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_莫忘书 > 这只是个咒语笔趣阁 > 第二十四章 驻守

第二十四章 驻守


  听了池子亶对于总裁的解释,六个练气期的弟子热泪盈眶,他们对于池子亶有这样的胸襟,佩服的五体投地,纷纷发誓,以后定当以池总裁马首是瞻。
  尤其当池子亶拿出六十颗下品灵石打赏他们,并解释只要自己有肉吃,就绝少不了他们喝汤的时候,他们更是发出肺腑之言,以后谁说的都没用,只有池总裁的命令,他们才会接受。
  池子亶感觉差不多了,就抛开这个话题,拿出不错的灵酒,邀请大家一起喝,然后海天海地的瞎聊天。
  只是在这个极其保守的社会,这些人年纪虽从十八到三十几,但说到有意思的成年人段子,他们完全不能意会那些笑点,稍微有点遗憾。
  尤其是这些修真人士,脑子里想的都是如何提高实力,对于男欢女爱完全不懂,也很不屑这点事。
  当问到他们会不会愧对父母祖宗的时候,他们一致的回答,都是不会。
  当初出来修真,对于父母来说,就是最大的荣耀,自己只要修炼有成,自然能照顾好家人和族人,况且修真也不是绝情绝欲,到了筑基期就有资格找寻道侣。
  练气期是绝对禁止的,且不说不能专心一致修道,就是失了元阳,也会导致修真这条路极其困难。
  而到了筑基期,就没有这个问题了,再说只要到了筑基期,寿命就可以有两百年左右,保持年轻的身体机能也能至少到一百七八十岁,到时再考虑传宗接代的问题,为时不晚。
  池子亶其实对于这些事情,他现在心知肚明,自己更是吃过苦头的。只是一路上,几个大男人,不聊点有意思的事情,实在无趣的很。
  幸好现在已经是筑基期,又有飞行法器,到目的地,也就几个时辰的事情,马上就能结束这段郁闷的旅程。
  池子亶和他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不知不觉中,他们已经到了金晶矿的上方。
  降落到地面后,当即就有一名练气八层的修士跑上前来。
  这名弟子一开始还以为又有敌袭,刚想给同伴示警,当发现来人身着恶龙谷特有服饰,确认是谷里来的支援人士后,松了口气,随即大喜过望。
  到了近前一看领头之人面目陌生的很,内心稍微有点失望,他对于谷里有名的练气期弟子还是比较熟悉的,这么陌生的弟子,想来也就是这几年才暂露头角,实力可想而知,应该不至于很强。
  正当这名弟子心里稍微有点失望的时候,池子亶身后的李冠沐沉着脸,一声大喝:
  “好生无礼,还不快拜见池师叔。”
  “什么?师叔?您是筑基期师叔?”这名弟子当场愕然,他万万想不到宗门会派来一名筑基期的高手前来支援,所以语气有点冒失,这句询问的话也是情不自禁脱口而出。
  “池师叔也是你能质疑的?”李冠沐很不满,上前一步严词说道,然后又反应过来,自己僭越了,立马转身朝池子亶躬身致歉。
  “不不不,弟子黄龙峰张大海拜见池师叔,刚才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师叔,请师叔海涵。”这名弟子被李冠沐一说,当即冷汗直冒,神色慌张朝池子亶单膝跪拜起来。
  “张师侄起来吧,去把其他六人叫来。”池子亶虽然刚刚坐上师叔的位置,见到别人对自己毕恭毕敬的样子,很是享受,但他前世也是千多号员工的大公司董事长,对于这点小场面,自然也能很好的控制自己情绪波动。
  “是,池师叔请稍等,师侄这就去把他们叫来。”张大海果断应道,起来再次抱拳一拜,然后转身飞奔而去。
  片刻后,七人风驰电掣赶来,见到池子亶,都神色恭敬,大声拜见。
  “众位师侄,这段时间驻守在这里,非常辛苦,本次宗门有令,我等接过驻守任务,你们可以回谷休息去了。”池子亶摆了摆手,不动声色,淡淡说道。
  “谢宗门,谢师叔体谅我等,但师侄职责在身,还请师叔出示宗门令和换防玉简。”领头之人面露喜色,实在是这段时间弄得大家心力憔悴,能换防那是最好不过的事情,当然该走的程序,还是要按照规矩来,否则出了事情,也担待不了。
  “那是当然。”
  池子亶应了一声,抛出宗门令和换防玉简。
  对方接过,略微检查后,没发现什么问题,当即就把两样东西拱手还给了池子亶。
  “不知师叔,可要我等给各位介绍下驻防的事项,同时带领各处看看?”
  “嗯,虽然池某来了,那些宵小之徒不足挂齿,但稳妥起见,还是到处看看,免得对方有可趁之机。”池子亶微微颔首。
  “好的,那请师叔和众位师兄弟随我来。”
  金晶矿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主要就是一个矿场,跟前世的那种金矿差不多,无非没有机械而已。
  这里凭的都是人力的挖掘,而且是几百个凡人在挖。
  修士在这里就是监督加防卫。
  而防卫也比较简单,就是把那些前来觊觎财物的势力打跑。
  本来金晶矿也不是什么特别值钱的东西,它只用于打造下品法器,如果在往年,原来的七人驻守绰绰有余。
  只是因为四大丙级宗门的原因,导致局势不太稳,那些小门小派和一些散修就蠢蠢欲动。
  尤其最近有一股小势力看上了这里,虽然不清楚原因,但任何宗门产业必须要守住,否则任凭别人抢夺,即使后面抢回来,也丢了颜面,作为刚晋升戊级宗门的恶龙谷更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池子亶在前世是搞建筑工程的,后来资金多了,也涉及过一些矿产投资。
  对于一些门道虽然不精,但还是有点眉目的。
  在边看边聊的过程中,从原驻守人员那里获得信息看,池子亶心中已经有了猜测。
  当然现在下结论为时过早,等他把所有地方看完,该问的事情问完再说。
  因为矿场不大,对于修士来说,巡查一遍,也就一炷香的时间,所以池子亶他们很快就完成了交接任务。
  派人送走那七人后,池子亶吩咐下去,六人按照各自任务,做好自己本职工作。
  随后池子亶在营地中,开始思考最近金晶矿为何总是受到扰乱的原因。
  池子亶必须赶紧解决这个事情,否则只会耽误自己的计划。
  根据原人员的描述,每当夜里,总会有修士前来扰乱。不是鬼鬼祟祟探查,就是时不时偷袭,或者试探攻击。
  这些人还非常谨慎,从不硬拼,较手没几回合,就跑路。
  虽然修为不高,但胜在人多,最多一次有16个人,本来驻守的人想追击这些人,可奈何这些人对这里的地形非常熟,而金晶矿所在地又是在一处山脉中,往往等驻守的人追出,他们就一溜烟进了林中,然后跑得无影无踪。
  驻守人员毕竟只是练气期,不管是神识还是法力都远不足以让他们涉险追得太远。
  另外他们的职责是守卫金晶矿,如果因为追击敌人,导致金晶矿损失惨重,那么即使击杀了敌人,他们依旧要被宗门责罚。
  况且就这么几个守卫人员,还要分离人员出去追击,万一中了敌人的调虎离山之计,或者分化击杀的阴谋,那更可能造成己方人员伤亡。
  但仅仅守卫,也是头大,每天都来这么搞,他们几人的精神就每况愈下,甚至如果宗门再不派人支援,他们打算索性来个集中力量追进他们老巢,彻底剿灭匪患。
  池子亶整理了这些信息后,脑中有了几种猜测,而且他把握还比较大,现在要做的,无非就是自己偷偷藏起来,等到夜晚这伙人的再次出现。