熟时刻,自己提前摘了果实。
  而且按照果实的成长过程,也许再过个几个月,可能就能成熟。
  到时候大概就不用自己求,石碑也会把丹药交给自己。
  唉,自己年纪也不小了,怎么做事情还这么不够稳重,不过也没办法,救人要紧,自己得尽快提升实力,有这个举动,也是自己关心则乱。
  到了此时此刻,说再多也没什么用了,还是吃了丹药,继续努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